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二章:小賭怡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九十二章:小賭怡情字體大小: A+
     

    肖洛躺在醫院的病房裡,一連過了幾日,除了小島跟威爾一直陪著她之外,都沒有人前來探望。

    他身邊的朋友本來就少的可憐,以前有幾個,也被祖父跟叔叔都嚇跑了。

    宋雲萱會每天給他打來電話。

    她心裡隱隱覺得不太安寧,卻想不出到底是哪裡讓他不安。

    背部的傷口跟肋骨的傷口都好的很快,五天左右就已經給不再那麼疼。

    年後的初一跟初五,他都是在醫院裡度過。

    而宋雲萱卻在這五天的時間裡做了許多事情。

    初一那天沒有回去雲城,通過電話給家裡人拜年,表面樣子還是要做做的。

    邵雪在初一晚上打電話給她,淼淼跟顧奕都在電話里給她拜年。

    她覺得那顆快要變得如同磐石一樣冷硬的心稍微緩和了一下,抬眼看窗戶,玻璃裡面便映出她的模樣。

    她已經不是顧長歌,卻仍舊無法忘記顧長歌。

    顧長歌,死了有八個月了。

    過了這個年,顧長歌就三十三歲了。

    她唇角微微抿了抿,沒有跟那邊的邵雪多說什麼,只是讓她照顧好兩個孩子跟雜誌社,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楚漠宸在港城也有交好的人,初三的晚上,便有人叫他出去。

    楚漠宸那時候已經打算跟宋雲萱穿的暖一點出門去逛逛,接到電話,便婉拒了。

    卻想不到,在逛完回來之後,別墅門口停了五六輛豪車。

    裡面不乏全球限量的跑車,最拉風的還是一輛私人定製的邁巴赫,優雅的紅色車身,線條優美,即便是在在別的豪車之中停下也依然能夠鶴立雞群,叫人一眼便認出來。

    她很好奇車子裡面的人是誰。

    卻不想,車門打開,裡面走出來的居然是穿了一身酒紅色韓版小西裝的容六。

    容六看見宋雲萱,親切的過去打招呼:「楚大哥,雲萱。」

    楚大哥這個稱謂也沒有什麼,問題就出在雲萱這兩個字上。

    周圍聽見這個稱謂,都是紛紛一愣。

    容六卻有點粗神經,沒怎麼察覺,只是賴楚漠宸:「楚大哥你真是重色輕友,過節不回雲城也就算了,我們請你出去吃飯你居然還拒絕。」

    「是誰提議到這兒來的?」楚漠宸問他。

    容六臉上的表情馬上滑稽的僵了僵,然後隨機應變:「大家一起商量的。」

    說完,還回身跟自己那一眾朋友對眼神。

    那幾個從車裡下來的富家少爺紛紛尷尬的點頭。

    宋雲萱只看他們尷尬的表情就知道,這些人多半是被容六給拉上了賊船。

    惹惱楚漠宸的事情,就算是楚漠宸世交家的好兄弟也不敢做。

    更別說是明確警告了你別來,你還硬是不聽話的跑來了這種事情。

    若是大家不一起扛今天這件事,那容六必定會水深火熱一段時間。

    機智的容六不懷好心的拉上了所有人,這來的人也就拘謹了許多。

    宋雲萱倒是沒什麼,楚漠宸的朋友上門拜訪,她統統認識一遍就好了,多個朋友多條路,這也是不能否定的真理。

    「既然來了,那就請他們進去坐坐吧。」

    宋雲萱在楚漠宸的耳邊說話,輕輕的,很溫柔,就像是一個賢淑的少婦。

    旁邊容六是知道她真面目的人,看見她這樣嬌俏而溫柔的應對,也是愣了愣。

    他愣神的功夫,楚漠宸便默允了他們今晚的拜訪,轉身帶路:「請進吧。」

    這樣,容六才夥同一起來的那幾人到了楚漠宸的別墅里去。

    逢年過節湊在一起的男人總是覺得喝不夠,在楚漠宸家舉辦的這場聚餐也不例外。

    酒過三巡,這些平日里久經歡場的富家少爺們邊開始談論些上流圈子才知道的敏感話題。

    宋雲萱不語,在旁邊一一辨認這些人。

    港城玩具大王的小兒子,洛凡書。

    皇后大道上SUN珠寶的獨生子重元。

    名裝服飾的二兒子鍾縉。

    還有,港督的侄子孫飛。

    港城航空公司的總裁李易。

    多都是之前認識的一些人,她吃完飯便去客廳的沙發上喝茶,留那些男人在餐桌上吃飯說話。

    在楚漠宸的家裡,那些人似乎都是有條線衡量著的,不敢喝太多,免得酒後失言。

    港城人湊在一起也會小賭怡情一把,而在家裡最普通的手法便是玩撲克牌跟麻將。

    宋雲萱對這兩樣的興趣不大,卻無奈對方來了六個人,加上自己跟楚漠宸才能湊齊兩桌,那邊的幾個人非要玩,她也被容六拉過去。

    「雲萱,一起玩兒吧。」

    宋雲萱看他一眼。

    容六才十七歲,比肖洛大上一歲,也是孩子脾性。

    她想了想,還是拒絕:「我不太會玩兒。」

    容六馬上笑看那邊已經起身往桌邊走的楚漠宸:「雲萱別怕,贏了算你的,輸了肯定是算楚大哥的。」

    一起來的李易跟洛凡書也應和:「我們會讓著小嫂子的。」

    這些叫小嫂子的人多半知道她過了這個年也才十九歲,卻不怕趟了楚漠宸的雷。

    楚漠宸可是比她大了許多歲的。

    她見那些人堅持,便應下:「那就玩一把吧,你們可真是要讓著我。」

    那些人能請到宋雲萱,多都開心的不行。

    本來是要打兩桌的,楚漠宸見宋雲萱肯入桌一塊兒玩,反而不再跟著摻和,只是揉了揉額頭,推辭:「我頭稍微有點疼,先看雲萱玩一把再說。」

    李易跟洛凡書紛紛抗議:「這可不行,楚少你在小嫂子這邊看著,肯定會幫小嫂子支招的,這對我們來說不公平。」

    「廢話真多,楚大哥給雲萱支招,還有三個可以給你們支招啊,來來來,少廢話。」

    容六年紀雖小,卻好似經常跟他們玩在一塊兒,壓住場子就開局。

    開打之前,又有人提議:「們押什麼?」

    宋雲萱做在椅子上,身後是楚漠宸觀戰,她稍微有點緊張:「你這樣看著我,我可能會打的不好。」

    「輸了也是算我的,你儘管打就行。」

    「輸錢的話,似乎有些俗套了。」宋雲萱抬起眸子來,看對面已經落座的三個人。

    那三個人不是她中意的對手,她心思一轉,啟唇:「不如這樣,如果我贏了,你們就換三個人,換到贏了我為止。」

    對面落座的重元,鍾縉,還有容六都愣了一下。

    容六先笑起來:「雲萱你話不要說得太滿哦,萬一我們這邊一直贏你怎麼辦?我們三個人,你們一個人唉。」

    「也有可能我會贏。」

    容六想了想,才啟唇:「那就按雲萱說得做吧,只不過押注……」

    「錢就不要壓了,大家都不缺,不如這一輪,先押你們手上的傳家寶怎樣?」

    重元和鍾縉都若有所思的垂眼看自己手指上的扳指。

    重家跟鍾家雖然不如肖家陸家跟霍家來的那樣霸道強勢,卻也是港城上上層豪門,百年望族總有子傳孫孫傳子的寶貝。

    他們手上的傳家寶,就是一種象徵,整個家族的象徵。

    重元跟鍾縉猶豫了一下,才雙雙開口:「這東西若是賭出去了,我們會被老爺子活活打死的。」

    「那就抵押在我這裡十天吧,若你們輸了,將東西抵押給我十天,十天之後再來拿錢贖回去,怎樣?」

    富家子弟最不缺的就是前,重元跟鍾縉立刻爽快的答應了。

    而且,她們絕對不相信宋雲萱能贏得了。

    港城上流豪門裡的千金小姐平日里不會無事去消遣這些貴婦才會玩的遊戲。

    那些小姐名媛們,多數都在忙著如何打扮跟戀愛約會。

    而宋雲萱不是。

    顧長歌也不是。

    宋雲萱幾乎可以閉著眼睛來摸牌,之所以每次都裝作是聚精會神的看著,只是想讓人知道她或許是個菜鳥。

    每摸一張牌,宋雲萱都能用手指細膩的腹部感受到麻將牌上的雕刻紋路。

    對面的重元跟鍾縉已經是牌桌上的高手,而在宋雲萱身後的楚漠宸卻一言不發,只是看她摸牌的動作。

    他的眼瞳靜靜的,幽深如海。

    眸底,盛著一點點亮光,幽然靜謐。

    宋雲萱在每張牌拿過來之後都會放在同一個地方,另外三方根本就猜不出她到底是摸了什麼牌。

    「碰——」

    「聽——」

    「吃——」

    四人打麻將的聲音有條不紊的傳來。

    重元的運氣似乎特別好,喂得牌都吃到,很快便聽了。

    楚漠宸在她身邊,宋雲萱嘆口氣:「你們三個欺負我一個,好像不是太有風範。」

    那邊的容六馬上就樂了:「其實雲萱你要是跟楚大哥一起,我們三個就是想絕地反擊都不成,更別說是壓倒性的勝利了。」

    宋雲萱無奈的側頭看楚漠宸:「不給我支招嗎?」

    楚漠宸瞳眸黝黑,聽她這樣說,才將修長的手指伸出來,輕輕替她將牌面整理了一下,薄唇吐出一個字:「聽。」

    既然是聽了,那邊距離胡牌不遠。

    可惜那邊重元忽然開口:「我這就和了。」

    他手上還捏著一張牌,也是在摸牌面的刻紋。

    在摸到牌的那一刻,整個人就有種必贏的感覺,整個將牌全都推倒了。

    缺的那張三條往桌面上一扔。

    宋雲萱仔細幫他數了一下,才抬眸:「這張是五條。」

    重元:「……」

    容六:「……」

    那邊的鐘縉一看情況不好,斜督重元一眼:「趕緊把你的破牌收起來,我出五萬。」

    宋雲萱唇角一彎,推牌:「和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