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八章:臧家秘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八章:臧家秘傳字體大小: A+
     

    宋家大宅里一片寂靜。

    在大宅客廳沙發上,宋雲強的臉色簡直難看到了極點:「我本以為她會死在那裡。」

    受邀而來的趙陽周建也是一臉複雜。

    趙陽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嘆息:「我也是老了,竟然看不出這個丫頭小小的年紀居然有這樣的能耐。」

    周建也附和:「小丫頭是有幾分能耐,關鍵還是她身邊有楚少,若是沒有楚少從旁幫他,她哪裡來的能耐在港城活著回來。」

    趙陽點點頭,臉色沉沉的:「恐怕,雲強,你妹妹就要回來了。」

    宋雲強的臉上一片鐵青,話說到這個份上,他自然知道不能讓妹妹回來。

    趙陽生怕他聽不明白這其中的厲害關係,輕輕咳嗽了一聲,提醒:「既然她能港城活著回來就是有幾分手腕的,若是雲強你不能將她留在港城,這個宋家……恐怕是要被她攪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寧。」

    天翻地覆是必然,不得安寧的人恐怕就只有宋雲強這邊的人。

    趙陽周建早早的站隊戰到了宋雲強這邊,如今自然是要拼盡全力的幫助宋雲強。

    宋雲強卻是心裡一片惱怒,又發不出來。

    「霍家本來是對雲萱有敵意的,只可惜霍家人辦事太差,又開始內鬥,如今霍家已經是霍霆掌權,霍霆是幫著雲萱的。」周建娓娓道出如今的形勢,「而且,從肖家兄弟被逐往國外來看,肖家也不會插手阻攔雲萱回雲城,剩下一個陸家是什麼都幫不上忙的。」

    趙陽斜他一眼,似乎是想要說什麼。

    但是看見周建沖他使了個眼色之後,便閉上嘴,什麼都不說了。

    宋雲強愁眉不展:「兩位叔叔一定要幫我想想辦法,若是雲萱回來了,攪得宋氏不好受,兩位叔叔也是要操心的。」

    此話一出,趙陽跟周建臉上的表情就同時凝了凝。

    宋雲強自然沒有說錯,若是宋雲萱回來收拾宋雲強,他趙陽周建是跟宋雲強穿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倒霉的事情自然是跑不了的。

    趙陽周建都同時想到這一層關係,卻是沒有什麼好法子。

    客廳內的氣氛都因為幾個人的沉默而驀然低冷了幾度。

    就在這冷凝的氣氛之中,客廳里的電話突然響了一聲。

    宋雲強轉頭看了一眼,有些煩躁:「王媽接電話。」

    「是。」

    廚房裡候著的王媽聽見宋雲強叫她,立刻從廚房裡走出來,看了一眼在坐的三個人之後,走到座機旁邊,將無線電話接通。

    「喂,您好,這裡是宋家,請問您找誰。」

    電話那邊是個年輕男人的聲音,說出口的話卻帶著一股幽幽的冷意:「宋雲強。」

    這三個字一吐出來,就像是帶著凍人的冰一樣。

    王媽愣怔了一下。

    那邊宋雲強見她遲遲不說話,忍不住開口問道:「是誰?」

    王媽轉過身來:「大少爺,找您的。」

    宋雲強不耐煩:「我問是誰?」

    「那邊沒說……」

    宋家每天接到的電話那麼多,多數是一被問到就會自報家門,這次卻沒說是誰,有些蹊蹺。

    宋雲強想了想,才示意王媽將電話拿過來。

    王媽將電話遞過去。

    宋雲強聲音冷淡:「請問您是哪位?」

    「肖家。」

    這兩個字一說出來,宋雲強就瞬間愣住了。

    肖家。

    「港城?」他後知後覺,有些不可置信。

    那邊應聲:「是,港城肖家。」

    此言一出,宋雲強整個人都有點發懵,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趙陽跟周建。

    趙陽周建都是老狐狸,看宋雲強的眼神就知道打這通電話來的人不簡單。

    周建看向在旁邊候著的王媽:「給我換杯茶。」

    「好。」王媽帶走了還熱的茶,進了廚房。

    支走了王媽,外面趙陽周建才盯著宋雲強接電話。

    宋雲強抬手捂住話筒,小聲的說了一句:「肖家。」

    趙陽馬上就意識到了什麼一樣,雙眼亮了亮。

    周建則是示意他穩住,好好聽聽電話那頭的人要說什麼話。

    宋雲強這才開口:「請問,您找我什麼事?」

    「只是通知你們一聲,雲萱小姐可能要在肖家長住一段時間,希望你們放心。」

    很簡短禮貌的一句話,就像是別人家的孩子留宿在自己的家裡,打電話通知她的家長一聲一樣平常簡單。

    但是這樣的話放在宋家跟肖家這樣特殊的商業家族裡,卻是包含著很多不能擺上桌面明說的信息。

    肖家要留住雲萱在肖家長住一段時間?

    至於這個長住的時間是多久?

    不好說,也不好問。

    不過,宋雲強倒是覺得這是個喜訊。

    肖家願意留住宋雲萱在港城?

    好啊,他恨不得她一輩子留在港城,永遠永遠都不要回來!!!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宋雲強就回應道:「好啊,好。」

    這個回答讓在場的趙陽周建都有些不悅,商場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大家都講究一個喜怒不形於色。

    偏偏雲強就不是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把什麼表情都擺在了臉上,將來可怎麼成大器?

    兩人對視一眼,那邊宋雲強的電話也在客套幾句之後掛斷。

    「港城肖家打來的電話,說是要留雲萱在肖家長住,真是救了命。」

    宋雲強一臉喜色。

    趙陽周建都點點頭,周建先開口:「既然是肖家打來的電話,那麼稍後的事情就由不得我們擔心了。」

    趙陽也有些幸災樂禍:「希望這孩子不是得罪了肖家的人才被人家留下。」

    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是恨不得讓宋雲萱死在那裡的。

    宋雲強因為宋雲萱就要回來而焦躁了整天,如今有了肖家的這通電話,反而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整個人都平靜了許多。

    趙陽周建年紀大了,紛紛起身告辭,然後離開宋家。

    只不過在兩人的專車從宋家大門出去之後不遠,趙陽就換車坐在了周建的車上,兩人在宋氏都待了幾十年。

    宋岩已經死了,他的兒女什麼模樣兩人都在心裡掂量。

    周建對宋雲萱此次的港城之行有幾分讚賞:「想不到這個宋家的小女兒,小小年紀的竟然這麼有手段。」

    「可不是,能在港城得罪了霍家還活著回來的,數數是真不多。」

    「那這次的肖家?」周建轉頭看趙陽。

    趙陽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不管是因為什麼,肖家留她長住都是大問題,說不定這一留就一輩子都回不來了也不一定。」

    周建嘆口氣,看向窗外:「那就只能讓宋小姐自求多福了。」

    夜色深黑,遠去的車輛漸漸湮滅在黑暗之中。

    雲城看起來還是一片風平浪靜。

    宋雲萱臨行之前刻意去了一趟天藏坊的臧家。

    臧家那位小姐從古色古香的老宅後花園里搭了一個高台。

    檯子是仿照古代戲台的構造搭建的,樑上彩繪栩栩如生。

    她穿了一身霓裳羽衣,臉上脂粉未施,手中執了一把白羽摺扇,顏面含笑,微抬眸。

    那一督裡帶著九分的傾城風華,遠遠的,就讓人覺得有種清冷孤高的模樣。

    宋雲萱站在戲台下面看她唱戲。

    夜燈初上,飄雪細細的灑落下來。

    睫毛上都沾了晶瑩的雪花。

    那邊的臧家小姐唱完一段貴妃醉酒,收了架勢朝她看過來:「宋小姐。」

    「臧小姐京戲唱的真好。」

    臧家小姐柔軟的唇角揚起:「聽說,我外祖父家是晚清貴族。」

    「臧小姐不是港城人么?」

    臧寶兒將摺扇一合,從戲台的側面走出來:「我六歲前都是跟著母親生活的,母親死後才來臧家的。」

    臧家有一段秘傳,在港城曾經傳的沸沸揚揚。

    近幾年已經沒有人再說,但是顧長歌卻對這段秘傳知悉的一清二楚。

    眼前這位臧家小姐從小便生的很漂亮,但她母親卻是個出身並不好的女人,為了家計在夜店上班。

    六歲的時候,臧家小姐的母親從夜店猝死。

    她這個避孕失敗后的產物才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是臧家的當家,並且被哭著從母親的屍體邊第一時間接走。

    父親將她接回來之後沒過兩年就死了,海外留學的年輕叔叔回來當家,並且承擔起了撫養她的重任。

    奇特的是,在她十六歲的時候,他的叔叔為他做了三次親子鑒定。

    每一次,都證明她跟臧家沒有半點血緣關係。

    但是顧長歌在聽邵天澤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卻是想都沒有想就回答:「臧家小姐這輩子不會嫁人了。」

    她說的一點都沒錯。

    臧家小姐這三份親子鑒定書的鑒定結果被小道消息傳出去之後,她就在臧家閉門謝客,常年不出門。

    至於這些年,臧家小姐為何成了臧家的當家,又為什麼壓下了親自鑒定這件事,外界一無所知。

    而顧長歌卻隱隱約約能猜到其中的緣由。

    叔叔想要將侄女趕出門,卻不幸被侄女設計了。

    「我聽說,藏小姐曾經做過三份親子鑒定。」

    藏寶兒一愣,頓了頓,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從哪裡聽來的謠言?」

    「天藏坊仿製的東西向來真假難辨,而我正是需要這樣的幫助。」

    臧寶兒的摺扇握在手中:「這玩意兒一造出來,可是一輩子的榮華富貴,不是毀了你,就是毀了他。」

    宋雲萱點點頭:「我知道。」

    「那你還來找我?」臧寶兒挑眉。

    宋雲萱微笑:「臧小姐是個成功的例子。」

    聞言,藏寶兒反而愉悅的笑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