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五章:氣死祖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五章:氣死祖父字體大小: A+
     

    如果她還是顧長歌,她一定會毫無顧忌的將白襯衣扔到楚漠宸的臉上。

    因為顧長歌的地位擺在那裡,就算是稍微跋扈一點也無妨,楚漠宸看在顧家那麼棘手的份上也不會對她做的太過分。

    但是宋雲萱不一樣。

    宋雲萱的身份跟顧長歌差了十萬八千里,顧長歌的倔強桀驁她統統都要拋棄。

    因為楚漠宸不需要對宋雲萱顧忌,如果宋家不老實,他可以在短時間內將宋家滅掉。

    她現在還不想跟楚漠宸形成正面衝突,順著他一點也無妨。

    她將白襯衣抱在懷裡,下床要去衛生間里換。

    楚漠宸卻望著她,命令:「就在這兒換。」

    宋雲萱磨了磨牙,雙眉皺起來的模樣有些凌厲。

    楚漠宸看她生氣的模樣也沒有半分的動容:「你也可以選擇不換。」

    宋雲萱雙手攥緊了那件白襯衣,聽見他這樣說,將白襯衣往床邊一放,就伸手去解自己身上的圍裙。

    那件碎花圍裙穿在她身上的時候其實很可愛,是她這個年紀該有的甜美。

    但是,他絕對不想在別的男人家裡看見她穿著圍裙的模樣。

    她將圍裙解下來,怒目沖他扔過來。

    他伸手,將圍裙一把接住,唇角涼薄的翹著:「你居然還會洗碗做飯。」

    宋雲萱背過身去,將外套脫了,穿著弔帶將他那件襯衣穿上。

    楚漠宸將圍裙往地上一扔,在她還沒轉過身之前就雙手抱住了她的腰,將她拉到了懷裡。

    他的手臂箍著她的細腰,說話的聲音響在她的耳畔:「裡面也該脫了。」

    「你別得寸進尺。」宋雲萱咬牙。

    楚漠宸抱著她的腰,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為什麼你每次跟我吵架之後都能住到別的男人家裡?」

    宋雲萱皺眉,唯恐他作出什麼傷害洛基的事情。

    「他才十六歲而已。」

    「十六歲很小嗎?他父親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一見鍾情的女人了。」

    宋雲萱微微蹙眉,彷彿從這句話里猜到了什麼。

    「總之我不想讓你跟他在一起。」

    「那你想讓我做什麼。」

    「我想讓你乖乖回到雲城,以後都別到港城這個地方來了。」

    宋雲萱還是覺得自己在洛基家裡被找到的事情很蹊蹺:「為什麼你能進入洛基家裡?他家的安全系統可是……」

    「指紋跟瞳孔么?」

    「沒錯。」

    「肖家子孫的存檔都是交給容家保管的,指紋跟瞳孔信息也是,從裡到外的所有訊息都有。」

    「容家這種保密公司可真是失職。」她唾棄。

    「但是這消息可不是我從容家得到的。」

    宋雲萱微微怔住:「那是從哪兒?」

    楚漠宸湊近她的耳朵,低聲:「他二叔那裡。「

    宋雲萱雙眉皺的更緊了一些:「洛基到底是什麼人?」

    「你猜不到么?我都告訴你他是肖家的人了。」

    「他是肖玄的兒子?」

    「沒錯,他的名字其實是叫肖洛。」

    「肖洛……」她後知後覺的品味這個名字,眼底有緩緩游曳的光芒。

    原來肖洛就是肖家老爺子的心尖。

    只是,既然是肖家老爺子的心尖,為什麼肖洛要受到隔離一樣的對待,獨自在跑馬地的公寓里生活。

    她微微皺眉,思索這件事的緣由。

    楚漠宸感覺到她的沉默,將唇瓣貼在她光滑的脖頸上:「你又在想不該想的事情了?」

    宋雲萱冷冷轉動眼珠:「什麼事情是我不該想的?」

    「你總喜歡跟我打太極,我問你的問題都被你拋回來了。」

    宋雲萱不是宋雲萱。

    她是顧長歌,她活了這麼久,經歷了這麼多的明爭暗鬥,當然知道什麼時候該迅速的出手,什麼時候應該安靜的當個看戲的局外人。

    或者,有時候還能當個可愛的小傻子。

    她身上穿著寬大的白襯衣,被楚漠宸一抱,玲瓏的身段便在白襯衣下一覽無餘。

    楚漠宸鼻尖充盈著她的發香,長直的睫毛之下一雙眼珠黝黑的看不到底。

    「如果我阻止你,你也會馬上跟我翻臉吧?」

    宋雲萱沒有言語。

    他這個問題是不需要回答的,他應該很清楚她的性格脾氣。

    如果有人礙手礙腳,她當然不會同意。

    「你要阻止我么?」

    她問他。

    楚漠宸垂頭,只是將唇瓣貼在她的肌膚上,沒有給她明確的回應。

    他當然會阻止她。

    沒有什麼大義,出於純粹的自私。

    ……

    洛基在客廳里見到自己的祖父。

    肖鑒誠近幾年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走路的時候都會隨手拿著一根拐杖。

    洛基看他從二樓上拄著拐杖下來,從坐著的沙發上站起來,但是卻沒有過去扶住肖鑒誠。

    很有眼色的菲佣過去將老爺子扶到沙發邊。

    老爺子在坐下之前看了洛基一眼,似乎是有些不滿,又帶著幾分無奈。

    洛基在祖父坐下之後垂著眼睛坐回沙發上:「我想問祖父一件事。」

    「連祖父都放不到眼裡的人,還來問祖父事情?」

    肖鑒誠看著他,臉色冷肅。

    洛基抬起眼睛來,雙瞳不是純黑,而是略淺一些的琥珀色。

    他沒有回答肖鑒誠難為他的問題,而是開門見山的問肖鑒誠:「之前我公寓里住進去一個朋友,是不是祖父把她趕走了?」

    「是個女人么?」肖鑒誠漫不經心的收回視線。

    洛基點了點頭。

    肖鑒誠本來並不十分在意這個女人,可是,洛基卻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抬起頭來,認真對肖鑒誠要求:「請祖父將她還給我。」

    肖鑒誠的眉心擰了一下,雙眉不由自主的皺起來:「還給你?」

    洛基眼睛定定的望著肖鑒誠,沒有妥協膽怯的模樣。

    肖鑒誠能從洛基的身上看到自己兒子的影子。

    洛基雖然是中西方混血的孩子,但是遺傳了父親七分的容貌,每次肖鑒誠看見他,都有種自己的兒子還活著一般的感覺。

    正是因為這極度的相似,肖鑒誠孤注一擲的將全部資產的百分之八十都給了這個長孫。

    他相信,自己的兒子有經商的決定手腕,自己的孫子也一定有這樣的能力。

    但是洛基在從美國回來之後雖然各方面看起來都很優秀,但是所做的事情卻讓老爺子覺得很不滿意。

    尤其是私生活。

    「你不是正在補課么?今年的結業考試都沒能拿到A+,你是怎麼還能有時間去跟女人同居的?」

    洛基眼神有些憤怒的辯解:「那不是跟我同居的戀人,而是昨天剛剛認識的一個比我大的姐姐。」

    「姐姐?」肖鑒誠冷笑出來,彷彿是想到了兒子當年走的那條舊路,「你父親當年被一個老女人毀了還不算,連你也被老女人蠱惑了?」

    洛基雙手的拳頭都攥起來,反駁:「祖父,雲萱她不是老女人,她才比我大一兩歲的模樣。」

    肖鑒誠臉色冰冷:「就算是比你大一天也是老女人,我絕對不允許你身邊有這種心機女出現。」

    肖鑒誠十幾年來都認為肖玄之所以會變的叛逆不聽話,完全都是因為跟那個女人交往導致的。

    「你父親當年不過是在高中念書而已,就被別有用心的老女人耍的團團轉,而且還不惜忤逆我的安排,到最後變成那種頹廢又不正常的樣子簡直全都是拜那個老女人所賜。」

    洛基雙眼盯著自己的祖父,一字一句:「爹地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都是祖父殺了那個女人才造成的。」

    肖鑒誠被他這麼用力的一句話喊得一震,之後臉上的神色就連剛才的冰冷平靜都維持不住,剎那間變得怒容滿面,手中的拐杖也猛地往地面上一敲:「那女人是罪有應得!你父親也是個胸無大志的混賬,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就把自己折磨成那種鬼樣子!我肖鑒誠的臉都被他給一次全丟光了!」

    「那祖父你跟我脫離祖孫關係吧。」

    洛基的話像是珠玉一樣清晰的落在地上。

    旁邊站著的菲佣都是齊齊一愣。

    肖家老爺子更是不可思議的將眼睛睜大了幾分。

    洛基從沙發沙發上站起來,望著自己的祖父:「我沒法按照祖父安排的那樣生活,也不可能不走爹地的舊路,如果祖父覺得爹地把您的臉都丟光了的話,那就請跟我斷絕祖孫關係吧,我也不想成為讓別人笑話肖家的笑柄。」

    肖家老爺子聽著孫子的話,臉上的血色都在剎那間退去了一層。

    洛基以為自己的祖父起碼會像是剛才一樣猛敲著拐杖罵他。

    但是結果卻跟他想的一點都不一樣。

    肖家老爺子只是睜大了眼睛望著洛基,一言不發的望著,眼珠都大大的瞪著一動也不動。

    洛基見祖父沒有責備自己的意思,也無意久留下去,只是在抬腳要離開之前,沖祖父鞠了個躬:「雖然我被從美國帶回來不是出於自願的,但是我還是很感激祖父這些年養大了我,您以後好好照顧自己,我以後再也不會到這個地方來了。」

    他說完,抬頭看一眼老爺子,又說:「請祖父無論如何都將雲萱還回來,她是我的朋友,請您不要因為我而傷害她。」

    他說完,才轉身離開。

    可是,就在他走了四五步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噹啷一聲響。

    他皺了皺眉,轉身去看。

    一下子就看見祖父手裡的拐杖歪倒在地上,而肖鑒誠整個人也像是僵住的石像一樣傾斜,歪倒。

    然後嘭的一聲重重倒在了地上。

    「祖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