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五章:一招苦肉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五章:一招苦肉計字體大小: A+
     

    醫院808病房裡,氣氛僵滯。

    巨大的液晶電視里,是對肖家宴會的實況轉播。

    各路千金名媛都如同參加百花齊放的盛典一樣,在通往肖家大宅的那段紅地毯上極盡妖嬈的想要奪得更多的關注。

    鎂光燈變換閃爍,一個穿著冰藍色魚尾晚禮服的妙齡女孩從紅地毯上被人護著走過。

    高大的男人英俊而成熟沉穩,側臉的線條簡直可以媲美國際男模。

    不,他比任何一個國際男模更加的令人心動。

    也更加的,讓霍佳慧覺得心如火烤。

    霍霆坐在病床旁邊的歐式天鵝絨沙發椅上,無聲的按了個暫停鍵。

    楚漠宸護著宋雲萱被鎂光燈圍繞住的鏡頭就定格了。

    霍佳慧臉色蒼白,卻忍不住的,將纖細的手指攥緊了醫院病床上的毛毯。

    她幾乎咬牙切齒的扭頭問霍霆:「大哥,你今天來,就是為了讓我看這個賤人的嗎?」

    賤人那兩個字,幾乎被她咬碎嚼爛。

    霍霆嗤笑一聲:「你現在還怎麼跟她斗?連楚漠宸都已經親口承認她的身份了。」

    「可我跟漠宸才是青梅竹馬!」

    她憤憤不平。

    霍霆卻將播放鍵按下,讓液晶電視上的畫面繼續流暢的播放:「愛情這東西是不講究先來後到的。」

    「明明是宋雲萱插足進來!!」

    她固執的厲害。

    霍霆卻冷冷打斷她:「你別忘了,如果不是因為楚漠宸心心念念的記著顧長歌,你有什麼機會在美國遇見他?」

    霍佳慧一下就被堵住了嘴。

    霍霆卻繼續道:「就算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你也應該知道,楚家原本就是打算要跟顧家聯姻的,只不過顧城不肯把顧長歌當成個普通女兒嫁出去罷了,不然,現在還輪得到你跟宋雲萱為了楚漠宸爭風吃醋?」

    霍佳慧的確無話可說,但是卻很快幸災樂禍一樣嘲笑顧長歌:「顧長歌有打壓別人的本事又怎麼樣?她現在可是死的連灰都沒有了,現在,眼看著她的丈夫跟妹妹就要搞在一起了。」

    「所以說,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霍霆的話鋒一轉,忽然就轉到了她這一邊。

    這讓霍佳慧下意識的愣了一下,等她再看自己這個同父異母的大哥的時候,連眼神都變得詭異了許多:「大哥,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她是個聰明的千金小姐,跟孿生妹妹霍佳穎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霍佳穎被嬌慣的眼高手低。

    而她卻不一樣,她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交際圈子。

    懂得進退,也知曉人與人之間複雜的陰謀競爭勾心鬥角。

    霍霆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她都會注意,甚至細細的考慮一番。

    而今天說了這麼多話,就屬霍霆說的這句話更讓她在意。

    霍霆聽到她問,才將放在液晶電視上的視線轉移過來看她。

    他的眼睛裡帶著笑意:「你知道為什麼從小到大我對你不怎麼喜歡嗎?」

    霍佳慧抿唇,不說話,眼睛卻是牢牢盯著他的。

    從她記事開始,霍霆就不喜歡她,不止是不喜歡,甚至是討厭。

    很多次,她都能感到到霍霆對她存在明顯的厭惡。

    當兩個妹妹一同摔倒的時候,霍霆永遠會先扶起霍佳穎。

    她坐在地上哭,等著霍霆能扶他一把,然而霍霆卻根本連看她一眼都懶得看。

    在霍家,似乎所有的寵愛都給了霍佳穎。

    父親是這樣,母親是這樣,就連同父異母的哥哥也是這樣。

    她覺得不公平,又無力去改變,所以只能離開霍家。

    如今,霍霆將這個話題直白的提起來,霍佳慧就好像恍惚記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

    她搖搖頭,有些茫然:「不知道。」

    她從來沒有做錯什麼事情,甚至她做的任何事都比妹妹霍佳穎做的好。

    但是,父母哥哥卻都對她視而不見。

    霍霆從沙發椅上站起身來:「因為你比佳穎聰明多了。」

    霍佳慧一愣,雙眼死死鎖住霍霆。

    霍霆的語氣變得輕飄又危險起來:「佳穎的腦子從來不會轉彎,老是靠著家裡的勢力胡作非為,你可比她有腦子多了,所以她能當槍給我使,你卻不行,我當然不喜歡你。」

    霍佳慧聽了霍霆的解釋,立刻就要從床上蹦起來。

    然而,霍霆卻走過來,雙手按在床面上,阻止她起身:「現在明白了嗎?」

    「你可真卑鄙!」霍佳慧咬牙切齒。

    霍霆卻唇角一勾,浮起一個壞到極致的笑來:「卑鄙又怎樣?能達到目的就可以了!」

    「爹地才不會將霍家交給你這樣的人做主,媽咪一定會阻止爹地!」

    霍霆輕蔑一笑:「如果,她死了呢?」

    聞言,霍佳慧猛地一愣。

    突然覺得渾身僵硬什麼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是啊,人只有活著才能將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

    如果死了,就什麼都阻止不了,什麼都改變不了了。

    只有活著,才有戰鬥力啊。

    ……

    宋雲萱跟肖洛說的話讓他有一種莫名的安心感。

    肖洛看起來格外的軟弱。

    在換好衣服離開房間的時候,都是跟宋雲萱並肩離開的。

    陸夏在肖家老爺子的主宅里出現的悄無聲息。

    老爺子鼻樑上架著老花鏡,手中的金絲楠木拐杖有些年歲了,手柄出被摸得光滑,潤澤。

    陸夏即便是像鬼魅一樣出現在老宅有些陰暗的客廳里,也讓老爺子不費絲毫力氣的察覺到了。

    「阿祥,給陸小姐奉茶。」

    陸夏抬起手來,乾脆利落的阻止管家:「祥叔,宴會快開始了,這杯茶,我改天再吃。」

    她唇角上漾著笑意,帶著十萬分的把握跟幾分收斂了的滿意。

    肖鑒誠所在的客廳是按照滿清皇朝的王爺客廳格局置辦裝潢的,客廳里的傢具,每一件都能抵上一棟港城三環以內的別墅。

    聽見陸夏拒絕管家給她上茶后,肖鑒誠的視線別略微轉了轉,落在她身上三分,有些感概:「這宋家的姑娘,的確是個機靈的丫頭。」

    「但是,老爺子您下手也稍微有些狠。」陸夏往前走了兩步,看著老爺子面前擺放的監控器顯示屏傳導畫面,指著游泳池,「游泳池的水深有兩米呢,您這樣派人將孫少爺退下去,萬一救得不及時,可能真會一口水嗆死孫少爺。」

    肖鑒誠低低笑起來。

    陸夏覺得有些怪:「老爺子您笑什麼?孫少爺可是都被嗆得都昏過去了。」

    肖鑒誠布滿皺紋的臉上笑意更深:「陸小姐啊,你可知道,我這孫子會水性。」

    陸夏愕然:「倒是真沒有看出來。」

    肖鑒誠搖搖頭,似乎也對這個長孫有些改觀:「而且,將他推下游泳池的那個女人,不是老頭子我派去的。」

    陸夏一愣,旋即想到肖瑜跟肖亮:「那您這兩個兒子,倒是真能下得去手。」

    肖鑒誠有搖搖頭:「不,陸小姐,我那兩個兒子再不聽話,也不會在我這個老頭子還沒死的時候當著大家的面做出這等事來,今晚的客人那麼多,他們若是這樣做了,豈不是讓人看出他們是要害死這個侄子,這也太蠢了。」

    陸夏微微一震,似乎是在瞬間就想到了什麼:「您老的意思是……」

    陸夏已經想到了答案,只是覺得這個答案太過不可思議,梗在喉中沒有立刻說出來。

    老爺子卻點點頭,確定了她的答案:「推阿洛落水的女人,是阿洛自己安排的,這只是阿洛的一個苦肉計。」

    陸夏默然不語。

    老爺子卻說不明白此刻的心情應當如何。

    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覺得傷心。

    這個孩子才十七歲,這樣的手腕比起他的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

    恐怕再過幾年,他的的兩個叔叔也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他是這孩子的祖父,也同時是肖瑜肖亮的父親。

    他一點兒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孫子跟自己的兒子斗得你死我活。

    陸夏看老人的精神不好,嘆氣聲也沉重。

    才啟唇,安慰老人:「老爺子您也知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這八個字是每個人存活下去的信念。

    特別是在港城的豪門世家。

    肖家老爺子風風雨雨幾十載,自然明白這個意思。

    只是……

    「我不希望我們肖家,鬧出人命。」

    陸夏唇瓣抿直,臉色有剎那間的變化。

    她臉上那瞬息而過的變化,無人看清,哪怕是精明的堪稱為老狐狸的肖鑒誠也沒有看清楚。

    老爺子有些擔心:「我這兩個兒子跟孫子有幾斤幾兩,我還是掂的出來的,不管是誰贏到最後,我斷然都會保住那個輸了的一條命。」

    陸夏點頭:「那老爺子您還擔心什麼?」

    老爺子疲憊的抬起手來,指著屏幕中從樓梯上踩著紅毯,步步下樓的宋雲萱,沉重出聲:「我擔心她。」

    陸夏順著老爺子所指的地方看過去。

    穿著銀灰色小禮服的宋雲萱知性優雅,纖長美腿白皙如玉,曼妙的身段跟唇角的微笑都讓人看一眼便難以移開視線。

    她瞳眸漆黑如點墨。

    幽邃的眼底即便是再亮的燈光打過去,似乎也會被她眼底的濃黑吞沒席捲。

    陸夏只是說了她對宋雲萱的表面感覺:「這是個很漂亮的女孩。」

    而肖家的老爺子,卻在驀然半晌之後,突然啟唇:「這孩子越是近看,越像阿玄當年的模樣。」

    「這已經是老爺子第二次說她神似她的父親了。」

    老爺子卻搖搖頭,否認:「不,這次我說的……是她的城府手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