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四章:換衣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四章:換衣服字體大小: A+
     

    女傭根本就攔不住洛基。

    洛基大步往前面走,後面的女傭緊追著想要阻止他打開會客室的紅木大門。

    然而,即便女傭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還是沒能阻止洛基將會客室的大門猛地推開。

    在會客室里談話的老人跟青年雙雙抬眼往門口看過來。

    洛基開口就要說話,卻在張嘴的時候猛地發現祖父面前坐著的人很面熟。

    「阿洛,怎麼慌慌張張的?發生什麼事情了?」洛基的祖父雖然已經八十七歲高齡,可是保養的很不錯,常年養尊處優的生活讓他的頭髮只有三分之一變成了白髮,而且戴著方形眼睛的臉上表情很慈善,並不帶著一般巨富的那種跋扈跟嚴厲。

    洛基被叫到,視線里含帶的憤怒被生生壓住:「忽然想要問祖父一件事,祖父正在忙的話,我就等等再說。」

    洛基的祖父點了點頭,洛基才從紅木門前離開。

    追來的女傭見小少爺沒有不分場合的大發脾氣紛紛鬆了一口氣。

    肖鑒誠轉頭看向坐在對面的年輕人:「漠宸,真是不好意思,剛才的談話都讓我這個任性的長孫給打斷了。」

    「沒關係,該談的也差不多都談妥了,小少爺來的正是時候。」

    肖鑒誠活了就快要一個世紀,在港城更是首富,而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

    位居第二的陸家甚至在總資產上還比肖鑒誠的資產少許多。

    只是,雖然肖鑒誠的人生很成功,可是在作為一個父親的層面上講,卻實在是算不得成功的。

    肖鑒誠這個人的子孫運很坎坷,五十歲之前生了兩男一女,但是在他四十九歲這一年,那三個孩子跟她們的母親都在出國旅行的飛機上遭遇不測,隨著墜毀的飛機都不幸去世。

    肖鑒誠在五十一歲的時候又生了一個兒子,也就是洛基的父親。

    洛基的父親叫做肖玄,是肖家的長子,也是肖家這一代里最有手腕的一個,後面兩個比他小了一歲的弟弟都在經商手段跟城府上比他差了不止是一截那麼簡單。

    但是,儘管肖家有這樣一個優秀的繼承人,可是卻沒有料到這個繼承人的人生過得一塌糊塗,而且還是年紀輕輕的二十八歲就去世了。

    而肖玄之所以年紀輕輕就不幸去世,聽傳聞說是他為情所困。

    肖玄在十六歲的時候就讀在港城的高等私立學院,也就是貴族中學,而且從裡面認識了一個年齡比他大不了幾歲的英語老師。

    並且,對那個刻板又傳統的女老師很不順眼。

    肖玄有段時間一直在惡整那個女老師,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一來二去的居然跟那個女老師發展出了感情。

    而且還感情深厚到要為了那個女老師放棄學業跟繼承權。

    肖鑒誠知道以後當然不允許兒子做出這種混賬事情,於是叫人警告那個女老師,並且把兒子弄出國念書。

    肖玄在次年前往美國,並在美國不太老實的度過了一年。

    聽說他在美國幾次三番的想要逃回來,可是都失敗了。

    肖玄十八歲的時候,從美國提前完成學業歸來。

    然後,他去找那個女老師的時候,那個女老師……死了。

    此後的肖玄雖然表面上未曾表現出什麼,但是在港城的商業圈子裡卻迅速的以雷霆手腕震懾了整個港城富商,他將肖家在港城的地位迅速提升。

    甚至將多年來一直力壓肖家的陸家也踩到了腳下。

    陸家遭到肖家的重創,在港城低調了十幾年。

    但是肖玄也沒能活太久,他在二十八歲因為生活作息不規律,而且生活糜爛而患上胃癌,雖然肖家在為他緊張的籌備手術,並且請了國際上最好的醫生主刀。

    可是,在手術的前一晚,肖玄還是從醫院的頂樓上跳了下去。

    肖玄的死狀很凄慘,肖家老爺子因此而傷心過度重病了一場。

    本以為肖家就此會一蹶不振,但是不知道是誰給老爺子傳了消息,老爺子居然得知在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州還有自己兒子春宵一度后留下的一個混血兒子。

    老爺子將那個八歲的混血孩子帶了回來,並且為那個孩子前後做了三次親子鑒定。

    極度確定這個孩子就是肖玄的親生兒子。

    那個孩子就是洛基。

    這些都是在港城的上流圈子裡秘密流傳著的,而且很多人都知道。

    肖家老爺子對小少爺異常疼愛,並且已經寫好醫囑,將肖家百分之八十的資產全都交給這個孫子。

    老爺子的二兒子跟三兒子都為這個決定而感到憤怒,可是老爺子說一不二,將老爺子惹火了更是得不償失,洛基的兩個叔叔也只能忍氣吞聲。

    但是這麼多年過來,他的兩個叔叔卻在暗地裡沒有絕了心思,一直都在想方設法的削這個長孫的繼承權。

    楚漠宸對洛基似乎不是很感興趣,看老爺子急著跟孫子談事情,便知趣的先告辭離開了。

    只不過臨走的時候,回頭看了那個少年一眼。

    那個少年在門口,也轉眼看了他一眼,兩人的視線相對,有隱隱的火花從無形中爆開。

    楚漠宸眼瞳深暗,眉宇之間不帶戾氣,卻有沉穩內斂的氣質隱隱透出。

    他的唇角微微翹起一點,那笑意淡的幾乎叫人難以察覺。

    但是若是察覺了,就會明白,那笑容絕對不是因為開心而浮現出來的。

    ……

    宋雲萱被關在房間里。

    楚漠宸回來的時候看了一眼她摔在地面上的骨瓷茶杯,之後才抬起眼來問她:「就算是想走,也不能這麼沉不住氣。」

    「我手滑了。」

    她看起來已經平靜下來。

    楚漠宸不置可否的看她一眼,將外套放在沙發背上。

    宋雲萱坐在沙發椅上,臉上表情明顯不是很開心。

    楚漠宸抬手解領口的扣子跟領帶:「你今天似乎很容易失手,早上已經打碎一個盤子了,現在又打碎了一隻茶杯。」

    「我說了我是手滑。」她有點不耐煩。

    楚漠宸勾起半邊唇角,走過來,高大的身軀微微俯下,雙手牢牢扶在沙發椅上的扶手上,以一種極具壓迫力的動作困住她。

    她的雙眼盯著她的雙眼,一字一句的警告:「記著,以後不許跟洛基來往。」

    「那是我的事。」她完全沒有乖乖聽話的意思。楚漠宸微微挑了挑眉:「可我不希望你跟他來往。」

    「你希望我不跟全世界的人來往我就跟全世界都斷絕關係么?」宋雲萱怒瞪他,完全沒有臣服下來的意思,她不是單單的倔強,她也有自己的底線。

    因為有一個非得要實現不可的目的,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超過她的底線。

    「如果你願意這樣做的話也沒有關係。」

    「我絕對不會這樣做。」宋雲萱轉頭,不願意再面對他。

    「但我怕你這樣做……」楚漠宸眼睛望著宋雲萱,有深情的話想要說出來。

    宋雲萱卻轉過頭來,勾起一個嘲弄的笑意:「你怕什麼?怕我不給顧長歌當替身?怕我從你身邊離開,讓你的生活變得沒有樂趣?」

    楚漠宸盯著她,因為她的話,眼神一分分變得犀利起來。

    「你何必這樣害怕,漂亮的女人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缺,只要你喜歡十八歲的女孩子,以你的身份地位就算是天天換都沒有關係,要是喜歡顧長歌的臉,找個跟她五分像的女人,往整容醫院裡一扔,半年左右,再出來的時候差不多就能以假亂真了。」

    楚漠宸視線往旁邊看了一眼,對她這通話覺得好笑,但是眼底卻沒有一點笑意。

    宋雲萱看自己還沒有將她激怒,眉峰不自覺的皺了皺。

    「就算是養寵物,主人都不會喜歡太兇悍的。」他啟唇,冷冷告誡她。

    宋雲萱從這句話里抓到可以反駁的點,眼睛一亮,冷冷道:「我不是你的寵物,我也沒有賣給你,你不喜歡可以跟我分手。」

    楚漠宸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端詳她的臉:「其實你跟長歌也是有相似的地方的,我把你送到整容醫院裡待上半年,對外說宋雲萱死了,你說半年之後,誰還知道你就是宋雲萱?」

    他這話說的輕飄飄的,卻是無比惡毒。

    宋雲萱眯了眯眼,一把打開楚漠宸的手:「卑鄙。」

    「這主意可是你出的。」

    宋雲萱一下子哽住。

    想要反駁,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楚漠宸坐在她旁邊,看她身上還穿著早上從跑馬地公寓里穿著的那身衣裳,有些不悅:「把這身衣服換了。」

    「這裡沒有我的衣服。」

    「穿我的。」

    「太大。」

    楚漠宸皺眉看過去,眼神銳利的好像要給她把身上的衣服都割成碎片:「你自己換,還是我幫你換?」

    宋雲萱胸口一震血氣翻湧,半晌都沒有動靜。

    楚漠宸將袖扣解開,站起身來:「我幫你換。」

    他伸手過去拉住宋雲萱的手臂。

    宋雲萱使勁掙了一下,卻被他一下就拉到了卧室里。

    卧室的房間里有一個大大的衣櫥,她被一把扔到床上,柔軟的大床因為她的忽然落下而凹陷。

    楚漠宸從裡面拿出自己的白襯衣,扔到她的身上:「換。」

    宋雲萱將那件衣服抓到手裡,簡直想要當場撕碎給他看。

    但是抬眼去看楚漠宸的時候,卻發現他眼神盯著自己的臉,領口處有微微的涼意。

    她壓住了將那件襯衣撕碎扔出去的衝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