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三章:雲萱消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三章:雲萱消失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是周一。

    洛基早早起來的時候宋雲萱已經出現在廚房,餐廳的桌子上擺著煎蛋卷跟牛奶,還有夾了黃油的土司跟小香腸。

    洛基撓了撓頭髮,望著餐桌上的早餐眼睛發亮:「這些,都是雲萱你做的么?」

    「看見你冰箱里還有些食材,所以就早起來做了。」

    本來她是想要下樓去買的,可是想到出門之後那套麻煩的安全系統就會讓她回不來,也就只好作罷。

    她對做飯不是很拿手。

    不管是在顧家還是在宋家,她擅長的都不是做飯。

    也沒有那種時間跟興緻。

    但是現在不一樣,她可能要安安靜靜的消失一陣子了。

    因為……

    洛基剛坐在餐廳的椅子上,桌上放著的報紙就讓他一愣。

    他奇怪的將報紙拿起來,看著上面的爆炸性標題皺起眉來:「又是霍家的頭條唉!嘖嘖,霍家的膽量真是大,上次才剛剛被從貨船里查出走私的毒品,這次居然又是霍氏夜總會販賣大麻冰,毒搖,頭。丸,這樣頂風作案,霍家是想找死么?」

    宋雲萱將雞蛋打在平底鍋里,聽著花生油煎蛋的聲音,唇角浮現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她的眼角微微彎起,模樣溫柔又平靜。

    霍家當然一點都不想找死。

    可是有人偏偏要把霍家掀到風口浪尖里,而且還要讓霍家在這風口浪尖里被撕得支離破碎的。

    霍霆才剛剛按下上一次貨輪走私的事情,這一次居然又變成了霍家開得夜總會裡出了事。

    不曉得這種事情霍家要怎麼處理應對。

    也不知道張毓芳現在手裡到底還剩下幾張牌,這女人要是再不反擊的話,搞不好都快叫人家連骨頭都嚼碎了。

    他看煎蛋成了金黃色,才起鍋裝盤,然後端到洛基的面前。

    洛基看見煎蛋,貓兒一樣的大眼睛高興的彎起來:「自從我母親走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給我做過煎蛋了。」

    「保姆不會給你做么?」

    「啊,保姆那張冷冰冰的臉每次看見就倒胃口,哪裡還會吃她做的東西,我一般都會倒掉。」

    洛基吃了半個煎蛋。

    宋雲萱坐在她的對面,衣服穿得整齊,吃飯的時候沒有說話,只是將洛基放在旁邊的報紙翻了幾頁。

    洛基有些吃不下飯,雙眼望著她,似乎想要說什麼話。

    宋雲萱感受到他的視線,抬起頭來看著他:「怎麼了?」

    「你……今天就要走么?」

    宋雲萱想了一下,有些苦惱:「要是我繼續住下去的話……」

    「你繼續住下來也沒有關係啊,我雖然白天要去上課,不過還有幾天就可以放假了,到時候我可以陪你。」

    「不是,我覺得我這樣貿然住在你的家裡,會影響你學習。」

    「不會啊,我自己住在這裡都很悶的,只要你願意的話,住多久都沒有關係,我可以包吃包住的,不收你錢。」

    宋雲萱撲哧一聲笑出來,覺得這個少年還真是可愛。

    「你不回九龍塘?」

    洛基用叉子叉在剩下的半個煎蛋上:「大概過幾天會回去一趟,不過也不會過夜的,很快就回來。」

    「那我住在你的家裡,你家裡人會不會責怪你?」

    洛基否定:「才不會,那些人從我升二年級之後就一直在計劃怎麼把我送到美國,哪裡會關心其他事情。」

    宋雲萱看他將最後那半個煎蛋吃掉,又喝了半杯牛奶,才微笑著提醒他:「你今天起床有些晚了,現在不快點出發的話,上學可能會遲到。」

    洛基轉頭看了一眼牆壁上的創意時鐘,立刻飛奔到房間里收拾書包換衣服。

    三分鐘后,洛基再次出現在玄關處的時候已經完全是一個學生的模樣。

    他身上穿著的學生制服是圓形立領制服,白色襯衣露出來,襯得他下巴尖尖的,換了學校的制服,讓他看起來更乖巧起來:「功課還好嗎?」

    洛基撇撇嘴:「稍微鬆懈了一點。」

    「那你現在是在補課咯。」

    洛基皺眉,很不情願,但是又無奈。

    「我小時候念書的時候也會在寒假參加補習吧。」

    「你小時候功課也不好么?」洛基抬起頭來。

    宋雲萱笑著搖搖頭:「我功課很好,全校第一。」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補課?」

    「因為想要去看看那些補課的傢伙愁眉苦臉的樣子。」

    洛基忍不住笑起來:「你好惡劣。」

    「也想看看你在補習班上愁眉苦臉的樣子。」

    「你可能看不到了,我明年絕對不會參加補習了。」

    洛基背好書包穿好鞋子要離開,他開門的時候宋雲萱穿在圍裙在玄關處看著他。

    洛基動作頓了一下,回過頭來看著她:「我下午回來的時候,你也會在公寓里等我吧?」

    宋雲萱微笑:「當然。」

    現在她無處可去,只能暫時待在洛基家裡了,除了洛基家裡,似乎去哪家酒店住都不安全。

    如果她住酒店,一定不會超過一個小時就被楚漠宸發現。

    到時候要是被楚漠宸帶回雲城。

    她掌權宋家可就難上加難了。

    她目送洛基離開。

    開門的時候恰巧走廊里有個女了走過去,從敞開的門縫裡看見宋雲萱的模樣之後微微一怔,隨後便收回視線離開了。

    洛基走出去之後那個女子似乎跟洛基打了招呼,看起來像是鄰居之類的人。

    宋雲萱在房門關上之後回到餐桌前收拾餐桌上的牛奶杯跟盤子。

    又把牛奶杯跟盤子放在水槽里,放水洗碗。

    房門有微微響動的聲音,她手上還有泡沫,想著也許是洛基忘記拿什麼東西,便出聲:「下次要記得把書包收拾好,你這樣折回來拿東西一定會遲到的,你是忘了拿什麼東西?」

    她將盤子放在水流之下沖洗了一下,然後轉身看折回來的洛基。

    卻在轉身看清來人的那一刻,手中一松,盤子猛地摔在地上,變得四分五裂。

    ……

    洛基下午回到家裡的時候,並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場景發生。

    本以為宋雲萱會站在門口等著他回來。

    可是結果打開門也沒有發現宋雲萱站在玄關處。

    「雲萱?」

    他換了鞋子,沖房間里叫她。

    房間里如同以前回家的時候一樣寂靜的沒有人聲。他皺了皺眉,有些不滿的嘀咕:「還說什麼會等著我放學回來,該不會是還在房間里睡覺吧,現在才下午五點鐘啊。」

    他將書包放在真皮沙發上,從客廳里往宋雲萱住的客房,途中經過餐廳,眼角的光芒一閃,忽然就看見在廚房水槽邊的地板上有一個被摔碎了的盤子。

    他心頭一跳,走過去看廚房:「雲萱?雲萱你在哪裡?」

    廚房裡沒有人,餐廳里沒有人,就連書房跟她的房間里也沒有人。

    衛生間,浴室,甚至是儲物房跟陽台上都已經看過。

    可是卻都沒有人。

    「怎麼可能……」

    他的手放在陽台推拉門的合金門框上,不可思議的垂下眼睛,肩膀都垮下來:「她明明跟我說過會等著我回來的,怎麼會連招呼都不打的就消失不見了?」

    他的身體慢慢下滑,靠著玻璃門坐在地上,眼神寂寞:「一個兩個,怎麼都是這個樣子……明明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為什麼一定要把他們都從我的身邊趕走。」

    他在原地坐著,等了好一會兒,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神情一震,猛地抬起頭來。

    「不是的,雲萱一定不會一聲不響的就走掉,盤子摔碎了,一定是有人捉走她。」

    她從地上站起來,徑直往門口走,甚至是連鞋子都沒有換掉,出門就去車庫開了車子離開。

    性能優良的雷克薩斯座駕在港城的三環公路上飛馳過去,沿路查酒駕的交警都來不及說什麼,便看見那輛車子像是梭子一樣從身邊飛馳過去。

    執法年輕交警怒視著那輛車子,立馬就想要通過對講機跟前方的交警說話攔下那輛超速駕駛的豪車。

    卻有資歷高他許多的老交警將他手中的對講機拿走:「你要做什麼?」

    「那輛車子超速那麼多,一定要讓前面的人攔住他!」

    老交警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初出茅廬,你也不看看車牌號是什麼就讓前面的人攔住,倒了霉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那年輕交警覺得有玄機,立馬平復了心情探問:「那輛車的牌號,不是港督之類的政要車牌號啊……」

    老交警冷笑了一聲,將對講機放在她懷裡:「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肖家的車牌號沒有背熟居然就敢出來查車。」

    老交警的冷笑聲敲的年輕交警一愣怔,查超速的事情也就沒了下文。

    雷克薩蘇風馳電掣的駛到九龍塘。

    肖家大院的鐵藝大門在看見那輛車子的時候就遠遠的開了大門。

    車子甚至連減速都沒有的直直衝了進去,車子吹起的風讓旁邊迎接的菲佣都眯了眼睛。

    車子一個漂亮的漂移停在肖家前院的門前。

    別墅門口有菲佣出來迎接:「少爺。」

    「我要見祖父。」

    「老爺現在正在見客人。」

    「我有話跟祖父說!」

    他的語氣開始惡劣起來。

    菲佣被嚇得一哆嗦,忙點頭:「少爺稍等,我去告訴老爺。」

    「不用,我自己去。」洛基一把揮開面前擋路的女傭,大步往肖家的別墅會客室走去。

    一定是祖父,一定是祖父又做了跟以前一樣的事情。

    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