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四章:母親的助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四章:母親的助理字體大小: A+
     

    她就知道陸夏不會無緣無故的找她。

    在這個商業圈子裡,如果不是有足夠的感情基礎,又有那個人不是拿著利益來衡量別人。

    她不想幫霍霆,是因為倘若插手進去,定然會阻礙自己回到雲城的進度。

    而現在,陸夏居然要給她一個幫霍家的理由。

    什麼理由?

    陸夏的加長賓利開到了港城的深水街。

    街如其名,的確是水深的一般人不願意進來趟。

    這條街是一片平民住宅區,只不過很多違章建築,樓房密集破敗,街道狹窄陰暗,其中有許多人是躲在這裡逃債的賭徒,甚至還有人吸毒。

    她穿著雪白的皮草披肩,在下車的時候,陸夏看了她一眼。

    她將皮草披肩留在了車上。

    陸夏遞給她意見黑色毛呢外套,不是很流行的樣式,卻是很經典的款。

    「這似乎是二十年前流行的款式。」

    她邊走邊跟陸夏說話。

    陸夏眼睛直視前方,對身邊過往的那些路人沒有多看一眼。

    「你似乎對服飾很有研究。」

    「稍微有點。」

    顧長歌的母親是個跟父親顧城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她母親的照片她看過很多次。

    其中有一張,便是穿了如今她穿的這件衣服的同款,只不過顏色不一樣而已。

    陸夏開始跟他討論近幾年的潮流服飾走向。

    「說來說去,也不過就是經典的衣服被不停的稍加修改而變成新款罷了。」

    「各行各業都是在原有基礎上加以改良,純粹的創新並不容易被接受。」

    陸夏表示贊同,不長的一段路,卻是談的融洽。

    在穿過三條小巷子之後,宋雲萱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守在門口的女人。

    女人的眼角有淺細的皺紋,頭髮有些枯槁,卻是經過仔細的梳理扎在了腦後。

    她在看見宋雲萱的那一剎,不可抑制的,愣了一下。

    宋雲萱察覺到她看自己的這個眼神,下意識的覺得其中有蹊蹺。

    果然,不等她反應過來,那個女人就抬手捂住嘴,眼眶裡蒙上了濃重的淚意。

    陸夏走過去:「你認識她嗎?」

    女人捂著嘴,哽咽著狠狠點頭。

    宋雲萱卻微微思索了一下,恍然記起在何處見過這個女人。

    「我們見過?」

    女人點頭,說著就要衝她走過來。

    宋雲萱卻不見神色的敏捷後退了一步:「上次在黑龍街?」

    女人將手從嘴巴上拿開,望著她的面容,點了點頭:「沒錯,是在那裡……」

    宋雲萱剛認識肖洛的時候,從黑龍街那條巷子里救下過一個女人,只不過是匆匆一督而已,想不到居然會再次跟這個女人見面。

    「你是誰?」

    「我是范彩蝶的……」她脫口就要回答,卻在答出范彩蝶這三個字之後,又垂下眼睛,一下閉上了嘴巴。

    「我母親?」

    范彩蝶是宋雲萱的母親,她是顧長歌,自然不是很清楚范彩蝶生前認識什麼人。

    不過,照現在這個情形來看,這個女人是跟范彩蝶有很大關聯的。

    「她是你母親生前的助理。」陸夏站在女人的身後,「她叫趙玉卿。」

    「趙玉卿……」宋雲萱重複了一遍,並想不起有關這個女人的傳言。

    范彩蝶生前是娛樂圈裡的人,有密切關聯的應該也是當時紅極一時的歌手演員,而一個小小的助理,實在是無法引人注意。

    只是,這樣一個女人。

    陸夏要讓她來見她做什麼?

    陸夏看趙玉卿哭哭啼啼,淡淡道:「趙小姐,直接說正題吧。」

    趙玉卿幾次想要過來拉住宋雲萱的手,從被宋雲萱巧妙的躲過去了。

    即便是范彩蝶生前的助理,但是范彩蝶都死了十幾年了,她卻是從未跟她見過一面,突然出現也有些奇怪。

    趙玉卿見宋雲萱對她並沒有好感,放棄了靠近她的打算,只是轉身打開門:「這件事說來話長了,雲萱你進來吧,我慢慢說給你聽。」

    宋雲萱看向陸夏。

    陸夏已經跟著趙玉卿往那破舊的樓房裡走:「關於你母親的事情,你如果想要聽就跟進來。」

    說完,陸夏便進了那房門。

    宋雲萱望著那道門,眼中神色沉了沉。

    抬腳,跟了上去。

    嚴格來說,范彩蝶跟她並沒有聯繫。

    因為她是顧長歌。

    但是她的靈魂進了宋雲萱的軀體,她便成了宋雲萱。

    既然已經是宋雲萱,那就必然要做宋雲萱才會做的事情。

    而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情,若是表現的一臉漠然毫不關心,豈不是有些太過奇怪?

    她進了房門,趙玉卿房間里還算是乾淨,只不過房子太小,許多晾曬的衣服都是在房間裡面的。

    趙玉卿挪了晾晒衣服的架子,讓她們坐在沙發上,又端來兩杯茶,才局促不安的開口:「我還以為這輩子也見不到你了,雲萱。」

    她的雙手交握在一起,握的緊緊的,臉上的神情有些激動。

    宋雲萱沒有說話,只是看陸夏。

    陸夏這樣的大小姐自然不會差那一口茶水喝,面對趙玉卿端上來的兩杯茶,她只是淡淡瞟了一眼,便收回視線去。

    「趙小姐,你要跟雲萱說得話,都是真的嗎?」

    趙玉卿眼中含淚,被這樣一說,彷彿再也剋制不住了一樣,一把就握住宋雲萱的雙手:「我說的事情都是千真萬確的,雲萱,你一定要給你母親報仇啊。」

    「報仇?」她雋秀的眉猛地蹙起。

    趙玉卿用力點頭:「十八年前的事情或許別人已經忘了,但我一直都記著,是張毓芳,是張毓芳將彩蝶害死的啊!」

    她語氣有些激動:「如果不是張毓芳,彩蝶根本不用離開港城,也不會在雲城莫名其妙的就死掉。」

    宋雲萱只聽從小照顧自己的保姆說母親是生病死的。

    但是具體是生什麼病死的,並沒有說過一句。

    「我母親,是怎麼死的?」

    趙玉卿眼睛里的淚水忍不住流出來:「都是張毓芳,張毓芳設計你母親,讓你母親身敗名裂被驅逐出港城的!」

    宋雲萱被她的雙手抓的有點疼,忍不住安撫她:「趙阿姨,你慢慢說。」

    這一聲趙阿姨讓趙玉卿愣怔了一下,之後,就像是受到了肯定一樣,漸漸冷靜下來。

    宋雲萱從前從不關心自己的親生母親生前做過什麼事情。

    又有什麼恩怨情仇。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骨子裡是顧長歌。

    但是如今,趙玉卿講述當年的事情,身體里的憤怒卻有些抑制不住的往外噴涌。

    「你媽媽十八年前出道的時候紅極一時,而剛好,霍啟雄對你母親……有些想法。」

    宋雲萱不用深究這個有想法是什麼意思,因為這三個字很容易理解。

    娛樂圈裡龍蛇混雜,若是想要出頭就要有個強力的靠山。

    十八年前的霍啟雄應該是個不錯的靠山,但是這個有想法,想必也就是想要范彩蝶。

    「但是你媽媽並不想要跟霍啟雄交往,並且一再拒絕了多次,然後……」

    在說然後這兩個字的時候,趙玉卿臉上的表情有些難以啟齒的複雜。

    「然後怎麼了?」

    陸夏替趙玉卿說下去:「霍家勢力黑白通吃,明面上的不行,就用了背地裡的,范彩蝶的母親跟阿姨喜歡賭博,霍啟雄將她們引到賭場里,先是讓她們贏了幾把,然後你祖母就連你母親都當做籌碼輸了進去。」

    陸夏說著,有些同情當年的范彩蝶:「你母親是個孝子,因為母親跟阿姨的性命所以妥協了。」

    宋雲萱轉眼看趙玉卿:「是嗎?」

    趙玉卿點點頭:「雖然你媽媽不想答應,但是在拒絕之後,所有的導演都不願意跟你媽媽合作,你媽媽被封殺了。

    你媽媽沒有工作,就沒有辦法幫母親跟阿姨還債,賭場那邊催的很緊,常常來恐嚇你祖母,所以你媽媽答應了。」

    宋雲萱的臉色有些難看。

    富家子弟喜歡上娛樂圈的小明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只不過,用這樣的手段來追女人的還是頭一個。

    陸夏臉上也是淡淡的譏諷跟鄙夷之色。

    趙玉卿緩緩道:「其實當年你母親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的嫁到霍家去,因為那個時候,霍啟雄對你母親很好,幾次表示會娶她。」

    宋雲萱不語,據她所知,范彩蝶最後不僅在港城過不下去,還差點就死在港城。

    「但是,張毓芳在你母親懷孕的時候,從中作梗,讓你母親流產了,而且還誣陷你母親給霍啟雄戴綠帽,致使霍啟雄對你母親產生了厭惡要殺死你母親。」

    這段話聽完,陸夏只是笑了一下,看向宋雲萱:「我覺得你應該慶幸你母親懷上的不是霍家的孩子。」

    宋雲萱垂下眼睛,表情安靜:「如果沒有張毓芳從中挑撥的話,今天也許就是范彩蝶做霍家的主母了,對不對?」

    趙玉卿立刻點頭:「沒錯。」

    「我知道了。」

    她從房間里站起身來,說完這句話,便徑直走向門外。

    趙玉卿還想伸手拉住她。

    陸夏卻將從手袋裡抽出一張不記名的大額支票放在她面前:「謝謝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趙玉卿看見支票上的數字,頓時眼神一愣,然後伸手去接。

    陸夏鬆手,看她接住那張支票,才勾起一抹笑,轉身出去。

    宋雲萱一路往外走,到了賓利車邊,才被陸夏叫住。

    「不知道你做了什麼打算?」

    宋雲萱沒有回答她,只是拉開車門,彎腰坐進去:「麻煩你送我去見霍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