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章:楚漠宸的憤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五十章:楚漠宸的憤怒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將錄音片段刪除的聲音讓霍霆的視線森冷嗜血的移到了她的臉上。

    她的表情沒有半分的畏懼跟波瀾,只是平靜的望著霍霆:「雖然殺了我栽贓嫁禍給你後母是個好主意,但是你應該搞清楚,你後母的靠山是你父親。」

    霍霆惡狠狠望著她。

    宋雲萱卻不住口,她將手機放回到原本放置的地方,然後抬眼望他:「你後母雖然已經生了兩個二十多歲的女兒,但是如今也不過才四十六歲而已,她還可以生一個孩子,對不對?」

    霍霆的手指攥緊方向盤,眼神冷的厲害。

    宋雲萱望著他的視線,點了點頭:「好吧,我知道了,你的繼母已經懷上身孕了。」

    霍霆的手指一分分移開,簡直想要掐死宋雲萱。

    宋雲萱卻忽然開口,眼底雪亮的問他:「既然已經危在旦夕,那麼,要跟我做個交易嗎?」

    霍霆的眉頭擰了擰,要離開方向盤的手指頓住。

    宋雲萱伸手,將他離開方向盤的手指按回到方向盤上,力道雖然輕,但是卻具有指引方向一般讓人無法抗拒的力量。

    「霍先生,我幫你清除路障,但你作為回饋,要從中周旋,不要讓霍家跟楚家撕破臉皮針鋒相對。」

    霍霆的手指重新放回到方向盤上,他的手背能感受到宋雲萱手指的溫度,眼裡惡狠狠的神色也不知不覺的收斂了一點。

    「你幫我清除路障?」他冷笑問她,似乎對她的不自量力感到不屑。

    宋雲萱卻微微一笑,望著她:「你覺得,我沒有這個本事么?」

    霍霆望著宋雲萱臉上自信的笑意,從她眼中看到一抹游曳而深邃的冷光,像是藏在劍鞘中的冷劍,薄涼的仿若無形,卻在爆發的時候會氣勢萬鈞。

    「你這點本事跟我父親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宋雲萱點點頭:「霍啟雄的確算是名震港城的業界大佬,不過人老了就該安安穩穩的下下棋喝喝茶了,你說是不是?」

    霍霆望著宋雲萱,眼眸里的陰戾一分分的淹沒沉澱下去。

    宋雲萱卻轉頭看著窗外:「作死跟等死的區別是一個死的快一點,一個死的慢一點,但是到底都會死的,不過你要是作的話,說不定還能臨死前痛快一把呢。」

    她這話說的輕輕鬆鬆,一點都不像是在博弈人命。

    但是霍霆很清楚,宋雲萱就是在用這樣談笑的輕鬆口氣在博弈人命。

    「如果失敗了,你我都會死。」

    霍霆提醒她。

    宋雲萱笑笑:「就沖張毓芳已經懷上二胎的份上,你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了,張毓芳這個女人的野心可是持續了二十多年都沒有消散,她想要整個霍家,你不是他親生的,她才信不過你。」

    霍霆對她說的事情不能否認,因為張毓芳的確是這樣一個人。

    張毓芳能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上位嫁進霍家的確是不簡單,而且她也不甘心就生兩個女兒。

    她一直想要再生個兒子,如果這個兒子出現了,他對還沒有掌握霍家全部大權的霍霆定要斬草除根。

    宋雲萱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從口袋中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轉頭跟霍霆說話:「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不然,楚漠宸該找過來了。」

    她這話才說完。

    蘭博基尼的駕駛席車門就被猛地拉開。

    霍霆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人一把從駕駛席上扯了出去。

    「喂!」

    「等一下。」

    她出聲阻止。

    在拉扯霍霆的人後面有個男人不悅的出聲:「鬆開霍先生。」

    果然,在拉扯霍霆的人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是,楚少。」

    宋雲萱無奈的搖了搖頭,打開副駕駛席的車門走下來,有些埋怨的看向對面一身低氣壓的楚漠宸:「我跟霍先生說兩句話而已,你幹嘛這麼快追過來?」

    楚漠宸穿了一身黑衣,在港城典型的西裝三件套穿到他的身上襯得他多了些陰沉沉的感覺,而且不怒而威,就像是黑暗帝王一樣攝人。

    宋雲萱走過去,雙手抓住他的手:「好了,別這麼生氣,我以後不會瞞著你偷偷跑出來了。」

    她很少想現在這樣主動承認錯誤,然而她這樣卻是處理當下麻煩最好的解決方式。

    楚漠宸冷著臉,下巴緊繃,眼神冰冷。

    宋雲萱轉身望著霍霆:「不好意思,我看我不能搭乘你的車子回去了,霍先生先走吧。」

    如果被楚漠宸知道霍霆把她載出來是為了殺她嫁禍給霍太太,那事情就會變得很難收場。

    而且,搞不好楚漠宸會在這麼關鍵的一截上,徹底打破她的計劃,讓她一無所成的回到雲城。

    她可不想白來一趟。

    霍家二小姐那件事,也不過是個小小的水花罷了。

    真正的滔天大浪,現在才剛剛開始。

    霍霆眼神不悅的看向楚漠宸:「楚少不必擔心,我不會傷害宋小姐,告辭。」

    說完,就利落的上車離開。

    看著車子拐彎離開,宋雲萱才鬆了口氣。

    但是這口氣還沒有沉下去,楚漠宸就一把扳過她的肩膀,眼眸如同洞察一切的鷹隼一樣盯著她:「你又對他用了什麼花招?」

    宋雲萱感受到他手指捏住自己的肩膀,皺了皺眉,適時地示弱:「漠宸,你弄疼我了。」

    楚漠宸手指僵了僵,對她這樣柔弱的反應覺得陌生。

    宋雲萱望著他:「不放開我么?」

    「不放。」

    他冷冷啟唇。

    下一秒,宋雲萱就被她拉住手腕扔進了豪車的後排座位上。

    「回酒店。」

    「是,楚少。」

    前面的司機聽話的開車,除此之外大氣都不敢多喘一聲,更別說是眼睛斜視一下看看後視鏡里出現了什麼。

    宋雲萱被楚漠宸拉坐在他的大腿上,在感受到楚漠宸手上那禁錮一般重的力道的時候吸了口氣:「你要做什麼?」

    「我說你可以從酒店裡出來了嗎?」

    「閑來無事透透氣。」

    「透氣透到霍家少爺的車上?」

    宋雲萱皺眉,慍怒不已:「你什麼意思?」

    「你說呢?」他的唇瓣湊在她潔白的耳垂邊,吐息灼熱的幾乎要燙到人一樣,可是說出口的話卻叫人覺得有些冰冷。

    「你不要滿腦子裡都想些齷齪的事情。」

    「到底是我齷齪了,還是你齷齪了?」

    楚漠宸問她,大手卻從她腰上往上挪了幾寸。

    宋雲萱臉頰一白,伸手按住他的手,冷冷望了前面的司機一眼,垂下眼睛,像是示弱的小貓一樣,放緩了慍怒的口氣:「我們回去再說。」

    他的手又動了一下。

    她死死按住他的手:「你不想被我討厭吧?」

    她的聲音清淡的好似無力,卻打蛇七寸一樣直透楚漠宸最弱的地方。

    楚漠宸將手挪回到她的腰上:「好吧,現在放過你。」

    楚漠宸是個說話算話的男人,而且也是個佔有慾出其旺盛的男人。

    宋雲萱被他拉到房間里的時候,才剛進門,就被他按在了牆上。

    身體被他托起來,她沒有支撐身體的著力點,只能雙手抱住他的脖子。

    他的唇瓣順著她的耳垂往下游弋,細心的一點點,一分分的熨燙著她的脖頸,到達他的肩膀。

    她的衣領被扯開,潔白的肩膀暴露在燈光之下。

    楚漠宸的眼瞳顏色變得深了一下,有點點星火一分分擴散,充斥整個身軀。

    她攏著眉毛,咬住下唇。

    楚漠宸的胸膛熨帖著她的身體,那吻的熱度讓她渾身都覺得被灼燒一樣焦灼。

    「在這裡,還是去床上?」

    她難受的吐出兩個字:「床……床……」

    「你真是保守的厲害,一點情趣也沒有。」

    他將她抱住。

    然而距離那張豪華大床只有幾步之遙的時候,她卻被按在牆壁上剝下了衣裳。

    衣服滑落,髮絲披散。

    被咬得有些紅腫的唇瓣潤澤的如同秋季成熟的櫻桃一樣紅潤。

    室內的溫度開始攀升,窗外的天色一分分昏沉下去。

    宋雲萱看到的世界是搖晃的,最後甚至是旋轉的。

    整個天地都在顛簸,彷彿是經歷了巨大的風浪。

    她像是一葉無力掌控自己,只能跟著風浪的節奏而被瘋狂搖晃的小舟。

    世界開始一分分的黑暗下來。

    她的手指都失去力道,無力攀附,從他的背上滑落下來。

    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這次的風浪一點都不溫柔。

    簡直,就像是回到了最初的那一次。

    不,簡直比最初那一次還要讓人難以適應。

    就像是,在懲罰她。

    她覺得很痛,指尖都因為疼痛而微微發涼。

    卻有人,將那發涼的指尖握到掌心裡,用掌心的溫度都細心的溫暖她。

    「抱歉,剛剛……有點失控……」

    她將身體蜷起來,想要往那溫暖的地方依靠。

    他伸手將她抱在懷裡,唇瓣輕輕印在她的耳垂上:「不過,你這樣從我的保護圈裡溜出去,真的很危險,港城……不是雲城那樣的地方,萬一我找不到你了,很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那種風險,只要一想起來就讓人覺得膽顫心驚。

    他不想這樣擔驚受怕。

    「雲萱,聽我的話,乖乖回雲城吧。」

    他的吻落在她的臉頰上。

    她將臉往他的懷裡埋了埋,表示拒絕。

    他卻掀起唇角,無奈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正了正,將唇瓣壓在她的唇瓣上。

    宋雲萱的身體顫慄了一下。

    她的溫度傳遞到他的身體上,他的聲音又變的沙啞起來:「即便是你不喜歡我吻你的唇,也要學著慢慢適應,因為,我做不到不吻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