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一章:改口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一章:改口風字體大小: A+
     

    醫院裡,隔著窗戶的乾淨玻璃能看見外面的飄雪。

    霍佳穎摸了摸光滑的臉頰,猛地甩手又將身邊的瓷碗給打翻了。

    瓷碗從看護的手中被一把打翻,落在地上,散了一地的雞肉粥。

    看護彎腰去撿那瓷碗的碎片。

    霍佳穎忽然一嗓子吼出來:「滾出去!!」

    看護被突然一吼,被嚇得手指一抖。

    「叫你滾出去你是聾了嗎?」

    霍佳穎尖銳的聲音響徹在病房之中,彷彿要尖利的掀起病房的屋頂。

    看護側眼看了一下,撿著幾塊瓷碗碎片,起身迅速的離開了。

    房門剛剛關上,霍佳穎就長長出了一口氣,閉眼抱住了腦袋。

    長發從耳邊滑落,背後還墊著軟軟的靠枕。

    但是肋骨間的傷卻過了很久都不見好,已經半個多月,聽說同樣傷了肋骨的肖家小少爺都能站起來走動了。

    可是她一動還是疼的錐心裂肺。

    她抱著頭,不願意抬起來。

    房門口有門把手被輕輕擰動的聲音。

    她頭也不抬的罵:「都滾出去!」

    然而打開的房門卻在輕輕打開之後就沒有想起關閉房門的聲音,有皮鞋落地的聲音,一步一步的朝著她這邊過來。

    她才猛地發現不對,身體一僵,就感覺到有人的手指放在了她裹著病號服的肩膀上。

    「阿穎。」

    「滾!你別碰我!」

    她猛地一甩膀子,想要將那人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指甩開。

    然而,卻忘記了,她身上還帶著傷。

    這樣猛烈的摔動肩膀,一下就牽動了肋間的傷,頓時,傷痛就從肋間爆開,猛地傳遍了身體的每一條神經。

    「啊……」

    她發出疼痛的嚶嚀聲,一張臉都皺起來。

    旁邊的男人輕輕把她按在柔軟的靠枕上:「你太激動了。」

    這溫和親厚的嗓音,依舊是以前兄長的那份溫柔模樣。

    霍佳穎卻在聽見這個聲音的一剎,幾乎從病床上蹦起來:「霍霆你這個混蛋!你把我們都殺了算了!!」

    病房裡只有她們兄妹兩人,就算霍佳穎這樣吼,也沒有醫護人員會進來看一眼。

    整個醫院的人都不會在霍霆不允許的情況下進來看霍佳穎一眼。

    霍佳穎已經是被軟禁的狀態。

    霍霆拖了椅子坐在病床旁邊:「我也是為了你們好。」

    「為了我們好?」霍佳穎住院這段時間,忽然一下就變得聰明了許多,她挑眉,「好啊,你把我姐叫來啊?你把她叫來跟我說話啊。」

    「你姐有重要的事情,你暫時還是不要跟她見面比較好。」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霍佳穎冷笑,「還不是被你拖去陷害肖家人了?真看不出來,你現在居然已經將算盤打到這麼精細了,讓她冒充我,還誣陷肖瑜肖亮。」

    「我們霍家必須這樣做,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霍霆,你是被什麼人蠱惑了吧?」霍佳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頸,將頭髮撥開,「你看看,你為了誣陷肖瑜跟肖亮對我做了什麼?!」

    霍霆的眉心一皺,順著她撥開頭髮的後頸肌膚看去。

    幾乎在在一瞬間,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霍佳穎從小金枝玉葉的被養著,恨不得整天牛奶浴保養身體肌膚,絕對不讓自己的身體受到一點點的損傷。

    她的身上,從小到大一個傷疤都沒有。

    可是現在,就在她的後頸上,卻有一條寸長的血痕。

    一看就知道是用鋒利的刀刃割破的。

    這條血痕里還有血跡緩緩的滲出,雖然已經被消炎止血過,但是滲出來的血還是讓霍霆看的心頭一跳。

    「這是……」

    霍佳穎從未被傷到過,被問及這道傷痕,眼中的淚水就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雙眼含淚,委屈又憤怒的盯著霍霆:「好歹我們也是一個父親的兄妹,你是怎麼忍心讓人拿著刀逼我撒謊的?」

    她邊說,邊哭。

    漂亮的雙眼中,有淚水不停的順著臉頰流下來。

    霍霆的眉峰兇惡的皺起來,顯然是有些發狠。

    「這事不是我做的……」

    「那是誰做的啊?」霍佳穎抬手擦淚,委屈的不行,「拿著匕首在後面逼我對著電話說自己是霍佳慧,我明明是佳穎啊,為什麼要讓我說我是佳慧,我不說他的刀就要削斷我的脖子,你看著傷口……」

    說到難過的地方,霍佳穎捂住臉就開始哭。

    霍霆被霍佳穎哭的有些不耐煩,可是心裡又覺得煩躁。

    他並沒有讓人拿刀逼著霍佳穎撒謊。

    是宋雲萱派人告訴她,可以給霍佳穎打電話讓他冒充霍佳慧,她已經派人跟霍佳穎協商過。

    「是宋雲萱……」他一下就明白過來,「是宋雲萱!」

    霍霆跟宋雲萱本就是彼此利用的關係,但是她卻想不到她會這樣心狠手辣。

    派來做事的人也不知輕重。

    霍霆轉身就要去找宋雲萱算賬。

    只是才走了兩步,病房門口就走進來一個穿著白色皮草的女孩。

    女孩長發披肩,一張臉上五官感情漂亮,即便是微笑著看你,也讓你覺得她不會那麼純粹的只是看著你。

    「宋雲萱?」

    霍霆皺眉:「你怎麼在這裡?」

    宋雲萱到達別墅之後,換了衣服就往這邊趕,自然能出現在這裡。

    「我覺得事情還沒完,來這裡跟你們打一聲招呼。」

    她說的簡單,霍佳穎看見她卻是新仇舊恨全都涌了上來。

    「宋雲萱,你這個賤人!你是不是還想來害我?!」

    宋雲萱眸亮如星,唇角上揚成美好的弧度:「佳慧姐姐,你太緊張了,冷靜點。」

    「我是霍佳穎!」

    宋雲萱朝她走過來,一步一步,每一步都落地無聲,但是偏偏聽到霍佳穎的耳朵里,就覺得好似魔鬼逼近一樣,讓她頭皮發麻。

    「你還想害我?!」

    宋雲萱走到她的病床前,否認:「不,你跟我的仇還不至於讓我要你的命。」

    的確,雖然霍佳穎幾次三番的對她暗中加害,但是卻屢次失敗。

    她還不至於去要她的命。

    「那你想做什麼?」霍佳穎如今躺在病床上,又被人用刀逼到脖子上威脅過,自然有些恐懼。

    宋雲萱秀眉的眉毛淡淡舒展:「今天,你就安心的做一天霍佳慧。」

    霍佳穎一愣。

    霍霆卻敏銳的發覺了什麼:「剛才不是已經騙過去了嗎?宴會上的所有人都認為到現場的那個是霍佳穎,醫院裡這個是霍佳慧。」

    宋雲萱轉頭,冷冷看他:「其他人好糊弄,你覺得肖家老爺子活了幾十年也這麼容易糊弄?」

    霍霆抿直了唇瓣,眼光在掃過妹妹脖子上那道傷口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些不悅。

    「怎麼說佳穎都是我霍家的二小姐,你這樣傷她為什麼不問過我?」

    宋雲萱微微欠身,撥了撥霍佳穎的頭髮,仔細看了那傷口一眼,漫不經心的回應:「別怕,刀上沒毒。」

    霍佳穎幾乎被這句輕描淡寫的話逼瘋:「沒毒?宋雲萱!難道你還想刀上染了毒來要我的命?!」

    宋雲萱一派從容:「有毒的不是刀,而是心,霍小姐。」

    宋雲萱走到窗前,眉眼冷漠:「就憑你上次想要壞我名聲的過節,我也可以讓你更慘一點。」

    「你威脅我?」

    宋雲萱點頭:「沒錯。」

    霍霆轉過身來:「宋雲萱你別太過分!」

    宋雲萱卻是冷冷掃了霍霆一眼,盯著霍佳穎輕輕一笑:「你現在哭的這樣可憐,是為了離間你哥跟我?」

    霍佳穎面色一變,有些啞口無言。

    霍霆心頭燃著的那腔怒火也好像被兜頭澆滅了一樣,瞬間冷靜了下來。

    宋雲萱看霍霆緩緩轉眼去看霍佳穎,才微微揚了揚下巴,帶幾分嘲諷的開口:「佳穎小姐也不是一個容易妥協的女孩兒,如果不是我派人過來給加佳穎小姐改口風,她只要說一句她是霍佳穎,那你霍霆就全完了。」

    霍霆當然知道霍佳穎說錯一個字他是什麼下場。

    他既然聽宋雲萱的建議站在了肖洛這一邊,就一定要幫助肖洛笑到最後。

    如果,肖洛誣陷肖瑜肖亮的事情被揭穿,那肖洛就再也沒有掌握肖家大權的機會。

    到時候肖瑜肖亮掌權,第一個對付的肯定是他霍霆。

    霍佳穎霍佳慧本來就不跟他一條心,張毓芳一直想要從父親的手中取得霍家的主導權。

    霍啟雄就算那他當親生兒子也並不信任他。

    而且就算是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仍舊不肯交權給他。

    肖瑜肖亮若是想要報復他,霍家肯定會棄車保帥一腳將他從霍家踹出去。

    到時候,最慘的就是他。

    而得利的,肯定是張毓芳跟霍佳穎。

    宋雲萱撿霍霆眼神變換,知道他已經想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她走到窗口,將窗帘拉上,整個房間里都變得陰暗了一點:「肖家老爺子會親自來醫院見人證的。」

    霍佳穎在這陰暗之中忽然覺得有些遍體生寒,抬眸看宋雲萱。

    宋雲萱也恰好看著她,眼底就像是含著一塊融不化的冰:「佳穎小姐,你是聰明人,我相信你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霍佳穎放在身側的雙手攥了攥。

    她知道,只要自己在肖家老爺子來求證她身份的時候告訴老爺子說她是霍佳穎。

    那麼宋雲萱跟霍霆就全完了,肖家一定會查出是誰在背後幫著肖洛誣陷肖瑜跟肖亮。

    只要她在見到肖鑒誠的時候說一句——我是霍佳穎。

    宋雲萱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笑著搖了搖頭:「佳穎小姐,說錯話,最愛你的人和你最愛的人,可都會為你的錯誤付出代價的。」

    霍佳穎猛地就僵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