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四章:我會幫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零四章:我會幫你字體大小: A+
     

    肖洛的身上披著大毛巾,受傷的肋骨還沒有完全痊癒。

    站起來的時候,胸腔就會隱隱作痛。

    他臉色蒼白,深亞麻色的頭髮上滴著水珠,掩蓋住了雙眼。

    肖瑜卻喋喋不休的厲聲訓斥:「才剛剛從醫院裡出來,你就搞成這幅樣子!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落到水池裡?!」

    他聲音嚴厲,彷彿是在訓斥一個故意搗亂的孩子。

    周圍的賓客都閉口不言。

    只有肖洛身邊的小女僕,有些害怕的小聲反駁:「並不是孫少爺願意落水的……這裡……有人推孫少爺的輪椅……」

    小女僕的聲音細若蚊吶。

    周圍幾個賓客聽見了,卻也並不給小女僕作證明。

    反而是哪邊的肖洛拿出和事老一般的長輩架子勸肖瑜:「二哥你消消氣,肖洛年紀小,不懂事,你別怪他。」

    說完,還吩咐身後的兩個女傭:「快去扶孫少爺上樓換一件乾爽的衣裳。」

    肖瑜臉上的怒氣仍舊沒有消停的意思,恨鐵不成鋼的盯著肖洛:「這孩子從小沒有父親教養,我這個做叔叔的教教他,他倒是恨上我了,還在外面傳些謠言,平白壞了我肖家的名聲。」

    肖亮嘆口氣,還是勸著肖瑜的:「二哥你別跟這孩子計較,大哥去的早,是老爺子太寵他了,也不是他的錯。」

    「這港城裡,被長輩寵著長大的孩子多了去了,怎麼我就沒見有一個跟他這樣不懂事的?」肖瑜越說越是帶勁兒,簡直就開始對著周圍的賓客大倒苦水,「這孩子,從被接回到肖家的那天開始,我就跟他三叔好吃好喝的照顧著,卻偏不知他從哪裡認識了些不成器的人,逢年過節不跟家裡人一起吃團圓飯,硬是出去跟那些狐朋狗友瞎混,吃了虧,受了傷,到還將黑鍋摔倒了自己家裡人的身上。」

    肖瑜越說越氣,胸口起伏的厲害,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冤屈一樣。

    周圍的賓客各個都對上流圈子裡那些不能說的事知道個大概。

    如今肖家真正得勢的也不是眼下這個孫少爺,而是眼前的肖瑜肖亮。

    就算是肖瑜肖亮真的買兇要殺這個小少爺,盤算著得失的賓客們也會站在肖瑜肖亮這一邊,心甘情願的聽他倆信口雌黃。

    在這個商場上,在這偌大的人脈網裡,誰有用處,自然就要往誰的身邊靠。

    沒有用的人,他們連施捨一眼都懶得看,更別說是為他說個理。

    賓客們紛紛上前勸肖瑜——

    「肖先生啊,現在不懂事的孩子是多了點而,孫少爺這樣的孩子以後嚴格管教就是了。」

    「是啊,肖先生,為了孫少爺好,您可以將孫少爺送去國外留學。」

    「是啊,留在港城裡,孫少爺說不定是嫌悶,才倒騰出這麼多事兒來呢。」

    「現在的孩子啊,就是彆扭,想出國不跟你直說,非要弄點什麼小動作引起家長注意。」

    「就是啊,就是。」

    賓客們其樂融融的去勸解肖瑜消氣。

    肖亮也借勢跟賓客們開始聊些兩家合作之類的事情。

    背對著他們的肖洛,背脊僵硬。

    活生生看著這些賓客見風使陀不辨黑白的向著自己的兩位叔叔靠攏。

    小女僕也很心疼這位小少爺,低聲勸他:「孫少爺,我們上樓去換衣服吧,你冷吧?」

    肖洛的頭垂的更低了,抬腳,跟小女僕一起往前走。

    他冷,他的的確確是很冷。

    這個世界真是殘酷。

    明明自己跟這兩個叔叔是有著血緣關係的,可是為什麼,兩個叔叔要致他於死地。

    那些傷口加諸在身上的時候,那一道疤,不是帶著要他命的力道呢?

    明明整個港城的人都對他兩個叔叔要害死他的事情心知肚明。

    可是這些人,卻能夠笑呵呵的站在兩個叔叔的身邊說他不成氣候是個禍害。

    這個世界,真是叫人心寒啊。

    他緩緩上樓,背影落寞而孤寂。

    單薄消瘦的彷彿快要變成彌散在黑暗中的一道影子。

    凄涼的意蘊絲絲縷縷的透出來。

    在背後看他許久的陸夏,手指捏著高腳杯,高腳杯里殷紅的紅酒彷彿血一樣帶著迷惑人心的色彩。

    她面上神色沒有什麼變化。

    旁邊的楚漠宸卻看見她手指尖微微捏緊了高腳杯。

    然後,仰頭將高腳杯里的紅酒一飲而盡。

    「即便所有人都站著肖瑜肖亮這邊,陸小姐覺得這位孫少爺也能翻盤?」

    他問。

    陸夏視線冷銳的飄過那邊被賓客擁簇著談笑的肖瑜肖亮,將高腳杯放在侍者的托盤上上,話音冷得耐人尋味:「樹倒猢猻散。」

    ……

    宋雲萱那身冰藍色的晚禮服已經濕透,而且有些撕壞。

    在將那件晚禮服換下來之後,接過去準備替她送去乾洗的肖家女管家還有些假模假樣的心疼。

    「這麼好的晚禮服,居然撕壞了呀。」

    宋雲萱淡淡一笑,將用毛巾擦乾了的長發一甩,笑容若隱若現:「事出突然,魚尾裙不適合游泳,我用胸針劃了一下,撕壞了。」

    女管家有些訕訕:「宋小姐的反應真是快。」

    宋雲萱心裡冷笑,嘴上卻也不饒人:「你們孫少爺有傷在身,要是晚一步,恐怕會有性命危險。」

    女管家也表現出后怕的表情:「我們家也有水性好的,只不過孫少爺真是太不小心了,好在宋小姐把孫少爺救上來了,我代肖家感謝宋小姐對我們家孫少爺的救命之恩。」

    「那倒是不用,舉手之勞而已,不用太客氣。」

    女管家聽宋雲萱這麼說,沒有再多說別的什麼,便替宋雲萱將撕壞的晚禮服拿出去乾洗了。

    宋雲萱打開盛著備用晚禮服的禮盒,發現裡面是一件銀灰色小禮服。

    小禮服用料講究,設計優雅。

    無袖露背能顯露出姣好的肌膚跟身段,鑲鑽的圓領繞過脖頸又不至於太過暴露,歐根紗上布料製成的胸口上有羅織的細小鑽石,燈光鋪散下來,鑽石光芒熠熠生輝。

    纖腰之下是不規則的多層裙擺跟拖尾,裙擺跟拖尾設計輕盈奢華,透著一種雍容跟無聲的矜貴。

    同色系的水晶高跟鞋跟能優雅盤起長發的碎鑽發卡也價值不菲。

    她穿戴妥當之後,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覺得這身晚禮服簡直就是有人大費周章替她挑選的。

    不過,顯然,肖瑜肖亮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那麼,這件晚禮服是誰備好的呢?

    她推開貴賓室的房門,恰好看見在不遠處的走廊里,肖洛身邊的那個小女僕正在雙手緊攥的來回渡步。

    宋雲萱開門出來,驚動了那個小女僕。

    小女僕一下轉過頭來看見了她。

    「宋小姐!」

    小女僕的眼睛一亮,簡直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快步過來。

    「宋小姐您能在這裡真是太好了。」

    宋雲萱有些疑惑:「有什麼事情嗎?」

    「孫少爺……」小女僕抬手就指著她剛才來回渡步的那個房間門口,「孫少爺不聽勸,無論如何都不肯再下去了。」

    「他在那個房間里?」

    「是啊。」小女僕還想要說話。

    宋雲萱卻已經伴著高跟鞋踩上地板的響聲,向著那邊走過去:「我去看看。」

    小女僕緊跟宋雲萱身後。

    宋雲萱在到達門口的時候原以為會是鎖的緊緊的房門,卻抬手一推門,才發現房門其實是虛掩著的。

    房門被推開了一條縫。

    裡面有個少年背對門口坐在沙發椅上,背脊微微彎起,身上披著大毛巾,手上似乎還在拿著什麼東西。

    宋雲萱一推門,他就聽見了聲音,口氣很差的驅趕:「出去!」

    「孫少爺我……」小女僕要說話。

    肖洛卻忽然厲聲:「滾出去!」

    他的脾氣一下子暴躁起來。

    小女僕被劈頭蓋臉的這樣一罵,立刻就閉上了嘴巴,委屈眼睛里都漫上了一層淚。

    宋雲萱側身給了小女僕一個眼神:「你先下去吧。」

    小女僕這才點點頭離開,宋雲萱進了房間,順手喀嚓一下關上了房門。

    肖洛眼睛發紅的猛看過來,一臉要把人罵出去的架勢。

    卻在看見宋雲萱的那一剎,全都憋在了喉嚨里。

    「雲萱你……你怎麼來了……」

    他有些無措。

    宋雲萱卻眼尖的看見他手上拿著一張照片。

    肖洛注意到宋雲萱的視線在他手中的這張照片上,立刻就將照片藏到身側去。

    宋雲萱微微偏了偏頭:「你手裡拿的是誰的照片。」

    「……沒有。」

    他不想讓宋雲萱看到他手裡的照片。

    宋雲萱卻走過去,聲音溫和了許多,伸手:「給我看看吧。」

    肖洛依舊藏著那張照片,沒有要將照片拿出來給她看看的意思。

    而宋雲萱卻固執的厲害,她不將照片拿給她看,她的手指就一直不肯收回去。

    兩廂對峙,過了十幾秒。

    肖洛終於在宋雲萱的注視之下將手裡的照片交了過去。

    宋雲萱接過照片,在看到照片上那個異國女人的時候,瞬間就明白了這個女人是誰。

    「你母親?」

    肖洛點點頭,孤弱的模樣比往常都更深刻了幾分。

    一個沒有父母扶持的孩子,在這個肖家受盡了排擠,即便有著肖鑒誠的保護,卻也無法被保護的面面俱到。

    他思念母親,不過是因為生活太過艱苦。

    宋雲萱的心底,一分分的柔軟。

    「雖然,我不知道你母親是什麼樣的人,不過,我想,你母親一定希望你能在肖家過的好,你說對不對?」

    肖洛垂頭不語,髮絲遮擋住的眼神無人能看清。

    宋雲萱將照片還給他,聲音帶著不容忽視的篤定:「你在肖家一定會過的很好的!」

    因為,我會幫你,肖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