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九章:將大權交給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九章:將大權交給我字體大小: A+
     

    肖家跟霍家明爭暗鬥,風濤驟起。

    整個港城的上流圈子裡都是霍家肖家之間的恩怨糾纏。

    霍啟雄幾次出面都疲憊盡顯,華髮頓生,兩鬢也斑白的厲害,彷彿是一襲之間老了許多歲。

    霍霆在霍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霍啟雄幾乎是毫無保留的跟霍霆一起治理霍家。

    年關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擠成了一團。

    春節的步步逼近也讓整個港城開始變得暫時寧靜下去。

    除夕的前一天,楚漠宸帶宋雲萱去做檢查。

    宋雲萱剛到了醫院的走廊上,就忽然一梗,捂住嘴巴想要嘔吐。

    她快步衝到衛生間,都來不及跟楚漠宸打個招呼。

    楚漠宸跟她到了衛生間的門口,看她在裡面扒著水池吐,還是走進去輕輕拍她的背:「讓你回雲城去修養你還不同意,現在身體撐不住了吧?」

    宋雲萱抬頭要說話,嘔意上涌,垂頭又猛吐了一通。

    整個人都因為吐的厲害而渾身脫力。

    宋雲萱的身體狀況也實在是差的厲害,顧長歌懷孕的時候可沒有吐的這樣厲害。

    或許因為邵天澤是醫生,所以她懷孕的時候稍微有點不對勁,邵天澤都會幫她調整過來。

    不管是在生顧奕的時候,還是在生淼淼的時候,她的身體都沒有出現太大的狀況。

    而宋雲萱這身子,不懷孕還看不太出來,若是懷孕,加上妊娠反應,等到生的時候差不多是要折騰掉了大半條命的。

    她扶著光滑的水池邊緣,吐得狼狽。

    楚漠宸在她身邊細心的輕輕拍她的背,有些心疼:「你怎麼吐得這麼厲害?」

    她覺得自己吐不出來了,才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擰開水龍頭洗手:「女人生孩子就是這樣的,我母親當年生我的時候……」

    她的話驀地頓住。

    楚漠宸還在聽她說話,她卻忽然不說了。

    「你母親生你的時候怎麼了?」

    她垂眸,眼中神色微微變化,聲音輕輕的:「受了很多苦。」

    不,不是受了很多苦。

    而是難產死了。

    她從生下來的那一天開始就失去了母親。

    她顧長歌的母親年紀輕輕就難產而死,縱使她的父親顧城對母親有十分的愛慕與疼惜,也無法阻擋生死相隔的距離。

    她有點感慨:「女人生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

    楚漠宸扶她往外走:「我知道。」

    「搞不好,孩子生下來,母親反而會死掉。」

    楚漠宸深深望她,唇瓣抿直,吐息不重,卻氣力萬鈞:「不管到任何時候,我都保大。」

    宋雲萱訝然一怔,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楚漠宸這句話的意思,她浮上笑靨,眼眸凝著他,唇角也忍不住翹起來:「你可是楚家金嬌玉貴的獨苗兒,若是我肚子里懷上個男孩,又難產,你捨得不保小?」

    楚漠宸腳步頓住。

    窗外陽光靜好,傾斜的流光從窗口照進來,披了他一身。

    他站在陽光下,半邊肩頭都帶著柔光,薄薄的唇瓣湊在她耳側,神情輕輕的,像是呢喃,又像是海枯石爛的誓言:「保不住你的話,我就去陪你。」

    不管你到了哪裡,我都去陪你。

    宋雲萱的眼眸本是笑著的,驀然聽見這樣的保證,愣了愣,有幾秒都緩不過神來。

    她的心,被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而這一下,卻軟綿綿的帶著無窮的力量直接射進了心底的最深出。

    她眼睛澄凈烏黑。

    楚漠宸望著她,定定望著,凝眸的模樣帶著不容忽視的神情。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居然還能接觸到這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愛情保證。

    心底那乾涸的地方,好像被重新滋潤了一樣,慢慢的,有什麼感情在舒展,生長,充斥到身體的每一寸血脈里。

    楚漠宸望著她。

    她也望著楚漠宸,卻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笑了。

    「你笑什麼?」

    宋雲萱垂眼:「覺得你這保證……真是不大符合你這人說話做事的一貫風格。」

    「很有很多不符合我風格的事情,你要不要一一都嘗試下?」

    話題稍微變得歪扭了一點。

    宋雲萱及時打住:「先去做檢查吧。」

    楚漠宸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將她的手握緊:「走吧。」

    兩人相攜而去。

    而在她們身後,卻有一個金髮碧眼的白人男子靜靜望著離去的兩人,眯了眯眼。

    ……

    除夕前一天。

    霍霆跟霍啟雄中午在一起用餐。

    霍啟雄愁眉不展:「霍家之前跟港城政府打過招呼的那個無煙城建設項目可能拿不下來了。」

    霍霆眉毛微微一動,不用多問也知道,當中做了手腳的定然是肖家人。

    「肖瑜跟肖亮跟港督的交情並不算深。」

    「但是陸家的人脈關係不容小覷,肖家開始討好陸家,希望陸家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候進來幫上一把。」

    港城三家的關係盤根錯節,複雜的厲害。

    肖家陸家跟霍家這三家卻一直維持著微妙的平衡,從前也有兩家試圖進行聯姻而共抗另外一家的事發生過,但是無論是哪兩家進行聯合,都會因為各種原因而最終打消聯姻的打算。

    陸家已經無力進行聯姻,在陸家的正牌少爺一命嗚呼之後,整個陸家只有陸夏一人支撐,陸夏在陸家這當家做主的架勢儼然就是終身不嫁的有力保證。

    而肖家兒子輩里未曾有過女兒,倒是孫子輩的時候肖瑜肖亮的膝下是各有一雙女兒,可是真正起了關鍵作用的卻是已經早死的那個大兒子肖玄的親兒子肖洛。

    肖洛若是娶了霍啟雄這兩個女兒中的一個,那也是功德圓滿能夠結成同盟。

    可是好巧不巧,霍佳慧跟霍佳穎一母雙生,如今都是二十六歲的年紀。

    而那個肖洛卻足足比兩姐妹小了整整十歲。

    就算是商業聯姻,是要互相利用,可是這年齡差距也稍微大了那麼一點。

    而且霍佳慧跟楚漠宸之間關係微妙,定然不會嫁。

    而霍佳穎的名聲卻又一下子毀了個乾淨。

    霍家跟肖家聯姻的事情是沒法達成,肖家這才放了心。

    霍啟雄說陸家的人脈關係廣,幫了肖家一把。

    霍霆卻不這樣認為。

    他將湯勺放在桌子上,抬起眼來:「依照爹地所看,陸夏是要幫肖家的那兩個兒子?」

    霍啟雄點點頭,異常疲憊:「若是陸夏站在肖瑜肖亮那一邊,我們霍家……我們霍家就危險了。」

    「如果陸夏站在肖瑜肖亮那一邊霍家的確是危險了,可是,爹地,我們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霍霆的眸低有著幽幽的亮光,靜謐的如同深海,在海底卻是細細翻騰的暗黑波濤。

    霍啟雄看著霍霆長大,從前的時候未曾細細觀察過這個兒子的神態,如今看見了,覺得他是有想法的。

    而且,說不定還是非常危險的想法。

    「爹地,與其坐等我們霍家被陸家跟肖家聯合起來對付,不如挺而走險的博上一搏。」

    在霍啟雄將手中的權利全部交出來之前,整個霍家還在霍啟雄的掌控之下。

    若是想要拿著整個霍家去賭,霍啟雄的支持必不可少。

    從前張毓芳在霍啟雄的身邊,總是對他霍霆提出來的建議指手畫腳甚至是直接否定。

    如今張毓芳已經不再這裡,自己要得到父親的首肯是輕而易舉。

    霍啟雄果然被他所說的這個搏一搏而吸引了注意力。

    霍霆望著父親:「爹地,您支持我嗎?」

    霍啟雄的雙眼望著他,有一種老了的滄桑感:「阿霆,事到如今,如果你有辦法讓霍家從危機擺脫出來,不管用什麼手段,爹地都會支持你的。」

    霍霆點點頭,對父親這樣支持自己感到滿意。

    他瞳眸暗黑,認真開口:「爹地,你暫且將霍家的掌控權,全部的交給我吧。」

    此話一出,讓霍啟雄都倏然怔住。

    從前張毓芳在他面前說過的話驀地浮現出來——

    「霍霆這孩子雖然是有些小能力,但是還是太過平庸,你不能過早的貿然將霍家的掌控權交給他,要把掌控權全然交給他,也要等到這孩子成家立業,行事作風都有長進了才行。」

    霍啟雄沒有想到大兒子會在這個時候要求權利的交接過渡,眼皮慢慢垂下,悠悠:「霍家的掌控權過渡是件大事,等我……跟毓芳商量商量。」

    霍霆面上未曾有和改變。

    放在桌子下的雙手卻驀地攥緊,手背上有淡淡的青筋根根凸起。

    毓芳……張毓芳?

    他這個父親雖然是有親生兒子的,但是卻對親生兒子根本就信不過。

    他的所有信任都放在了那個叫做張毓芳的女人身上。

    霍霆心裡有雷霆之怒,卻面上不顯現出一分。

    用餐完畢,身邊的人過來他耳邊小聲的說了句話,霍霆才彎起唇角來,跟霍啟雄道別:「爹地,我下午還有事,先離開了。」

    霍啟雄沒有多問的點了點頭,兀自沉思是否將霍家的掌控權一分分的交給霍霆。

    霍霆卻在離開霍家大宅之後,皺緊了雙眉,不耐煩的詢問身邊來告訴他消息的人:「什麼時候不見了的?」

    「今天早上。」

    「有沒有別人去陽山?」

    「慧小姐得知太太跟穎小姐去了陽山之後,親自驅車過去了一趟。」

    「什麼時候?」

    「就是今天早上。」

    霍霆眼梢有濃戾之色:「派人去截住佳慧的車子。」

    那人點頭。

    霍霆微微抬了抬頭,忽然叫住那人:「等等。」

    那聽了命令要去辦事的男人馬上頓住腳。

    霍霆手指骨響了一下,語音卻輕的沒帶狠意:「撞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