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三章:因為有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三章:因為有趣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緩緩回過頭去,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聽到的這個聲音,真的是他嗎?

    她回眸轉身,十八年前初次見楊九的時候讓她有過一瞬間的恍惚。

    而在十八年之後,她再次看見他,還是難掩驚艷。

    楊九就站在不遠處,穿了一身紅色西裝,胸口別著一朵白玫瑰,那朵玫瑰嬌艷欲滴,但是遠遠及不上他容貌的半分妖冶。

    這個男人如今已經三十七歲,但是十八年的歲月流逝並沒有帶走他的風華。

    他臉上沒有蒼老的痕迹,除了氣質變得沉穩了許多,簡直跟十八年前一個模樣。

    宋雲萱望著他,眼裡有驚訝,有愕然,有不可思議。

    楊九看著她眼中變換的感情,有片刻的迷惑:「宋小姐以前認識我?」

    宋雲萱這才響起來,以自己如今的身份,跟他是不應該相識的。

    一個十七歲前都生活在偏僻小城的女孩,怎麼會認識他這種遊走在繁華世家的男人?

    她搖搖頭,微笑:「不認識?」

    楊九點點頭:「也是,你怎麼會認識我呢。」

    宋雲萱站定,望著他。

    她自然不相信楊九將她引到這裡會什麼事情都沒有,只是說這樣幾句廢話。

    她斷定,楊九一定有話跟她說。

    她就這樣靜靜等著他先開口。

    楊九看她這樣,微微側頭,蹙眉:「宋小姐可是宴會的主角,忽然跑出來不快點回去能行嗎?」

    宋雲萱笑開:「如果我這麼快就回去,豈不是讓先生這樣費盡心機的引我出來而顯得沒有意義了嗎?」

    楊九的眉挑了挑,她知道他開始對她感到有趣了。

    跟楊九在一起的那半年,雖然表面上是很不愛搭理他,但顧長歌卻觀察透了他一個表情,熟知他每個微妙的面部表情後面代表的是什麼樣的心情。

    就比如現在,楊九沖她笑著,微微挑高了細長的眉梢。

    這表示他對他感興趣,覺得她非常的有趣。

    「傳聞里說宋小姐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我起初還不相信,現在倒是全信了,宋小姐的確是洞察人心啊。」

    他說完,還搖搖頭,感嘆一般自語:「你還不到二十歲,就這樣上道,還真是前途無量。」

    同樣的話,楊九曾經也對顧長歌說過。

    顧長歌也果然如他所說,不到三十歲便已經是雲城商場上一個傳奇。

    可惜就是命短了一點。

    楊九似乎也是想到了顧長歌,忽然對她問了一句:「宋小姐相不相信過慧易夭這句話?」

    宋雲萱搖搖頭。

    楊九笑起來:「年輕人真是好,什麼都不害怕。」

    宋雲萱微微扯開了唇角,覺得宋雲強也快應付完裡面的事情了,覺得應該先回去。

    她提步離開:「我有點累,就先回去了。」

    楊九沒有挽留,卻問他:「你不問問我叫什麼名字,引你出來是因為什麼事情嗎?」

    「那就請你快說吧,你應該知道,晚一點,我大哥就要追過來了。」

    楊九搖搖頭,無奈的笑道:「既然你什麼都想讓我自己說,那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我叫梅七,剛從國外回來,想要進宋氏謀個職位,聽聞宋小姐剛剛接任總裁的位子,所以想要請宋小姐安排一下。」

    梅七?他又改了名字。也罷,名字對他來說只是個代號,叫什麼名字並不重要。

    宋雲萱可沒有要給他開後門的意思,很客氣的提醒她:「我們宋氏這個月二十六號在招聘會有展位,如果閣下有興趣的話可以遞交簡歷給我們公司的人事部。」

    「不巧,我今天是帶著簡歷的。」

    說著,他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來一張名片,金燦燦的。

    那張名片被從口袋裡抽出來之後,梅七順便將上衣口袋裡的那朵白玫瑰連著名片一併遞了過去。

    宋雲萱沒有馬上接過去,奇怪的問他:「送我白玫瑰好嗎?」

    梅七笑起來:「這本來是為我一個老友準備的,可惜她沒法收,就借花獻佛請宋小姐收下吧。」

    宋雲萱伸手將名片跟玫瑰一起接了過去。

    梅七笑眯眯的點點頭,便轉身走了。

    宋雲萱看他從酒店離開,有端詳了一眼手裡的名片,才搖搖頭,回酒店。

    果然,剛會酒店就看見宋雲強從人群里擠出來,直直向她走過來:「雲萱,你剛才是去哪兒了?」

    宋雲萱揉了揉額頭:「覺得有點胸悶,出去透透氣。」

    宋雲強卻一下看見了她手上拿著的那朵白玫瑰:「你手上這花兒是?」

    「哦,看見這花很漂亮,就從前台的瓶里折了,希望酒店的負責人不要介意才好啊。」

    她有些擔心的開口。

    宋家從酒店裡辦了這麼大一場午宴,又怎麼會在乎一支被折了的白玫瑰呢。

    宋雲強安慰他:「一朵花兒而已,酒店怎麼會在乎呢。」

    「那就好,」宋雲萱表現出鬆了一口氣的模樣,又開口,「我也累了,就先讓司機送我回去休息了。」

    她說完,優雅的點點頭便要走。

    宋雲強卻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問她:「雲萱啊,宴會都進行到這個時候了,怎麼楚少還沒有過來?」

    宋雲萱耐著性子回他:「大哥,楚少最近跟我鬧彆扭,不來了,你看差不多了散了就是了。」

    宋雲強一副吃驚的模樣。

    宋雲萱卻不願意再看他這幅裝模作樣的臉,轉身就走了。

    回到宋家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鐘。

    宋雲強在她到家半小時之後還沒有回來,打了電話給邵雪,邵雪說宋雲強在酒店裡跟邵天澤相談甚歡,還喝了不少酒。

    宋雲萱冷冷笑了笑,便不在意的讓邵雪收線了。

    宋雲強果然還是將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邵天澤的身上,迫切的希望邵天澤能夠幫他跟宋雲佳扳回一城。

    只是這一城,又怎麼是邵天澤出手就能順利扳回來的?

    真是天真。

    宋雲強回來的很晚,差不多四點鐘才回來。

    回來之後就問了家裡的保姆宋雲萱有沒有出門什麼的,保姆都說宋雲萱沒有出門,他聽了才放心。

    宋雲強已經跟邵天澤說過宋家的事情,邵天澤給他的建議是盯緊了宋雲萱,只有盯緊了宋雲萱才能知道宋雲萱下一步要做什麼。

    宋雲強按照邵天澤的建議照辦了。

    卻不知道他是盯不住宋雲萱的。

    晚上宋雲萱就接到了楚漠宸打過來的電話,楚漠宸在電話里問她今天宴會的舉辦情況。

    她淺笑開口:「一切順利。」

    他又問:「我不去真的行嗎?」

    她抿唇:「你不是已經不打算幫我了嗎?」

    「懷著身孕不要做冒險的事情,有什麼危險你一定要跟我說。」

    他對她關懷備至,她反而覺得有些微的心虛。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才垂下眼睫,遲疑的應了一聲:「好。」

    楚漠宸那邊沉默了片刻,忽然開口:「雲萱,你要知道,我不只是因為你肚子里的那個孩子。」

    「我知道。」

    她知道楚漠宸是真心關心她的,不過她卻沒法用全部的心思都來跟他相愛。

    即便是喜歡他,想要跟她一直在一起,也無法方卻心中的那段仇恨。

    她必須復仇,親眼看著邵天澤受到報應。

    因為顧長歌就是死在邵天澤的手上的。

    楚漠宸放軟了語氣:「如果在宋家不開心的話,你就來楚家吧,我爸媽已經知道你懷孕的事情了,我們將婚禮趁早辦了,你腹中的孩子也有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結婚的事情稍微緩一緩吧,我才剛接手宋氏的職位,這個時候就大婚嫁人有點不合適。」

    楚漠宸默然片刻,忽然問她:「你想要一直這樣下去嗎?」

    「等我到達那個巔峰,我就放棄手裡的一切跟你在一起,我保證。」

    她第一次對別人做出保證,是那樣的認真而動情。

    楚漠宸回應她的,卻是一聲失望的嘆息。

    她借口說自己累,跟她道了晚安。

    楚漠宸也跟她說了晚安。

    放下電話,她才開始失神起來。

    楚漠宸現在是一種半妥協的狀態,原先他已經不打算幫助自己,甚至因為摸骨先生的話還想要阻止她。

    但是現在因為有了腹中的這個孩子,他放棄了阻止她的想法,只是一一種局外人的姿態來看著她一步步朝前走。

    她相信,雖然是這樣,但是她遇到危險跟困難的時候,楚漠宸一定會挺身而出幫助她。

    如此,便就已經很好了。

    她要的,也不過就是這樣的效果而已。

    她在八點左右便洗漱睡覺。

    剛躺到床上,還沒能入睡,就聽見手機震動。

    有人找她。

    她將手機拿到手裡,看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而這個號碼說陌生又不是全然陌生,因為在今天梅七給她的那張名片上,就赫然印著這個手機號碼。

    她將抽屜里梅七的名片拿出來,一對照,果然是梅七打過來的電話。

    她皺眉思索了一下,才按下接聽鍵,聽那邊說話。

    梅七的聲音一如往昔,聲音磁性而聲線華麗,簡直比動感電台的播音聲音還要好聽。

    他說:「宋小姐,有沒有打算錄用我?」

    「你真的叫梅七?」她把玩手裡的那張名片,她不相信這是他的真名,因為他的真名是楊九。

    梅七笑了笑:「名字不過是一個符號而已,能力才最重要,你說是不是宋小姐?」

    「我不明白宋氏有什麼吸引你的地方,讓你想著居然要到這個地方來大展拳腳。」

    梅七話語裡帶著三分戲虐:「如果非要說吸引我的地方,大概是因為宋氏現在的處境很有趣吧。」

    說完,他好像覺得不合適一樣,又補充:「應該說,宋氏的繼承人爭奪很有趣,你說對不對?宋小姐?」

    宋雲萱的眉毛驀地蹙了起來:「你是來幫我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