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三章:臧家小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三章:臧家小姐字體大小: A+
     

    麻將打到十二點多。

    宋雲萱連贏了幾把,胡牌都胡的特別鬼。

    港城人特別相信風水方位。

    容六跟幾個人都嚷著今天宋雲萱做的那個位子特別好,強烈的要求換位子。

    宋雲萱猶豫了一下,將位子換給她們輪流坐。

    不過,在她連著贏了七局之後,幾個人就都覺得今天可能是出門沒有看黃曆。

    重元跟鍾縉的扳指都被摘下來放在宋雲萱的手裡。

    宋雲萱端詳了許久,也是覺得開心,便起身離局:「這扳指真漂亮,我去那邊看一會兒,漠宸,你幫我頂上吧。」

    楚漠宸眉毛微微一挑,沒有拒絕的默默頂上了。

    牌桌上換了一撥兒人,重元跟鍾縉將傳家寶輸出去都有點鬱悶。

    容六卻跑去跟宋雲萱一起喝茶——

    「重元家的這個翡翠扳指聽說已經傳了三百年了,你要拿穩一點。」

    「好。」她應聲,將扳指往高處微微抬了抬,那種溫潤的感覺跟純粹的顏色的確是上上品。

    被放在重家當做傳家寶傳了幾百年也是當之無愧。

    容六又跟他打趣:「萬一要是摔了,重家可是會跟你拚命的。」

    「這麼可怕?」她詫異。

    容六點頭,給她笑嘻嘻的解釋:「這東西一直是戴在重元這個三代單傳的繼承人身上的,而且重家囑咐重元不可以將這個扳指隨便摘下來,若是這個扳指落在了別人的手裡,她們差不多要以為重元被什麼人欺負了。」

    「這樣啊。」宋雲萱垂下長長的睫毛,望著手上的翡翠扳指。

    容六跟她說了一會兒話,就被那邊的鐘縉叫過去支招。

    臨走之前跟宋雲萱開玩笑:「重元不會讓這東西在你手上待超過一天的,他過會兒肯定會出高價將這東西提前贖回去。」

    聞言,宋雲萱嘴角笑意勾起,將那扳指往自己的拇指上一戴,點頭:「我會給他的。」

    不過,絕對不會是今晚。

    許是楚漠宸同他們玩的開心了些,凌晨還沒有要散了的意思。

    宋雲萱撐不住,便打了招呼先去睡了。

    回房之前,她側身看了麻將桌上那幾人一眼,眸光深沉。

    港城是個大染缸,但是自古以來,越是亂世就越會出英雄。

    即便港城是一個大染缸,水深的龍王都不敢淌,可是,萬一你抓住時機躺了這深水。或許就會淌出點什麼對自己有用的事情。

    她手指摩挲著那枚扳指,回房睡覺。

    夜裡三點鐘,她睡得迷迷糊糊。

    有人掀開被子,上床,將她拉過去,攔腰抱在懷裡。

    那有力的手臂她很熟悉,只是有些困。

    他的吻細密而溫熱,一下一下貼在她的肌膚上。

    脖頸上被印了吻痕,她才睜開眼睛,長長睫毛下的眼睛看著他,稍微有些茫然:「不玩兒了?」

    「跟他們玩不是很有趣。」

    宋雲萱的髮絲鋪陳開,他的手指撈起她的髮絲,纏在指間。

    高大挺闊的身體壓住她,與她深吻。

    那吻綿柔又糾纏,卻讓心臟都為之激動,胸口起伏的稍微厲害了一些。

    胸腔內的心臟也跳動的越發迅速。

    他的手指將她肩頭的睡衣剝下肩膀,圓潤的肩頭暴露在空氣中,瑩白如玉。

    宋雲萱覺得有微微的涼意,還來不及瑟縮身子,整個人就被他裹住。

    肌膚上遊離的觸覺有稍微的力度,她齒縫裡忍不住泄露出撩人的呢喃。

    楚漠宸的胸膛滾熱,熨帖的她的身體都開始控制不住的發燙。

    她別過去,髮絲都貼在側臉上,忍不住那種焦躁感覺的撩撥,將手指抬起來,細白的牙齒輕輕咬了手指。

    他聲音溫柔:「別咬,疼。」

    她微微睜眼,迷離的望著他的面容五官,微微出神的想。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怎麼就沒有發現楚漠宸還能這樣對待她?

    她攏緊了眉頭,別過臉,沒有拒絕他。

    凌晨三點。

    夜色濃深。

    本應該是一室的旖旎。

    卻忽然,宋雲萱胃裡一陣翻騰。

    整個人瞬間一個激靈從那如同要升到雲顛的迷亂里清醒過來。

    她推開楚漠宸,倉促的從床上下去,直奔到衛生間的琉璃台,猛地就吐出來。

    這嘔吐的毛病越來越厲害。

    她吐的難受。

    楚漠宸跟過來,輕輕幫她拍背。

    修長的眉也皺起,眉心有淺淺的摺痕,眸底也有所懷疑:「明天,換家醫院去做檢查吧。」

    希娜醫院的檢查結果本來是無需懷疑的,只不過,宋雲萱的癥狀,真是太奇怪了。

    本來良好的氣氛被一下子打破。

    宋雲萱吐了半天,才渾身虛軟的回去休息。

    楚漠宸將她攬到懷裡,沒有繼續。

    宋雲萱睡得沉,第二天早上八點鐘還沒有醒過來。

    楚漠宸有事先出去,臨走之前給她將窗帘拉開了一條縫。

    陽光升起來的時候,射進來的光線一分分的挪到宋雲萱的身上。

    宋雲萱睜開眼睛就看見太陽,抬起白皙的手臂,遮住眼睛,那刺眼的陽光才被擋住。

    她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細細的眉毛一分分皺起來。

    而後,洗漱,穿衣,出門。

    陽山別墅里配備了專門的司機,即便是楚漠宸不在,她的出行也不再受到約束。

    經過藥店的時候,她稍微愣了愣神。

    司機見她的視線盯著藥店,恭敬的問她:「宋小姐,要去藥店嗎?」

    宋雲萱眉目淡然的搖搖頭:「不用。」

    藥店可以緩一緩再去,如今最重要的,是先去天藏坊。

    港城天藏坊,港城最負盛名的拷貝機構。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曾專程來天藏坊見過天藏坊的最高負責人。

    這個機構是專門負責拷貝各種各樣的東西。

    說的簡單點,其實是一個製造贗品的專業戶。

    很多港城拍賣行的古玩和以假亂真的元青瓷都是天藏坊秘密出品。

    不過,既然是秘密出品,那麼,知道天藏坊的人也不多。

    港城上流社會的人對天藏坊有所耳聞,甚至有密切的交際。

    而雲城,也有一部分是天藏坊的老客戶。

    比如,顧長歌。

    宋雲萱給司機指路,直達天藏坊的組織大樓。

    說是大樓其實並不確切,天藏坊外表看起來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低調富商,家族大宅建造的就像是清朝王爺的王府,而且所在地點略微偏僻。她下車就看見天藏坊那古色古香的大門。

    門口還有兩隻古風濃郁的石獅子。

    她往前走,門口立刻有保全走過來。

    「請問有沒有拜帖?」

    宋雲萱將手上戴著的翡翠扳指轉了轉,保全常年在天藏坊工作,對之前的東西也感覺敏銳。

    兩名保全對視一眼,才跟宋雲萱禮貌的說話:「小姐請稍等,我們這就通知臧小姐。」

    宋雲萱點點頭,在門口等著。

    她保證,天藏坊的那位臧小姐一定會見她。

    臧小姐雖然是個小姐,不過,卻基本對送上門的生意來者不拒。

    而且,能找上門的人,也是熟人。

    果真,不到三分鐘,保全便過來恭敬的請她進臧家。

    臧家庭院深深,假山聳立,抄手游廊上雕花精緻。

    步上走廊,感覺就像是瞬間穿越到了古代。

    在抄手游廊上九彎十八拐之後,才到了臧家的深處。

    傳聞里說,這位臧家小姐身體很差,常年都在深宅之中靜養,而且個性矜貴孤傲,是個高傲冷僻難以接觸的小姐。

    且,年齡不大,還是臧家收養的一個女兒。

    算起來,則個臧小姐也算是港城名門裡不得不說的一個傳奇。

    或者說,一個秘密。

    深宅里種著違反時令的牡丹花,花朵朵朵大如碗口。

    從花叢前走過,便有花香撲鼻而來。

    往裡走,是帶有耳房的小院。

    主屋上上檀木雕花窗,檀木門輕輕敞開了一條縫。

    還未進屋,就聽見裡面有濃濃的京戲強調傳出來。

    是個女子的聲音曲音婉轉,曲意凄涼。

    帶路的管家聽見裡面傳出京戲腔調,沒有立刻進門,而是在房門口站了站,要等著裡面唱完。

    宋雲萱站在門外,能看見裡面那白練一樣的水袖被輕輕拋出,然後又輕巧的收回。

    宋雲萱看見那水袖起舞的模樣,不僅在心底笑了笑——外人都說這個臧家的小姐是個體弱多病的小姐,所以才足不出戶的留在臧家的深宅大院里。

    但其實恰恰相反,臧家的小姐不止不是個體弱多病的人,反而是個手法一流的小姐,還有些功夫底子。

    不然的話,那麼長的水袖怎麼能甩的瀟洒自如?

    那小姐剛好小碎步往前,轉眸,韶華流轉,眸光盯在宋雲萱的身上。

    一雙狹長微挑的鳳眼,露出一個笑來。

    這個笑讓宋雲萱就九分的驚艷,卻沒能到被震撼到走神的那種程度。

    那位小姐的京戲腔又傳出來。

    這次,卻唱的不是京戲,而是問她的話——

    「小姐前來?所謂何事?」

    她微微一笑,推開門走進去。

    外室的陽光照進來,打在地上一片明亮。

    她側身,將手上的扳指給那位小姐看。

    臧家小姐看見那枚翡翠扳指,狹長微挑的鳳眼眯了眯,看向宋雲萱的視線多了妖嬈的笑,還稍微,帶了那麼點兇狠。

    宋雲萱笑的平靜從容。

    臧家小姐,應該很喜歡這枚扳指。

    否則,不會笑的這樣妖嬈。

    她看她:「小姐願意祝我一臂之力嗎?」

    那小姐抿唇笑起來:「我們細細的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