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章:封鎖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四十章:封鎖消息字體大小: A+
     

    那血跡氤氳出來,順著床單一分分的蔓延。

    肖洛由滿臉的不解,漸漸變成驚恐,最後忽然抬頭望著宋雲萱:「雲萱姐你……」

    宋雲萱順著他的視線,一分分的垂落,在目光接觸到那一層殷紅的血跡的時候,恍然呆住了。

    楚漠宸忽然走過來,在看見床單上的血跡之後,沖外面大喝:「醫生!叫醫生來!快點叫醫生!」

    宋雲萱很恍惚,臉上看不出表情,事情發展的太快,讓她毫無預警。

    但是隱隱約約的,從身體中流出來的那些血,她覺得像是一個小生命。

    一個尚未來得及誕生在人世,就猝然離去的小生命。

    脆弱的叫人覺得惋惜。

    她做了很長的一個夢,然而醒過來的時候卻什麼都不記得。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一片平坦。

    陽台上有一個暴怒的聲音傳進耳朵:「找陸夏!我要找陸夏!你讓陸夏親自接電話!」

    宋雲萱轉頭望著陽台上氣急的肖洛,腦子裡開始清晰起來。

    看樣子,她的確是懷孕了吧。

    只不過,這個孩子命不好,才在她的肚子里不過幾個月,就離開了。

    肖洛還在陽台上吵嚷著找陸夏。

    病房的房門關的緊緊的,有病房的揚聲器里傳來聲音:「宋小姐醒過來了嗎?」

    宋雲萱按了一下,輕輕應聲:「嗯。」

    「楚先生想要見您。」

    「我不想見他。」

    說完,便關了通訊器。

    肖洛恰好也打完電話從陽台上走進來,看見宋雲萱已經醒過來,眼裡神色一閃,有些難過:「雲萱姐。」

    宋雲萱沒動,看著他:「你怎麼在我病房裡?」

    他低聲:「我想陪著你。」

    宋雲萱蒼白的唇勾了勾,好像很清楚一樣,問他:「我流產了是嗎?」

    肖洛一怔,然後,緩緩的點了點頭。

    宋雲萱忽然覺得有塊石頭重重的砸在心底,雖然不是很疼,卻讓胸口發悶。

    她咳嗽了一聲,肖洛馬上走過來幫她拍背。

    她側著身,將身體縮了縮,講不清楚在得知自己懷孕又流產之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只是覺得有種難受的苦悶感。

    將臉埋在枕頭裡。

    肖洛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才像是安撫一個孩子一樣,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脊:「姐,還會再有小孩的,你不要太難過。」

    宋雲萱的身體有著輕微的顫慄。

    肖洛感受著她身體上這輕微的顫慄,也跟著難受起來。

    而在港城。

    陸夏得知了消息之後卻忍不住將眉毛重重蹙了起來。

    旁邊的白人助手跟她報告雲城傳過來的檢查消息:「雲城院方說宋雲萱先前墜樓受驚已經動了胎氣,可是沒有注意調養,生病之後又吃了強效感冒藥,這才導致了流產,而且因為情況緊急,那個孩子保也保不住了。」

    陸夏心煩的抬手揉自己的眉心:「肖洛已經打電話過來了,他為了宋雲萱流產的事情幾乎跟我翻了臉。」

    白人助手溫和的勸她:「畢竟他們是親姐弟。」

    「但是宋雲萱又不是傻瓜,就算是告訴宋雲萱她懷孕了,也不見得宋雲萱就一定會將那個孩子生下來,現在這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情況下,她怎麼可能會有小心修養半年生小孩?」

    白人助手附和的點頭:「陸董說的沒錯,宋家小姐是不會在這種時候罷手的。」

    陸夏抬起頭來,吸了口氣:「她距離掌控整個這宋家,僅僅只差一步而已了。」

    只要宋雲萱順利得到宋家總裁的職位頭銜,那麼大肆整頓,過渡宋氏的權利就會成為她的當務之急。

    如果這些她也能做的很好,那麼,宋家很快就會完全變成她的。

    這個孩子在這個時候流產,其實是再好不過的。

    雖然這樣計劃有些殘忍。

    ……

    肖洛打電話將事情通知了肖鑒誠,肖鑒誠得知消息之後,便告訴肖洛:「告訴院方,不許將這個消息透露出去。」

    肖洛不解。

    肖鑒誠便吩咐肖洛將電話遞給宋雲萱。

    宋雲萱叫了一聲:「肖伯伯。」

    那邊肖鑒誠就嘆了口氣:「雲萱,不管是不是口頭承認,我都相信你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宋雲萱默然不語。

    果然,肖家老爺子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

    肖鑒誠又說:「當下,你流產的消息不能告訴任何人,就當這個孩子還是跟你在一起的。」

    宋雲萱沉默了片刻,才點頭:「是,爺爺。」

    那邊肖鑒誠聽見宋雲萱的稱呼,微微一愣,卻在微愣之後立刻便欣慰的點了點頭:「肖玄有你這樣的女兒也不算是白活了一輩子,你在雲城要小心,雖然爺爺不知道你最終是要做什麼,但是你有什麼需要爺爺幫助的,爺爺一定會幫你。」

    「謝謝爺爺。」

    肖洛就在旁邊,聽見宋雲萱叫爺爺,有些不解。

    卻很快就想明白過來。

    之前雲萱為了從港城離開,所以放棄了肖家長孫女的身份,心甘情願的回到雲城,為了的不過是要跟楚漠宸在一起而已。

    可是如今,楚漠宸卻讓她覺得傷心,肖家也承認了她的身份。

    她還有什麼理由裝作自己對身世一無所知呢。

    楚漠宸不站在她這一邊了,她還要繼續走下去。

    只要她還會繼續走下去,就必然需要另一個家族去竭力的幫助她。

    而這一個家族,肖家剛好合適。

    宋雲萱流產的消息經過各種途徑很快流傳出去,在得不到院方出面證明的情況下,這些流產的消息說的多麼的真,也終究只是謠傳。

    而好幾個家族想要撬開院方的嘴,從院方那裡得到一個確切答覆,卻無一成功。

    院方對此事的態度就像是緊閉的蚌殼一樣,哪怕是楚家都沒能順利的從院方那裡套出一個有用的字來。

    宋雲萱住院期間閉門謝客,除了肖洛能夠進出之外,楚漠宸居然一眼都沒有見到她。

    終於在三天之後,楚漠宸晚上去了醫院。

    在護士阻攔不住的情況下,打開了宋雲萱的病房們。

    宋雲萱正在喝雞湯。

    聽見門口嘈雜,轉頭看過去,正巧就看見楚漠宸開門。

    他的助理還在旁邊攔著門口阻攔她們的護士。

    人已經進了房門,總沒有理由在不近人情的趕出去。

    宋雲萱聲音平靜的開口:「讓他們進來吧。」

    護士這才散開,楚漠宸的助理也識趣的離開。

    房門一關,只有楚漠宸走進來。

    他環顧病房一周,走到她的床邊:「肖洛不是陪著你嗎?」

    「肖家的事情他還要打理,也不能在雲城久留,肖家老爺子打電話催了,我便讓他回去整理行李了,也好儘快回港城去。」

    楚漠宸的話裡帶了刺:「他回港城之後,還有誰會護著你?」

    宋雲萱低頭喝熬得清亮的雞湯:「我為什麼非要讓人護著?」

    「你接下來不是要跟宋雲強鬥了嗎?」

    楚漠宸倒是將她接下來的打算看的一清二楚。

    宋雲萱忍不住將唇角彎了起來,她抬頭看他:「你怎麼知道我接下來要跟宋雲強斗?」

    楚漠宸望著她這幅模樣,眼神有些冷:「你永遠都在戴著面具說話。」

    他跟宋雲萱說話的時候,覺得宋雲萱好像無時無刻的不在掛著一張面具。

    在這張表面平和的面具之下,你並不知道她的內心是怎麼樣的。

    楚漠宸覺得自己猜不透她,所以無法把控她。

    而正因為無法把控她,才覺得擔心。

    宋雲萱彷彿能明白他內心的想法,將手上端著的雞湯碗往旁邊的小桌上一放,仰頭看著他:「你過來,離得我近一點。」

    楚漠宸沒有動。

    宋雲萱看他不動,便掀被子要下床。

    楚漠宸看見她這樣的動作,才往前走了兩步,靠近了病床邊。

    宋雲萱伸手抓住他的手,輕輕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蔣奕琛修長的眉毛禁不住皺了起來:「你做什麼?」

    「你不是問我肖洛走了誰還能護著我嗎?」

    她聲音輕輕柔柔的,但是安定的笑意。

    蔣奕琛被她這席話說的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宋雲萱並沒有仰頭看他,而是很安靜的看自己的小腹:「也許,他能護著我呢?你說是不是?」

    楚漠宸的手指覆在她的小腹上,隔著一層睡衣,能感受到她溫暖的體溫。

    他從她胃口不好的時候就懷疑她是懷上了身孕,但是幾次檢查,醫院都說她只是胃病。

    如今,見血了,才終於知道,她的確是懷有身孕。

    只是……

    「你不是流產了嗎?」

    他皺眉問她。

    她笑著抬頭看他:「那些只是謠言而已,謠言怎麼能相信呢?」

    楚漠宸的視線鎖在她的身上,有幾分懷疑:「你真的沒有流產?」

    宋雲萱點點頭,眼神中有母性的慈愛:「當然沒有,如果我流產了,幹嘛還要閉門謝客三天?這三天我若不是為了安胎,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

    楚漠宸是了解宋雲萱的,她如今已經眼看著要掌握宋家,在權利過渡的前夕一份都不能鬆懈。

    有許多地方,許多人都是需要走動的。

    一天都很多事情要做。

    而她,卻在醫院呆了這麼久,哪裡都沒有去。

    楚漠宸幾乎真的就要相信她打算接下來安心養胎了。

    宋雲萱似乎是知道他懷疑她,笑著開口:「我已經給大哥打過電話了,為我舉辦的宴會規模小一點就可以了,我現在懷著身孕怕吵,等我就職穩定之後,也想先請一年的長假來養胎。」

    說完自己的打算之後,他溫柔望著楚漠宸,問他:「你說我這樣打算好不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