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九章:厚福薄命的宋小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九章:厚福薄命的宋小姐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四點鐘。

    她睡得有些多了,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抬手扶了扶頭,才起身。

    身邊早已經空了。

    楚漠宸不喜歡睡懶覺。

    她也剛好沒有一覺睡到天明的興緻。

    穿上浴衣去浴室里洗澡,居然還沒有楚漠宸的身影,她覺得他可能是早早出去了。

    不過,才早上四點鐘,未免太早。

    她洗完澡之後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手機上有兩通未接電話跟兩條簡訊息。

    一條是她派出去盯著宋雲瑩的人發回來的,一條是宋雲瑩自己發回來的。

    而那兩通電話,一通是宋雲瑩打的,一通是盯著宋雲瑩的人打的。

    看起來,是兩人都打電話沒有打通,所以才轉而給她發信息。

    信息的內容在她的意料之內。

    宋雲瑩願意站隊站在她這一邊。

    將手機屏幕關掉,她揚了揚唇角。

    這樣剛剛好,她身邊正缺幫手,雖然宋雲瑩曾經想要害她。

    雖然也有人說過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但是多少年來的經驗都告訴她,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有的,不過是永遠的利益而已。

    既然宋雲瑩對她有用,那她又為什麼不用?

    她伸手攏了攏浴衣的衣領,轉頭看窗外的夜色。

    思緒翩飛。

    秒針滴答。

    窗外的夜色一分分褪去,深藍色的天空漸漸變成淺藍,然後一分分明亮。

    六點鐘的時候,房門被推開。

    楚漠宸放輕了腳步聲進門。

    宋雲萱卻視線一直都放在他的身上。

    他關上門,回身看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她一直都在看著他:「原來你已經醒了。」

    「嗯。」她應聲。

    雖然近來睡眠質量是已經好了許多,但仍舊不能跟大多數的正常人一樣。

    她有那個夢,有上一世慘死的夢,只要閉上眼睛,那心魔就會浮現出來。

    她很怕,很怕在睡著的時候會恨得叫出來。

    所以,她擔心的無法入睡。

    睡眠質量也一直很不好。

    楚漠宸換了一件西裝,還是一如既往的深色系,只不過穿了白色襯衣,沒有打領帶,領口的兩顆紐扣都是解開了的。

    他看見他領口的肌膚,在他俯身的時候甚至還看見了他的鎖骨。

    想起昨晚,臉頰有點發熱。

    「你去哪兒了?」

    「霍霆也住在這家酒店,兩點鐘的時候約我出去喝酒。」

    「夜店?」

    「我哪裡會在你睡著之後去那種地方。」

    宋雲萱伸手將她西裝外套往兩邊一份,貼近他的胸膛聞了聞。

    「怎麼?聞見香水味兒了?」

    宋雲萱懶懶躺在沙發里,像是剛才精神了一點,這會兒就又全無精神了。

    「還好,只有伏加特的味道。」

    楚漠宸將她抱在懷裡:「今天帶你去見個人。」

    「就是昨天你要我見的那個人?」

    她想起昨天楚漠宸跟她說過的那件事。

    楚漠宸不置可否的點頭:「吃點兒東西我們就去,不然他今天該回去了。」

    宋雲萱狐疑的抬起頭:「什麼大人物,這麼有譜?」

    楚漠宸的拇指颳了她臉頰一下,似乎對她滑,嫩嫩的臉頰愛不釋手:「你跟我去見見就知道了。」

    宋雲萱垂下眼睫,長長的睫毛遮擋住眼瞳里的神色,似乎是同意了一般,輕輕點了點頭。

    她同楚漠宸一起吃過飯之後便去楚漠宸所說的那個酒店套房去見那人。

    進門之後,才發現房間里是一個老人,老人形容瘦削,膚色比本地人都要深了一些,而且眼睛渾濁,看起來已經有七十多歲。

    宋雲萱轉頭,不明所以的看楚漠宸:「這位先生是誰?」

    楚漠宸擁著她進去:「泰國請來的摸骨師傅。」

    宋雲萱眼中神色一冷,腳下的步子便剎住了:「沒事請泰國的摸骨師傅來做什麼?」

    「前幾天我們家一個表親生了個兒子,請老先生來給看了看,我小時候也請這個老先生摸骨過,便將他留下住了幾天。」

    楚漠宸其實已經留這位老先生住了一段時間,而且,也是專門為了宋雲萱才把老先生請過來的。

    宋雲萱停下步子不往前走,讓楚漠宸覺得奇怪:「怎麼了?」

    「我們宋家不迷信。」

    「乖,稍微讓老先生看看就是了,這老先生很神,小時候還替楚家老宅看過宅子。」

    宋雲萱當然知道這個老先生替楚家的宅子看過,而且還一眼就認出這個老先生就是曾經給她摸骨過的老先生,而且他的確是一個神人。

    顧城就是聽了這個老先生的話,才給顧長歌修了顧家大宅里那個一天二十四小時不斷循環活水的游泳池。

    她並不願意靠近。

    楚漠宸卻攬住她的肩膀,跟她說話:「之前你父親在醫院的時候我聽說看見鬼了,當時你也在場……」

    「你懷疑什麼?」她眼神犀利冰冷的望他。

    楚漠宸看她立時就變得冷銳起來,莞爾一笑,輕輕安撫她:「我只是怕你被鬼蹭到,壞了運氣。」

    宋雲萱看向那個摸骨的老先生,心裡稍微鎮定了一些。

    這才邁步往前。

    他老先生已經很老,耳力卻還不錯,聽見她走路的聲音,就將視線放在她的身上。

    她對上那個老先生的眼睛,老先生眼睛眯了眯。

    宋雲萱在楚漠宸的陪同下坐在老先生的對面。

    她借屍還魂的確是很蹊蹺,但是她可不相信這老先生真的能神機妙算看出點什麼來。

    畢竟,這事情可不普通。

    老先生開口說了句什麼。

    站在老先生旁邊的翻譯立馬就出聲,禮貌的翻譯:「宋小姐,請您把手伸出來。」

    宋雲萱把手伸出去,眼睛冷冷望著那個老先生。

    老先生並沒有真的去摸她的骨頭,而是垂眼,仔細看了看她手掌上的手紋,然後轉頭去找東西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老先生全程都沒有什麼多餘的話,而且表情也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模樣。

    宋雲萱確信這個老先生看不出什麼來。

    楚漠宸卻溫和的開口:「不知道我未婚妻的運氣近來如何?」

    老先生說了句話。

    翻譯小姐立刻微笑開口:「先生說宋小姐會步步高升。」

    宋雲萱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她當然會步步高升。

    宋家已經大權在握,雖說還有宋雲強在宋氏不肯交接職位,不過她有辦法儘快上任。

    這老先生倒是算的沒有錯。

    只不過,接著,老先生便又說了句什麼。

    那翻譯小姐臉上的笑容收斂,聲音也略微低了一些:「只不過先生說,宋小姐雖然近來運勢雖好,卻要小心有小人擋路。」

    宋雲萱點點頭。

    那老先生只不過說了這兩句話,便搖搖頭不再說了。

    宋雲萱見著老先生也沒有瞧出什麼來,便隨著楚漠宸一道起身離開。

    宋雲萱不無責怪的埋怨他:「怎麼昨晚也不告訴我是去見摸骨先生?」

    楚漠宸勾唇一笑:「我怕昨晚告訴你,你會心神不寧。」

    「沒有什麼可不寧的。」

    楚漠宸,該不會是懷疑她鬼上身了吧?

    她有些憂慮的轉頭看楚漠宸。

    楚漠宸看她盯著自己,問她:「怎麼了?」

    「你是聽信什麼謠言懷疑我是鬼變的吧?」

    楚漠宸忍不住笑開:「現在這麼發達的社會怎麼會有鬼變得,你想太多了。」

    宋雲萱聽他這樣說,才打了個哈欠。

    楚漠宸看她有些累,關心的問她:「今天早上起得太早了,你要不要回去補個覺?」

    「也好。」她倒是順水推舟的就回去睡了。

    楚漠宸卻在將她送下之後,眼神深沉的轉身重新回到那位摸骨先生的房間里。

    摸骨先生聽見他開門的聲音,拄著拐杖就要掙扎著從沙發椅上起來。

    楚漠宸忙過來扶住他:「您就不要亂動了。」

    那個女翻譯臉色有點發白,轉頭看楚漠宸:「楚少,從您走後,老先生就要我給您通電話,堅持要見見您。」

    「怎麼回事?」楚漠宸也覺得事情不對。

    翻譯小姐把楚漠宸的問話翻譯給老先生聽,老先生說了一通楚漠宸聽不太懂的泰語。

    女翻譯斟酌組織了一下語言,才開口:「老先生說,您剛才帶過來的那個女孩子……不適合娶進門。」

    楚漠宸一怔,皺起眉來:「理由。」

    老先生彷彿是聽懂了楚漠宸問原因的這句話,對著楚漠宸又說了許多話。

    楚漠宸只能聽懂幾句,翻譯耐心聽完之後,轉頭跟楚漠宸說話:「老先生說,那女孩只看掌紋便知道是厚福的貴人命,但是她薄命,怕是陪不了楚少太久。」

    楚漠宸眼中神色越漸濃深,唇瓣也抿成了一條直線。

    好半晌,楚漠宸都沒有說話。

    那老先生還在說話,翻譯不斷的翻譯過來給他聽:「那女孩男子心性,上輩子大概是含著深仇大恨死的,所以如今帶著戾氣跟殺氣,只要這女孩大仇得報,就會立時殞命。」

    楚漠宸聽得心口發沉,過了好半晌,才開口:「有沒有破解的辦法?」

    老先生這才開口讓翻譯給他翻了一句話:「老先生說,二十五年前她見過這樣薄命厚福人,是雲城的顧長歌,雖然他父親已經儘力挽救,但是她還是沒能活過三十二歲,這個女孩跟她是一樣的命格。」

    「如果,我也幫她建一個大水池……」

    「老先生說,宋小姐跟顧長歌不一樣,顧長歌只是單純的薄命,而宋小姐生來是為了報仇,這個劫是大仇,而這個大仇就是命,只要報了仇就會沒命,這劫沒法破,除非她一輩子報不了仇。」

    楚漠宸雖然覺得老先生說的這些玄乎,但是卻有三分的深信。

    因為顧家那個大游泳池的確是為了顧長歌薄命建的。

    而顧長歌,也的確沒能長命百歲。

    那麼想讓宋雲萱活下去?是不是就要聽信摸骨先生的話,阻止她往高處爬,阻止她報仇?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