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八章:妖冶紅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八章:妖冶紅裙字體大小: A+
     

    四方閣是雲城排名數得上的豪華酒店。

    宋家在餐飲行業並未涉足,而邵氏跟楚家卻在餐飲行業很感興趣。

    十五年前的四方閣不過是一家默默無聞的小酒樓,後來被顧氏的顧長歌跟楚氏的楚漠宸同時看中,所以一躍而上賣了一個尋常酒樓難以觸及的高價。

    顧長歌出的價格高的離譜,將這家小酒樓拿到手之後用了半年時間就招攬的半個雲城都不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年之後,四方閣就改頭換面成了雲城數得上的海鮮酒樓。

    當時的顧長歌跟楚漠宸年紀都還小,只不過是因為顧城答應在顧長歌十八歲的時候許給她一件生日禮物。

    所以顧長歌在得知楚家看中了四方閣的時候就稍微用了點小手段,將楚家志在必得的東西拿到了手。

    雖然略顯跋扈,不過一個十八歲少女能從楚家手上搶到這家酒樓也是不容小覷。

    當時的顧城明面上因為女兒任性跟楚家搶了一個酒樓而給楚家老爺子道了個歉,實際上心裡卻對女兒的做法手段給予了肯定。

    四方閣到手之後,顧城便當做完給女兒的玩具一樣讓女兒自己打理。

    十八歲的顧長歌做出了別人三十八歲也做不出的成績,並且讓四方閣成為餐飲行業不容忽視的存在。

    顧氏上下也對顧長歌心服口服。

    顧長歌死後,邵天澤為了表示對妻子的尊重,所以將四方閣的股份全權轉增給了顧長樂。

    這在外人看來並無大礙,不過是將妻子的遺產轉增給了妻子的妹妹。

    但是顧長歌自己卻知道這其實是對她的一種侮辱。

    四方閣是父親在她十八歲成人的時候給她的禮物,對她的意義非同凡響。

    但是現在,居然變成了家裡領養的妹妹的顧長樂的財產。

    不止是她的男人被顧長樂得到,連父親給他的四方閣都變成了顧長樂的。

    這種侮辱,真是叫他恨得牙癢。

    她坐在車上,隨著車子靠近目的地,她能夠從車窗中清楚的看見四方閣的空中花園觀景餐廳。

    她眼神溫柔,長久的這樣凝望著那空中餐廳在雲城的高樓之上聳立。

    肖洛看她望著那裡,回想之前聽過的有關這個餐廳的傳言。

    「我聽說,這是顧氏大小姐顧長歌踏足餐飲業之後最滿意的作品。」

    她笑了一下,沒有答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聽說,顧長歌找世界頂尖的建築師畫了這個空中餐廳的設計圖紙,從餐廳的窗戶往上看一點,就能看見雲彩了。」

    她微笑:「沒有這麼誇張,天氣陰沉的時候才會有這種感覺。」

    「不過,她在空中兩百米,這在十幾年前來說可是雲城最高的餐廳。」

    「這倒是真的。」

    顧長歌十八歲,找國外的頂尖設計師設計了空中花園這個餐廳的設計圖紙,並且在開業的那天同餐廳的第一批客人一同用餐觀景。

    那時候,從空中花園的窗口望出去,幾乎可以俯視整個雲城。

    富家少爺跟那些雲城上流社會的二世祖們都把這裡當做是做浪漫的約會地點,紛紛趨之若鶩的前來訂餐。

    這裡一直延續了十幾年,都是雲城最熱的地方。直至今日,也仍舊是。

    四方閣設有八大菜系的所有名菜,國外的西餐也一應俱全,並且有法國大廚坐鎮。

    宋雲強先打電話將座位定在了空中花園。

    空中花園凌空兩百米,乘坐觀光電梯一路往上。

    腳下的土地離自己越來越遠,全透明的電梯內壁徐徐上升。

    膽小的人都要被這樣的觀光電梯嚇得腿軟。

    而顧長歌當時最滿意的就是這個全透明的觀光電梯。

    肖洛膽量倒是比她想想的要大一些,不過在這樣的電梯里也有些臉色發白。

    他強自鎮定的看著腳下:「我有一點恐高。」

    「恐高的話,就轉身面對裡面,看不見就不害怕了。」

    「傳言不是說顧長歌恐高嗎?」肖洛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是恐高,為什麼還要在設計餐廳的時候設計這樣的電梯?」

    「因為刺激啊。」

    她回答的輕鬆:「人們都有獵奇的心態,越是新鮮刺激就越是吸引他們,哪怕所畏懼卻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

    僅僅是因為好奇,就有許多人慕名而來。

    還有許多來餐廳用餐的,單單就是為了體驗一下這個觀光電梯帶來的刺激感。

    肖洛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疑惑的看她:「你又不是顧長歌,你怎麼知道的?」

    「楚漠宸告訴我的。」

    她輕描淡寫的帶過這個話題。

    楚漠宸跟顧長歌是世交,所以楚漠宸知道顧長歌的事情也不稀奇。

    肖洛不再問,兩百米的高度乘坐電梯也是快的很。

    宋雲萱在塔下電梯的那一刻,就發現餐廳里有些不對勁。

    因為餐廳里的客人太少。

    從她以前對空中餐廳的了解來說,新年之後空中餐廳的用餐人數會稍微減少,但是絕對不會減少到整個空中餐廳只有三四桌客人的程度。

    她的眉毛微微皺了一下,沒有說話。

    肖洛並不常來雲城,對這一點沒有察覺。

    她下了電梯,便有侍者引領著往前走。

    她隨侍者到了靠窗的位置。

    肖洛跟他一起坐下,有些奇怪的看周圍:「我還以為你大哥會先到。」

    宋雲萱看了面前的高腳杯跟餐具,輕輕拿起餐巾擦了擦高腳杯的杯沿:「也許是大哥還有別的事兒吧。」

    「雲佳雲瑩是誰?」

    「我的大姐跟二姐,不過看情況,我二姐應該不會來,畢竟她還懷著身孕,不方便來赴會。」

    肖洛仔細回想爺爺跟他說過的事情。

    他這次不是偷偷來的,來雲城之前就跟肖家老爺子說了這件事。

    肖家老爺子同意他來,還囑咐他萬事小心,也跟他說了如今雲城宋家的成員跟局勢。

    他雖然沒有告訴宋雲萱他知道這些,卻心裡都清楚的很。

    如今宋雲強跟宋雲佳一定是對姐姐不好的。

    他看宋雲強宋雲佳還沒來,便跟宋雲萱閑聊。

    聊來聊去,宋雲萱倒是把問題繞回到了他的身上:「你對肖氏的管理還順手嗎?」

    「還行,爺爺派了安岩過來幫我,所以有些事情安岩代勞我輕鬆了許多。」宋雲萱想起離開港城之前在肖洛身邊的那個年輕助理,也猜到那個大概就是他說的安岩。

    便點點頭:「你那個助理看起來是個精明的人,只不過你也不能什麼事情都靠他給你料理,你要從給他手裡學些什麼才行,知道嗎?」

    肖洛點頭:「我知道了,姐姐。」

    他這個姐姐叫的鄭重認真又恭敬。

    以至於在不遠處走近的人聽見了都是一愣怔。

    宋雲佳遠遠的走過來,一下就聽見肖洛這個稱呼,忍不住面帶嘲諷的開口:「我這幾天是閉門不出變得孤陋寡聞了么,大哥,雲萱什麼時候多了個弟弟我都不知道?」

    宋雲強走在宋雲佳的一側,自然是知道宋雲佳在找茬。

    不過對面是肖家的孫少爺,年紀雖然小,也不能太不把他放在眼裡。

    便不悅的開口跟宋雲佳說話:「雲家,肖家少爺比雲萱是小了一歲,這樣稱呼沒有錯。」

    宋雲萱聽見宋雲佳的聲音便看過來,從港城回來之後,她還是第一次看見宋雲佳。

    宋雲佳的氣色顯然好了許多,連帶著最近的穿衣風格都變得妖冶了許多。

    往常的宋雲佳多半是穿一些素凈的衣服,一副亭亭玉立的大家閨秀模樣。

    而現在,他身上穿著的那先收身小紅裙,真是有些顯眼的招搖。

    大概是因為剛剛過了年的原因,她穿的喜慶,紅色修身短裙,外搭白色皮草小披肩,手腕上的鑽石手鏈耀人耳目。

    宋雲萱臉上表情冷的很,看見她,連剛剛展露的笑意都徐徐收了起來:「大姐,爸爸剛剛過世,您穿的這樣艷麗,合適么?」

    宋雲佳的眉頭一跳,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沒錯,她今天穿的衣服不合適,不應該見了邵天澤之後直接過來的。

    宋雲強見宋雲佳一句話就堵住了宋雲佳的嘴,暗暗瞪了宋雲佳一眼——這個大妹妹最近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做事怎麼忽然就疏忽起來了。

    為了給大妹妹打圓場,宋雲強才笑起來:「雲萱,你大姐是疏忽了,不過惦念爸爸的心她可是一直都有的,今年初一,你大姐就去給爸爸磕頭了。」

    侍者剛好送來一杯溫開水,她接過來,垂眼看裡面的水:「初一才磕了頭,幾天不見就忘記爸爸才去世的事情,然後穿上了喜慶的大紅色衣裳,我也不是很理解大姐的意思。」

    宋雲佳覺得自己被咬住了過錯,而對面又不肯鬆口,手指頭都攥緊了起來。

    宋雲強看著氣氛越來越僵硬,努力的想要緩和氣氛:「雲萱,新年之後你跟你大姐才第一次見面,有什麼話坐下再說,來,雲佳,先坐下再說。」

    宋雲強拉開了自己身邊的椅子,示意宋雲佳坐下。

    宋雲佳往常要是被這樣宋雲萱這樣說,早就甩臉子走了。

    而這一次,居然紆尊降貴,忍著氣就坐下了。

    宋雲萱冷哼一聲。

    她可不相信宋雲佳會為了肖家一個無關緊要的小少爺這麼忍著。

    於是,宋雲佳一坐下。

    宋雲萱就站了起來:「大姐如果不去換衣裳,那這頓飯我就不跟大姐吃了吧,這大紅色扎的我眼疼。」

    宋雲佳太陽穴一跳,猛地抬眼看她,眼神里滿是憎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