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二章:送禮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二章:送禮物字體大小: A+
     

    肖家老爺子是個說一不二的人,說要證明一件事,立刻就會付諸行動。

    這在港城,與老爺子是舊相識的人都清楚的很。

    霍佳穎在醫院的病床上獃獃坐著,宋雲萱早已經消失無蹤。

    在病房之中的只有霍霆。

    霍霆並不看她。

    她臉上神情有些瘋狂,又在一瞬的瘋狂之後安靜下來,變得有些僵滯。

    「哥,你說,你究竟是為什麼要跟宋雲萱合謀?」她恨不得去抓住霍霆的衣領,搖晃著他的身體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霍霆聲音淡淡的:「成王敗寇。」

    這四個字,讓霍佳穎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沒錯,成王敗寇。

    這四個字在哪裡都是實用的,要麼成王站在所有人的頭頂,要麼敗寇,被所有人都踩在腳底下。

    病房的房門被吱呀一聲推開。

    霍佳穎臉上難過的神情一怔,看向房門口。

    房門口,肖鑒誠手柱九龍手杖,蒼老的雙眼放在霍佳穎的身上:「打擾了。」

    霍霆看見肖鑒誠,心頭先是一動,接著就反應極快的站了起來:「肖世伯,您怎麼來了?」

    肖鑒誠看他一眼,臉上殊無笑意:「我本來是要去拜訪你父親的。」

    「世伯您太客氣了,聽說您才剛出院,我應該去拜訪您的。」霍霆殷勤的扶著肖鑒誠進了病房,要讓肖鑒誠坐在病房中的沙發上。

    肖鑒誠卻只是擺了擺手,謝絕了他客氣的邀請:「不用,我想見見你的大妹妹。」

    霍霆假裝不解:「佳慧?」

    肖鑒誠點頭:「沒錯。」

    霍霆臉上表情微微一動,視線就落在了一同進門的肖瑜肖亮跟肖洛的身上。

    他沒有打算裝傻:「想必世伯過來肯定是為了我妹妹在晚宴上的那番話吧。」

    肖鑒誠苦笑:「那真是讓你們見笑了。」

    霍霆搖頭:「世伯客氣了,只不過孫少爺年紀輕輕,我不忍心讓孫少爺被人害了。」

    這話說的別有深意,以至於讓肖瑜跟肖亮看他的眼神猛地銳利的三分,恨不得將他給剖了。

    在場的人那個不是心思精明的人,害肖洛?

    除了跟肖洛有直接利益關係的人誰又會去害肖洛呢?

    肖鑒誠的心中將利害關係理的清清楚楚,在說明來意之後,便將目光落在了霍佳穎的身上。

    霍佳穎唇瓣抿直。

    「這是?」

    「我大妹妹,佳慧。」

    肖鑒誠看她五官面容,眼神里有探究的目光。

    霍霆的心中有幾分忐忑,包括霍佳穎也不敢直視肖鑒誠。

    她跟姐姐是孿生姐妹,從小到大都是一模一樣的,單單從照片上來分辨並不能分辨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但是如果接觸的時間長了,從性格習慣上就很容易分辨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像是肖鑒誠根本無法分辨出她們姐妹來,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跟肖鑒誠離得這樣近。

    肖鑒誠並不熟悉她們姐妹的性格習慣。

    「你小的時候我見過你們你們姐妹幾次,真是長大都認不出來了呢。」

    霍佳穎並不像說話,也不想撒謊騙別人說她是霍佳慧。

    她抿著唇,微微抬眼,卻腦海中忽然有宋雲萱說的那句話一閃而過——說錯話,最愛你的人和你最愛的人,可都會為你的錯誤付出代價的。

    最愛她的人大概是母親,她最愛的人也是母親。

    如果沒有母親,就沒有今天的她。

    她雖然做了許多任性的事情,卻不想拖累母親受苦。

    況且,只要母親肚子里懷著的小弟弟安然無恙,她們就有的是機會翻盤。

    霍霆暫時佔了上風又有什麼關係,霍霆畢竟只是一個人。

    而她們有三個人。

    姐姐,母親,如果弟弟出生的話,她們簡直是如虎添翼。

    所以,暫時落了下風也要保全自己,保全她們。

    想到這裡,她抬起眼來:「世伯,我是佳慧。」

    「你好,佳慧。」肖鑒誠雖然是長輩,卻在此刻顯得格外親和,他微微抬手,沖霍佳穎伸過去。

    霍佳穎看到對方做出要與自己握手的動作,只是微微一愣,便笑著將手伸了過去:「你好,世伯。」

    肖鑒誠輕輕跟霍佳穎握了一下便鬆開。

    肖瑜肖亮都等著父親問個究竟。

    然而,在跟霍佳穎握手之後,肖鑒誠卻微笑著道別:「太晚了,我也有些累了,佳慧你好好養病,世伯就先回去了。」

    霍霆跟霍佳穎都是一怔,完全沒有料到肖鑒誠竟然這樣就離開。

    肖瑜跟肖亮更是不理解父親此番作為是什麼意思。

    「爹地,您不跟佳慧多說幾句?」

    肖鑒誠看了開口說話的肖亮一眼,眉眼都沉下來:「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肖瑜肖亮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

    而肖洛卻在肖鑒誠說了這句話之後,順從的隨著爺爺轉身離開了。

    只是在臨走之前深深忘了病床上的霍佳穎一眼。

    肖鑒誠下樓離開。

    霍霆從窗口看見肖家的三輛防彈車先後離開,還有些想不明白肖鑒誠為何走的這麼快。

    在醫院走廊窗戶前的宋雲萱卻望著肖家的車子走遠,回身看了一眼霍佳穎所在的那間病房門口。

    霍霆在不久之後從病房裡出來。

    宋雲萱已經準備離開。

    霍霆送他一起下樓。

    醫院VIP電梯的內壁光滑如鏡。

    宋雲萱面色如玉,冷然而精緻白皙。

    「我宋家跟霍家的合同,誰能做主?」

    這是她到港城來的唯一目的。

    然而這個目的卻延遲了這麼久才達成。

    霍霆回應她:「我能做主。」

    「那真是太好了。」

    宋雲萱由衷的出聲。

    霍霆卻又蹙了蹙眉,好像要說什麼。

    宋雲萱在他開口之前,先開口:「有些仇,自己下手報才叫做報仇。」

    霍霆的話一下就卡在了喉嚨里。

    他轉頭訝異的看宋雲萱。

    宋雲萱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前方。

    電梯按鈕一層層的亮,在一樓叮的一聲打開。

    宋雲萱歪頭,跟他道別,臨走之前,將手伸出來:「合作愉快。」

    霍霆猶豫了一下,才伸出手來,與她的手指交握。

    雙方的手指輕輕一握,霍霆才感覺到宋雲萱的手指有些涼。

    宋雲萱卻並不在意,唇角彎了彎,在離開前留給他一句話:「每個人跟人握手的姿勢都不一樣,霍先生,你明白了嗎?」

    霍霆還沒有反應過來,宋雲萱便點點頭離開了。

    的確,每個人跟人握手的姿勢都不一樣。

    就像是霍佳慧霍佳穎,雖然是長得一模一樣,雖然是親生姐妹。但是她們跟人握手的姿勢卻是不一樣的。

    霍佳慧遊走在外,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紅地毯走了幾百遍,舉手投足之間都端莊高雅,大氣矜持。

    她跟人握手的細微姿態都是對著鏡子排練了上百次的。

    她在娛樂圈裡太久,追求在媒體鏡頭下每一個細節都最完美。

    所以,她與人握手的時候,也會下意識的露出可體的微笑。

    而霍佳穎不是,霍佳穎是個跋扈張揚的大小姐。

    她不會講究排練這些細節。

    她跟人握手的時候並不會帶有這麼多的顧忌。

    肖家的老爺子在霍佳穎握手的那個瞬間,就已經從心底里清楚的判定了面前的這個女孩到底是誰。

    霍霆想明白了這件事,突然有些擔心肖家的局勢走向。

    而宋雲萱卻對肖家的走向異常的放心。

    她晚上心情出奇的好,讓楚漠宸陪她去逛商場,買了化妝品。

    在經過童裝專櫃的時候,忽然看著意見粉色歐根紗小公主裙駐足不動。

    她記得淼淼最喜歡粉色的裙子,她穿上粉色的小裙子也很漂亮。

    楚漠宸發覺她的視線落在童裝上,有些疑惑:「你在看什麼?」

    她笑笑:「很漂亮的童裝,小女孩穿的話,一定很漂亮。」

    「嗯。」

    楚漠宸只是應了一聲,並未多說別的什麼。

    她買了化妝品跟幾套時裝禮服,在離開的時候已經很疲憊。

    到了家的時候,洗了澡便換上睡衣要休息。

    房門被推開,楚漠宸拎了禮盒進來。

    宋雲萱正坐在床頭用筆記本上網,看見他手中拎著的禮盒,有些奇怪:「你手裡,拿的什麼?」

    楚漠宸將禮盒放在床上:「送你的禮物。」

    她心裡一暖,唇角就漾起柔軟的笑意來。

    每個女人都喜歡男人送來的禮物,如果是自己喜歡的男人送的,一定會更開心。

    她盤膝坐在床上,現在楚漠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才伸手去拆禮盒的絲帶。

    蝴蝶結被纖細白皙的手指扯開,禮盒的蓋子被她輕輕提起。

    在看見禮盒裡盛著的禮物的那一刻,宋雲萱還是仍不住愣了一下:「這是……」

    「喜歡嗎?」楚漠宸望著她,狹長漂亮的眼睛像是星辰一樣深邃,修長的眉帶著叫人沉醉的英氣。

    她皺了皺眉,有些疑惑的將盒子里盛著的禮物小心翼翼的拿出來。

    一件粉色歐根紗公主裙就這樣被她給拿了起來。

    只不過,這件公主裙的尺寸有些奇特。

    她平靜了一下情緒,還是忍不住問他:「你送給我的這是童裝?」

    「你不是說小女孩穿很漂亮么?」

    她想起白天逛商場的時候說過的話。

    「這個你也能記在心上。」她嘆息,放下了這件漂亮的小公主裙。

    她是喜歡這件衣服,因為她骨子裡還帶著對孩子的母性,她還記得淼淼,還記得她的女兒。

    可是她跟楚漠宸並沒有孩子,這件公主裙買來又有什麼用處呢?

    「你喜歡女兒?」

    她點點頭:「嗯。」

    她很愛自己的女兒,只不過,現在不是她的女兒了而已。

    楚漠宸的手指握住她的手指,與他十指相扣:「我是買來送給我們女兒的。」

    她一怔,轉頭對上他認真溫柔的眼眸,有些說不出話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