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三十三章:她是一個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三十三章:她是一個瘋子字體大小: A+
     

    護士攔不住楚漠宸。

    楚漠宸出現在病房門口的時候,肖洛的眼睛眯了眯,他對楚漠宸的印象一直不好。

    同樣,楚漠宸見到他,眼中也閃過一絲厭惡。

    宋雲萱安然坐在病床上,視線不偏不倚的跟楚漠宸對上。

    「你怎麼樣?」他薄唇微啟,大步向她走來。

    「還好。」她唇角揚起笑意,眼睛晶亮。

    楚漠宸走過來,英氣的長眉蹙起:「是、怎麼回事?」

    「呵……」

    宋雲萱還沒有回答,便聽見一聲冷笑。

    這笑里夾雜著掩不住的嘲諷,而冷笑的人正是肖洛。

    楚漠宸擰眉,回頭看他。

    肖洛目光落在他的臉上:「姐姐差點喪命,你卻到現在才來,還問她是怎麼回事?」

    宋雲萱沖他眨了眨眼:「阿洛,別說了。」

    宋雲萱從前不會這樣親切的叫他阿洛,多數時間她都是叫他洛基。

    肖洛略微怔了一怔,叫他阿洛的人除了爺爺就是兩個叔叔了,宋雲萱這樣叫他,是已經承認了跟他的血緣關係嗎?

    他抿了抿唇:「可是姐,你在墜樓之前,楚漠宸跟霍佳慧之間的緋聞可是傳得沸沸揚揚的。」

    宋雲萱點頭:「我知道。」

    「那你還……」

    宋雲萱截斷他的話:「阿洛,這是我跟漠宸之間的事。」

    肖洛是個聰明人,知道這件事是宋雲萱不想讓他插手,心裡有些憤然,卻還是聽話的不再繼續說。

    「阿洛,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跟漠宸說幾句話。」

    肖洛狠狠看了楚漠宸一眼,才轉身離開。

    楚漠宸注意到肖洛臨走前看向他的眼神,心裡極度不悅:「他好像對我有很大的敵意。」

    「當然,」宋雲萱不否認,臉色有些蒼白,唇色也淡淡的,「畢竟,之前你跟霍佳慧之間的事情鬧得整個雲城都知道了,而且港城的人也有所耳聞。」

    楚漠宸站在她的病床邊:「你也相信這件事?」

    「半信半疑。」她手指放在身側,渾身散發的都是對他的疏離感,「即便是做戲,在霍佳慧哭的梨花帶雨的時候你也不應該讓她撲在你的懷裡,除非你對她還有舊情。」

    楚漠宸長眉皺起:「那天的事情是有原因的。」

    「我相信你是有原因的,不過解釋的話就不用對我說了,我不會追究的。」

    她的寬容已經到了所有男人都希望女人有的程度。

    而楚漠宸卻並不願意就此作罷:「你是什麼意思?」

    她抬起頭來,望著他,臉色蒼白卻認真:「我以為你被我發現了之後至少會馬上給我一個解釋,結果呢?你半個字都沒有對我說,在你的心裡真的有我?」

    楚漠宸冷冷看她:「你那麼聰明,不會不明白那只是霍佳慧為了讓你看見而故意做的戲。」

    「即便是做戲,你也應該跟我解釋一下。」宋雲萱有些煩躁,「因為之前霍佳慧放出的這個消息,現在她在空中花園劫持並且要殺了我的事情搞得整個雲城的人,都以為我罪有應得。」

    「罪有應得?」楚漠宸坐在她的床邊,看她帶有惱色的臉,「怎麼會是罪有應得?」

    「她們認為我拆散了你們。」

    「你知道你沒有拆散我們。」

    「只不過是我自己知道而已,除了我自己,所有人都不知道。」宋雲萱扶住自己的額頭,「其實就算是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在單身那麼多年之後回國就一眼看中我。」

    楚漠宸伸手過去,輕輕將她臉側的髮絲撥開,眼神溫柔:「我以為你一直都明白。」

    「因為顧長歌嗎?」

    「你跟她那麼相似。」

    宋雲萱抬起眼睫來,望著他的眼睛,幾乎要看透他眼底的情緒。

    他的確對顧長歌很執著,但是顧長歌的的確確的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他很感謝楚漠宸記得她。

    但是她一點兒都不希望楚漠宸一直都記得顧長歌。

    而且,還是因為記得顧長歌而阻擾她所做的這一切。

    「我讓你放棄這一切,你總不肯聽我的話。」

    宋雲萱警惕起來:「所以,你現在不打算幫我了嗎?」

    楚漠宸在跟霍佳慧的謠言被傳的沸沸揚揚的時候並沒有出來澄清,彷彿是默認了宋雲萱拆散了他們。

    在風雲變幻的雲城上層社會,每一點轉變的風向都會決定一個人的成敗。

    之前楚漠宸一直傾向與她,護著她,做她的後盾跟靠山。

    而如今,卻在這樣一個傳言傳出的時候置身事外,冷眼旁觀。

    彷彿是在一夜之間丟棄了她。

    她唯一能夠想的,就是楚漠宸以後不會再站在她的這一邊。

    心底有些冷,彷彿有風吹進胸腔。

    她有一瞬間不能言語。

    楚漠宸卻微笑:「即便是沒有我,你還有肖家不是么?肖家會幫你的。」

    她秀麗的眉緩緩皺起,眼中不可思議的神色轉瞬恍惚。

    楚漠宸這表明立場的話讓她彷彿被憑空澆了一頭冷水,手指緩緩握緊,頭腦也倏地清醒起來:「既然你不會幫我,你也會阻止肖家幫我,對嗎?」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呵……」她冷笑出來,「站在我的對立面,然後告訴我說你這都是為了我好?」

    楚漠宸的手指緩緩撫摸她的臉頰,從臉龐到下巴:「你知道嗎,我一直相信那個摸骨先生所說的話。」

    他相信那個摸骨先生所說的話。

    宋雲萱繼續一步步的往上爬,大仇得報就一定會死。

    他一點都不想讓她離開自己。

    宋雲萱卻輕輕吐出兩個字:「愚蠢。」

    沒錯,她就是覺得愚蠢。

    楚漠宸不以為然:「在你看來,這也許的確是很愚蠢,可在我看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宋雲萱能感受他手指觸碰自己臉頰的時候,指尖傳遞的那種薄薄的溫度。

    年後的寒氣無法透過玻璃窗浸透到病房裡。

    但是她卻並不能接受那指尖傳遞給自己的溫度。

    抬手將楚漠宸的手指拉開,她將身子滑到棉被裡:「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下,你先回去吧。」

    楚漠宸抬手替她將被子拉好,看她躺下的模樣,聲音平和的沒有脾氣:「我還能多陪你一會兒。」

    「那你隨便吧。」

    宋雲萱並不跟他多講,背對他,閉上眼睛。

    一會兒的功夫,均勻的呼吸就淺淺傳來,彷彿是真的睡著了。

    楚漠宸就陪在他的身邊,哪兒都不去。

    ……

    霍霆在跟雲城警方做完筆錄之後才進入霍佳慧的病房。

    她沒有見到宋雲萱的模樣,但是從肖洛的表現來看,宋雲萱就算是在墜樓之後應該也沒有受到太嚴重的驚嚇。

    而霍佳慧的現況顯然是壞了許多。

    霍霆一進病房就看見霍佳慧慘白著臉,披頭散髮的抱著雙膝坐在病床。

    「佳慧。」霍霆叫了她一聲,想要問她為什麼要挺而走險去對宋雲萱做這種事情。

    霍佳慧被叫到名字,忽然猛地回過頭來,雙眼惶恐。

    霍霆見到她的眼神就覺得不對勁。

    果然下一秒,霍佳慧就彷彿是回憶起了什麼可怖的事情,渾身開始瑟瑟發抖。

    看著霍佳慧的身體抖得就像風中落葉一樣,霍霆緊走兩步,站在她的病床前,問她:「你怎麼了?」

    「她瘋了!」

    霍霆一下就聽出霍佳慧口中所說的這個她是誰。

    皺眉低斥:「她沒瘋,你倒是瘋了。」

    霍霆想要深究這件事,霍佳慧卻不等他說話,就用尖利的手指一把抓住霍霆的衣裳,跪在病床上,驚恐的瞪大眼睛望著他:「她不是瘋了是怎樣?!兩百米高!她居然拉著我跳下來!我差一點就被摔死了!!」

    霍霆冷眼看著她:「你把刀架在她脖子上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宋雲萱會不會害怕?!」

    「我只不過是在嚇唬她而已!」霍佳慧大叫。

    霍霆低頭看她抓著自己衣服的手指,有些厭煩:「你嚇唬她?你是想要逼她從窗口掉下去吧?」

    但凡是有點腦子的,聽了當時在場的人所敘述的,都能輕而易舉的明白霍佳慧打的是什麼樣的算盤。

    持刀挾持不是目的,她只不過是想要讓宋雲萱失足自己掉落下去而已。

    只要不是自己推他下去的,只要不是自己的刀子割斷了她的脖子。

    那麼,宋雲萱死了之後就算是她不幸入獄,宋家也不會步步緊逼。

    霍佳慧打了一個不錯的算盤。

    霍霆也能明白她當時的想法。

    只不過如今事情到了這一步,霍佳慧可能會因為這件事而入獄服刑。

    她一個堂堂的國際影星,怎麼可以毀在這種地方。

    無論如何,她都不想要去監獄里服刑。

    她緊緊拽著霍霆的衣服,居然在這個時候向著霍霆求救:「雖然我們不是一個母親所生的,但你好歹是我的大哥,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入獄服刑吧?」

    「你不去入獄服刑還想要怎麼樣?」霍霆將她抓著自己衣服的手指扯開,有些嫌棄她異想天開,「你可是想要宋雲萱的命,那麼多人都看見了,事情做到這一步你還想不痛不癢的當個沒事人?」

    「是她先毀了我的!」霍佳慧慌不擇言,「總之她又沒死,我不能為了她而去坐牢,我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怎麼能一下子就全沒了,我不願意,我不甘心!」

    霍霆看她在病床上瘋癲一樣的自言自語,眼中有濃深的厭煩:「做了這麼沒腦子的事情還想逃脫牢獄之災,除非宋雲萱不追究幫你一起撒謊。」

    霍佳慧像是忽然找到了救命稻草,整個人都是一怔,然後奇異的安靜了下來。

    沒錯,還有一個辦法可以逃脫牢獄之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