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五章:被厭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五章:被厭惡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去浴室給他放了洗澡水,之後又將浴衣跟毛巾放進浴室,才出來叫他:「你可以洗澡了。」

    楚漠宸望著她出來,微微抬眼,眸光黝黑漠然的看不出感情來。

    宋雲萱走過去,半跪在他身邊的地毯上,將他手中的酒杯取過來:「不是要洗澡了么?怎麼又喝起酒來了?」

    楚漠宸彎起唇角,晦暗不明的笑了笑,雙眸望著她:「不喝酒的話,有些話不知道該怎麼問你?」

    宋雲萱眼底的神色微微變了變。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一顰一笑都是有額外用意的。

    楚漠宸最了解她。

    所以,他不會傻到認為宋雲萱如今這樣溫柔是忽然轉了性打算做個好女人。

    「你想問我什麼話呢?」

    楚漠宸的手指放在她臉頰上,一分分的,移到她的下頜上,雙指捏住她的細白的下巴,用拇指摩挲她軟軟的唇瓣:「你這張嘴,會告訴我什麼話呢?」

    宋雲萱望著他,沒有以前那樣的犀利冰冷,在他面前仍舊保持著溫順的表態:「人嘛,總有能說的跟不能說的,你想知道我能說的,我就都告訴你。」

    「不能說的呢?」

    「那我就是真的不能告訴你。」

    楚漠宸將她拉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抱著她的腰,將唇瓣貼在她的脖頸上。

    唇瓣跟肌膚相接觸,本是能讓柔弱的女人發出輕微戰慄的愉悅,而楚漠宸感受到的卻都是宋雲萱潤澤的如同玉石一樣的冷淡。

    她的身體沒有一分動情的跡象,就像是她的心一樣,即便是跟他挨得這樣近,仍舊沒有一分波瀾。

    他開始覺得就算是自己抱著她,也像是一個傻瓜一樣,全是在做無用功。

    「你接近我就只是為了利用我?」

    「為什麼這樣問?」

    「霍家的貨輪被緝私組抓住了,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事,知道霍家貨輪犯法這件事的可沒有幾個人。」

    宋雲萱依舊冷靜。

    楚漠宸在她腰上捏了一把:「你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宋雲萱沉默不語。

    楚漠宸並不著急於她的回答,帶著酒氣的唇瓣在她頸窩裡輕輕親吻:「你說的話,我都會無條件相信的,我覺得你不可能……」

    宋雲萱眨了眨眼,最後還是垂下了眼睫,驀然打斷他:「是我。」

    「嗯?」

    「是我開了你的筆記本,找到你的資料,然後知道她們的交易信息,轉頭跟緝私組說了。」

    楚漠宸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將手順著她的腰往上挪了一寸:「我筆記本的密碼,好像沒有那麼容易破。」

    「顧長歌的生日而已。」

    一句話,輕輕地。

    卻像是冷凍了時間一樣,驟然讓楚漠宸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動作。

    宋雲萱覺得自己的心臟砰砰跳動的厲害起來,身體卻變得無力,想要全部倚靠在楚漠宸的身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楚漠宸突然拿開手,將她從身上一把推了下去:「滾。」

    那個字清晰的如同冷雨落地。

    宋雲萱被一把推下去,來不及攀住什麼東西,整個人都跪倒在地上。

    地上鋪著厚厚的長絨地毯,她的膝蓋不過有點輕微的疼痛而已。

    她轉頭去看楚漠宸的臉,發現這個男人俊逸的臉龐上已經覆了一層寒霜一樣的冰冷,他的瞳眸微微眯了眯,望著她的眼神里滿是厭惡:「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女人真是讓人厭煩。」

    宋雲萱從地上爬起來,伸手去桌上拿了剛才他喝酒的那個酒杯,然後湊在唇上,仰頭幾口就把杯里的烈酒全都喝進了喉嚨。

    即便是被罵『滾』,宋雲萱也沒有露出半點傷心軟弱的表情來。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內。

    她無比安靜的將喝空了的杯子放在桌面上,然後起身去卧室里換衣服。

    十分鐘之後,她穿著紅色外套,打了一條米白色圍巾提著小行李箱從玄關處換鞋離開。

    房門咔噠一聲關上。

    整個房間里都陷入死一樣的沉寂。

    窗外風聲大作,隱隱有不符合季節的雷聲滾滾傳來。

    楚漠宸猛地將桌面上的酒杯一把掃到了地上。

    酒杯沒有落在地毯上,而是滾落到木地板上,碰的一聲就被摔得粉碎。

    宋雲萱還沒有從楚漠宸的口中聽到過這麼重的話,在聽到的那一刻,即便是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卻還是覺得有點可笑的心痛。

    拖著行李箱從街上打了車,淋著雨離開港城海景酒店。

    她在計程車上看外面的雨景,前面司機問她要到什麼地方去。

    宋雲萱想了想,微笑:「請送我到最近的酒店。」

    計程車司機將她放在紅楓酒店的門口,她拖著行李箱下車,付了車費之後打開手機撥電話。

    電話響了三聲,那邊就傳來迷迷糊糊的聲音。

    「找誰?」

    宋雲萱彎了彎唇角:「我是宋雲萱。」

    那邊愣了兩秒,迷迷糊糊的聲音驀地就清醒過來,還帶了玩味的笑意:「雲萱,你換了號碼。」

    「有件事想要請你幫忙。」

    「聽說你現在在港城,剛好我明天去港城,要不要約在一起吃個飯,你最近好像惹了大麻煩。」

    宋雲萱沒有拒絕:「如果你不怕我給你帶去麻煩的話,我倒是可以奉陪。」

    那邊的男人搖了搖頭:「你把我想的太討人厭了,既然是雲萱你,多麻煩的事情我都不害怕。」

    宋雲萱無奈的搖搖頭,對他這樣的甜言蜜語不是十分受用:「蘇悠予,我現在住在港城的紅楓酒店。」

    那邊的男人笑言應下,本來還想跟宋雲萱啰嗦兩句話,無奈那邊宋雲萱說了再見就毫不留情的掛斷了電話。

    蘇悠予的床上有漂亮的女人,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前些日子找過宋雲萱的姚咪咪。

    姚咪咪在蘇悠予接完電話之後像是蛇一樣爬過去纏住蘇悠予的腰,手指順著他的睡衣領口摸進去,手指在他胸膛上游移,說話軟軟的:「蘇少好像跟雲萱小姐關係很不錯的樣子。」

    「沒有你想的那樣好。」蘇悠予並沒有拒絕她的撫摸。

    姚咪咪抬起頭來,大大的眼睛沖著他微笑:「那麼,蘇少是對雲萱小姐單相思?」

    蘇悠予手上還拿著剛才與宋雲萱通話的手機,被姚咪咪問到,翹起唇角來看了她一眼:「雖然是單相思,不過她要是站在我這邊的話,情況會好很多。」

    姚咪咪不是很懂他的意思。

    蘇悠予心裡卻早已經鋪展了以後雲城商場上,將會迎來的風雨變遷。

    宋雲萱既然已經是宋氏的繼承人,現在想要的無非就是掌握宋氏的實權。

    她大哥宋雲強絕對不會輕而易舉的將實權交給宋雲萱,因而宋家會內鬥上一陣子。

    而宋雲萱的心計跟手段他都是領略過的,她是個有力的幫手,一定會在這場內鬥中取得勝利。

    所以,不管是作為朋友,還是作為戀人。

    他都不想與她為敵,為了現在能和平相處,也為了日後能互相利用。

    不管任何時候,他都願意挺而走險去幫助她。

    她……可是一個跟顧長歌一樣與眾不同的女人。

    他對她有種莫名其妙的期待。

    也很想看看她在這個商場上究竟會成長到何種程度。

    ……

    宋雲萱在港城的紅楓酒店住下,第二天一早便打電話去港城海景酒店辦了退房手續。

    找不到她的張晉跟趙坤一個個面如土色,等到紅楓酒店看見她的時候,臉上的神色才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

    「宋總,你這樣突然換酒店,會讓我們覺得很擔心。」趙坤一臉關切。

    而張晉卻心有怨言:「如果楚少知道我們弄丟了宋總,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宋雲萱啞然:「你不知道嗎?我昨晚是被他從海景酒店攆出來的啊。」

    趙坤張晉被驚的面面相覷,半晌都無法反應過來。

    宋雲萱臉上有些傷心:「不知道漠宸最近是怎麼了,老是對我看不順眼,昨晚還讓我滾。」

    說著,垂下眼睛,有淚水氤氳凝聚,很是委屈。

    趙坤跟張晉都看著她這幅傷心的模樣覺得無措。

    張晉的反應稍微快了一點:「雲萱小姐……跟楚少分手了?」

    宋雲萱捂住嘴,帶著哭腔:「我以後再也不想看見他!」

    趙坤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宋雲萱說完就往電梯里走。

    站在原地的趙坤跟張晉看了彼此一眼,又望向宋雲萱進電梯的身影,沒有追上去。

    任誰都明白,宋雲萱現在能在港城安然無恙全都是靠楚漠宸罩著,如今楚漠宸不要她了,她以後肯定倒霉的厲害。

    張晉的眼神裡布上不安:「她住在這個酒店,我們難道也要退了海景酒店的房子到這裡來住?」

    趙坤轉過身,往外走,邊走邊壓低了聲音低罵:「別傻了,她住在這個酒店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能變成死的,我們跟著一起住過來只能倒霉。」

    兩人往外走,打定了主意要離的宋雲萱越遠越好。

    卻有人從紅楓酒店的真皮沙發上,將擋住臉的報紙緩緩合起來,放到一邊的茶几上,而後起身,去宋雲萱所在的樓層。

    宋雲萱下了電梯之後,用房卡在房門上輕輕一滑,房門便打開。

    剛要進門,身後突然有人出聲叫住他:「請等一下。」

    宋雲萱轉過身,一眼就看見穿著淺色休閑裝的蘇悠予。

    望著蘇悠予的臉,她微微笑了笑,剛才在樓下大廳里顯露出來的悲傷已經一掃而光。

    「蘇先生來得真快。」

    蘇悠予沖她走過來:「坐了早班的飛機,因為太想你了。」

    宋雲萱聽見這句曖昧的話,眼神微微一變,臉上的表情也在一怔之後掛上了溫軟甜蜜的笑容。

    她主動攀住蘇悠予的脖子,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