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一章:得力的大兒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七十一章:得力的大兒子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回到酒店的時候楚漠宸已經到了。

    她在門前頓了頓,之後才腳步輕盈的進門去。

    楚漠宸轉眼看她,瞳眸漆黑:「想不到你還能安然無恙的回來。」

    宋雲萱嘴角抿直:「出去辦點事,辦完就回來了,你的保鏢不是也沒有發現我出去么?」

    「要是萬一被人發現了呢?」楚漠宸的語氣嚴肅冰冷。

    宋雲萱微微側目,狐疑:「怕我被別人害死?」

    楚漠宸眼帶怒氣的望著她,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麼擔心她,多麼擔心……失去她。

    他心底一片沉悶。

    宋雲萱卻在接收到他的怒氣后,微微淺笑:「你知道我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幹嘛突然發脾氣?」

    「你……」他聲音發沉,似在猶疑,「出門去見誰?」

    陸夏跟他說了那麼多話,無非就是要告訴他,宋雲萱是肖家的女兒,肖家要把這個長孫女召回去,暗示他不要攔。

    或許,他也攔不住。

    既然這樣,宋雲萱見到的人,應該會是陸夏那邊的人。

    如果,她去見的人不是陸夏。

    那麼,她多半是去摻和肖家老爺子休克那件事了。

    可是,不管是哪一件事,都讓他打從心底里覺得不安。

    他站在原地,臉色緊繃,雙眼牢牢盯著宋雲萱,彷彿要看透她臉上的每一分表情,要挖出她心底的所有心思。

    可宋雲萱的瞳眸中卻彷彿永遠蒙著一層屏蔽別人的紗一樣,讓他無論如何都看不真切他在想什麼。

    宋雲萱見他盯著自己,心思玲瓏的啟唇輕問:「你是怕我去見誰?」

    楚漠宸坐在沙發上,眉毛英氣的皺著,眉心似乎有一個打不開的淺淺摺痕:「沒有。」

    「真的沒有嗎?」宋雲萱走過來,一雙漆黑的眸子像是要洞察了他所有的心思一樣,蹲下身子,眉眼寧靜的看他,「你怕我見誰?我見誰會讓你這麼不安?」

    「沒有誰。」他聲音冷淡。

    宋雲萱,肯定還不知道她是肖家的女兒。

    不然這會兒,早就已經去了肖家。

    她如果知道她是肖家的女兒,現在一定不會回到他的身邊。

    這樣細細想想,手指不自覺的就握緊了。

    宋雲萱看他否定,眸低深處黯淡了一下:「你一定知道很重要的事情吧?而且,這件事情偏偏不想讓我知道,漠宸,是什麼事情呢?」

    她溫柔的問他,似乎想要跟他交心而談。

    而他卻抬手將她的手撫開:「你想多了,早點休息。」

    他轉身離開。

    宋雲萱站在他的身後,望著他的背影,淡淡啟唇:「我不認為是我想多了。」

    楚漠宸背對著她,眯了眯眼,沒說話。

    他無論如何都不想要告訴她。

    就算是真的要告訴她,她是肖家的女兒,那麼,也絕對不是從他楚漠宸的嘴裡說出來。

    陸夏想要跟她說的話,那就說出來試試看好了。

    他不會讓宋雲萱輕而易舉離開雲城。

    離開他。

    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抓住她。

    宋雲萱看他抬步離開,起身叫住他:「我不希望你欺騙我。」

    「從來不會。」

    「我也不希望你繼續試圖磨去我的稜角,或者阻礙我。」

    楚漠宸似乎是被一支利劍猝然戳到,倏然轉身,看著他:「我哪裡阻礙你了?」

    宋雲萱靜靜望著他,臉上表情安靜:「將我身邊的保鏢撤了去吧,我已經很安全了。」

    楚漠宸凝著她,半晌才點了點頭:「是啊,你是很安全了。」

    只要你是肖家的女兒,有肖家的人護著你。

    你當然會很安全。

    跟楚漠宸的見面不歡而散。

    楚漠宸在第二天就撤去了守著她的保鏢。

    而不用那些保鏢守著,她也會寸步不離的留在房間里。

    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好,張毓芳的路她已經幫她鋪好了,現在不過是等著看那女人最後的結果而已。

    接連兩天,都沒有人聯繫她,甚至是楚漠宸都像是忙的不可開交一樣沒有時間理會她。

    她閑來無事便在房間里學習插花,沒事的時候還開始用毛線勾些小東西。

    一切看起來都那麼風平浪靜。

    而霍家跟肖家卻已經是一副大敵當前的劍拔弩張。

    霍啟雄親自拜訪肖家,肖瑜跟肖亮坐在客廳里,裝潢的如同宮殿一樣的肖家富麗堂皇金光燦燦。

    巨大的影視牆上是貼金的雕花鏤空裝飾。

    真皮沙發上坐著枯瘦的肖亮,旁邊是體格健壯的肖瑜。

    霍啟雄坐在對面,眼光落在肖亮的身上:「我想,我太太跟兩位在老爺子這件事上有些誤會。」

    肖亮半邊唇角勾起來,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話語卻刻薄的厲害:「我家老頭子雖然重病也活不了幾天了,但是身為老頭子的兒子,卻覺得老頭子多活一個小時都是好的,你的女人去幫我們家摘呼吸機,是覺得他活得太痛苦想要幫他一把?」

    霍啟雄臉色難看,張毓芳跟霍佳穎被這兩兄弟從肖家老爺子的病房裡撞見,而且剛好肖家老爺子的呼吸機就被摘了下來,老爺子幾乎當場搞掉了性命。

    現在人家的兒子這樣跟他說話就像是打臉一樣讓他難看。

    但證據確鑿,儘管知道張毓芳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卻又無從反駁。

    肖瑜看霍啟雄不說話,冷冷驅逐:「如果霍先生沒有別的事,就請離開吧,這件事沒的商量。」

    霍啟雄濃眉皺起:「我太太的身體不太好,不知道能不能請兩位在事情查清楚之前先容我將他保釋出來。」

    「保釋?」肖亮好笑的看著他,「霍先生,如果是你父親被人害的休克昏迷,你會讓人把兇手保釋出去嗎?」

    霍啟雄眼皮垂了垂,眼中是兇惡的猙獰狠意。

    她當然不會叫人把兇手保釋除去,不僅不會叫人將兇手保釋出去,還會讓人好好的收拾他。

    肖亮似乎是洞察了霍啟雄的心思,收斂了臉上的笑意,正色:「霍先生還是不要在這邊浪費力氣了,我們兄弟敬重你是長輩,所以在事情沒有查清楚之前不會將霍家企圖害我們老父親的事情傳出去。」

    霍啟雄臉色鐵青。

    肖家兄弟無意長談,很快就叫人將他從肖家送了出去。

    霍啟雄沒能得到肖家兄弟的允准,自然無法將張毓芳跟霍佳穎保釋出去。

    霍啟雄回到車上之後就捂住了太陽穴,前面的司機看見霍啟雄疲憊而痛苦的伸手揉按太陽穴,關心的出聲:「老爺,您沒事吧?」

    「沒事,回去。」

    司機啟動車子,忍不住多加了一句話:「如果老爺覺得不舒服的話,我馬上送您到醫院裡去。」

    霍啟雄揉按著太陽穴,唇瓣動了動:「回去,我要見霍霆。」

    他一共只有三個孩子,一個霍霆,一個霍佳穎一個霍佳慧。

    如今太太跟小女兒都被牽扯到了這樁麻煩事里,他一個人也不知道該如何辦,只能看看霍霆的想法。

    這事兒沒法召集別人跟別人商量,霍家跟肖家的關係不冷不淡的,但是萬一起了衝突,兩敗俱傷是輕的,搞不好就會變成長期的商業戰,最後要是發展到非得把對方弄個傾家蕩產的地步那就更完了。

    他回去之後霍霆正在客廳裡面等他,見他扶著太陽穴,關切的上前扶他:「爹地,你不舒服?」

    「稍微有點頭疼。」

    「我幫你請醫生。」霍霆扶他坐下之後便抬手去撥電話,要請醫生。

    霍啟雄一把按住他的手:「醫生待會兒再請,你媽咪跟阿穎的事情你看怎麼辦才好?」

    霍霆眼底的神色微微變了一下。

    父親很少跟他貼心的商量什麼事情,以往的時候都是張毓芳在他身邊,萬事都是張毓芳先知道。

    現如今,沒有張毓芳卡在她們父子之間,霍啟雄才看見他。

    霍霆對張毓芳跟霍佳穎沒事跑到醫院去摘肖家老爺子呼吸機的事情也覺得古怪,不過,不管是多麼古怪,這件事都足以將張毓芳打的萬劫不復。

    霍啟雄就算把她從這件事里安全的弄出來,也不見得張毓芳以後還能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混得風生水起。

    而且她就算是出來了,為了兩家的關係著想,霍啟剛也一定不會讓張毓芳在霍氏任職。

    霍霆想了想,才問霍啟雄:「爹地,肖家還是不同意我們將媽咪跟小穎保釋出來么?」

    霍啟雄疲憊的點點頭:「肖家無論如何都不肯讓我們將毓芳跟小穎保釋出來,真不知道那兩兄弟到底是抽的哪門子風,居然瘋狗一樣死咬住我們霍家不鬆口。」

    霍霆安慰他:「爹地,只要等著肖家的老爺子從昏迷里醒過來,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那老頭子這次陷入到中毒昏迷里,能不能醒的過來都不好確定,我們等他醒過來還不知道要等多久。」

    霍霆自然知道肖家的老頭子這回昏迷的厲害。

    「爹地,老頭子沒有醒過來之前肖家也不能一口咬定我們要害死他父親,沒有證據他們也不敢亂動手傷害媽咪跟小穎。」

    霍啟雄更煩起來:「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肖家等不到老頭子醒過來就會催著警察儘快破案,港警已經將當時的監控錄像調了出來,裡面有你媽咪跟小穎匆匆去住院部九樓的視頻。」

    「爹地,這件事你有沒有問過媽咪?」

    霍啟雄抬眼看他:「出事到現在已經兩天,港警因為這件事關係重大,連人都不讓我看一面,我怎麼知道當時究竟是什麼狀況。」

    霍霆微微皺了皺眉,唇角卻不知不覺的勾出一個淡淡的笑意來。

    港警不讓親屬探看嫌疑人?

    很明顯,裡面有人插手。

    但是,到底是誰插手不讓父親見張毓芳呢?

    肖家?

    不,不是,肖家沒有這個必要,他明著來就夠了,不用暗地裡再囑咐一遍。

    那麼,不是肖家又是誰?

    楚家?

    也不可能,港城有肖,陸,霍三家,外城人是沒法插手白道事情的。

    既然不是肖家楚家,那麼,這人又會是誰?

    他皺眉思索,霍啟雄卻握住他的手,臉色嚴肅道:「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能跟肖家弄得撕破臉皮,那樣對誰都不好。」

    霍霆點點頭:「雖然我不知道媽咪跟小穎是去醫院裡做什麼,但是她們兩個絕對沒有害肖家老爺子的必要跟動機,一定是有人想要挑撥肖家跟霍家的關係,讓我們反目成仇。」

    「那麼,阿霆你打算怎麼辦?」霍啟雄望著自己的大兒子,眼中含有期盼。

    霍霆淺淺莞爾,笑容溫暖又貼心:「爹地,只要想辦法讓肖氏兄弟知道有人在算計我們兩家,並且證明了這一點,肖家就不會為難我們,而且還會跟我們合作。」

    霍啟雄聞言,眸光變化,安心了許多:「你說得對,阿霆,還是你得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