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八十六章:突生異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八十六章:突生異變字體大小: A+
     

    顧長樂一愣,臉上柔媚的表情都變得僵硬了幾分。

    「天澤,你怎麼了?」她擔憂。

    而邵天澤卻是大力擁住她,不顧場合的吻住了她的唇瓣。

    狠狠的吻住,唇舌糾纏里都帶著一種刻骨的霸道跟強悍。

    顧長樂雖然覺得這樣的邵天澤陌生的厲害,可是卻隨著他的吻開始一分分的沉陷下去。

    雖然是霸道了點,但這強烈的佔有慾卻讓她能夠刻骨的感受到。

    因為愛,所以才會有如此強烈的佔有慾吧?

    顧長樂小手攀上邵天澤的胸膛,在理智隨著本能一分分潰散的時候,解開他的襯衣,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這樣擁抱的動作彷彿讓邵天澤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連帶著動作都加重了幾分。

    顧長樂表情嬌怯含羞,抬眼望邵天澤,卻被他額頭細密的汗跟定定望著她的灼灼雙眸撓的心頭髮癢,唇瓣輕啟,情不自禁就叫出軟糯的呢喃來。

    她一叫。

    邵天澤的動作猛地一頓,眼瞳都又黑了幾分。

    顧長樂手指捂著唇瓣,迷濛的轉眼看邵天澤:「怎麼了……啊……」

    這句話未能全部問完,邵天澤便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將她的低吟呢喃也全數吞吃入腹。

    淋漓香汗沁出了肌膚。

    窗外夜色深沉,天空中不時有明珠一般的煙火從港城上空騰升炸裂。

    室內的曖昧暖光打在身側女子的側臉上。

    邵天澤摘去了眼鏡的雙眸狹長而俊秀,宛若飛鳳,輕輕一眯,也讓女子覺得像是瞬間被鎖住了心。

    顧長樂的側臉甜美,睡著的模樣也像是公主一樣安詳迷人。

    可是,為什麼,他今晚除夕會一直想起顧長歌。

    就像是……見到了顧長歌。

    從顧長樂主動依偎到他懷裡的那一刻,他就恍惚的宛若是擁住了他婚後十幾年的妻子。

    眸子深黑,眼底像是有寒冰不化。

    邵天澤微微傾身,將顧長樂耳邊的發用手指輕輕攏到耳後,拇指在她光滑柔嫩的肌膚上摩挲了幾下,薄直的唇瓣印在了她的臉上。

    從前,顧長歌也會這樣毫無防備的睡在她的身邊。

    但是,他從不會在她睡著時候多碰她哪怕是一個指頭。

    因為,就算是逢場作戲,也已經累得心神俱疲。

    顧長歌……不是他想要伸手碰觸,就能夠隨心所欲的去伸手碰一碰的女人。

    他在她身邊,陪她十幾年,為的也不過是有朝一日能借風起勢,扶搖直上罷了。

    如今已經將她利用完,為什麼還要想著?

    他提醒自己不要想,卻在衝動的時候還是阻止顧長樂發出聲音來。

    顧長歌從不會忘情的發出聲音來,她隱忍難耐的模樣早已經在這十幾年裡深深的刻入到了他的心裡。

    第一個沒有跟她在一起的除夕,讓他忍不住還是想起了她的模樣。

    ……

    除夕這一夜,直到凌晨都還是熱鬧的。

    新年鐘聲一敲響,整個港城上空百花齊放,渲染的煙火將天空染得五彩繽紛。

    墜下的各色星火宛如流星一樣拖著可愛的尾巴。

    宋雲萱望著窗外,眼神有稍微的怔愣。

    房門被輕輕的推開,她的手邊還有掛斷的電話。

    楚漠宸腳步無聲的走進來,宋雲萱定定望著窗外,在從窗戶玻璃里看見楚漠宸的身影之後,才回過頭來,臉上勉強浮起一個言不由衷的笑容:「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楚漠宸同樣祝福她也在新年過的快樂。

    宋雲萱眼瞳里有微微的陰霾被一分分的掃散,瞳眸重新變得黑亮起來:「抱歉啊,害你沒法回去雲城過節。」

    她這樣說,本以為楚漠宸會安慰她說沒有關係。

    可惜結果卻與她想的大相徑庭。

    楚漠宸幽潭深井一樣的眼睛望著她,音色磁濃低啞:「那你,怎麼補償我?」

    那聲音輕輕的,卻好像帶著無比撩人的力量,一分分的鑽到宋雲萱的心裡。

    宋雲萱與他凝著他的眸,唇角抿了抿:「我……」

    「這是我跟你在一起的第一個除夕,你要讓我印象深刻一些才行。」

    他說完,便抬手勾起她精緻白皙的下頜,將薄涼的唇瓣壓在了她的唇上。

    宋雲萱心頭一跳,本能的想要推拒,楚漠宸卻春風化雨的握住她的手腕,將她順勢推倒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她接吻的技術保守又固執,楚漠宸卻能夠引導她纏綿出甜美而迷惑人心的熱浪。

    四肢百骸里的血液都被引導的一分分加溫,沸騰。

    宋雲萱別開臉,臉頰緋紅呼吸急促的喘息,想要讓自己緩一下。

    楚漠宸卻將她肩頭的衣裳輕輕剝下來,將唇瓣印在了她光滑圓潤的肩頭。

    肌膚接觸到空氣,即便是不涼,那帶著溫度貼上來的唇瓣也讓她一陣顫慄。

    「喂,等等……」

    「什麼?」他含糊應答,聲音已經沙啞。

    「我還沒洗澡。」

    男人的動作稍微停了停。

    宋雲萱覺得楚漠宸說不定就會這樣罷手,未曾料到,楚漠宸眼角居然掠過魔魅的壞笑,心情都愉悅了幾分:「那就一起吧。」

    「喂,不是……你先放下我……」

    浴室的房門被擰開,楚漠宸將翻身將房門關上。

    宋雲萱被他抱著,房門一關,他便將她換了個姿勢按在房門上,眼眸帶著亮意,筆直專註的射入到她的瞳眸里。

    他聲音沙啞難耐的問她:「在這裡,還是去浴缸?」

    宋雲萱微微一愣,瞬間明白他的意思:「今天不合適……唔……」

    話都沒有說完,他的熱吻就貼上來。

    薄直性感的唇瓣有著叫人悸動不已的溫度,宋雲萱的唇被他含著,有些微的迷糊,兩條細細的眉搭攏起來,雪白的眼帘襯著黑色的長睫毛,叫她顯得尤為動人。

    楚漠宸望見她的模樣,緩緩閉上眼睛,用心的去加深這個吻。

    他喜歡她,喜歡的恨不得揉進到骨子裡面。

    可是,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想要讓他遠離這些爭端。

    可是宋雲萱見到了肖洛,而且跟肖家……糾纏不清。

    他手指扶著她的腰,將她按在門板上。

    宋雲萱要掌握平衡,身體像是柔軟的藤,本能的就纏住了她的身體。

    細長白皙的雙腿纏在他的身上,吻變得迷亂。

    呼吸,也灼熱起來。

    神智開始一分分潰散,整個空間都變成了一張網,牢牢的縛住她,讓她只能聽著越見沉重的喘息聲而讓自己沉淪下去。

    衣服的扣子被解開,滑,嫩的肌膚上有他略微冰涼的指尖。

    灼熱的薄唇熨燙著肌膚,一分分深入到衣服掩蓋的柔嫩上。

    宋雲萱的手指推拒著他的胸膛,卻無法用上力氣,只是虛軟的撐著。

    楚漠宸的身體壓過去,她就被完全籠罩住,沒有甜言蜜語,而空氣流動的每一分,都讓她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忽然——

    一陣突兀的鈴聲由低漸高的響起來,輕快的音符跳躍在空氣里,像是溪水一樣傳進耳朵。

    楚漠宸並不在意這個電話。

    宋雲萱的神智卻被手機鈴聲強行拉了回來。

    是肖洛!

    是肖洛的電話。

    她的意識回籠,用力撐住楚漠宸的肩膀,眼睛還有朦朧的薄薄水色:「我……我接個電話。」

    「不要管。」

    楚漠宸又要壓過來。

    宋雲萱別過頭,沒有接受他的吻。

    如此冷漠的回應顯示了她的拒絕。

    楚漠宸臉上表情漸漸平靜幾分,還未扯開的領口也在此時被他一把解開。

    他肌膚上有薄薄的細汗,彷彿是因為剛才的動作太過激烈而導致了這片細汗的滲出。

    燈光柔和的打下來,照在楚漠宸的肌膚上,有著珍珠一樣細細的光。

    宋雲萱知道楚漠宸會不高興,卻沒有辦法。

    她緩緩鬆開楚漠宸,較小柔軟的身體從他懷裡離開,回到卧室,皓白細腕伸過去,將在原地震動的手機拿過來。

    裡面有陌生的說話聲。

    宋雲萱只來得及說了句:「你好……」

    那邊就猛地傳來一個女孩驚慌失措的哭聲:「快來!你快來!快點來啊……」

    那女孩的哭聲那樣無助慌亂。

    宋雲萱皺了皺眉,有不好的預感:「你是誰,為什麼會用洛基的手機給我打電話?你現在在哪兒?!」

    那女孩來不及回答別的,只是用幾乎快要哭的喘不上氣來的聲音回答她:「我是小島,我是小島……」

    她無意識的重複這個名字。

    宋雲萱卻瞬間就記起這個名字來。

    小島——就是洛基在深水見她的時候身邊跟著的那個女孩子,是個外國人,卻跟洛基的關係很不錯。

    她現在哭成這樣,是洛基出事了。

    她臉色冰冷緊繃起來:「冷靜點,你在哪兒?告訴我。」

    「我們在……我們在……」女孩似乎很想說出在哪兒,卻在斷斷續續的重複著話語想要報出地址的時候茫然發現自己不認得路。

    「在深水!」

    有一個口音奇特的男人喘著粗氣吼出來。

    那邊的小島好像在猛點頭:「在深水……是在深水,你快來,你快點來啊!來晚了,他就死了!」

    死了?

    肖洛到底遇見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嚴重?!

    宋雲萱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在深水哪兒?」

    「在深水黑龍街!」

    黑龍街……

    宋雲萱手指握著手機,眼神緩緩變得冰冷起來。

    黑龍街。

    肖洛去黑龍街做什麼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