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章:親自證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一十章:親自證實字體大小: A+
     

    不管是誰,在聽到霍佳慧主動出聲說出自己身份的時候都知道這件事已經有了結果。

    到底是肖瑜肖亮兩兄弟為利弒父還是肖洛誣陷兩位叔叔,大家的心裡都已經有了判定。

    肖瑜的臉上一臉震驚。

    肖亮即便勉強鎮定下來,卻還是忍住手指顫慄。

    他想要一把掐死霍霆。

    想要將霍佳穎的脖子扭斷。

    更想要將肖洛這個小野種剝皮抽筋。

    他后牙緊咬,眼睛一分分的移轉視線。

    然後,狠狠地,死死地,鎖在了二樓樓梯上自始至終都沒有動過的肖洛身上。

    肖洛面上一派冷然,筆直的身軀還是少年的青澀挺拔。

    然而,肖亮卻在肖洛冷淡的眸光之中,隱約看到了曾經在大哥肖玄眼中出現過的譏諷。

    「你這個……小瘋子!」肖亮咬牙切齒,在眸光觸碰到肖洛眸光中那抹諷刺的時候,幾乎怒吼出來。

    「野種!你居然聯合外人誣陷我們!!」

    肖瑜看著在場賓客們眼中顯出的唾棄,再也忍不住,衝上樓梯,一把攥住肖洛的領口,猛地就將他一拳打倒在地上。

    肖洛身體單薄,又受了傷,被猝不及防的打這麼一拳,立刻就倒在了地上。

    旁邊的小女僕嚇得縮了一下就衝過去扶住肖洛:「孫少爺……孫少爺你怎麼樣?」

    肖瑜現在聽見孫少爺這三個字都來氣,看見小女僕過來扶他更是火冒三丈。

    一腳踹開那個柔弱的小女僕,彎腰就將倒在地上的肖洛給攥住領口拉了起來:「你這個野種!當年爹地將你帶回來我就知道你是個禍害了!如今居然不擇手段到這個地步!你今天能害兩個叔叔,以後肯定就能害死爹地,我今天就豁出去替肖家清理門戶!」

    說完就要舉起手來再打他。

    「給我住手!」

    一聲低沉的厲喝猛的傳入眾人的耳中。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舉起手來的肖瑜也在瞬間僵住了手中的動作。

    不遠處,連接別墅跟肖家老爺子老宅的拱形檀木門口,有一個拄著金龍手杖被管家攙扶著的老人臉色沉肅的立在門口。

    老人雖然已經上了歲數,但是帶著一種不容小覷的威嚴。

    肖瑜跟肖亮見到他,都低低叫了一聲:「爹地。」

    被肖瑜揪住領子拉起來的肖洛也低低喊了一聲:「爺爺。」

    肖鑒誠頭髮花白,看見肖瑜揪著肖洛,沒有立即出聲,而是給管家使了個眼色。

    管家會意的點點頭,然後出聲:「不好意思各位,今晚肖家的晚宴恐怕不能讓各位盡興了,各位還是先請回吧。」

    俗話說,家醜不能我外揚。

    不管今天肖家的這場明爭暗鬥是誰誰贏誰輸,在場的賓客都註定無法看到結束。

    肖家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歷經風雨,只是看現場孫子跟兒子之間的臉色就能猜個差不多。

    晚宴現場的賓客都被疏散,紛紛離去。

    宋雲萱在原地沒有動,楚漠宸卻是抓住她的手,拉她走:「回去吧。」

    宋雲萱揚眉看了那邊一眼,不偏不倚的,正跟肖鑒誠的視線對上。

    肖鑒誠的眸光動了一下。

    宋雲萱卻是禮貌的點點頭就轉身跟著楚漠宸向著門外走去。

    雖然賓客散盡,肖家的大門被緩緩關上。

    晚宴現場的燈光也逐漸熄滅,肖鑒誠幽深威嚴的視線在掃了兩個兒子一眼之後,將視線凝在了肖洛的身上。

    「你們三個,都跟我來。」

    肖瑜肖亮對視一眼,都帶著對肖洛的厭惡。

    而肖洛卻在推開小女僕的攙扶后,扶著身邊的欄杆咬著牙站了起來。

    ……

    路上,賓客們的高級座駕從離開肖家的路上向四面散去。

    宋雲萱抬手揉了揉眉心,覺得有些疲憊。

    楚漠宸側眼看她:「霍家一反常態,真不正常。」

    宋雲萱並未抬眼:「有什麼不正常的,肖瑜肖亮現在將霍家看做是眼中釘,如果肖家以後是肖氏兄弟掌權,勢必讓霍家處處碰壁,與其以後天天跟肖家斗,倒不如現在跟肖家兄弟搏一把。」

    「你怎麼知道霍家是這樣想的?」

    宋雲萱緋紅如花的唇瓣微微一勾,嗤笑出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

    她說的輕鬆,彷彿這是千百年來不變的真理根本無需懷疑。

    楚漠宸伸手過去,撥過她肖薄的肩膀,手指捏住她精緻的下頜:「眼睛看著我。」

    宋雲萱有點疑惑,卻還是聽話的看著他的眼睛。

    她看不清楚他眼中到底是什麼神色,卻隱隱覺得接下來的話題會很嚴肅。

    「你要跟我說什麼?」

    「霍家……」

    「肖家的事情就要出結果了,再過個幾天我們回雲城吧。」

    「你知道我不是想要說這個。」

    「那你想要說什麼?」

    楚漠宸皺眉,薄唇微微張開:「我想說……」

    啾。

    輕輕落在唇角的吻,就像是蜻蜓點水。

    楚漠宸想要抓住她不要她亂動,宋雲萱卻雙手捧住他的臉頰,湊過去,輕輕含住了他的唇瓣。

    長長的睫毛垂落,遮擋住那滿含心事的雙眸。

    她的唇柔軟的櫻花一樣迷人。

    任憑楚漠宸幾次想要將她推開,卻終究在下手推他的前一秒改變了心意。

    他的手扶在她後腦上,剋制不住的加深那吻的感覺。

    宋雲萱在他沉迷到這個突入起來的吻中的時候,微微睜了睜眼。

    眼角,只有流光一閃而過。

    肖家的事,若是有了結果,以後的麻煩就會少很多。

    很快,等我回到雲城。

    那些虧欠我的人,就要遭受到報應!

    ……

    肖家老爺子的老宅里有讓人安神靜氣的熏香。

    香味清淡的彌散在空氣之中。

    老爺子坐在正廳之中那張太師椅上,太師椅背後是大塊的玉石,價格不菲。

    他手上的九龍拐杖筆直的落在地上。

    肖洛跪在正廳中間的柔軟地毯上。

    旁邊是站著不肯跪下的肖瑜:「爹地,我不知道您是怎麼教育肖洛的,你看看他今天這是做了些什麼?!」

    肖鑒誠渾濁的眼睛緩緩抬起來,讓肖亮有些不寒而慄:「他今天做了什麼,我都看到了,阿亮,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育我這個老頭子做人了?」

    這話軟綿綿的好像沒有什麼力道,不輕不重的。

    可是偏偏就讓肖瑜的心裡一緊。

    「爹地,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就跪下。」

    旁邊的肖亮已經聽話的跪在了地毯上,肖瑜卻還是不服:「可是,爹地……」

    「跪下。」

    老爺子的病情不太穩定,醫生囑咐了不能讓他動氣。

    他一直克制著自己的脾氣。

    肖瑜卻看不出來。

    肖亮擔憂的看向肖瑜,小聲道:「二哥,不要惹爹地生氣。」

    肖瑜被肖亮一勸,這才不甘的跪在了地上。

    肖家家規嚴格。

    但是這麼多年來,肖瑜肖亮兩兄弟已經很久沒有跪過了。

    肖瑜跪下之後,還是對一言不發的肖洛懷有怒氣:「爹地,今天本來是皆大歡喜的事情,我都將阿洛名正言順的介紹給大家認識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宣布說他是肖家的孫少爺,但是爹地您看他?他卻是回過身來就反咬我們一口呢。」

    肖亮也適時的出聲:「爹地,您從小看我跟二哥長大,我們是什麼人您比誰都清楚,我們做錯什麼,也不敢去害您啊。」

    老爺子只是坐在太師椅上假寐。

    肖瑜見老爺子不說話,指著肖洛就開始數落:「肖洛是大哥的親生兒子,我跟阿亮處處為他著想,您看看他現在是怎麼對我們兩個叔叔的。」

    肖洛只是跪著,倔強的挺直了背脊,並不出言反駁也不說話。

    老爺子手指骨抓緊了手杖的把手:「阿洛,你怎麼解釋?」

    肖洛雙眼望著肖鑒誠:「爺爺,我不解釋,因為我沒有誣陷兩位叔叔。」

    「沒有誣陷?」

    老爺子睜開眼睛,嚴厲的盯著肖洛,好像要用視線刺穿了肖洛。

    肖洛的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下,在爺爺這樣的注視之下,覺得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起來。

    是誣陷,他是誣陷了肖瑜跟肖亮。

    但是,也單單的只是誣陷了他們而已。

    他們兩個倒是沒有誣陷他,可是卻用了比誣陷更直接利落百倍的手段。

    他們要他的命。

    如果新年那一天沒有雲萱跟小島威爾等人來救他,他今天還能活著站在這裡嗎?

    恐怕他今天已經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吧。

    想到這些,他眼神幽暗而堅定起來。

    「爺爺,我的確沒有誣陷兩位叔叔。」

    「你撒謊!」肖瑜憤怒出聲。

    肖亮也盯著他:「小小年紀就用這麼惡毒的手段,我跟你二叔真是小看了你。」

    肖洛望著肖鑒誠:「爺爺,沒有證據我是不會亂說話的,霍家母女已經親自指證了二叔跟三叔。」

    肖鑒誠眼神暗沉:「是么?」

    肖洛心裡有些虛,卻面上一點都未顯露出來:「是,爺爺。」

    肖鑒誠望著肖洛,眼睛眯了眯,視線一直鎖在肖洛的身上。

    好像要從肖洛的眼瞳之中找出什麼破綻。

    而肖洛就這樣直直的與肖鑒誠對視,眼光灼灼,淡定的沒有一絲忐忑驚慌。

    反而是身邊的肖瑜跟肖亮因為父親遲遲做不出判定而將視線放在肖洛跟肖鑒誠之間梭巡觀察。

    肖鑒誠望著肖洛灼灼的眼神,心底,長長的嘆了口氣。

    有些沉重,卻有分不清是惋惜遺憾還是憤怒厭惡。

    他就這樣凝神肖洛許久,房間里老舊的座鐘鐘擺搖晃了十幾下。

    肖鑒誠才終於費力的從太師椅上站起身來:「居然你說有霍家母女做人證,那我要親自去證實一下。」

    此話一出,肖瑜跟肖亮的眼神都露出幾分狡猾的笑。

    老爺子眼前,還從沒有撒謊的人能糊弄過去。

    肖洛耍的花招,要完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