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二章:長樂懷孕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二章:長樂懷孕了字體大小: A+
     

    宋雲佳的話一說出口,宋雲強就已經怒目圓睜。

    宋雲佳卻並不慌張,秀長的眉毛微微皺起,對大哥這樣的呵斥很不能接受:「大哥,你先冷靜點,聽我把話說完。」

    宋雲強在聽到宋雲佳讓他按照約定舉行宴會移交職位的時候就已經惱怒起來:「如果將宋家交給這樣一個黃毛丫頭,豈不是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宋家分崩離析?」

    宋雲佳來不及解釋,宋雲強就開始長篇大論:「父親臨死之前將宋氏交給一個黃毛丫頭不過是一時的氣話,他說了氣話我們要是照著做,毀了宋家之後怎麼對得起父親的在天之靈?」

    宋雲瑩撇了撇嘴,在秘書將溫開水端上來之後捧著杯子喝水。

    宋雲強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根本就沒有說出來的必要,在這個宋家誰不明白他打的什麼算盤呢?

    他本以為這個宋家的所有都會讓他佔個大頭,到頭來卻是空歡喜一場,所有的都入了宋雲萱的名下。

    留下的那一點點的好處還要三個人對半分,這一點點連塞牙縫都不夠。

    他怎麼甘心一輩子就這樣被宋雲萱給壓下。

    宋雲強強烈反對:「移交職位的事情不急在一時。」

    「但是歡迎宴會呢?」

    「暫時不辦。」宋雲強的計劃已經混亂。

    宋雲佳的腦子卻清醒的很:「大哥,你在雲萱走之前說的話就想這樣不算數了嗎?」

    「我跟她說過這個話嗎?誰能夠證明呢?」

    宋雲強眼神里有幾分猙獰,只要死不承認,誰能逼他舉辦宴會移交職位?

    反正趙陽周建這兩個宋氏的元老是站在他這邊的,他沒有害怕的必要。

    宋雲佳見大哥居然打定了注意耍無賴,眉毛一擰,轉身就出去了。

    她穿著醫院裡的松糕白皮鞋來的,走路沒有多大聲音。

    宋雲瑩全程都沒有多說一句話,聽大哥跟大姐這意思,是兩個人意見不同談掰了。

    宋雲瑩喝完水就看自己那艷紅的指甲。

    宋雲強因為宋雲佳的建議而感到煩躁不堪,一屁股坐在真皮轉椅上,呼出了一口氣。

    宋雲瑩適時的開口:「大哥,大姐怎麼突然就給宋雲萱這個臭丫頭說話了?」

    宋雲強陰沉沉的。

    宋雲瑩不清不淡的嘆口氣:「雲萱這個臭丫頭也真行,拉攏人倒是挺有一手,居然連大姐都……」

    「胡說什麼?」

    宋雲瑩話還沒說完,宋雲佳就推開門打斷了她。

    宋雲瑩撇她一眼,發現她折回來之後手上居然還握著一本雜誌跟幾張雲城發行數量很大的報紙。

    她撇了撇嘴,不再說話。

    宋雲佳瞪她一眼之後就直直衝著宋雲強的大辦公桌走過去,不等宋雲強說些什麼,她抬手就將手裡的雜誌報紙給一下摔在了大哥的辦公桌上。

    宋雲強的眼睛都要豎起來:「這是做什麼?」

    宋雲佳恨鐵不成鋼:「大哥以為我是向著宋雲萱才讓你移交職位的嗎?」

    宋雲強皺眉:「難道不是么?」

    「當然不是!」宋雲佳否認,隨後指著桌上的雜誌報紙同他說話,「大哥你仔細看看這些報刊的頭條就明白我為什麼讓你移交職位了。」

    宋雲強緩緩低頭去看,視線一落在桌面的雜誌上,就看見了繁星雜誌社五個小字。

    視線上移,刊物封面上的爆炸字體直直衝入眼帘——宋雲強將為妹妹雲萱設宴,宣布宋氏權利移交!

    這一行字像是戳到了宋雲強的神經,他離開就一把抓起了那本雜誌,質問宋雲佳:「這是誰放出去的消息?」

    宋雲佳冷眼看他:「難道這個時候大哥還懷疑我?」

    宋雲強的視線從宋雲佳的臉上緩緩移到宋雲瑩的身上。

    宋雲瑩感覺到這視線,有些脊背發毛:「大哥,我這這些天為了養胎根本就是閉門不出,你懷疑我?」

    宋雲強咬牙:「我可沒有放出這樣的消息。」

    宋雲瑩從心底里哼笑了一聲——這種事還用挨個排除嗎?有點腦子的都知道是宋雲萱自己搞出來的。

    這個臭丫頭做事可是狠毒著呢。

    宋雲佳提醒宋雲強:「大哥,這件事不是雲萱自己做的,就是楚漠宸幫她做的,你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

    宋雲強的臉色很難看。

    的確是騎虎難下,既然已經說出了設宴移交權力這樣的話,公然取消只會讓人嗤笑他說話不算話。

    更甚者會讓人唾棄她居心不良想要奪走妹妹的財產。

    他只能舉辦宴會,按照約定在宴會上進行職位交接。

    只是,如果這樣做的話,他又覺得不甘心。

    他不甘心將這一切都交給宋雲萱。

    明明,這一切應該都屬於他這個長子,現在為什麼會屬於宋雲萱?!

    宋雲佳自然也不甘心,在跟大哥講明白形勢之後接了一通電話便匆匆趕回去上班。

    中午吃飯時,宋家的人打電話告訴她宋雲萱的航班快到了。

    她冷笑:「難道還要我去親自接她?」

    那邊的人客套兩句便掛斷了。

    她一頓飯吃的滋味全無,憤憤將銀色小叉子往盤子里一扔,便起身出了餐廳。

    宋雲萱看著飛機降落,雲層一點點飄遠,雲城的建築一點點擴大。

    廣闊的飛機場上,波音747緩緩滑行停駐。

    在從飛機艙里步下來的那一刻。

    雲城正月里的寒冷氣息被風吹過來,她吸了口氣,不自覺地,臉上就帶了幾分笑意。

    這個雲城是屬於她的,無論何時她都會捻轉歸來。

    沒有人能夠阻擋她的步伐。

    這裡,是她的商業天地。

    從不曾改變過。

    她緩緩步下專機,楚漠宸的手指扣緊她的五指。

    溫暖從掌心傳遞到身體里,她側頭看他冷峻的面容,眼底的笑意柔軟了一些。

    她想,她回來時所作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放棄了肖家這個跳板,她願意留在楚漠宸的身邊。

    願意陪著他。

    即便,可能會是一條荊棘滿地的路。

    不知道是誰透露了消息,從海關出來,就有記著在機場候機。

    鎂光燈競相閃耀,不少年輕記者從人群中擠出來問些她回歸雲城之後的打算。

    她都微笑以對。

    「聽說這次宋小姐回歸之後,將會接任宋氏的董事長職位,請問這是真的嗎?」

    她點頭:「我大哥是這樣告訴我的,他說會將董事長之職交給我。」

    「宋小姐對繼任董事長之職後有什麼商業運轉計劃及打算?宋氏內部會有較大的人事變動嗎?」

    這個記者一看就很專業,專業的喜歡寫商業報道。

    她望了這個三十歲左右的女記者一眼,笑意坦然:「我年齡尚小,很多事都不懂,就算繼任之後依舊需要家兄的幫助。」

    她巧妙的避開了人事變動這個問題。

    從小到大的所見所聞跟切身經歷都告訴他,一個企業的革新跟繼任者的更替都會伴隨著一場風雲涌動的人事變革。

    一朝天子一朝臣。

    待她掌握了宋氏,那些以宋雲強為核心的職員自然都要被更替掉。

    不然,她如何掌控這個家族?

    她眼眸彎起,在鎂光燈下純粹自信。

    特寫鏡頭讓她美麗的臉龐在高清液晶屏幕上也看不出絲毫的瑕疵。

    邵氏董事長的辦公室中,邵天澤目光緊緊盯在屏幕中宋雲萱的臉上。

    旁邊,有宋雲佳邊揉太陽穴,便疲憊出聲:「這小賤人的命真是大。」

    「也是有些本事的。」邵天澤淡淡。

    宋雲佳瞪向電視屏幕中被記者擁簇提問的宋雲萱:「她本應該被纏在港城的。」

    邵天澤忽而笑了一聲,側眸看她:「港城沒有雲城吸引她,如今她回來了,你跟你大哥可要好好琢磨一下接下來怎麼對她。」

    宋雲佳不甘的咬了咬唇,擰緊了眉頭的樣子好看的不行。

    邵天澤卻對這樣好看的美女沒有凝神細看,只是看窗外的風景。

    宋雲佳看他望著窗外,一時之間又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乾脆不再想宋雲萱的事情,問起顧長樂的近況:「聽說長樂這幾天不太舒服?」

    邵天澤點點頭。

    宋雲佳貼心的微笑:「長樂身體弱,要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可是要快點去醫院檢查檢查才好。」

    邵天澤轉頭看她:「我知道。」

    宋雲佳溫柔起來,眉眼之間都是關懷:「以前長樂有哪裡不太舒服你都會第一時間跟她去醫院看看的,怎麼這一次耽誤了?」

    她說的沒有錯,邵天澤將顧長歌看的如珠如玉,幾乎是捧在手心裡的。

    以前顧長樂哪怕是有點頭暈,他都會找人帶她去醫院做檢查。

    她為此不知道暗暗嫉妒惱恨了多久。

    現在,顧長歌已經死了,這兩人也無需顧忌什麼了。

    怎麼長樂病了他反而拖拖拉拉的不肯帶她去看醫生了?

    宋雲佳面上一副疑惑的表情,心裡卻是幸災樂禍的不行,猜想也許是邵天澤真的跟顧長樂在一起了,反而心生厭倦,對她越來越不喜歡了也不一定。

    她只要一想到邵天澤越來越不喜歡顧長樂就會覺得忍不住的開心。

    邵天澤卻在她暗自開心的時候,忽然出聲:「這次長樂的病狀有些特殊。」

    「特殊?」她有些疑惑。

    顧長樂雖然是大命不死靠著顧長歌撿回了一條命,可畢竟這條命也脆弱的很。

    特殊的病症?

    一個心臟有毛病的女人能有什麼特殊的病狀?

    她心裡不屑,本要報以冷笑。

    卻腦海之中突然一閃,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難道說……」

    「長樂可能懷孕了。」邵天澤語氣平淡。

    宋雲佳臉上的表情卻難看的僵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