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一章:宋雲萱的母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一章:宋雲萱的母親字體大小: A+
     

    楚漠宸的精力旺盛的讓宋雲萱難以想象。

    一個吻而引燃的是一連串消耗體力的行為。

    宋雲萱被折騰到凌晨兩點才睡下,整個人幾乎精疲力竭。

    第二天早晨醒過來的時候她先是裹住了自己的被子,之後才睜開眼睛看向身邊。

    一睜開眼睛,男人放大的臉就出現在她的面前,而且,還是裸著的。

    她不習慣一驚一乍的小女生行為,將被子往臉上拉了拉,垂下眼睛提醒他:「穿衣服。」

    「怕什麼,又不是沒看過。」他俯身過來,胸前肌膚的紋理有著一個成熟男人的強悍性感。

    宋雲萱微微側了側臉,那吻避無可避的落在她薄軟的如同櫻花一樣的唇角上。

    他的手指放在他的頭髮上,將她的髮絲勾到耳後,然後用灼熱的唇瓣去順著她的脖頸往下移動。

    宋雲萱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現在是早上。」

    「早上的男人更容易衝動,你應該知道的。」

    「但我覺得你應該有別的事情要做。」

    「不差這一時半刻。」他的手指伸進被子,順著她的脊椎往上,摸到她的肩胛骨。

    她的身子稍微扭動了一下,臉上避無可避的有些羞窘,臉頰已經是一片酡紅:「我今天會在酒店一整天,哪裡都不會去。」

    「我還是不放心。」楚漠宸將她的被子拉下來。

    她卻死死攥著棉被不鬆手:「我絕對不騙你。」

    楚漠宸手上的動作停下來,唇角勾起,眼裡有說不出的蠱惑:「昨晚的懲罰奏效了?」

    宋雲萱有些難以啟齒的垂下眼睫,咬了咬牙,不恥他的行徑:「下流。」

    「想在不傷害你的情況下懲罰你,就只有這種辦法了,我可不想弄的你身體上出現什麼傷痕。」

    宋雲萱瞪他。

    「如果再偷偷跑出去,就讓你幾天都不能下床,好不好?」

    宋雲萱磨了磨后牙,將被子往他臉上一掀,猛地翻身過去,抱住被子的另一角:「不好!」

    楚漠宸還是不甘心的從她身後抱住了她。

    他將下巴枕在她的頸窩,聲音溫柔卻又邪惡:「雖然你覺得不好,但我覺得很好,首先,先讓你今天不能下床吧。」

    「喂!你……」

    剩下的話未來得及說出口,就被他那噙著笑意的薄唇給堵住。

    潔白的被子被一分分扯開,她的手在這個吻的蠱惑下,漸漸纏上了楚漠宸的脖頸。

    眼睛緩緩閉上,她在心底嘆息了一句。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為了彌補楚漠宸,便跟他在這個早上短暫的沉淪片刻吧。

    ……

    霍霆回到霍家以後臉色都很難看。

    霍啟雄接連幾天身體都不太好,張毓芳更是頻頻出神。

    霍霆已經多次看見張毓芳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出神。

    倒是霍佳穎在被父親攆去國外之前心情開始一點點的平復,而且極力展現出比較積極的一面。

    張毓芳看見她這幅模樣,有些責備的嘆氣:「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不能讓你安穩一點么?」

    霍佳穎雖然心裡難受,可是想到霍霆跟她說過的話,還是極力微笑:「媽咪,事情已經發生了,如果我一直記掛著那件事不能走出陰影的話就只有自殺了。」

    張毓芳低聲呵斥:「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呢!!」

    霍佳穎將手放在母親的手背上,安慰母親:「媽咪,你別太擔心,我去美國待一段時間,等到宋雲萱這個人在世界上銷聲匿跡之後還有誰敢胡亂說我的壞話呢?」

    張毓芳眉眼陰暗了幾分,望著女兒的手出神。

    說的沒錯,如果宋雲萱在這個世界上銷聲匿跡了,誰還會沒事總是記著霍佳穎的醜事。

    所有亂說話的人都會沒有好下場,誰還會不識時務的亂說話。

    霍佳穎看母親的神情有了轉變,才溫和的開口:「媽咪啊,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什麼事?」

    張毓芳望著半跪在紅色地毯上的女兒,表情慈愛。

    霍佳穎開口問她:「媽咪到底跟宋雲萱的母親之間有什麼關係?」

    張毓芳的臉色僵了一下。

    霍佳穎卻並不擅長察言觀色,只是徑自垂著眼睛思索說話:「媽咪認識宋雲萱的母親嗎?」

    而且,還害死了宋雲萱的母親嗎?

    不然的話,媽咪怎麼會在聽見宋雲萱母親的事情之後臉上出現那麼驚恐的神情,還說什麼宋雲萱是回來報仇了。

    霍佳穎想到這裡,開始厭惡的出聲:「宋雲萱是個小賤人,宋雲萱的媽咪肯定也是一個賤人,她是不是做了什麼傷害媽咪的事情?」

    張毓芳一言不發。

    倒是霍佳穎安慰母親:「媽咪,宋雲萱這樣的小賤人一定會遭報應的,她媽咪也一定是因為做了什麼犯賤的事情才早死。」

    張毓芳的臉色灰白:「別說了,阿穎。」

    霍佳穎皺眉望著母親:「媽咪,她母親傷害了你嗎?」

    張毓芳抬起手,捂住自己的額頭,說不出話來。

    霍佳穎望著母親,也半晌不說話。

    就在霍佳穎覺得母親什麼也不會說的時候,張毓芳突然抓住她的手,將她按在旁邊的沙發上:「本來這件事我是到死都不能說的,可是,既然范范的女兒已經到了港城,你也被她害了,媽咪就不能瞞著你跟你姐姐了。」

    霍佳穎覺得事態嚴重,雙眼盯著母親,眼底有壓抑不住的惡劣光芒。

    如果知道宋雲萱母親做個什麼爛事,那麼怎樣對付宋雲萱也算是有了頭緒。

    可是,張毓芳望著女兒期待的眼神,卻是垂下眼睛,吸了口氣道:「宋雲萱的母親,是媽咪的墊腳石。」

    「墊……墊腳石?」

    霍佳穎的嘴角不可思議的動了一下,對這個詞有些理解無能。

    「換句話說,媽咪能夠進入霍家,完全是靠著宋雲萱母親這塊踏板。」

    沒錯,宋雲萱的母親范彩蝶的確是她張毓芳的踏板,即便范彩蝶當年並沒有名家風範,也沒有一個好的出身。

    但是她像宋雲萱一樣運氣好的不得了,而且,有一個很難撼動的靠山。

    本來,范彩蝶在港城可以靠著這個靠山一枝獨秀,成為演藝圈裡風華絕代的影后。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因為張毓芳強大的交際手腕跟深沉毒辣的心機而被打碎了。

    張毓芳神情複雜的緩緩啟唇:「宋雲萱的親生母親名叫范彩蝶,當年因為她十六歲參加港城的選美,而一舉登上冠軍寶座而艷驚四座。」

    「她長的很漂亮?」

    霍佳穎問母親。

    張毓芳點點頭:「范彩蝶的確是長得很漂亮,而且她不是本地人,是個混血兒,所以她在演藝圈裡初露鋒芒的時候,大家都習慣的叫她雜種。」

    霍佳穎覺得不屑:「可不就是這個樣子么,血統又不純正,如果混血是混的國外皇室的血,那也就算了。」

    張毓芳繼續開口:「范范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那個時候畢竟年紀還小,她十七歲的時候被港城很多富家子弟看中,有些人打聽了她的身世之後開出高價要她作陪,說白了的話……就是包養。」

    霍佳穎難得沒有插嘴。

    張毓芳將當年的事情緩緩道出:「但是范彩蝶的身世雖然窮困,是單身母親撫養成人,可是卻腦子一點都不開竅,即便是有人向她萬般示好,她也不肯低頭去作陪。

    可是,她母親跟阿姨卻不知道為什麼,染上了賭博,而且在起初贏了一段時間之後就無可救藥的開始狂輸不止。

    賭博這種事情是有癮的,越是輸的人就越是想要翻盤,可是越是想要翻盤就越會輸的慘不忍睹。

    范彩蝶的母親跟阿姨因為欠下巨額賭債而想要逃離港城,但是在走的時候卻被抓住了,范彩蝶的阿姨將范彩蝶騙到一個垂涎范彩蝶的富商那裡,那個富商替范彩蝶的阿姨償還了一小部分的賭債,聲稱只要范彩蝶聽話就會幫她母親跟阿姨全部償還賭債。」

    「然後呢?」

    霍佳穎奇怪的追問。

    張毓芳緩緩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范彩蝶迫於無奈當然很聽話,而且這個富商果真幫她母親跟阿姨都償還了賭債,而且還把她給捧紅了。」

    霍佳穎唾棄:「果然是個賤人。」

    「富商在她如日中天的時候離了婚,大眾湊猜測說范彩蝶會嫁給那個富商。」

    「結果呢?」

    張毓芳嗤笑了一聲,表情有些陰暗可怖:「然後那個富商娶了別人,范彩蝶這個跟肖家有勾結的賤人大命不死被送到了雲城,然後懷了不知道是肖家還是宋家的野種去鄉下養胎了。」

    霍佳穎很是咂舌:「宋雲萱的母親擺明就是個交際花嘛!」

    「不過,把她害成交際花的可是你爹地。」

    張毓芳聲音清晰陰冷。

    霍佳穎猛地頓住,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那個富商……是爹地?」

    在房門口,有一個身穿神色西裝的青年停住了腳步。

    張毓芳笑意冰冷的點點頭,聲音有些惋惜:「你爹地當年的確對范范很有意思,為了把她弄到手,還叫人設計她母親跟阿姨染上賭博的惡習欠下億萬賭債,而且范范的第一夜很不老實,那天晚上她被打的很慘,你爹地威脅她說如果她不老實就把她弄出拍片子,那種片子,你懂吧?」

    霍佳穎全身發寒,萬萬想不到父親竟然會做這種事情。

    「當年她懷了霍家孩子,是個男,嬰,成形之後我叫人把她弄掉了,還讓人說她自己弄掉的,你爹地想要弄死她,結果肖家來人把她弄回去送走了,我還以為她受了那麼重的傷必死無疑,想不到她居然還在雲城生下了宋家的孩子。」

    「可是,媽咪,搞不好,宋雲萱是肖家的女兒也不一定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