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二章:終於出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二章:終於出現字體大小: A+
     

    宋雲強一直不知道宋雲萱口中所說的那個「他」是誰。

    宋雲萱自然也沒有跟他說。

    只是在回房之後給邵雪打了個電話,吩咐邵雪:「你幫我查查楊九這個人。」

    邵雪語帶疑惑:「雲萱,這個人似乎是最近一個歸國的有名建築師,因為人長得不錯,肖主編最近還想要請他來做個專題呢。」

    看起來,肖虹好像是跟她想到了一起。

    但是宋雲強看見的那個人真的是楊九,那麼依他的作風,是不會這樣引人注目的回到雲城來的。

    她皺了皺眉:「將楊九的資料傳過來我看看。」

    雖然是晚上,但是邵雪的工作效率出奇的快。

    說給她傳過來,不到十分鐘就將楊九的資料統統給她傳過來了。

    她先前才剛剛從肖洛的口中得知楊九還活著,卻想不到,這麼快楊九這個名字就出現在了雲城。

    將邵雪傳真過來的資料掀開一看,她才談了口氣,抬手揉自己的眉心:「我果然是想的太多了。」

    這個楊九隻是個重名的建築師罷了。

    他那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來呢。

    宋家專門為宋雲萱舉行的晚宴在次日如約舉行。

    本來是晚宴,但是因為宋雲萱身體的狀況,便在幾番商議之下,改成了午宴。

    午宴的時間自然就比晚宴的時間要用的少,大家在十點多鐘便已經陸續到期。

    宋雲瑩跟薛濤一起前來,薛濤看著宴會的排場陣仗,不過是冷冷笑了一聲:「你這個妹妹也真是能折騰,不過是掛上一個虛銜,還搞得好像從今往後真的是宋氏的主人一樣。」

    宋雲瑩皺眉看他:「你少說兩句,省得被人聽見。」

    薛濤還是不服氣:「你以為宋雲萱上次放過我們我就會感激他嗎?要知道殺你老爹的事情可是你自己出的主意!」

    薛濤說話根本就不分場合,宋雲瑩聽見他說話,覺得自己的一顆心都要從胸膛裡面跳出來了,忙想捂住他的嘴。

    可宋濤又向來不服她管。

    她怒目瞪他,他反而越是要說。

    宋雲瑩被氣的手指都在發抖。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個青年人,端著金色香檳,貌似不小心的往薛濤的身上一撞。

    馬上,那人手裡的半杯香檳都撒在了薛濤的身上。

    薛濤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名牌西服,又憤怒的轉頭看向那個穿著紅色西裝,一張妖孽臉的男人:「你是眼瞎嗎?」

    薛濤這樣失態的一吼。

    立時引得旁邊的人都看了過來。

    穿著紅色西裝的青年男子身材修長,面容姣好,眉眼之間透著幾分女氣,唇紅齒白,下巴尖尖。

    光是看臉,是在讓人覺得妖孽的不行。

    宋雲瑩看見這樣妖冶的青年已經是發愣,薛濤雖然嘴上怒罵,心裡也著實被這男人的長相震得有點眼花。

    他呆愣的時候,青年已經息事寧人的拿了手帕過去幫薛濤擦身上的香檳:「真是對不起,是我的錯,把薛先生的西裝都弄髒了。」

    既然對方主動道歉,就算再不上道也不能咬著不放。

    薛濤只是冷冷哼了一聲。

    青年受了冷眼,卻並不在意:「我家的保姆車上還有一套全新的義大利手工西裝,看薛先生的身形也跟我差不了多少,不如請薛先生去我的車上,將衣服換一下吧。

    薛濤心裡也奇怪對方是什麼身份,便點頭應下了。

    青年禮貌的沖宋雲瑩笑了一下,便帶著薛濤出了大廳。

    而宋雲瑩看著那個青年走遠,怎麼看都覺得這個青年笑的有些其他意思。

    她想不起這個青年在那裡見過,到底是誰,但是她將薛濤弄走了實在是一件再讓宋雲瑩高興的事情。

    宋雲瑩不能喝酒,便吃了點水果,喝了溫開水。

    宴會的中心人物宋雲萱還沒有來。

    宋雲強只是在宴會大廳里捻轉著跟一些對他商業上有幫助的人打招呼。

    沒過多久,邵氏的邵天澤便來了。

    跟邵天澤一起來的還有顧長樂跟宋雲佳。

    宋雲佳本來不想來,但是聽聞邵天澤受到了宋雲萱的親自邀請,擔心宋雲萱對著邵天澤耍什麼花招,無奈之下,還是跟著來了。

    宋雲萱從二樓上往下看了一眼,在看見宋雲佳盛裝前來的時候,勾起了唇角。

    在宋雲佳的身邊是邵天澤跟穿著皮草披肩跟低胸魚尾裙的顧長樂。

    顧長樂的皮草上別著一枚華貴的祖母綠胸針,寶石質地純粹,顏色瑩綠,是祖母綠中的上品。

    但是許多人都認出來,這可祖母綠胸針是顧長歌曾經戴過的,而且價值連城。

    今天,顧長歌的胸針被顧長樂待在了身上,著實的諷刺。

    邵天澤在帶著無框眼鏡,鏡片後面的雙眸生的好像盛著萬朵桃花一樣好看。

    妻子去世的他在沉寂了半年之後,再出現在宴會上已經變得比之前的精神好了許多。

    一些人看見他來,紛紛端著酒杯去跟他打招呼。

    儼然,曾經覺得他不過是顧長歌丈夫的那些人,如今已經真的將這個鳩佔鵲巢的男人當成了那龐大資產的正當擁有人。

    邵雪早就到了,跟她一起在二樓。

    看她望著樓下微笑,皺眉,不解的開口:「宋雲佳怎麼來了?」

    「她是我的大姐,理所因當的該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邵雪解釋,「我是說宋雲佳跟你鬧翻,這個時候來了不就證明承認你是宋氏的正當繼承人了么?她想到這一層,應該是不會來的啊。」

    宋雲萱眼神落在一樓的邵天澤身上:「所以我邀請了邵天澤,請邵董一定要來。」

    「讓邵天澤來?」邵雪有些驚訝,很快就想明白了宋雲萱的意思,「雲萱,你真聰明,依照宋雲佳現在對邵天澤的感情,的確是邵天澤去哪兒,她都是要跟著的。」

    宋雲萱點點頭,卻也輕輕吐出了三個字:「沒腦子。」

    邵雪側頭看她。

    宋雲萱的眼睛深邃的看不出感情。

    這個時候說宋雲佳沒腦子一點都不冤枉她。

    一心想著將宋雲萱從宋家除掉,卻還像是傻瓜一樣跟來參加宋雲萱的宴會。

    這樣跟來,不久變相的證明承認了宋雲萱在宋氏的地位,並且表示支持她嗎?

    宴會的人陸陸續續的來齊,宋雲萱回到房間里等著宋雲強來叫她。

    她對外聲稱最近身體不好,自然不能早早出去等著眾人,便在房間里等著宋雲強來叫。

    宋雲強等了大約半個小時,才樓下上來叫她:「雲萱啊,人來的差不多了,該下去了。」

    這個做大哥的雖然心裡很不高興,但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足了才行。

    宋雲萱等他敲了兩聲,才打開房門出去。

    宋雲強看她穿的衣服都是高腰的,心裡不免有些放心下來。

    看起來,宋雲萱是真的很在乎肚子里這個孩子,現在穿衣服就已經這樣講究了,而且穿的也不是特別的引人注目,小禮服是很低調的款。

    一件高腰的小黑裙,露出鎖骨,十分漂亮。

    她下樓的時候大廳里暗了暗,有一束燈光打過來,將她攏在光圈裡。

    宋雲強一副高興的模樣,扶著話筒跟台下受邀前來的賓客說話:「我跟妹妹雲萱,都非常的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可以抽空來參加今天的午宴,非常感謝大家賞光前來。」

    台下有鼓掌聲,宋雲萱在光圈的籠罩下,走到宋雲強的身邊。

    台下的人看她的目光都有些不一,宋雲佳滿眼的厭惡鄙夷。

    宋雲瑩一臉的複雜神色。

    顧長樂根本無心看她,視線都在宋雲佳跟邵天澤之間悄悄的遊離。

    而邵天澤,卻在這個時候,唇角微彎,一副替她高興的模樣。

    宋雲萱的唇角輕輕翹起,實在是非常佩服邵天澤這張變幻莫測的臉。

    宋雲強在旁邊說老爺子的遺囑:「眾所周知,老爺子在去世之前親自立下了遺囑,要將宋氏的總裁之位交給我的小妹妹宋雲萱,之前她有事沒有馬上去宋氏就職,剛好年後將事情都處理完了,所以我請大家來,一塊兒跟我慶賀雲萱上任,正是成為宋氏的總裁。」

    他說完之後,立時笑著鼓掌,一臉溫厚慈善的看向宋雲萱。

    宋雲萱點了點頭,在大家的注視下,扶著話筒,站在燈光里沖台下的各位開口:「謝謝大家的祝福,非常感謝大家。」

    宴會的主旨已經點明了。

    宋雲萱覺得自己也可以接著乏累的借口先離開,卻在對著話筒說完話之後,看見在人群里一閃而過的一張臉。

    那張臉是一張青年的臉,臉上沒有一絲皺紋,長得白皙俊美,眼長如鳳,笑容妖冶。

    宋雲萱忍不住的一愣。

    在宋雲強過來囑咐她再說幾句話的時候,宋雲萱卻是先囑咐他:「接下來就交給大哥了,我不太舒服,先失陪了。」

    這場宴會,本來就不是單單為了給她祝賀的。

    她對受邀的大部分賓客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宋雲強。

    宋雲萱一走,宋雲強剛說完了話,就被下面端著酒杯的人紛紛擁簇上去圍住了。

    害的宋雲強想要看看妹妹到底去了哪兒都沒法追。

    宋雲萱看見那張臉從人群里一閃而過,接著便不見了。

    人太多,她沒法衝到人群裡面去看那個人到底是誰,只好先去大廳的後門出口。

    她斷定那個人出現一瞬,不過是為了引得她的注意。

    她去大廳的後門,但是門口並沒有人。

    出門看了外面,也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人出去。

    她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難道我剛才認錯人了?」

    「沒認錯。」有個聲音從她背後響起來,話語裡帶著三分笑,熟悉的讓她覺得奇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