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一章:霍霆的提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六十一章:霍霆的提醒字體大小: A+
     

    洛基在旁邊等著她撥電話給霍霆。

    在撥到第三遍的時候,那邊才傳來接電話的聲音。

    「你不在酒店?」

    宋雲萱訝然:「你往酒店裡撥電話了?」

    霍霆眉頭緊鎖:「是楚漠宸接的,他要我告訴他你在哪裡。」

    宋雲萱聽了這句話,二話不說就掛斷了電話。

    既然如此,搞不好霍霆也被監視跟蹤了,通話久一點就會被發現在哪裡。

    那邊洛基奇怪的從窗口回過頭來:「怎麼忽然掛斷電話?」

    宋雲萱將手機關機:「今晚可能要住到你家裡去了,打擾了。」

    洛基揚起笑容:「歡迎你。」

    楚漠宸這次認真的厲害,看來她跟霍霆聯合的事情已經被楚漠宸都知道了。

    霍霆那邊才剛剛有了不錯的進展。

    如果楚漠宸插手進去,事情可能就會急轉直下。

    她雙眉蹙起,眼中神色一層層幽邃起來。

    洛基看她沉默不語,走過來試探著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個……我們可以走了嗎?」

    宋雲萱抬起頭來,黑髮之下一雙眼瞳有著琉璃一樣的絢麗光澤。

    洛基臉上微微一愣,有些看呆,情不自禁的脫口讚歎:「you……youaresobeautiful。」

    宋雲萱笑靨微展:「thankyou.」

    宋雲萱回答了他,他才覺得剛才說的話有點奇怪,抬起手來摸了摸眼下,有點羞窘。

    宋雲萱看向外面:「要麻煩你帶路了。」

    「嗯。」

    他應聲,從樓道里走出去。

    ……

    港城這場雪受到許多人的關注,這是近二十五年來港城降下的第一場雪。

    雪花在夜空里飄飄洒洒,港城的霓虹燈布滿街道,從港城的明珠酒店頂端望下去,整個城市都能被俯瞰到。

    霍佳慧穿著一襲優雅的酒紅色長裙,漂亮的妝容上五官細緻美麗。

    對面起身臨窗喝酒的楚漠宸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她手指放在水晶高腳杯上,眼神一動不動的盯在楚漠宸的身上:「還在為宋小姐的事情煩心么?」

    楚漠宸垂下睫毛喝了一口杯里的紅酒,有橡木的味道淺淺的傳進鼻腔,拉斐獨特的味道一層層滲透到身體里,舌尖上都是那種奇妙的口感。

    霍佳慧善解人意的起身勸他:「宋小姐雖然年齡稍微小一點,但我看她是很懂事的姑娘,你也不要太擔心她了。」

    楚漠宸望著窗外的霓虹跟雪花,只是喝酒,並不說話。

    三個小時前,天還沒有黑。

    他到達宋雲萱所住的紅楓酒店,打電話聯繫了身在雲城的蘇悠予。

    蘇悠予很坦白的告訴他:「楚少,你也不是不知道雲萱的脾氣,我怎麼能得到她的青眼呢?她只不過是拉我去跟她做戲而已。」

    「她還跟你說了什麼?」

    蘇悠予思索了一下:「也沒有什麼了,我就是跟她一起吃了頓飯而已,而且她吻上來的那張照片也是個誤會。」

    蘇悠予生怕楚漠宸拿他開刀一樣,解釋:「雲萱大概知道有人跟蹤偷拍,所以刻意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她想要做什麼。」

    就算是反應過來她想要做什麼,他也不會阻止她的。所有讓楚漠宸會覺得惱怒的事情他都想試試看。

    畢竟上次楚漠宸給他的那一拳也很痛。

    楚漠宸對他不是特別禮貌,大概聽出他話里含帶的那點幸災樂禍,所以掛斷電話的時候連個再見都沒有說。

    他之後在宋雲萱的酒店房間里等著她自投羅網。

    可惜等了半天,自投羅網的不是宋雲萱,而是霍霆。

    霍霆的電話打過來,他接起來只說了一句話:「我們見面談。」

    霍霆一下就聽出楚漠宸的聲音,而且還聽出楚漠宸的語氣非常不妙。

    於是在半個小時之後驅車抵達。

    霍霆跟他分作在長桌的兩邊,咖啡的苦澀醇香蔓延在鼻尖。

    霍霆臉上表情看不出是什麼表情,只是對宋雲萱的突然失蹤覺得不解:「據我所知,你已經跟宋雲萱分手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我跟她分手還可以複合,你往她房間里打電話是因為什麼?」

    霍霆感受到楚漠宸的尖銳,忍不住嘆了口氣:「你放心,我對宋雲萱絕對沒有什麼想法。」

    「沒有想法的話,就不要拉著她摻和你們霍家的破事。」

    楚漠宸對霍家內鬥不想插手,同樣,他也不想讓宋雲萱插手。

    霍家內鬥不是一件說說就完的小事,如果站錯了隊,以後就會後患無窮。

    霍霆抬起眼來,勾起半邊唇角,對著他冷綳的臉:「你很不看好我?」

    「如果不是雲萱插手,你到現在都還沒有對張毓芳動手的意思,搖擺不定連點主見都沒有,我怎麼看好你?」

    霍霆手指握著銀勺,在咖啡杯里加了糖,然後攪動了幾圈,有些悠悠然:「如果不是宋雲萱站在我這邊,你會幫我嗎?」

    楚漠宸唇線薄冷,他當然不會幫他,港城是港城人的地盤,如非必要他絕不會越距干涉。

    霍霆將視線從咖啡杯的液體里轉向他臉上:「沒有宋雲萱跟我站在一條船上的話,就算是我在家族內鬥中慘死,你也眼睛都不會眨一下,不是么?」

    楚漠宸不以為然:「我不認為我有必要保護你。」

    「我們從小就是世交,關係比起其他人都好,不是么?」

    「我不這樣認為。」

    「呵……」霍霆冷笑出來,「你現在翻臉不認人是因為什麼?」

    楚漠宸眸光冷淡。

    「因為當年你調查顧長歌的未婚夫卻被我把消息都截斷了?」

    「不管顧長歌的事情。」

    「你是因為顧長歌才對我有意見的,不是么?」

    「長歌都已經死了,我不希望從你口中再聽見顧長歌這三個字。」

    霍霆臉上浮起冷笑:「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宋雲萱之所以能得到你的格外看重,還不是因為她身上有顧長歌的影子?如果有一天,她身上沒了顧長歌的影子,你一定會很失望吧。」

    楚漠宸低頭喝了一口咖啡,聲音平穩:「她永遠都不會跟顧長歌的影子脫離開。」

    他說的篤定。

    霍霆點點頭,也沒有否認:「是啊,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宋雲萱都跟顧長歌是一模一樣的人,行事作風,心計手段,甚至包括那種獨一無二的性格,但是……」

    她話鋒陡然一轉,問楚漠宸:「你喜歡這樣一個極度酷似顧長歌的女人真的好嗎?」他的話語帶上幾分陰森。

    眼中幸災樂禍的意味也濃深了許多。

    楚漠宸幾乎可以猜到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他可能會枚舉顧長歌在世的時候做出的所有冷酷決斷。

    但是那些冷酷的決斷都是有理由的,沒有成功是從天而降的,有得到必然有犧牲。

    即便她冷酷,做出來的決斷也必然有受益的人,不會是全然都受到傷害的人。

    霍霆看他臉上的神色,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你肯定覺得我會說顧長歌的缺點跟壞處,但其實她所有的缺點跟壞處都沒有說的必要,只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

    楚漠宸淡漠的眼珠抬起來,看向他。

    霍霆冷冷笑起來:「顧長歌這個人最討厭桎梏他的人了,所以她嫁給了邵天澤,而宋雲萱跟顧長歌是一樣的人,你覺得宋雲萱到後來會不會真的嫁給你?」

    楚漠宸臉色不變,似乎是覺得霍霆說的話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

    實際上,他也的確沒有太擔心的必要。

    只要一直比宋雲萱更強,那就可以一直牢牢的把她攥在手心裡。

    霍霆卻提醒他:「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當然能夠牢牢的抓住宋雲萱,因為宋雲萱歸根究底也不過就是宋家的一個小女兒而已,宋氏要發展壯大,沒個幾十年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她不是宋家的女兒,而是別家的親女兒呢?」

    楚漠宸眉間有淺淺的摺子皺起。

    好看的五官上終於帶上了認真的神情:「你聽到了什麼風聲?」

    霍霆將咖啡杯里的最後一口咖啡喝凈,然後起身:「張毓芳跟她親生母親是舊相識,我聽說她母親生前跟肖家長子的關係很不一般。」

    「生前?」

    霍霆莞爾:「尤其是在懷上宋雲萱之前的那段時間,好像跟肖家的關係十分密切。」

    他說完,就帶著淺笑離開。

    楚漠宸獨自在座位上,眯了眯眼睛,眼裡有陰寒的光。

    宋雲萱是肖家的女兒?

    肖家?

    港城排名第一的豪門世家肖家。

    他望著窗外的夜景,收回了思緒。

    如果宋雲萱真的是肖家的女兒的話,那事情可就變得有趣了。

    宋雲萱想要打垮邵氏有了更加快捷的一步,只要能代替肖家那個不成器的小鬼掌權,那麼肖家雄厚的實力就會成為她打垮雲城顧家最有利的靠山。

    有了整個肖家做靠山,有了肖家的老爺子做靠山,宋雲萱就可以完全跟她楚漠宸一刀兩斷。

    他忽然想起白天的時候,宋雲萱不跟他回來,還嚷著要跟他徹底了斷的事情。

    她是早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嗎?

    所以才能有恃無恐的跟他說了斷。

    他望著窗外幽深的月色,緩緩勾起一個笑意來,有幾分自嘲,而眼底卻儘是旁人沒有見過的冰冷。

    宋雲萱如果好命變成了肖家的女兒,就會像是獲得了翅膀的飛鳥一樣衝上九霄。

    那時候,就算是他早已經做好了折斷她翅膀的打算,恐怕也已經沒有辦法捉住她。

    她會像顧長歌一樣靠著強大的后。台,用他望塵莫及不能撼動的方式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但他,即使能看到不如人意的結果。

    卻還是想要伸出手,一把抓住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