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五章:初見肖鑒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五章:初見肖鑒誠字體大小: A+
     

    希娜醫院的VIP高層病房走廊里靜悄悄的。

    小島雙手推著洛基的輪椅,在出電梯之後,眼神猶豫的看向宋雲萱:「雲萱啊……」

    她遲疑的啟唇。

    宋雲萱看過去,看她吞吞吐吐的表情,輕輕蹙眉:「怎麼了?」

    「肚子,忽然有點不舒服……」她一隻手握著洛基坐著的輪椅扶手,一隻手捂著自己的小腹,臉上表情有些微痛苦。

    宋雲萱審視她片刻:「要離開嗎?」

    「一會兒就好,馬上就回來。」

    小島說的懇切。

    宋雲萱點點頭,走過去:「那你去吧。」

    小島如獲大赦,立刻就轉身走了。

    小島進電梯之後,走廊上只剩下坐著輪椅的洛基跟推輪椅的宋雲萱。

    宋雲萱心裡明白小島絕對不是忽然肚子痛,卻也不說話。

    反而是洛基先開口:「小島的腸胃好的很,這幾天也沒有吃錯東西。」

    宋雲萱同他說話:「那麼,你覺得她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離開?」

    肖洛輕笑了一下,有些自嘲:「她怕見到我爺爺。」

    宋雲萱微微愣了愣。

    肖洛才接著開口,語氣淡淡的:「我跟你說過吧,我母親不是什麼好出身,所以……死的早,肖家的家規里講究門當戶對,小島之前見過我爺爺一次。」

    「你爺爺,跟她說了什麼?」宋雲萱猜測。

    肖洛點點頭,抬起眼看病房門口:「我不知道,不過,爺爺跟她說了什麼,猜猜就能猜到,小島她是混血的私生女。」

    宋雲萱應一聲:「嗯。」

    肖洛把話說到這個地步,她自然能猜到肖鑒誠對小島說了什麼。

    小島的全名叫做小島千子,是中日混血。

    港城的肖家是有了名的豪門,娶個混血的兒媳並不排斥,但是,如果是私生女,那就很難得到家族的同意。

    據說,港城四大豪門從前也不接受演藝圈裡的女子做兒媳。

    但是,霍家的霍啟雄卻給港城的四大豪門開了先例。

    霍啟雄頂著家族壓力在原配妻子車禍身亡之後,不出半年就把張毓芳娶進了霍家大門。

    張毓芳不僅在紛繁複雜的演藝圈裡爭了口氣。

    更是從此脫離娛樂圈,飛上枝頭做了鳳凰。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如今的張毓芳野心大的嚇人,嫁進霍家這樣的豪門接連生了兩個女兒后,還覺得勢力不夠穩固,硬是要插手霍家的生意。

    她沒把霍霆放在眼裡,但偏偏霍霆也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燈。

    搞得現在的霍家一團亂。

    心裡如此想著,她臉上卻並沒有露出什麼表情變化來。

    只是在推著肖洛到了肖鑒誠病房門口的時候,輕輕叩了叩門。

    叩門的聲音很輕。

    走廊里寂靜,靜的幾乎能聽見一門之隔的病房裡面有人過來打開門。

    不到片刻的功夫,房門就咔噠一聲打開。

    宋雲萱的雙手放在輪椅扶手上,坐在輪椅上的肖洛眼神有些微的複雜。

    前來開門的是肖家的老管家,兩鬢有些許斑白,開門第一眼看見宋雲萱的時候愣怔了一下。

    之後,才將視線後知後覺的放在坐著輪椅的肖洛身上。

    肖洛叫他:「祥叔,我爺爺他……」

    肖洛這邊剛出口,裡面病房裡就傳來一個老人的聲音——

    「是阿洛嗎?」

    管家趕忙應聲,高興的傳達:「老爺,是孫少爺。」

    老人沉沉應了一聲。

    管家彎起眼睛,恭敬的跟肖洛說話:「孫少爺,老爺醒了,快來跟老爺說說話吧。」

    那管家說完之後,便做出請的手勢,給肖洛跟推輪椅的宋雲萱引路。

    宋雲萱心裡有幾分奇怪,按理說,肖家的老爺子醒過來,不是不讓外人探望的么?

    管家看見一個外人推著她們的孫少爺來探病,理應立刻上前去替她推輪椅。

    可是,管家沒有這樣做。

    宋雲萱眼底神色微微沉澱,看著管家等她們往前,便踏前一步,推著肖洛往病床的方向去了。

    希娜醫院的住院部裝潢十分簡潔乾淨,並沒有普通醫院那種令人不舒服的感覺,空氣中消毒水的味道也淡薄的幾乎聞不見。

    宋雲萱推肖洛進去。

    出了玄關,才看見這病房是外面客廳,裡面卧房的病房格局。

    在病房的花架上放著一個造型簡單的空氣加濕器。

    病房裡有淡淡的花香。

    肖洛被推著進了病房的卧室,宋雲萱第一次看見清醒過來的肖鑒誠。

    肖鑒誠卻只是淡淡掃了她一眼,便跟肖洛說話:「你的傷怎麼樣?」

    老人聲音蒼老,有些暗啞。

    肖洛聲音放的有些低:「養一段時間就好了,爺爺別擔心。」

    肖鑒誠皺起眉毛來,渾濁的眼睛里有威嚴的戾氣:「這兩個畜生也真是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居然敢堂而皇之的這樣害你!」

    肖洛抿了抿唇,勸他:「爺爺,這件事還沒有查清楚,不好確定到底是誰做的,您別生氣。」

    「不生氣?」肖老爺子氣的一臉鐵青,「我還以為這兩個逆子是真的對你好,想不到背後竟然下這樣的毒手!」

    老爺子越說越氣,情緒也開始激動起來。

    情緒一激動,就開始咳嗽起來。

    管家聽見老爺子的咳嗽聲,立馬就趕了過來,一邊幫老爺子順氣,一邊勸老爺子:「老爺,您先不要生氣,這才剛養好的病,氣壞了身子就不合適了。」

    老管家伺候了老爺子幾十年,說話也有分寸,知道老爺子的脾氣。

    老爺子在那邊咳得停不下來,老管家一看不好,忙抬起頭來跟宋雲萱說話:「這位小姐,麻煩你幫我從桌子上遞過那瓶葯來。」

    肖洛不能動。

    宋雲萱順著老管家手指指的方向,轉身去桌子上拿藥瓶。

    她沒有注意到,就在她轉身的時候,老爺子的目光在她的背影上定了一下。

    老爺子手指捂著嘴,咳嗽聲悶在胸口,很難受的模樣。

    宋雲萱將藥瓶遞到管家的手裡,管家趕緊將藥片倒出來給老爺子往嘴裡放。

    老爺子卻是咳得藥片都吃不下去。

    宋雲萱看情況這樣,轉身往外走:「我去叫醫生。」

    管家忙開口:「麻煩小姐了。」

    宋雲萱開門出去。

    走廊上寂靜的厲害,有咳嗽聲從肖鑒誠的病房裡傳出來。

    她往醫生的辦公室走。

    病房裡的咳嗽聲卻開始減弱下去。

    肖鑒誠在管家的伺候下吃了葯,咳嗽漸漸止住了。

    肖洛見爺爺的咳嗽緩和了,也轉動輪椅過去想要幫爺爺順氣。

    肖鑒誠卻抬起手來,阻止了他的動作:「阿洛,爺爺好多了。」

    「爺爺……」肖洛眼裡滿是愧疚,「是我不好,我不該惹爺爺生氣,都是因為我,爺爺才病倒。」

    肖鑒誠見他如此自責,伸手在他頭髮上摸了摸:「好孩子,你受苦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帶著幾分嘆息的。

    肖洛能感受到爺爺的這句嘆息之中包含了許多不能言說的感情。

    他皺眉,垂眼,沒有繼續說什麼。

    肖鑒誠卻是望著門口的方向,忽然問他:「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子是誰啊?」

    肖洛知道爺爺是問的宋雲萱,便開口:「爺爺,她叫宋雲萱,是雲城宋家的小女兒。」

    肖鑒誠臉上神色沒有什麼變化,只是點了點頭:「以前似乎聽說過。」

    肖洛有些疑惑,抬頭看著肖鑒誠。

    肖鑒誠卻沒有再說什麼。

    ……

    宋雲萱叫了醫生過去。

    肖洛在醫生進去后不久便被護士推出來了。

    她稍微有些緊張:「爺爺怎麼樣?」

    肖洛笑笑:「多謝你,醫生說我爺爺沒有什麼大事。」

    宋雲萱點點頭:「那就好。」

    宋雲萱將肖洛往病房裡送,承諾電梯下樓的時候,電梯們一開,就看見面前站著的小島一喜:「洛基。」

    看著少女臉上驚喜的笑容,宋雲萱笑了笑:「我也要回去了,麻煩你送洛基回病房吧。」

    小島點點頭,顯然很願意送肖洛進病房。

    肖洛轉頭看她:「你要走了?」

    「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來看你,你明天想吃什麼?我可以幫你買過來。」

    肖洛認真想了想,才出聲:「缽仔糕。」

    宋雲萱唇角帶著笑意:「我幫你買來。」

    肖洛囑咐她:「一定哦!」

    她點頭:「一定。」

    這樣約定了,宋雲萱才從醫院離開。

    她覺得肖洛可能並不是一定要吃缽仔糕,只不過為了讓她能夠如約來醫院看他,才再三囑咐。

    下午回到家已經是六點鐘。

    港城的冬天,夜色也沉得快。

    她只是在沙發上坐了不久,外面的天色就朦朧的黑了下來。

    楚漠宸進門的時候,有助手跟在他的身邊說些什麼。

    宋雲萱聽見聲音下意識的扭頭去看,接著就看見楚漠宸向著她走過來。

    助手的步伐即使止住。

    楚漠宸磁濃好聽的聲音淡淡道:「這件事就按我說的做,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楚先生。」

    那人識趣的離開,宋雲萱穿了薄薄的羊毛衫,領口是性感的深V,性感的鎖骨露出來,長發遮住了幾分。

    楚漠宸到她身邊坐下,她主動貼過去,將頭依靠在他的肩膀上。

    楚漠宸眉目五官都清俊,主動被她這麼一貼,心底縱然有些心動。

    只不過,他知道她向來都不是一個粘人的女人。

    「今天這麼乖?」

    他抬手,摟住她的肩膀,輕輕吻了吻她的發心。

    她髮絲順滑,帶著淡淡的香氣。

    宋雲萱竟伸手主動環住她的腰,低低道:「我今天,去希娜醫院了。」

    楚漠宸微微一怔,眼中神色瞬的濃深了幾許:「你去看肖洛?」

    宋雲萱點點頭:「嗯。」

    楚漠宸手指放在她的肩頭,修長的惡手指隱隱多用了幾分力道,薄唇之中,許久才迸出下句話:「還有呢?」

    宋雲萱垂下眸子,遮擋住了眼中身子,聲音卻帶著幾分清冷犀利:「我見到洛基的爺爺了。」

    聞言,楚漠宸的手指驀地捏住她的肩骨。

    用力的,幾乎將她的骨頭生生捏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