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八十五章:母親的囑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八十五章:母親的囑託字體大小: A+
     

    除夕家宴。

    本來是應該一家人團圓相聚的一個節日,也本來是該一家人和和樂樂的圍在一張圓桌前吃飯的一頓飯。

    到了肖洛這裡,面對的卻是楚漠宸跟宋雲萱。

    偌大的桌子上擺滿了大江南北的各種佳肴好菜,山珍海味羅列其中,上好的美酒也被倒在高腳杯中。

    窗外的煙火還有三三兩兩的升起在天空更之中。

    明珠星辰一樣的煙火豁然炸開,留給人的是璀璨過後的一片寂寥濃黑。

    肖洛轉頭望著外邊一點點湮滅的煙火,眼睛里神色淡淡的,琉璃一樣的眼睛透徹的就像是能看見湖底灰色石灰岩的清水。

    宋雲萱抬手,幫她夾了佛跳牆裡的鮑魚放在小瓷碗里:「嘗嘗這個,味道真的不錯。」

    肖洛聽話的吃了,還狀似開心的眯起眼睛來笑:「好吃。」

    楚漠宸在那邊自顧自的吃飯,宋雲萱抬手用筷子又給楚漠宸夾了一塊:「你也試試看。」

    楚漠宸抬起眼來,道了句謝。

    宋雲萱只是微微挑眉,無奈的笑了笑。

    跟楚漠宸在一起還是第一次幫他夾菜,但是也沒有到非得說謝謝不可的疏遠程度。

    宋雲萱落座吃飯,碗里的白米飯只被吃了一點點,那些山珍海味鮑魚海鮮也沒有動太多。

    三個人只是平平靜靜吃完了飯。

    肖洛吃的味如嚼蠟,吃完之後沒有留下喝茶的打算,立刻就起身:「謝謝你們招待,我就先回去了。」

    「我……」

    「我派司機送你回去。」

    宋雲萱的話被楚漠宸截得剛剛好,肖洛長眉雋秀濃戾,彷彿是聽出了楚漠宸刻意截斷宋雲萱的話,啟唇:「能不能讓雲萱送我出門。」

    「我送你。」

    楚漠宸替代宋雲萱去送肖洛,肖洛當然不會願意。

    但是楚漠宸往外走,肖洛也沒有理由攔住他。

    宋雲萱想要跟在後面,楚漠宸卻回頭警告一般的掃了她一眼。

    她腳步頓住,便沒有繼續往前走。

    肖洛出門之後,就有司機過來接應他。

    楚漠宸客套而官方的囑咐他:「路上小心。」

    肖洛將褲兜里的車鑰匙勾出來,以跟剛才面對宋雲萱時的乖巧完全不一樣的冰冷語氣面對楚漠宸:「我自己開車來的。」

    「那也好。」

    肖洛看著楚漠宸,眼底有黑色蔓延:「雲萱好像才跟我差不多大。」

    「她比你大了兩歲。」

    肖洛點點頭,嗤笑了一聲:「好像雲萱跟我也是一個輩分的,她是不是也叫你叔叔呢?」

    楚漠宸眼珠冷然,一張臉上五官俊逸英挺,雖說是比宋雲萱大了十幾歲,但是他想要年輕的女孩,別說是十八歲,就算是十六七歲的美女也會前赴後繼的跟在他的身邊。

    「過了今年她就可以結婚了,你卻不行。」

    楚漠宸這句話淡淡的。

    肖洛卻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臉,眼睛冷冷眯了眯,轉身就往外走:「希望你會儘快娶到她,不然兩年後你會後悔的。」

    楚漠宸不置可否。

    兩年後如果雲萱還沒有變成楚家的女人,那麼,事情是真的會很麻煩。

    最起碼,那個時候這個小鬼已經十八歲了。楚漠宸轉身離開。

    肖洛的那輛車子發動,加速,離去。

    然而他前去的方向,卻不是肖家別墅,也不是他自己的公寓。

    而是……希娜醫院。

    他要得到肖家那一切,肖家的一切足夠讓他跟楚漠宸抗衡。

    雲萱想要的,他一定也可以給他。

    不,楚漠宸給得起的,他肖洛都能給的起。

    雲萱,是唯一一個願意站在他這一邊的人。

    ……

    楚漠宸反身上樓,進卧室的時候宋雲萱正在跟人通電話,她的聲音溫柔而平和,甚至是充滿了母性的慈愛。

    她的話語溫柔的令人心動,一分分的傳進他的耳朵——

    「淼淼要在新的一年也好好吃飯喲。」

    「姐姐可以啵我一下嘛?」

    孩子的聲音稚嫩可愛,軟軟的,那樣熟悉。

    熟悉的讓宋雲萱在開心之餘,想要捂住臉哭泣。

    她眼中有氤氳的淚水積聚,聲音卻還是穩的,不帶一點顫抖:「我最愛淼淼了,親你,嗚啊。」

    那邊淼淼羞答答的聲音傳過來:「姐姐再親一下吧……」

    那邊顧奕嘆氣的聲音傳過來,奉勸她:「淼淼,你就適可而止吧。」

    「可是,這個啵兒是我幫哥哥跟姐姐要的啊,哥哥不好意思說,我幫你而已嘛~」

    顧奕惱火的聲音傳過來,好像是一把捂住了妹妹的嘴,咬牙警告:「你再亂說話明早去郭世伯家裡就不要藏在我身後了。」

    「不要,郭思寒好討厭的,他一定會撲過來親我。」

    「他很喜歡你啊。」

    「不要,我只想讓雲萱姐姐啵我。」

    顧奕懶得理會她,從她手中往外搶電話:「差不多你也該睡了,再晚些就超過媽咪給你規定的休息時間。」

    「哦。」淼淼很乖的點頭應聲。

    這邊宋雲萱靜靜聽著。

    淼淼稚嫩可愛的聲音傳過來,有些依依不捨:「那我就先收線了,姐姐一定要再給我打電話哦。」

    宋雲萱做了保證:「一定會的,淼淼。」

    她最愛的小女兒,她最想要將這個女兒留在身邊的。

    可是,淼淼現在不是她的女兒。

    她是邵天澤的女兒,是顧家的女兒,她不能照顧她,不能告訴她自己就是她的母親。

    除夕不能跟她一起吃飯,新年不能帶她去拜年,甚至連她長大以後嫁人可能都沒有理由叫她一聲母親。

    她聽著那邊淼淼將電話交給邵雪。

    邵雪問她:「還有什麼話要我轉達嗎?」

    「我想……跟顧奕說兩句話。」她強行安奈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盡量跟那兩個孩子表現的不是很親厚。

    可是,控制不住。

    她根本就無法控制不住。

    她想念他們,想要跟他們說話,想要聽見他們的聲音。

    顧奕穩穩的結果電話,聲音雖然還是孩子的稚氣,可是卻有種少年老成的穩重風範。

    「還有什麼事嗎?」

    「小奕,要照顧好妹妹,好嗎?」

    她的聲音溫柔慈愛。

    那邊的顧奕好像產生了錯覺一樣,聽著宋雲萱的聲音,愣了好一會兒。

    顧奕想要說話,那邊卻猛地掛斷了通話,之後,便是一片忙音。

    邵雪看顧奕微微發愣的小臉,以為是出了什麼變故,伸手將話筒拿過去,想要跟宋雲萱說兩句話。

    等把電話拿過去,才發現那邊已經掛斷了。

    她嘆口氣,有些疑惑:「怎麼忽然掛斷了?好奇怪,小奕,雲萱有跟你說什麼嗎?」

    顧奕走神。

    邵雪輕輕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又問他:「小奕,雲萱跟你說了什麼?」

    顧奕被人碰到,才像是忽然回過神來。

    聽見邵雪問他,眼神有片刻的茫然。

    不過,也僅僅是這片刻的茫然,之後,他便換上了往常一樣的神情,冷冷淡淡的回答:「問我新年好。」

    邵雪聽他這樣說,點了點頭,繼續弄電話,打算給宋雲萱撥回去。

    而顧奕卻沒有馬上去休息,而是在原地站了片刻,好像是在深深的回想思考什麼。

    宋雲萱說的話……好奇怪啊。

    這個天底下,除了母親會提醒他好好照顧妹妹,那麼還有誰會這麼關心她們兄妹呢?

    他垂眸凝思,卻陡然間覺得有道視線從門口射過來,一直在冷冷盯著他。

    他猛地看過去,眼神像是薄刀。

    然而門口,卻是空無一人。

    除夕夜,顧家比較起之前來說,也熱鬧了許多。

    吃過除夕的團圓飯之後,顧奕跟淼淼就被邵雪哄著回房睡覺。

    顧長樂跟邵天澤在客廳里小坐了片刻,耐著性子看了幾個電視節目之後,便抬起纖纖細指捂了捂櫻唇,睏倦了一般,輕輕將頭歪倒在邵天澤的肩膀上。

    邵天澤望著電視節目上不斷轉圜的畫面,細邊眼鏡後面的一雙眼睛靜如冷水。

    顧長樂得不到他的注意,眉毛微微蹙了蹙。

    彷彿是在走神中也留意到了她的不悅,邵天澤寬大的手掌輕輕放在了她的手臂上,然後,將她攬緊了擁進懷裡。

    顧長樂心裡一片甜蜜,剛才那點不悅的小情緒立馬一掃而光。

    她眉梢眼角都帶著刻骨的嫵媚,整個人像是於之前顧長歌活著時的那個顧長樂變成了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一樣。

    她手臂溫軟的如同攀附著邵天澤的花藤,雙手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有些感觸:「天澤,好不容易,能跟你一起迎接新年了呢。」

    她眼底有著得意。

    之前的十幾年,每個除夕,她都是孤身一人,看著邵天澤陪在顧長歌的身邊,從男朋友,未婚夫,丈夫,顧長歌孩子的父親。

    那麼多年,每一年的除夕都像是一把鋒利的冷刀,一刀一刀又一刀的狠狠劃在她的心上。

    她嫉妒顧長歌,嫉妒的發瘋。

    憑什麼?

    憑什麼顧長歌能得到這一切,能得到邵天澤,而她顧長樂就不行呢?

    明明他們都是姓顧,不是嗎?

    她埋在邵天澤的懷裡,手指纖柔而大膽的輕輕撩撥他。

    肌膚上慢慢有了滾燙的熱度,男人的喘息也愈見灼熱。

    顧長樂察覺到邵天澤的變化,微微揚起唇角,眼眸含水的楚楚抬眸。

    這輕輕抬眸的一望,恰好望進邵天澤的眼瞳里。

    一瞬間,邵天澤的眸子眯了眯,並不似往常對她的那樣溫柔,反而有些駭人的冷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