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七章:給爺爺磕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七章:給爺爺磕頭字體大小: A+
     

    肖洛的笑帶著一種叫人難以忽視的詭異。

    他那麼漂亮的眼睛,明明是清澈的貓兒一樣的眼睛,竟然在眼角,游曳出一抹叫人遍體生寒的悚然冷意。

    肖亮覺得不對頭,拉長了一張臉,陰沉沉的又叫他:「阿洛,快過來。」

    肖洛卻是勾起一邊的唇角,自嘲的冷笑了一聲:「二叔,你叫我到哪裡去?」

    「當然是到我這邊來。」肖瑜不覺得這話有問題。

    然而,肖洛的下一句話就堵得他難以從容應對。

    肖洛唇角那抹自嘲的冷笑漸漸變得可憐起來,眼角之中那一抹悚然冷意也飛快的閃過。

    他眼瞳有些哀傷,無助的模樣像是被人欺負的走投無路一樣孤弱。

    他的聲音低低的,彷彿夢囈:「二叔,我怎麼到你那邊去啊。」

    他說的迷茫。

    而肖瑜卻只解釋字面意思:「就這幾步路,你還走不過來?肖洛,你這架子也真是太大了一點,難道要二叔我親自過去把你請過來?」

    「侄子不敢勞煩二叔。」肖洛眼眸望著他,又掃視了一頭霧水的賓客一眼之後,垂下眼睛,低聲,「只是,侄子受了傷,真的寸步難行。」

    肖瑜被肖洛這啰啰嗦嗦的行為語言弄得不耐煩起來,張口就想要發作。

    肖瑜知道大哥要訓斥肖洛,飛快的阻止肖亮:「二哥你稍安勿躁。」

    肖亮耐心耗盡,從牙縫裡低低擠出一句話:「這小兔崽子渾身都讓我看不順眼。」

    「二哥,這小子今天有點古怪,你別衝動。」

    肖亮的心計手段要比肖瑜高上一個段位,而且從來都是腦子比嘴快。

    說話行動之前都會考慮利弊,這一點他剛好跟肖瑜相反。

    肖瑜這些年來全靠他在身邊出謀劃策,兄弟兩人互幫互助這才有了今天。

    若是他們兄弟兩人拆開,恐怕今日真不能讓老爺子退居幕後。

    肖瑜看肖洛不肯過來,晚宴又不能就這樣散了,便和善的笑笑,吩咐身邊的女管家:「鳳姨,你去將孫少爺扶過來。」

    這個四十歲左右的富態女人低頭應了一聲:「是,少爺。」

    跟肖家熟識的人都知道,肖家有兩個管家。

    一個是老爺子身邊的祥叔。

    一個是兩位少爺身邊的鳳姨。

    這兩個管家,一個管著老爺子住的主宅,一個管著肖瑜肖亮住的別墅。

    除了肖家的老爺子跟肖瑜肖亮,這個鳳姨在肖家也是有些地位身份的人。

    肖洛是晚輩,受了傷不肯走過去,他的二叔三叔都不願意紆尊降貴去扶他。

    恰好,這時候就能讓鳳姨過去了。

    鳳姨是肖瑜肖亮身邊的人,過去扶這個剛被承認的孫少爺,也算是給了孫少爺一個不小的面子跟台階。

    然而,孫少爺卻並不願意借著這個台階走下來。

    鳳姨走到距離他三步遠的地方,肖洛忽然往後退了一步。

    這一步退的時候腳沒踩好,差點一下子摔倒。

    還是後面一直緊張伺候著的小女僕趕緊上來一把扶住了肖洛。

    肖洛彷彿被退的這一步嚇得臉色煞白。

    鳳姨趕忙往前走。

    肖洛卻舉起手來阻止她:「你別過來!」

    他突然厲聲,讓在場的人都被嚇了一跳。

    他臉上的表情十分驚恐,漸漸的,眾人就發現那根本不是摔一跤被嚇出來的驚恐。

    而是一種,似乎很早以前就被嚇到過的懼意。

    鳳姨被孫少爺這過於誇張的懼怕弄得一頭霧水,瞬間不敢再往前走。

    倒是肖洛身邊的小女僕扶住肖洛,不停的安慰:「孫少爺別怕,當著大家的面兒,沒人能傷害你的。」

    「我的傷口疼,小葵。」

    肖洛身邊的那個小女僕被叫到名字,立刻扶緊了他:「那我帶孫少爺去休息。」

    肖洛點點頭,蒼白著臉要跟著小葵離開。

    這時候的肖瑜卻是再也忍不住,往前一步就喝到:「給我停下!」

    小葵被嚇得一哆嗦,在場的人也沒人敢說話。

    肖洛的背影是僵住的。

    這時候,沒有人看到他的臉上究竟適合表情。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看見他臉上的表情,就一定會發現,儘管身邊的小女僕被嚇得渾身篩糠一樣的抖。

    他臉上卻是穩的沒有一點表情。

    肖瑜大步沖著肖洛走過去,肖亮想要攔住他:「二哥。」

    「你放手,這野種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是讓我們兄弟兩個難看呢。」

    肖亮在肖瑜說出『野種』這兩個字來的時候就知道壞事了。

    可是有阻擋不住肖亮的暴脾氣,只能緊跟著肖亮過去。

    「阿洛,既然你受傷了能走回去,就不能往前幾步到檯子上說幾句話站一站?」

    肖洛的聲音平緩而軟弱:「侄子哪裡都能去,就是不能到檯子上去。」

    「你這是什麼理由?」

    肖亮擰眉,肖瑜也有些不明所以。

    肖洛卻在他問出這句話之後,緩緩的轉過身來,目光如炬的盯著肖亮:「難道,二叔忘記我是怎麼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嗎?」

    肖亮脫口就道:「你在黑龍街跟不乾不淨的人鬼混,受了傷倒還有臉在大家面前說?」

    這樣先下手為強的堵住了肖洛的嘴。

    肖洛卻哼笑了一聲:「二叔你真當大家都是傻的呢?」

    肖洛的話題往如何受傷上延伸,肖瑜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小子想要壞事。

    今天在場的人這麼多,他是怎麼受傷的,是被誰找人打的,他們兄弟二人是心知肚明。

    也許在做的賓客里也有那麼一部分是心知肚明的。

    只不過,家醜不能外揚,他們兩個更不能在港城丟這個臉。

    倘若讓人知道侄子斷了肋骨,後背被人用刀掃開了花。

    那麼心狠手辣謀害血親的罪名就夠他們兄弟兩人喝一壺的了,這名聲太壞,終歸也不好。

    更何況,老爺子若是知道這件事鬧大了,就算是做做樣子也要給他們三個分出個高低對錯來。

    到時候一吃虧,那遺產繼承跟財產分割的牽扯就大了。

    肖亮腦子轉的飛快,眼看肖洛要跟他們正面對立揭露出這件事,乾脆就站在二哥肖瑜這邊,也板起臉來責備肖洛。

    「阿洛,雖然我們寵著你,但是這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今天當著大家的面把話說的含含糊糊的,難道是想讓大家認為害你受傷的人是我跟你二叔?」

    與其讓肖洛將罪名一口咬定的指到他倆的身上。他倒是不如先開口。

    這樣,肖洛就算是說他們兩位叔叔買兇謀害他,他也能反駁說是他誣陷他們。

    肖洛知道自己的三叔精明,如今跟三叔不過是正面交鋒了幾句,便知道了三叔不好對付。

    他笑了笑,卻儘是假意:「我當然不相信二叔三叔你們會這樣對我,好歹,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

    肖瑜瞪眼,肖亮的心裡則鬆了一口氣。

    好在他將話搶在肖洛之前說了,不然他要是真把罪名指過來,他也不好清清白白的脫身。

    這樣,肖洛反而自己就調轉了矛頭。

    「阿洛,既然你知道叔叔們不可能害你,就不要在胡言亂語說些跟晚宴不相關的事情了。」

    肖亮想要迅速的結束這個話題。

    肖洛身體晃了一下,虛弱的好像要隨時倒下去一樣。

    叫做小葵的小女僕扶著他,擔心的勸他:「孫少爺,您身子骨要撐不住了,我們回去休息吧。」

    肖洛卻咬著牙堅持:「不,我要等祖父出來,給祖父磕頭。」

    肖亮面色一緊。

    果然在肖洛這句話說完之後,台下的賓客就開始議論這個孫少爺到底是做錯了什麼,非要等著老爺子出來給老爺子磕頭。

    肖瑜看他說話越來越偏,索性煩躁的趕他:「既然身體不舒服,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肖亮也附和:「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小葵,照顧好孫少爺,扶著孫少爺回去休息吧。」

    小葵很聽話,要扶著肖洛走。

    肖洛手指抓著樓梯扶手的鎏金護欄,自責的出聲:「如果不給爺爺當眾磕頭道歉,我就算是回去休息,也休息不好。」

    在場的人好奇心更重。

    終於有人在人群中問出來:「孫少爺是怎麼惹老爺子生氣了?」

    肖洛笑了一下有些無力,自責的眉頭都緊緊皺起來:「我不是惹爺爺生氣,我是害的爺爺差點喪命呢。」

    此話一出,全場靜寂了一秒。

    接著,就好像一滴水,滾落到了油鍋里一樣,開始噼里啪啦的爆起來。

    肖瑜跟肖亮的臉色都變得相當難看。

    肖瑜萬萬沒有想到肖洛會在這個時候發難,而且還能發難發的這樣理所當然,這樣孤弱無助。

    他拳頭都攥的緊緊的,恨不得馬上,將這個侄子揪過來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但是肖亮一直在沖他搖頭,示意他千萬不要衝動。

    肖亮將胸口的悶氣往下壓,壓制著讓自己不要發作。

    肖洛卻偏偏刺激他一樣,微微彎起唇角,從樓下賓客不容易看見的角度,斜睨他的二叔肖瑜:「二叔,你說,是不是我害的爺爺差點喪命?」

    肖瑜沒好氣的怒瞪他:「我怎麼知道?!」

    「你怎麼不知道啊二叔,」肖洛徹底轉過身來,面對肖瑜,「別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二叔你也不可能不知道,您對這件事知道的最清楚了。」

    「你這野種到底想要說是什麼?」

    肖洛看肖瑜的頭上都暴起了青筋,眼神忽然變得極致的冷靜鎮定起來:「二叔,為了從我手裡爭財產你也是夠拼的。」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二叔,如果你想要繼承權,直接跟我說就好了?為什麼要讓霍家母女去醫院掐死爺爺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