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二章:致命一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二章:致命一擊字體大小: A+
     

    霍霆的思路是對的,的確有人從中挑撥。

    但這個人是誰,他還沒有推測出來。

    是宋雲萱從中挑撥的這個可能性也不過是一閃即逝。

    宋雲萱勢單力薄,又是一個外城人,應當沒本事掀起這樣的巨浪。

    他一時之間無從判定是誰插手進來動了心思讓他們跟肖家反目成仇。

    他做夠了一個身為霍家大兒子該做的表態提議之後,便送父親回房休息。

    之後離開霍家,前去肖家,想要解開兩家之間的結。

    港城現在一片混亂。

    霍霆要想找到宋雲萱簡直比登天還難,而肖洛卻輕而易舉的就找到了宋雲萱。

    宋雲萱在酒店一樓等著他,看見他進了門口之後才迎過去:「找到這裡很不容易吧?」

    肖洛笑笑:「的確不容易,要是你不打電話到我家裡留言,我真的不知道你已經到了這裡。」

    宋雲萱引著他往酒店的電梯上走,有些抱歉的開口:「對不起,之前從你家離開的時候沒跟你說一聲就走了,還打碎了你一個盤子。」

    肖洛望著她,眼神裡帶著幾分放心的笑意:「沒關係,一個盤子碎了就碎了,只要你沒有危險就好。」

    宋雲萱按了電梯按鈕,電梯緩緩上升,肖洛垂下眼睫,有些落寞孤獨:「我還以為你也不聲不響的就離開了我。」

    「怎麼會?」

    「看到那個盤子碎在地上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他手指攥著上衣的衣擺,緊緊握起,「我還以為……我還以為是祖父的人有跑到我家裡來搗亂,然後把你帶走了,心裡難過擔心的不得了。」

    宋雲萱看他臉上的表情很傷感,唇角的笑容輕柔起來:「你想多了,我只不過是被熟人接走了而已,沒有受到半點兒傷害。」

    楚漠宸除了霸道一點,除了會偶爾阻止她做想做的事情之外,真的沒有傷害過他。

    最起碼,他不是真心要傷害她的。

    他喜歡顧長歌,把她當做是顧長歌,也像是保護顧長歌一樣保護她。

    雖然他做的事情有些讓她不是很喜歡。

    可是,卻不能否定他。

    到底,楚漠宸對她沒有惡意。

    楚漠宸把她接回來,也不過是想要保護她的安全,想要將她帶回雲城去罷了。

    在那個公寓里住下去,真的會受到傷害的,不是她宋雲萱,而是肖洛。

    「你住在那個公寓里的時候有朋友受到過傷害嗎?」

    肖洛點點頭:「偶爾。」

    電梯門打開,宋雲萱邁步出去。

    後面的肖洛跟著宋雲萱去酒店的房間,推開房門之後隨著她進門。

    宋雲萱讓他先去沙發上坐著,之後端了水果拼盤跟飲料過來。

    肖洛看著桌上擺著的東西,有些不理解:「特意約我出來談心?」

    宋雲萱眸光黝黑的反問他:「你覺得只是單純的談心?」

    肖洛苦笑著垂下眼睛:「我不是這麼覺得的。」

    宋雲萱點點頭:「那就好。」

    肖洛抬眼看著她,琥珀色的眼眸裡帶著幾分自嘲:「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肖家長孫的身份?」

    「嗯。」肖洛應聲,將宋雲萱放在他面前的飲料端起來喝了一口。

    宋雲萱看他一言不發的模樣,組織了一下語言:「我這樣貿然找你來談話可能會惹你討厭。」

    「楚漠宸把你帶回來的嗎?」

    她話才說完,肖洛就抬眼問她。

    宋雲萱從肖洛的眼中看到一抹憎恨,很淺很淡,卻是真實的存在著的。

    她微微莞爾:「是我自己跟他回來的。」

    「我還以為是他把你擄回來的,那個混蛋男人。」他很討厭楚漠宸,從第一次看見那個男人就覺得討厭。

    他衝去祖父家裡跟祖父要人的事情他肯定也已經預料到,可是他看見他的時候,他卻像是在看一個傻瓜鬧劇一樣連跟他說一聲都不曾。

    明明是他將雲萱從他公寓里接走的,居然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他只要想想,就覺得那男人叫人厭惡。

    「如果那個男人對你不好,你就來找我吧。」肖洛長長的睫毛下,一雙琥珀色的眼珠認真的看著他,「我不會向他那樣對待朋友的。」

    「朋友?」宋雲萱彎起唇角,眼裡光華流轉,眸色深沉而溫柔。

    肖洛點頭:「嗯。」

    「既然你把我當做朋友,那我拜託你幫我做一件事,你願不願意幫我?」

    有一件事,必須讓肖洛來做。

    唯獨只能肖洛來做,如果不是肖洛來做的話,那麼誰都沒法達到她想要的那個效果。

    肖洛被拜託,臉上神色微微怔了怔:「我能幫你?」

    「能。」她篤定。

    肖洛眼裡有高興的神色:「那你說吧,如果我能做到的話就都幫你。」

    宋雲萱得到他這個承諾,垂下眼睛,從玻璃桌下的小抽屜里拿出一張卡片:「把上面的內容背的滾瓜爛熟,然後去拘留所去見霍啟雄的太太跟女兒。」

    肖洛看見那張摺疊起來的卡片,疑惑的皺了皺眉毛。

    伸手過去將那張摺疊的紙片拿起來,展開。

    少年眼光落在那密密麻麻的字跡上,清澈的眼神一分分變得深黑幽暗起來,彷彿隴上了千萬重雲一樣令整個世界都安靜下去。

    宋雲萱本以為肖洛會問她些什麼。

    可是,直到肖洛看完紙片上的內容也沒有多說一句關於這張製片上內容的話,只是靜靜將紙片摺疊起來,塞進口袋裡,抬起眼:「我幫你,別擔心。」

    一句話,卻足以讓宋雲萱放一萬個心。

    宋雲萱對上他的眼睛,唇角笑意深了些許。

    肖洛雖然才十六歲,但是比她想象中的更懂這個殘酷的社會規則。

    他應該知道怎麼做,也知道做了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果然,在肖家生活了八年,他已不是那種白紙一樣的男孩子。

    ……

    肖洛走的時候從門口見到了開門的楚漠宸。

    楚漠宸訝然一怔,眉心皺起淺淺的摺子,雙眼看向房間內的宋雲萱。

    宋雲萱倚在門口,身材纖瘦,米白色針織衫襯得她如同一朵荼蘼花,有一種嬌弱而繁複華麗的美感。

    肖洛抬起眼皮從他臉上掃過,視線淡淡的,沒有仇視也沒有打招呼的意思。

    兩人交肩而過,楚漠宸側眼掃過他。

    剛好肖洛也側眼,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少年的唇角微微揚了揚,眼角有一點冰冷的挑釁之意。

    楚漠宸眼眸一暗,駐足。

    少年走後,宋雲萱將房門關上。

    「你怎麼把他找來?」

    宋雲萱看著楚漠宸,沒有慌亂失措的神情,眼神平靜而坦然:「這麼關鍵的時候,能給霍家致命一擊的,只有他,不是么?」

    楚漠宸無從反駁,視線之中卻帶上幾分冰冷犀利。

    肖洛,好像變了。

    跟上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不一樣了。

    楚漠宸看宋雲萱去桌上收拾了飲料杯之後就坐在沙發上吃拼盤裡的水果,走到她面前:「你要讓霍家跟肖家反目成仇?」

    宋雲萱抬眼:「如果不這樣,你打算為了我跟霍家拼個你死我活么?」

    「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

    宋雲萱點點頭:「的確,你只是對付霍家的話的確不會搞得太嚴重,但是,如果肖家的兩個叔叔奪了權,然後聯合霍家來料理我們呢?我們是不是必死無疑?」

    楚漠宸眼眸幽深,輕啟薄唇:「那樣也不會有事。」

    只要宋雲萱被證明是肖家的長孫女,肖家無論如何都不會落在肖瑜肖亮的手裡,因為陸夏會幫她。

    會幫她在肖家立足。

    會讓她成為陸家同氣連枝的盟友。

    有陸夏的幫助,宋雲萱絕對不會有危險。

    可宋雲萱到如今卻完全不知道陸家是站在她這邊的。

    看起來,宋雲萱既沒有得知自己是肖家長孫女的事情,也沒有跟肖家老爺子相認。

    如果是這樣的話。

    「讓肖洛順利在肖家落腳之後,肖洛會幫我牽制霍家的,到時候我就跟你回雲城,我這樣安排你覺得好嗎?」

    楚漠宸唇瓣抿直,視線放在宋雲萱的身上。

    宋雲萱得不到他的回答,眉眼彎了彎,自答:「不管你是怎麼想的,我還是覺得蠻好的。」

    楚漠宸不予回復,宋雲萱在笑眼望他一眼之後,轉身離開。

    肖洛離開海景酒店之後便驅車離開,身後有跟蹤他的保鏢一路緊緊的追著他。

    肖洛在街頭拐角處掃了右邊的反光鏡一眼,裡面清晰的映照出一輛看起來很不起眼,卻讓他覺得分外厭惡的車子。

    「二叔跟三叔真是沒完沒了,都說了不要祖父的遺產,居然還派人跟著我。」他兩條修長英氣的眉毛不耐煩的皺起來,光潔的眉心有不耐的神色,臉上表情更是厭煩透頂。

    腳下油門猛地踩下去,雷克薩斯的速度瞬間飛躍一般提高。

    車子宛如急速劃過的閃電一樣驟然往前,令身後跟蹤這輛車子的保鏢頓時手忙腳亂——

    「小少爺的車子突然提速了,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就算是發現了我們,也不可能一下甩掉我們,這輛車子的速度也還沒有垃圾道追不上的那種程度。」

    保鏢恨得咬牙切齒,追出去幾公里都沒能將距離縮短到適合觀察的距離,而且前面的雷克薩斯開始將她落的越來越遠。

    「這個小野種的車子改裝了,本來速度是沒有這麼快的。」

    「開什麼玩笑,那輛車子可是一直放在倉庫里,二少爺跟三少爺是叫人把這台車的最快速度減低了。」

    「那他現在怎麼越跑越快?!混蛋!追不上了……」

    保鏢手指緊緊捏著方向盤,一個急轉彎,前面的海濱公路上卻早已經沒有了肖洛那台雷克薩斯的跑車車影。

    副駕駛上的保鏢嘴角動了動,眼神愣住:「跟……跟丟了?」

    駕車的保鏢將手往方向盤上狠狠一砸:「這個小野種是故意要甩掉我們的!」

    「你不要老是叫他小野種,他可是肖氏的未來繼承人!」

    「繼承人?」那保鏢冷笑,「只要老頭子一死,他二叔跟三叔為了搶肖氏一定會把他玩死的,我可不覺得他會是肖氏的繼承人。」

    副駕駛上的人皺眉看過來,卻驀地愣住,駕駛席的車窗外卻好像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讓他一分分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