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四十九章:跟霍霆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四十九章:跟霍霆談判字體大小: A+
     

    宋雲強將電話放下的時候,臉上還是一副震驚的不得了的表情。

    趙陽看他表情不對,在旁邊狐疑的問他:「楚漠宸說什麼了?」

    宋雲強輕輕搖了搖頭:「他居然就在港城。」

    趙陽先反應了一下,之後才冷笑:「楚家跟霍家的關係還不錯,霍太太的生日宴會,楚漠宸肯定也去了。」

    「那雲萱……」

    「霍家應該會稍微顧忌一點,畢竟楚家跟霍家的交情很不一般,霍家會找到證據以後再下手,雲萱暫時不會有危險。」

    如此說了,宋雲強心裡也是複雜的理不清楚頭緒。

    他是希望宋雲萱死在港城永遠也不要回來。

    可是這件事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做。

    他在打電話之前更覺得這件事棘手的厲害,因為這件事他是不能不管,可是又不敢管。

    霍家在港城那一帶的勢力巨大,不是外城的勢力能夠輕易抗拒干涉的。

    而他這麼明顯的不管,又會得罪楚漠宸。

    宋雲萱就算是再惹人厭,好歹是楚漠宸的未婚妻,就算沒有通告全城,宋家也對她的身份心知肚明。

    他若現在一點擔憂的表示也沒有,就會被人笑話說他這個做大哥的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妹妹送死。

    宋雲萱真橫屍在港城,死的難看了,楚漠宸絕對會讓宋家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的。

    現在打了這通電話,他覺得棘手的事情稍稍緩解了一下。

    趙陽也在旁邊抹了一把汗:「既然楚少這樣說,我們宋家的立場就不必太顯眼了,萬事都有楚家出頭擋著,要是雲萱真的回不來,楚漠宸也不能怨我們。」

    宋雲強點點頭:「那倒是,這事可是他自己攬下來的,不過……」

    他話語頓了頓。

    趙陽抬眼望著他:「不過什麼?」

    宋雲強笑起來:「在港城,強龍也是壓不過地頭蛇的吧?趙叔叔。」

    趙陽的眼神微妙的變換了一下,老狐狸般緩緩笑了。

    港城是跟雲城齊名的龍頭城市,常年以來貿易繁榮,而且在港城逗留的外國人堪稱是全國第一。

    港城的幾位富商都是世界富豪榜前一百名榜上有名的人。

    而且,那地方紙醉金迷,還魚龍混雜,勢力也是不明不暗,不白不黑。

    有些人死了,被掛上一個失蹤的名銜搞不好就永遠都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那些過於強大的勢力會在黑暗中像毒蛇一樣將得罪他們的人搞的灰飛煙滅。

    宋雲萱這種黃毛丫頭,怎麼能依靠著楚漠宸就簡簡單單的從港城活著回來呢?

    那個地方,可不是像是雲城,那地方是不在楚漠宸勢力範圍內的。

    趙陽已經在心裡給宋氏這個黃毛丫頭繼承人打了大大的紅×。

    接下來,他要做的便是輔佐宋雲強名正言順的成為宋氏的繼承人。

    而知曉宋雲萱作風的宋雲瑩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瞬間就判定倒霉的霍家二小姐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栽倒了宋雲萱的手上。

    「不過……」她還是蹙眉,望著港城電視台對霍家的消息的報道,憂慮的嘆息了一聲,「雲萱這下,似乎是自掘墳墓了啊。」

    「是啊,港城的霍家可不是好惹的對象。」

    薛濤在宋雲瑩的身後打上領帶,只是淡淡看了液晶電視的熒屏一眼,就過來扶住宋雲瑩的肩膀,湊在她的耳朵,幸災樂禍的低聲:「我看你家的小妹妹會死的很慘,很慘。」

    宋雲瑩不予反駁。

    手指緩緩抬起來,往小腹上摸了摸。

    也真夠可惜的,她才剛跟宋雲萱站在統一戰線上,宋雲萱就惹了這樣的麻煩。

    而且看起來還是活不長了。

    薛濤按著她的肩膀說完這句話就要離開。

    宋雲瑩一怔,立馬反身叫住他:「你要去哪兒?」

    薛濤整了整自己的領帶,將外套穿上:「有重要的事情要談,去趕個飯局。」

    「都過了飯點。」

    薛濤被宋雲瑩這敏銳的問話而逼的不耐煩起來,揚聲粗暴的罵她:「賤人!老子去哪裡還要你管?!」

    說完,也不跟宋雲瑩繼續廢話,便轉身走了。

    宋雲瑩無端被罵,憤恨的指頭都用力屈起攫到了沙發扶手上。

    「薛濤這個王八蛋!」她殷紅的唇瓣里,細牙咬緊,幾乎要把薛濤這兩個字給嚼碎了咽下去。

    不用猜也知道薛濤是又出去跟那些鶯鶯燕燕的女人瞎混,她如今懷著身孕,薛濤卻還是不務正業。

    她回國之後,他見她宋雲瑩安然無恙也緊隨著回國。

    而回到薛家之後,薛濤就恢復了之前驕奢淫,逸的生活。

    經歷了之前的難關,他居然一點上進心也沒有。

    宋雲瑩牙齒咬得咯咯響。

    ……

    宋雲萱身在港城,身邊的張晉幾次三番給霍家打電話都被霍霆的秘書給推三阻四的婉拒了。

    宋雲萱在事發之後一個星期,等在了霍霆的公司門口。

    雖然臉上帶著口罩,可是出門的霍霆還是一眼就看見了她。

    只不過是霍霆只是淡淡的一督,宋雲萱就鬼魅一樣離開了。

    霍霆去看宋雲萱第二眼的時候宋雲萱已經消失了。

    他上車之後問身邊的女秘書:「最近宋家有沒有繼續來預約見我?」

    秘書搖搖頭:「三天前接了宋家的最後一通電話,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打過來了。」

    霍霆點點頭,對前面的司機開口:「將我放在酒店的車庫前,我要出去一趟。」

    司機按照他的吩咐將他放在帝凰大廈的停車庫之前。

    霍霆在十分鐘之後驅車離開,銀灰色的蘭博基尼在經過港城海景酒店的時候稍微停了一下,一個穿著藍色外套,圍著白色圍巾的女子上了車。

    沒有人看見那個頭髮披散的女子的容貌,不過她上車之後卻引得霍霆不得不多看她兩眼。

    「如果宋小姐這幅打扮,也不見得是個美女。」

    宋雲萱將長發往頭上一撫,抬起眼睛來:「美女是麻煩的源頭,我倒是不想做個美女。」

    霍霆側頭望她的臉,眼神微微凝滯了一下,唇角有薄薄的笑意:「不過,即便不想惹麻煩,宋小姐還不是照樣惹了。」

    宋雲萱眼睫抬起,一雙漂亮的眼睛淡漠而鎮定的看向前面的路況:「我讓人約了霍先生無數次,霍先生都不願意見我一面,是怕引火燒身?」

    霍霆輕輕搖了搖頭,在看見前面紅燈的時候將車速放的緩了一些:「我是怕那個時候跟宋小姐見面,宋小姐會死的比較早,而且死了以後還會將嫌犯的罪名扣在我的身上。」

    宋雲萱眼眸彎了彎:「那麼說,我能安然無恙的活到現在,全是託了霍先生的福?」

    「那倒不是,你應該去感謝楚漠宸,楚家跟我們霍家是世交,你是楚漠宸的未婚妻,而且做了壞事還一分把柄也沒有留下,我們霍家就算是想找你的茬,有楚漠宸在也不敢亂來。」

    宋雲萱唇角勾了勾,似乎是恍然參悟了這個道理。

    然後轉頭看霍霆:「我以為,妹妹受到傷害,身為大哥會恨不得將兇手剮了。」

    「當然。」

    霍霆挑了挑眉。

    宋雲萱卻眼底閃現出一抹惡劣:「當時你在電梯里要是不按下樓鍵,你妹妹可是不會揚名港城的,身為她的哥哥,你不對當時的行為感到後悔么?」

    霍霆眉目淡然。

    宋雲萱側眼掃過他的臉,又出聲:「也對,就算是身為霍家二小姐的親大哥,那也不是從一個肚子里爬出來的,怎麼能跟對待同母的妹妹一樣關心呢?」

    霍霆依舊不說話,但是車子行進的方向卻拐到了一條霍霆平時絕對不會走的孤僻道路。

    宋雲萱瞟向車外,善意的提醒他:「這條路可是很偏僻的,再走的遠一些,車子拋錨一整夜也不會有路過的人管你。」

    霍霆黑色的長眉這時候才舒展了一下:「港城原本就是一個人情淡漠的地方,還指望誰來伸出援手幫助么?」

    宋雲萱點點頭,表示贊同的附和:「霍先生說的對,不過,我記得霍先生的親生母親,也是因為妹妹難產而死在這條路上的吧?」

    霍霆的眉峰猛然陰戾的一皺。

    宋雲萱嘆氣,有幾分憐憫:「真可惜啊,那時候居然車子偏偏拋錨了,明明就是出發前就一定會檢查是否有故障的車子,居然會在霍家的少奶奶乘車臨產的時候出故障,這車子真是拋錨拋的天衣無縫。」

    伴隨著最後一個字。

    一聲刺耳的剎車聲猛然拖著尖利的尾音響起在偏僻的公路上空。

    宋雲萱臉上的笑意一分分收斂。

    霍霆雙手按著方向盤,開始喘粗氣,似乎是在剎車的時候耗費了巨大的精力一般,渾身都有微弱的顫抖,連眼底都漫出血紅的血絲。

    宋雲萱微微抬了抬頭,因為身上牢牢系著安全帶,所以她的腦袋沒有撞在前面的擋風玻璃上。

    窗外寒冬的風呼呼吹著,即便在港城是個氣候溫暖的地方,可是一到了冬季,也會濕冷的難受。

    宋雲萱將垂落到前額的長發往上梳了一下,轉頭看向霍霆,眼底冷冷的:「霍霆,如果你記得你母親是被人害死在這條路上的,就不要在這條路上做同樣的事情。」

    宋雲萱伸手,從霍霆彎曲的後背伸向鎖閉車門的解鎖按鈕。

    啪嗒一聲,按鈕被打開。

    宋雲萱眉眼變得孤冷起來。

    但是看向霍霆的眼神卻極為冷酷:「還有,死前錄音我也不喜歡。」

    說完,她將車內霍霆的手機拿起來,解鎖,刪除錄音片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