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三十四章:嚴懲兇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三十四章:嚴懲兇手字體大小: A+
     

    雲城因為宋雲萱墜樓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雲城警署的署長跟邵天澤並無深交。

    不過,邵天澤卻在宋雲萱墜樓的次日就捻轉設宴,找到了雲城警署的署長歐陽瑞。

    設宴的地方在悠然居海景餐廳,有著水上皇宮的美譽。

    歐陽瑞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人已經有五十歲,並不跟商界的人有過密的往來,在雲城一直有著鐵面無私的外號。

    邵天澤設宴給歐陽瑞送消息的時候就受到顧長樂的質疑。

    以至於在赴宴之前,顧長樂在精心打扮之後還挽著他的胳膊嬌滴滴的回憶往事:「這個歐陽瑞別看年紀大了,但是做人還是挺古板的,油鹽不進呢。」

    「油鹽不進?」邵天澤饒有興緻的看顧長樂。

    顧長樂才點點頭,追憶:「我記得顧長歌之前也跟歐陽瑞有些交情,可是自從顧長歌死了之後,他可是沒關照過我們邵氏一點呢。」

    「我們邵氏不是也沒出過什麼事兒嘛。」邵天澤從傭人的手裡接過領帶。

    顧長樂殷勤的接過去,替他打領帶,十指纖纖,動作也很溫柔,眉眼去了從前的清純,變得美麗驚艷了許多。

    跟顧長歌比起來,顧長樂要漂亮多了。

    是男人看見都會心動。

    邵天澤心情很好,在她將領帶打好之後便帶她一起去悠然居赴宴。

    兩人到了之後便點了幾道招牌菜讓悠然居備著,等人以來就就上菜。

    但是歐陽瑞這個人卻在約定的時間過了十幾分鐘之後都沒有來。

    顧長樂坐在座位上,等的不耐煩:「天澤,我看歐陽瑞也不是那麼識趣,跟我們邵氏關係好了,他能便利那麼多,現在你請他吃飯他居然還擺譜不肯來。」

    邵天澤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安撫她:「不要太心急,不過是等了十幾分鐘而已。」

    顧長樂皺眉:「我記得,當年顧長歌設宴請他的時候他可沒有遲到。」

    「是不是也沒有早到?」

    邵天澤問她。

    她有些不開心:「卡著時間來的,一分沒早一分沒遲。」

    邵天澤沒說話,唇角的笑意卻是拉開了。

    歐陽瑞這個人做事有分寸,當年卡著時間來也是精明。

    既不是早到顯得巴結顧家,也不是晚到顯得看不清顧家。

    他來的不早不晚,所以井蓋跟顧長歌的確是有交情的。

    而現在,歐陽瑞可是明顯沒有將他邵天澤放在眼裡。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

    十幾分鐘……

    二十幾分鐘……

    半個小時……

    顧長樂終於按耐不住,起身去衛生間:「我去補個妝。」

    邵天澤點頭允許。

    顧長樂前腳剛走,就有一個穿著普通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

    那中年男人看起來身材高大,只不過年紀到了,臉上免不了有些皺紋。

    他雙眼深邃銳利,臉上的神情的確是有些刻板。

    邵天澤看見他站在門口,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歐陽署長。」

    歐陽瑞也很客氣:「讓邵先生久等了。」

    邵天澤對人際交往異常的拿手,伸出手跟歐陽瑞握了握,面上一派笑意:「歐陽署長只要能來,讓我邵天澤等多長時間我都願意。」

    歐陽瑞臉上有衰老的笑紋,坐下之後便直接切入主題:「不知道邵先生設宴請我是為了什麼事?」

    邵天澤臉上帶著笑,把菜單遞給歐陽瑞讓他點菜。

    歐陽瑞並沒有點菜,而是直接問他:「邵先生也是大忙人,既然百忙之中請我過來,想必是有要事,不如就直說了吧。」

    歐陽瑞的為人脾性邵天澤自然是有所耳聞的,既然歐陽瑞本人並不像跟他吃這頓飯,他也就不再強人所難。

    「其實,空中花園有人墜樓的事情,歐陽署長應該已經知道了。」

    歐陽瑞在來之前便想到了空中花園墜樓事件,空中花園是屬於顧氏旗下的產業。

    如今顧長歌死了,邵天澤看起來順理成章的接收了顧長歌的產業,然後將顧長歌的顧氏改成了邵氏。

    外人都看來理所應當,也有些人從根本理明白這其實就是鳩佔鵲巢。

    歐陽瑞心裡有數,便點點頭:「空中花園有人墜樓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墜樓的人是宋家的宋雲萱,還有港城霍家的霍佳慧。」

    邵天澤微笑:「這些我都知道。」

    「邵先生不必擔心,只不過是這兩位小姐恰好在空中花園墜樓而已,當中發生了什麼我們還在調查,不過就目前所做的調查來說,跟你們邵氏是沒有關係的。」

    「歐陽署長,您知道,我請您過來不是單單為了證明這件事跟我邵氏無關。」

    「那麼,邵先生是為了什麼呢?」歐陽瑞突然有些猜不透面前這個男人的想法。

    邵天澤一派良善,緩緩道:「我聽說,是霍佳慧小姐拿著刀脅迫宋小姐才導致宋小姐墜樓的。」

    歐陽瑞嘆了口氣,算是默認。

    這時候,邵天澤才介面:「宋小姐年紀小絕對不可能得罪什麼人,被這樣害的差點喪命,歐陽署長可一定要嚴懲害人的兇手啊。」

    歐陽瑞聽了這話,眼中神色有微妙的變化,如果不是一直有意盯著他的眼神看,絕對不可能看出他眼中的著一絲變化。

    歐陽瑞點點頭,理所應當一般的回答他:「如果是為了這件事,邵先生不必宴請我,我也會按照事實來處理這件事的。」

    邵天澤聽見他口中『事實』二字,忍不住笑了。

    她是要事實,不過這個事實卻是要交給歐陽瑞來判斷了。

    歐陽瑞沒有久留,在跟看清她只是為了這件事而宴請他之後,便很快就找借口先走了。

    他倆談話的時間不足十分鐘,等顧長樂從衛生間里出來,歐陽瑞早已經離開了包間。

    顧長樂不知道歐陽瑞已經來過,以為邵天澤一直在這裡等著,便為邵天澤鳴不平起來:「這個歐陽瑞也真是不識好歹,你都親自宴請他了,他還讓你等這麼久,我看天澤你也不要等了,他肯定不會過來了。」

    邵天澤手上拿著酒杯,滿桌子的菜上齊了也沒有人動一筷子。

    顧長樂看了桌上的菜一眼,嬌滴滴的開口:「天澤,我們回去吧,歐陽瑞不來了。」

    邵天澤看她一眼,眼中沒有往常看她時的那種寵溺之色。

    顧長樂敏銳的發現了,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樣,看向邵天澤所在的那個地方。

    在他用的酒杯不遠處,也有一杯酒,一杯一滴都沒有被動過的酒。顧長樂有些懷疑的問邵天澤:「歐陽瑞已經來過了?」

    邵天澤笑開:「長樂,你真聰明。」

    顧長樂在此時被誇讚聰明,根本就分不清楚邵天澤是真的認為她聰明,還是在反諷她。

    顧長樂的手指攥的緊了一些,柔柔的眼底也閃出一抹煩躁來。

    最近邵天澤對她可沒有以前那麼好了,都是因為宋雲佳這個狐狸精三天兩頭往顧家跑的原因。

    那女人真是該死。

    ……

    宋雲萱在醫院裡接受治療,在得知她入院治療的消息之後,很多人都前來探望。

    包括一些探聽虛實的跟一些幸災樂禍的,還有一些是專門前來看熱鬧的。

    當然,也不乏有些真的擔心她的人前來探病。

    宋雲萱一直在病房裡閉門謝客,一連三天都沒有什麼動靜。

    除了不會向外界透露病情的醫生跟護士時常進出這間病房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在宋雲萱不允許的情況下進來。

    邵雪跟肖虹來過一趟,是在墜樓事件的次日,宋雲萱沒有見她們。

    肖虹忙於雜誌社的工作,接連來了兩次都被拒之門外之後便是邵雪是不是的在飯點來看她。

    第三天的時候,在門外守著見宋雲萱的人已經很少。

    宋雲萱讓護士請邵雪叫了進來。

    邵雪一進門就沖她急急走過來:「雲萱,你傷的重不重?」

    宋雲萱並沒有皮外傷,只不過在高空墜下的那幾秒有種心臟都要從心口跳出來的驚恐感。

    她本來就有些恐高,這一次真是亡命一賭。

    好在肖洛機靈,在得知上面出了問題之後立馬報警從下面支起了安全氣墊。

    不然,她真的要結束在這空中花園了。

    她難免對這件事感到心有餘悸,邵雪看她身上沒有受傷之後才放下心來:「你身上沒有受傷就好了,不過一定被嚇壞了吧?」

    「這也是難免的,畢竟兩百米高呢。」

    她浮起一個苦笑來。

    邵雪握住她的手,覺得心疼的同時又覺得憤怒:「這個霍佳慧也真是夠了處心積慮的,居然從港城那麼遠的地方追到雲城來。」

    「也不是太遠,港城跟雲城之間來回的話坐飛機還不到一個小時。」

    邵雪咬了咬牙:「你這次差一點就沒命了,霍佳慧是瘋了吧。」

    「她不是瘋了。」

    「那是什麼?」

    宋雲萱望著窗外的天,淡淡:「是傻了。」

    沒錯,給人家當槍使的時候連自己的命都能豁出去,的確也是傻了,不然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如今,她跟著她一起從兩百米高的空中花園墜樓下來,大概也已經了解了她宋雲萱是什麼角色。

    而她,如果夠聰明的話就應該從這趟渾水裡面及時的抽身出去。

    至於怎麼才能抽身,霍佳慧倒是得用用腦子了。

    邵雪握著她的手,又想起霍佳慧,忍不住憤憤:「這次一定要狠狠的懲罰霍佳慧才行。」

    宋雲萱卻搖了搖頭:「我倒是不想因為這件事而讓她萬劫不復。」

    邵雪不解:「你不追究她的責任?」

    她搖搖頭:「不僅不追究,我還會幫她逃脫牢獄之災,如果她夠聰明的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