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一章:回歸雲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二十一章:回歸雲城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安然坐上飛機的時候,眉梢眼角都是帶著思鄉之意的。

    只不過,客機頭等艙的空乘人員都對她格外的恭敬。

    楚漠宸微微皺眉,看她輕輕摩挲手指上那枚翡翠扳指:「你從一開始就會料到這一切?」

    「怎麼會呢?」她微笑著看他,「我又不是神仙。」

    她微笑的清澈誠摯,彷彿一點都不摻假。

    但楚漠宸不會傻到真的相信她的話,如果她什麼都沒有預料到的話,又如何會事先打牌的時候要求在場的人拿手裡的傳家寶做抵押。

    這枚扳指的主人,可是收購這家航空公司的董事長獨子。

    空乘人員見到這枚扳指,便當是看見了那位少爺一樣畢恭畢敬。

    只是空乘人員也絕對料不到,這是一隻以假亂真的贗品。

    飛機緩緩起飛,滑行飛起的時候,窗外的景色順乎而過。

    橢圓形的窗外,有雲彩漸漸低垂。

    整艘飛機像是一隻大鳥一樣徐徐越過雲層,飛向兩萬五千尺高的飛行航道。

    宋雲萱冷眼看腳下的港城,只看見一片白芒。

    太陽穿透雲層透過窗戶打進來一點點,她瑩白的手指在陽光的照耀下,白透猶如玉石。

    她望著自己這雙手,眼底卻是冷冽的光——很快,她就會用這雙手,手刃了邵天澤。

    很快,很快……

    眸子眯起,有些微猙獰的兇狠一閃而過。

    而楚漠宸在她身畔,只是抿直了薄唇。

    她能感受到她從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那一分冷戾。

    港城之行,將是促使宋雲萱蛻變的一個階梯。

    宋家這一計,已經招惹了不得了的大麻煩。

    ……

    宋雲萱平安乘上飛機的消息先後傳到到了港城肖家跟雲城宋家的耳中。

    前者很是吃驚。

    肖洛即刻就要身邊的助手為他訂購了去往雲城的機票,並且讓人收拾好了少量的行李跟所有證件。

    剛要拎著行李箱出門,就被拄著拐杖前來的肖家老爺子給堵了個正著。

    肖家老爺子一張臉上表情陰沉,見他手裡的行李箱,更是怒氣四溢:「阿洛,你這是做什麼?」

    老爺子按捺怒氣跟孫子說話,肖洛也能敏銳的感覺到爺爺的怒氣,抿了抿唇,才堅定開口:「我要去雲城將雲萱接回來。」

    「接回來?」老爺子冷笑,「你不是已經告訴她真相了么?」

    「但是鑒定證書有問題,我不相信她跟我沒有半點兒關係。」

    肖洛堅持,老爺子皺眉望著他:「你怎麼不想想,也許是雲萱自己做了手腳不願意回到肖家呢?」

    老爺子這話太過犀利,一下就堵得肖洛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的確,他從未想過,雲萱或許不願意回到肖家。

    「可是爺爺,畢竟這裡才是雲萱的家。」

    肖鑒誠嘆口氣,有些疲憊:「阿洛,你要知道,雲萱是個聰明的女孩,對她來說,她喜歡的地方才是她的家,你如果相信她是你的親姐姐,那就像是對待姐姐一樣對待她,並不是非得將她接回肖家來一起住才算是親姐弟,懂嗎?」

    老爺子很少這樣心平氣和的開導別人。

    而肖洛聽著爺爺的話,卻皺著眉毛,怔在了原地。

    許久,都沒有動彈。

    有傭人匆匆跑來,看見老爺子跟孫少爺之後顯示彎了彎腰,才小聲對肖洛道:「孫少爺,去機場的車子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肖洛眼神變了變,眼底的急切漸漸歸於平靜:「不去了。」

    「唉?」準備車子的傭人有些驚訝。

    肖洛將行李箱一松,聲音略高的又重複了一遍:「不去雲城了。」

    不去了,如果雲萱喜歡在雲城的話,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將她拉回到肖家來呢?

    不讓她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她是不會開心的。

    老爺子見肖洛已經想開,這才拄著手杖在管家的攙扶之下往自己住的院子里走。

    管家有些憂心:「孫少爺不相信那紙鑒定證書。」

    「別說是他,就算是老頭子我,也不相信那鑒定證書。」

    「老爺您為什麼懷疑?」

    老爺子腳步頓了頓,有片刻的沉默,之後才道:「我聽人說,雲萱跟藏天坊的小姐有來往。」

    聞言,管家的嘴巴驚訝的張了張:「藏天坊?」

    肖鑒誠冷笑一聲,有些不屑:「藏天坊那位小姐的膽子也真是大了點,對肖家都敢耍滑頭,也不掂掂我肖家的水有多深,她居然就往裡趟。」

    老管家卻笑了:「老爺,這還是孫小姐有本事,不然依照藏家小姐那古怪脾氣,沒可能管這事兒。」

    肖鑒誠眉眼慈祥起來,有點惋惜的談了口氣:「說的也是。」

    難得肖家出了這樣一個有本事能驅使人心的孫女兒,可惜,這個孫女兒的心不在港城。

    想留她,也是留不住的。

    肖家大宅歸於沉寂。

    陽光穿透雲層,灑落在宋家的客廳里。

    聽聞宋雲萱已經坐上專機,在飛往雲城的途中后,宋雲強幾乎要將辦公室的桌子拍出來一個洞。

    宋雲佳請了半天假被他叫來,宋雲瑩也在接到消息之後抱著看熱鬧的心態趕了過來。

    宋雲瑩一進宋氏董事長的辦公室,就看見被扔在門口的幾個企業文案。

    她愣了愣,抬眼去看落地窗前的大辦公桌。

    一向不怎麼抽煙的宋雲強,居然在煩躁的抽煙。

    宋雲瑩懷著身孕,已經有五個月,小肚也變成了大肚,在家裡嬌貴的不得了。

    這二手煙更是萬萬吸不得。

    她眉頭擰了擰,提醒宋雲強似的咳嗽了一聲。

    宋雲強煩躁的督他一眼,沒有掐掉煙的意思。

    她心裡惱怒,卻嘴上又不能說。

    畢竟宋雲萱這個丫頭沒能如大家所願的死在港城,如今她回來,整個宋家都如臨大敵。

    宋雲佳是大家閨秀,擰著眉頭的樣子也漂亮的不行。

    宋雲瑩見宋雲佳一臉鐵青,自己找了個位子坐下了。

    旁邊有秘書過來問飲品,宋雲瑩輕描淡寫的道:「熱牛奶。」

    秘書一愣,有些尷尬:「只是熱咖啡跟可可。」

    宋雲瑩明顯不高興,有點嫌棄:「那就溫開水吧。」

    大概是她臉上那嫌棄的表情讓宋雲強找到了爆發點,宋雲強忽然將煙往煙灰缸里一按,沉沉訓斥:「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有閑心挑三揀四?」

    宋雲瑩被大哥突然訓斥,有些不悅:「大哥你何必這麼大聲,我懷著身孕不能受驚嚇。」

    宋雲強簡直要立刻蹦起來跟這個愚蠢的妹妹吵一架。

    宋雲佳卻冷冰冰出聲:「大哥你何必跟雲瑩計較,她現在不比我們,她在薛家要是沒個孩子撐門面,根本站不住腳。」

    雲佳雖然說得這話很客觀,但也像是打臉一樣揭了宋雲瑩的傷口。

    宋雲佳說得一點都沒錯,薛濤這幾個月在外面眠花宿柳的就沒個消停,要不是自己肚子里有這個孩子,她在薛家根本就什麼都不算。

    宋雲強卻順著這個話題開始給宋雲瑩講厲害關係:「你以為雲瑩生下孩子來就能站住腳了嗎?我看薛濤整天不務正業,拈花惹草的,雲瑩能生,搞不好哪天薛濤就能再領回來一個大肚子的女人,到時候沒有宋家的支持,你以為她能在薛家站住腳?」

    這話從頭到腳都說的沒有一丁點兒的錯,而且宋雲瑩也早就能想到這一點。

    本來,她嫁到薛家那就是勉勉強強。

    萬一薛濤在外面跟哪兒小妖精纏上放不開,到時候她在薛家就全完了。

    而且,現在還不比以前。

    若是以前薛濤不老實,自己的父親宋岩還能撐著讓薛家二老不敢太縱容兒子。

    如今宋岩已經死了,宋家又在內鬥,若是自己這邊出了事,宋家也根本就顧及不了她。

    像是宋雲強宋雲佳這種人,只忙著剷除宋雲萱,哪裡會管她的死活。

    本來就不是一個母親所生的,那點單薄的血緣關係根本就比不上利益的誘惑。

    宋雲瑩的臉色一分分蒼白起來。

    腦海之中,卻隱隱回憶起宋雲萱最後一次見她的時候所說的話——

    「二姐支持我繼承宋家嗎?」

    「我保證二姐不會吃虧。」

    她所有的把柄都在宋雲萱的手上,而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宋雲萱卻毫不猶豫的將這些屬於她的把柄都交還給了她。

    如果不講究承諾的話,她現在完全可以脫離宋雲萱的掌控,甚至可以反手跟宋雲強宋雲佳一起對付她。

    可是……

    她想要押在宋雲萱那邊。

    宋雲佳見宋雲強愁眉不展,又看到宋雲瑩眼中漸漸堅定的眼神,以為是宋雲瑩想通了,便問她:「雲瑩,雲萱就要回來了,你有什麼法子?」

    宋雲瑩也不是太傻,立刻把這個皮球踢回去:「都說一孕傻三年,我現在果然有些傻,暫時想不出什麼好主意,還是大姐你做主吧。」

    宋雲強覺得宋雲瑩沒用,便將目光轉到宋雲佳的身上:「雲佳,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辦好?」

    宋雲佳輕蹙眉頭,略略思考了一下:「大哥你說過,雲萱去港城之前你就承諾過,她回來後會交權讓位。」

    宋雲強的確是說過,但她沒想到她能安然無恙的回來,此刻被提起,自然不甘心就這樣老老實實的交權,便敷衍:「那只是玩笑話。」

    「玩笑話?」宋雲佳一反常態,反而態度堅持道,「大哥,你既然跟雲萱承諾過,那就一定要這樣做,你得為她舉辦歡迎宴會,移交給她董事長的職位。」

    宋雲強被這樣要求,立刻臉色大變,呵斥:「雲佳,你這到底是幫她還是幫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