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七章:我的親姐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七章:我的親姐姐字體大小: A+
     

    霍家趨於安定,而具體是如何安定下來的,只有少數人知道。

    宋雲萱是其中之一,霍家的三個兒女也知悉實情。

    宋雲萱親自定了返回雲城的機票。

    在離開之前,雲城陰沉了整晚的天終於降下了年後的第二場雪。

    楚漠宸陪她外出散步,陽山別墅的風景尚好,只不過水泥路兩邊的法國梧桐早就只剩下枝椏。

    她穿著收腰修身的羽絨服,戴著毛絨絨的耳罩走在他的身邊,邊看路邊的風景,邊講回到雲城后的打算。

    楚漠宸側眸看她一眼:「你很期待回去之後的生活?」

    她點頭:「那裡才是我的家鄉。」

    只有雲城才是她的家鄉,從出生到長大,從成長到死亡。

    她的所有成就都在雲城。

    那片土地上染著她的血,帶著她刻骨的恨。

    她那濃濃的思鄉之情里夾雜著冷刀刮骨一樣的恨,為什麼不期待回去后的生活?

    她眼底那灘深水一樣濃厚的仇恨被好好的掩蓋在眼底,說出來的話依舊平和:「機票是明天早上九點鐘的,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嗎?」

    楚漠宸微微蹙眉:「你定了一張機票?」

    她忍不住笑:「當然是兩張。」

    「我會跟你一起回去的。」他的手指按住她的肩膀,輕輕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那吻的溫度從肌膚緩緩的蘊散,幾乎傳導到了每一條血管。

    她垂下眼睛,乖巧的感受這個淺淺的吻。

    忽然,旁邊就突兀的響起一聲汽車鳴笛聲。

    刺耳的汽車鳴笛聲讓楚漠宸眼神冷淡的掃過去,他實在不悅對方在這種時候出現。

    然而,開車的女人卻並不在意。

    一截香煙夾在雪白的指尖,紅唇性感火辣。

    宋雲萱有些詫異的看著那個將手臂伸出車窗抖煙灰的女子:「陸小姐?」

    楚漠宸的眉心皺的更深了一點——她來做什麼?

    陸夏獨自開車前來,高級瑪莎拉蒂座駕之中並沒有其他人。

    她唇角掛著微笑,眼神卻是對準宋雲萱的。

    楚漠宸看見她的視線落在宋雲萱的身上,眼睛微微眯了眯,眸中有鋒銳。

    陸夏的視線從宋雲萱的身上挪到楚漠宸的身上,笑容勾了勾,然後將香煙捻熄滅在了車內的煙灰缸里。

    她打開車門,從紅色瑪莎拉蒂座駕中走下來。

    「我想跟你談談,楚少。」

    「找上門跟我談?」楚漠宸望著陸夏走過來,並沒有歡迎她來做客的意思。

    陸夏輕笑了一下:「是啊,很重要的事情,如果雲萱願意留下來聽我們談,我會很高興。」

    楚漠宸眼中神色倏地冷下去。

    依照宋雲萱的性格作風,她會抓住任何一個機會來擴展自己的人脈網。

    而陸夏,必然也會成為她成長之路上一個有用的幫手。

    宋雲萱會很樂意留下來聽他們談話。

    「我還是迴避一下吧。」

    宋雲萱後退一步,臉上笑容甜美:「漠宸,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楚漠宸點點頭,目送宋雲萱轉身離開。

    陸夏眼中有惋惜的神色,等宋雲萱從平淡的路上消失了,才搖搖頭道:「她會後悔自己沒有留下來聽我們談話。」

    「你要說什麼?」

    陸夏開門見山:「你把宋雲萱還給肖家吧,肖洛已經開始找雲萱是肖家人的證據了。」

    楚漠宸心裡一沉。

    陸夏一半真心一半假意的給他透露肖家的所作所為:「你也知道,現在肖家已經把大權交給那個肖洛了。」

    「他未免還嫩點。」

    陸夏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但是你也知道,有些人的城府你是不能夠依照年齡來衡量的。」

    「比如呢?」

    陸夏的視線意有所指的看向他所購下的別墅:「比如……你金屋藏嬌的那一個。」

    楚漠宸漠然看她:「你不過是受肖洛所託來遊說我的吧?」

    陸夏搖搖頭:「不,你錯了,我已經不再插手肖家的事情了,我只是來給你最後提個醒。」

    「提醒?」

    陸夏臉上的笑容收斂,整個人都變得認真了許多:「沒錯,肖洛要把自己的姐姐帶回肖家。」

    從肖洛在醫院輸血的那一刻起,或許他就起疑心了。

    而肖家大權在握之後,肖家老爺子必然已經將跟陸夏在一起約定過的事情全都跟肖洛說了。

    肖洛有個同父異母的姐姐,這個姐姐是個聰明的女孩,能在港城商界遊刃有餘。

    這對剛剛掌權的肖洛來說,簡直如虎添翼。

    肖洛怎麼會放棄將自己的姐姐帶回來?

    楚漠宸能清楚的想到這一點。

    只不過,肖洛是否能有這個本事從他身邊搶人,還要掂掂自己的分量才行。

    ……

    肖家大宅里一片寂靜。

    肖洛從肖鑒誠的手裡接過當年父親肖玄在世時候的一些資料,仔細翻了翻,才抬頭:「范彩蝶的經歷有些複雜,爺爺。」

    「就是因為有些複雜,我們才一直沒有去找那個孩子。」

    「我的姐姐?」

    「嗯。」肖鑒誠應了一聲,病態的臉上氣色好了許多,「其實,我們肖家有你一個繼承人就足夠了。」

    肖洛將父親肖玄生前的資料翻到最後頁夜,發現那是一個年輕挺拔的青年男子扶著一個腰肢纖細的女子面對鏡頭的照片。

    照片上,那個女子面容溫潤,眉眼清澈,唇角翹起的弧度簡直跟宋雲萱笑起來的那種溫暖一模一樣。

    「范彩蝶的確長得很漂亮,爺爺。」

    「所以,經歷複雜些也可以理解。」老爺子也是年輕過的人,只不過骨子裡依舊帶著大家族的強勢,「她不像你,你是個男孩,是要撐起肖家大業的孩子,她是個女孩,在宋家過的也不錯,我便沒有管她了。」

    對與肖家來說,一個孫女無關緊要。

    這個孫子安然無恙才是最重要。

    「爺爺,她既然是我的姐姐,為什麼不讓她回到肖家來呢?」

    肖鑒誠神色疲憊:「這女孩太聰慧了。」

    肖鑒誠是闖蕩商界幾十年的人,口中所說的聰慧也不是單單聰敏的意思,往深處點說,肖鑒誠的意思應該是——這孩子,明明是個丫頭,可是心計太深,野心太大。

    若是將這樣的孫女兒接回來,搞不好肖家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老爺子沒有將話說的太直白,肖洛卻已經明白了老爺子口中的意思。

    「爺爺,我想將姐姐接回來。」

    肖鑒誠嘆了口氣:「既然我已經打算將肖家交給你,那麼你自己決定就是了。」

    肖洛露出一個乖巧的笑:「謝謝爺爺。」

    肖洛跟肖鑒誠又說了一會兒話才起身離開。

    人一走,跟了肖鑒誠幾十年的管家祥叔就忍不住擔心的開口:「老爺,孫少爺這樣的決定會不會……」

    「放手讓他搏一搏就是。」肖鑒誠聲音寡淡,「宋雲萱的確是玄兒的親生女兒,接回來也無妨。」

    「但是老爺,傳聞,雲萱小姐已經是宋家的繼承人,萬一將雲萱小姐接回肖家,那她跟宋家就再也沒有關係了。」

    「你是擔心什麼,阿祥?」

    老管家顧不了太多,只是道:「雲萱小姐……要是想要肖家的大權呢?我們孫少爺豈不是……」

    「我相信阿洛。」

    老爺子一錘定音,管家便閉上嘴,不再說了。

    既然肖家的大業已經交到了肖洛的手裡,他要做什麼為何不讓他放手去做?

    況且,看起來,宋雲萱心裡是向著肖洛的。

    並不會跟他爭搶些什麼。

    ……

    肖洛自從出院之後便不願意再踏進醫院裡一步。

    不過,為了證明當日給她輸血的人的真實身份,還是駕車親自去了一趟。

    醫院裡的負責人見到他之後都恭敬了許多。

    一口一個肖先生,叫的禮貌又尊重。

    肖洛並不願意理會這些見風使舵的人,直接找去了管理輸血的部門,要求調出獻血記錄。

    管理人匆匆過來,陪著笑:「獻血記錄都是獻血者要求保密的呢。」

    肖洛義正言辭:「我想要感謝救了我一命的人,希望你能告訴我她的真實身份。」

    管理人怔忡一下,還是賠笑:「真是不好意思,肖先生,我們不能告訴你。」

    肖洛點點頭,並沒有強人所難的意思:「那麼,打攪了,替我感謝那位救我一命的小姐。」

    醫生點點頭:「會的,肖先生放心。」

    肖洛薄薄的唇瓣勾了勾,心情並沒有壞到極致。

    反而看起來還有幾分愉悅。

    傍晚的時候,肖洛回到肖家,肖家老爺子親自給他舉薦了一個助理。

    看起來是個很老實的男人,二十幾歲,長得白凈儒雅,還帶著眼鏡。

    肖老爺子一臉笑意:「他是安岩,我從加拿大調過來的分部負責人助理,以後有什麼事你可以交代他來做。」

    安岩禮貌的笑笑:「孫少爺。」

    肖洛點點頭,不失大雅:「以後要請你多多指點了。」

    「孫少爺嚴重了。」

    客套話說了一通,安岩也是聰明人,知道自己以後要輔佐這個小少爺。

    待離開了老爺子的宅子,隨著肖洛回了肖洛所住的別墅,開口便道:「孫少爺有事情吩咐我嗎?」

    肖洛眼角帶上一點笑意,眼瞳卻是冷的:「爺爺很信任你,但我卻不清楚你的辦事能力。」

    「孫少爺有什麼事要交代我?」

    肖洛想起今天醫生跟她說過的話:「我想留住一個人,你要幫我攔住她,不管用什麼辦法。」

    聞言,安岩抬起頭來,有些猶豫:「孫少爺說的那個人是……」

    「我的親姐姐,雲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