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七章:霍家的進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七章:霍家的進展字體大小: A+
     

    張毓芳受到女兒的拒絕,臉上神色愣了一下,之後就提高了聲音,呵斥:「阿慧,你知道你在拒絕誰嗎?」

    霍佳慧從小就在演藝圈裡闖蕩,身邊跟著的都是父親安排給她的保姆跟保鏢,其實母親張毓芳並沒有像是照顧小妹那樣照顧她那麼長時間。

    她嗓音清晰的告訴張毓芳:「媽咪,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阿慧,你好歹是霍家的女兒,怎麼為了楚家的男人就連母親都不顧了?還有現在,你算是怎麼回事兒,你妹妹為了你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你居然也不回家來看看她。」

    張毓芳字裡行間都是對女兒的埋怨。

    霍佳慧卻對母親的話明白了幾分:「媽咪,您讓我回去,是因為有事情想要拜託我?」

    張毓芳的腦子好使,工於心計,她的兩個雙胞胎女兒卻不是全都遺傳了她的優點。

    雖然她偏頗寵溺小女兒,但是小女兒這麼多年來也沒有做出什麼讓她覺得滿意的事情。

    反而是大女兒在外多年,變得圓滑世故起來。

    「總之媽咪想要見見你,這麼久不見你,媽咪也十分想念你。」

    霍佳慧垂下長長的眼睫,聽著母親看似由衷的話語,態度柔軟了一些:「媽咪,我明天回去看你。」

    「阿慧,楚漠宸他……」

    「我明天去看您,現在就先掛斷電話了。」

    霍佳慧不想跟母親繼續深入的聊下去,剛才母親直擊主題,想要讓她去翻看楚漠宸的通話記錄。

    這多半是霍家跟楚家在商業公事上的明爭暗鬥。

    她已經脫離了霍氏,多年來在國外所經營的服裝品牌也跟霍氏沒有任何關聯。

    她不想插入到兩家的爭鬥漩渦里,也不想讓楚漠宸用厭惡的目光看她。

    她好不容易,現在才跟楚漠宸剛剛有一點點進展。

    她結束通話,手指摩挲著手機冰冷的外殼,耳邊似乎能聽到浴室里細微的水聲。

    在思考了片刻之後,她伸手將手機關機,然後放在了包包里。

    今晚,她想要留在楚漠宸的房間里。

    她不想回去,所以,誰也不能來破壞她們。

    ……

    宋雲萱沒有送蘇悠予登機,不過蘇悠予在離開酒店的時候還是用國外的禮儀跟她親吻了一下才離開。

    宋雲萱望著蘇悠予從酒店的大廳里離開。

    然後看見跟蘇悠予擦身而過的霍霆。

    蘇悠予似乎是認出了霍霆,霍霆也彷彿對蘇悠予有些印象。

    兩人四目相接,不過是微微點了點頭,便錯身而過。

    霍霆請宋雲萱去喝早茶。

    宋雲萱在隔音效果很好的靠窗隔間里點了菠蘿包跟柳橙汁。

    餐點上來的時候,霍霆問她:「你最近有什麼打算?」

    宋雲萱沒有吃東西,先喝了一口柳橙汁:「其實我的計劃是隨著你的計劃進展的。」

    「我這邊可能沒有想象中那麼快速。」

    宋雲萱點點頭,表示可以理解:「霍家跟普通家族不一樣,你雖然是長子,不過真正手掌大權也需要你父親的全面交託。」

    霍霆不苟言笑,看了看餐盤中的菠蘿包,喝了一口咖啡:「我父親的身體還不錯,三兩年之內不會有退居二線的打算。」

    宋雲萱皺了皺眉,無奈的笑著搖頭:「那可麻煩了,你父親掌權絕對不會簽我的合同,我要是等到你掌權跟我簽合同,大概還要等個三兩年,那時候我恐怕就會變成港城的常駐居民了。」

    「你在港城生活也不錯。」

    宋雲萱不否認:「不錯是不錯,就怕我在這麼美的城市裡活不了太久。」

    霍霆吃了一口菠蘿包,但笑不語。

    宋雲萱收斂了臉上的笑意,提醒他:「你雖然捏到了你後母的把柄,不過要是安步當車的話,等人家反擊的時候你可是會死的很慘。」

    霍霆抬眼看她:「你想說什麼?」

    「差不多就該進行下一步了,我可沒有三年的時間看你把棋一步步的走到底。」

    霍霆放下手裡的菠蘿包,認真看她:「你這是要教唆我謀害親生父親?」

    宋雲萱搖搖頭:「你們霍家父慈子孝的,你要是好好說好好做,我覺得你父親會自願把霍家全權交給你的,畢竟你是他的兒子。」

    「他的兒子又不是只有我一個。」霍霆語氣里暗含了幾分惱恨。

    宋雲萱垂眼思索了一下:「你後母之所以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公布懷上身孕的消息,不就是怕你害她么?」

    霍霆雖然在外界看來一向沉穩,待人寬厚。

    但其實霍霆在霍家也不是軟柿子,不然的話,張毓芳不會懷孕三個月還不敢公布自己懷孕的消息。

    若是她公布懷孕的消息不是時候,搞不好很容易流產。

    而最能害她流產的,無非就是不想要多個弟弟的霍霆。

    霍霆抬眸望著宋雲萱:「張毓芳只不過是在等時機。」

    「等你把她逼迫到最糟糕的境地的時候,她肯定會拿腹中的孩子作為反擊的籌碼。」

    「說到底,這個女人也就是依靠我父親對她的寵愛而在霍家為所欲為罷了。」

    「但你父親二十幾年都沒有對她失去興緻,說明她做女人的手腕很厲害,往後失寵的可能性也不大,你父親給她做靠山還能做很多年。」

    霍霆自然明白這個意思。

    宋雲萱聲音微微壓得低了一點:「如果她生了你父親的小兒子,那她的地位在霍家可就無人能夠撼動了,即便那個人是你,也不能如願以償。」

    霍霆在霍家看起來榮耀無限,但其實步步都需要謹小慎微。

    張毓芳的野心跟霍霆的野心相互碰撞,水火不容。

    如果其中有一個人想要贏,那麼,就必須將另一個人毀滅。

    而宋雲萱理所當然的會選擇站在霍霆這一邊。

    即便起初的時候霍霆是敵人,如今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張毓芳,他們也可以變成朋友。

    不是有人說過么——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宋雲萱在早餐結束的時候,提醒他:「我父親很早前對我說過,只有堅定立場才能活得最長久,畏首畏尾搖擺不定會死,優柔寡斷拖拖拉拉也會死,這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她這句話說得是有些深意的。

    即便是到現在為止,霍霆也想要在得到他父親認可的情況下執掌整個霍氏。

    但是這在宋雲萱看來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笑話。

    霍啟雄如果有第二個兒子,有了張毓芳給他生的小兒子,那麼霍啟雄會毫不猶豫的將所有的寵愛都給他的小兒子,並且培養他。

    霍霆這個大兒子到三十歲還不能掌握霍家的大部分權力,張毓芳受不到牽制,霍啟雄看不到他雷厲風行的手段魄力,自然會另外選擇合適的繼承人。

    就像是宋岩最後寧可讓自己的大兒子跟大女兒買下彼此為敵的種子一樣,作為企業的創始人,他寧可讓兩個孩子之間產生爭鬥,也一定要得到一個有能力的孩子來繼承所有的家業。

    因為龐大的家業不能隕落在一個無德無能的後輩手裡。

    當年的顧長歌之所以被父親培養成雲城的商業女王,有的,也無非就是一顆決斷凌厲的心。

    她從不會猶豫幻想著等待兩全其美的辦法出現,她只會用自己的雙手來博取最有利的結果。

    等待是等不了什麼來的。

    霍霆活了幾十年,應該也有這樣的覺悟才對。

    霍霆坐在座位上,許久沒有說話。

    宋雲萱起身要先離開,霍霆卻忽然出聲:「我聽說,佳慧昨晚留在了楚漠宸的酒店房間里。」

    宋雲萱起身的動作有瞬間的停頓,臉上的表情也滯了一下。

    「楚漠宸既然願意留在港城護著你,應該不會說跟你一刀兩斷就跟你真的一刀兩斷吧?」

    宋雲萱笑了一下,有些嘲諷:「你是男人,你應該知道,男人最喜歡跟女人逢場作戲了,就算是當初覺得喜歡得不得了,等得到手了,玩膩了,冷靜下來之後也會喜新厭舊。」

    「但是,楚漠宸跟你一刀兩端不是為了你偷他的商業消息么?」

    宋雲萱臉上那嘲諷的笑意收斂,臉上的表情也認真了許多:「這件事我不想讓他插手。」

    「你插手不如他插手來的更好,你看,他都已經抓到了我們霍家的把柄,可見,他已經要為了你而不惜把我們霍家掀翻了。」

    宋雲萱不語。

    霍霆別有深意的看她:「楚漠宸為你做到這一步,你卻不領情,為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啊,為的究竟是什麼呢?

    有楚漠宸在她的身邊,她只要好好服侍他,只要能夠得到他的喜愛跟寵溺,就可以依靠著楚漠宸而一勞永逸的生活。

    甚至讓楚漠宸為她報仇,為他將邵天澤打入地底的泥濘里。

    可是,如果報仇的路一直都假借他人的手。

    如果,一直都是靠著楚漠宸的幫助她才能生活。

    那麼,有朝一日,無常的世事讓楚漠宸也移情別戀,像是邵天澤那樣拋棄了她。

    她就會變得孤立無援。

    那個時候,她就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重新變成獨身一人的她,還會有這種奇迹再借屍還魂一次來複仇嗎?

    她很清楚答案。

    不會。

    這種奇迹般的偶然只有這一次。

    她不能讓自己放鬆,也不能完全依賴楚漠宸。

    不然等到再次被背叛了,那就不只是身體的慘死。

    而是從身到心的灰飛煙滅。

    霍霆還在等待她的回答。

    她眼底有驟亮如電的光:「霍霆,被人背叛一次是有眼無珠,被人背叛兩次就是愚蠢至極,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