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八章:巧遇霍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八章:巧遇霍霆字體大小: A+
     

    她被這咳嗽聲驚得忽然睜開眼睛。

    楚漠宸卻沒有半分驚慌失措的模樣,只是直起腰,將她攬到自己的懷裡,不著痕迹的護住她。

    宋雲萱很配合的將臉埋進他的胸口。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一向端莊,根本不曾與邵天澤在床上之外的地方擁吻親密。

    而跟楚漠宸在一起之後,對這種事情居然就不再向以前那樣保守淡漠。

    剛才楚漠宸吻她的時候她幾度失神,這下好了,居然被人看見了。

    她將臉埋在楚漠宸的懷裡無暇顧及外面的人是誰。

    而楚漠宸卻清楚的看見了電梯門外站著的男人。

    男人穿一件深色西裝,內襯也是黑色的襯衣,沒有打領帶,似乎不是一個喜歡拘謹的人。

    但是看他的容貌就會顛覆了這個認為,他面容英俊,五官深邃,氣質沉穩冷靜。

    看到楚漠宸的時候,打趣了一句:「好久不見,你的心情似乎不錯。」

    楚漠宸一手攬住宋雲萱,看到他之後,才垂下眼睫嘆了口氣:「我以為你妹妹回來接佳慧,想不到是你親自來。」

    「因為太久不見,想要跟阿宸你喝杯酒。」他說完,似笑非笑的看向他懷裡抱著的小美人,「這好像不是我妹妹。」

    「我未婚妻。」

    男人點點頭:「介紹一下嗎?」

    「現在似乎不太合適。」

    「那改天吧。」

    男人倒是沒有緊追不放,兩人不過是簡短的打了招呼,便擦身而過。

    只不過,在擦身而過的時候,宋雲萱稍稍抬了抬頭,剛好就看見那個男人看過來的視線。

    他視線冰冷,彷彿一束利劍一樣射過來。

    宋雲萱心裡甚至沒來由的微微一驚。

    這是……

    「剛剛說話的人是誰?」

    宋雲萱小聲的問楚漠宸。

    楚漠宸見她難得的乖巧,便帶她進套房之後才解釋:「霍家的霍霆。」

    「霍佳慧的哥哥?」

    楚漠宸點點頭,問她:「你要洗澡嗎?」

    「我……」

    「不洗也沒有關係。」他立馬要抱住她。

    她卻不著痕迹的從他懷裡滑開:「我要洗。」

    她立馬就轉身進浴室。

    楚漠宸在她身後頗感無奈的搖了搖頭。

    宋雲萱去浴室洗澡的時候,忽然想起霍霆這個名字好像以前是聽說過。

    但是卻沒有太深入的了解過。

    霍霆是港城霍家的長子,母親在生他之後難產死了,次年她父親就娶了懷孕六個月的第二任妻子,然後當年生下一對雙胞胎姐妹,一個起名叫霍佳慧,另一個起名叫霍佳穎。

    霍佳慧早早離家進入演藝圈,而霍佳穎則一直都在港城,聽說跟他大哥霍霆相處的還算是融洽。

    顧家在雲城多年,雖然跟港城的部分企業也有合作關係,但是卻跟霍家一直都沒有合作。

    所以說起來,對霍家有些陌生。

    霍家是港城的造船業大戶,而且後來發展航運,買通了東南亞地區的海上航線,在港城是排行前三的豪門。

    霍佳慧有這樣的出身,的確跟楚漠宸算是門當戶對。

    他霍霆這一趟來雲城,應該不會只是跟楚漠宸喝杯酒那麼簡單。

    搞不好,還會幫著妹妹拉一下紅線。

    不過,經過剛才那一幕,霍霆應該會覺得她挺礙眼的。

    如果不是有她宋雲萱,她妹妹也許真的能跟楚家順利聯姻也不一定。

    她想想,覺得有些意思。在浴室里沐浴之後,他才穿上潔白的浴袍用大毛巾包著頭髮出去。

    外面楚漠宸正在通電話,看她出來,朝她笑了笑。

    然後結束通話,邊解襯衣的領扣,邊向她走過來。

    她抬手攏了攏自己的領扣,然後在他走過來的時候垂下了眼睛。

    「怎麼不看著我?」他的氣息吹拂在她臉頰上。

    她的心跳開始加速,細細的眉毛皺起來。

    楚漠宸抬手。

    她看著他的手抬起來,有點不安的想要往後退。

    楚漠宸卻抬手將她頭上裹著的大毛巾取了下來。

    她的髮絲垂落下來,有些凌亂的遮住沐浴后水嫩白皙的臉頰。

    「你這樣子……」他的臉頰湊近她。

    她縮了縮,還是覺得不安。

    楚漠宸卻抬手捏住她的下頜,讓她抬起頭來:「你這時候應該看著我,對不對?」

    宋雲萱望著他,眼神里沒有那種嫵媚的情意,而是有些過於淡定的安靜。

    「你這樣子,是因為太沒經驗?」

    宋雲萱唇瓣動了動,想要說什麼,卻沒有說出口。

    她不應該是沒有經驗,但是這具身體的確是沒有經驗的。

    而她以前在顧家的時候跟所有女人的生活都不相同,她們喜歡相夫教子,熱衷於二人世界跟感情生活,為了取悅自己的丈夫而隨時保持的光鮮美麗甚至可以有很多技巧。

    可她顧長歌卻並沒有把跟丈夫在一起當做是整個世界的全部。

    也沒有把丈夫當做是整個天。

    她的天是顧氏集團。

    是顧城留給她的顧氏。

    所以,邵天澤背叛她的時候她沒有覺得天塌下來。

    而顧氏被邵天澤奪走,她被殺了的時候她才覺得天真的塌下來了。

    那時候她才瘋狂的惱恨起來。

    現在看起來,她當年做的是不是錯了呢?

    那時候,她是不是應該對將時間多用在丈夫的身上一點呢?

    她微微走神。

    楚漠宸卻敏感的察覺到她的走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身體緊緊貼著她的身體:「你在想什麼?」

    「沒有……」

    「你在想別的男人?」

    他真是敏感。

    宋雲萱抬起眼睛,看見楚漠宸眼光如同鷹隼一眼盯著她,又把眼睫垂下去:「我只是想,是不是我不太正常。」

    楚漠宸一愣,皺起眉峰:「哪兒不正常?」

    宋雲萱眼睫輕輕顫了顫,就像是蝴蝶的羽翼在煽動一樣,有些糾結:「我……好像把工作看得太重……」

    「的確,你打算改一改嗎?」

    「可是除了工作之外,我就沒有別的太喜歡的了。」

    楚漠宸眼睛望著她,苦惱的眯了眯:「你不喜歡我嗎?」

    她抬眼看他一眼:「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你?」

    「不知道。」楚漠宸鬆開她的手腕,轉身去浴室:「我去洗個澡。」

    宋雲萱點點頭,望著楚漠宸進去的背影,覺得自己多半是惹她不高興了。

    也或者,其實楚漠宸覺得她很沒意思。

    畢竟,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是希望這個女人千依百順柔弱的如同小鳥一樣的在他身邊的。「

    可是,她從不曾這樣過。

    顧家讓她太堅強。

    堅強的開始無情,開始鋼冷。

    特別是經過邵天澤的背叛之後,她覺得她喜歡並不能左右什麼。

    可是,楚漠宸讓她說過她愛他,或許她應該說愛他。只有他站在自己這邊,不傷害自己,說愛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卻總覺得說不出口。

    她站在原地,任頭髮上的水珠一滴滴的往下落,卻半晌都沒有動彈。

    她的手指從浴衣的衣襟上拿開,然後放在腰帶打的那個結上。

    然後,手指用力,一下拉開。

    浴袍敞開。

    她抬起眼皮,黑色的眼睫往上翹起,眼珠一如既往的淡漠。

    但是卻向著浴室走過去。

    肩頭上的浴衣被她輕輕一撥就滑落下來。

    她將浴室的房門打開。

    然後走進去。

    楚漠宸已經沐浴完,正在穿浴衣,看見她走進來,愣怔了一下。

    之後眉峰一皺,大步過去就把她抱起來,然後徑直出去,將她放在大床上。

    她躺好不動,等著他壓上來。

    可是,等了半天,得到的卻是楚漠宸將她用薄被裹起來的結局。

    她轉頭看楚漠宸:「不喜歡?」

    「你這樣投懷送抱我才覺得你肯定是不正常。」

    「也沒有。」

    「那你是不是又想算計什麼?」

    宋雲萱有些無力:「那也沒有。」

    他將浴袍的腰帶系好,坐在床邊,用大毛巾擦她頭髮上的水珠:「發燒了還是每月一次的事情又來了?」

    她垂下眼睫:「只是覺得我這麼不解風情,總有一天你也會……傷害我。」

    如果楚漠宸也變成跟邵天澤樣的人。

    她會覺得很難過。

    「不會有男人因為女人不解風情就傷害她的。」楚漠宸耐心給她解釋。

    她轉頭問他:「如果有人這麼做了呢?」

    他想了想,回答她:「可能是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也可能是……」

    「是什麼?」

    「心理變態吧。」

    「噗……」

    宋雲萱一下子笑出來。

    楚漠宸看她笑出聲音來,才淺淺揚起唇角:「你這樣剛剛好,我很喜歡。」

    「你只是在證明你不心理變態?」

    「不是,」他搖頭,望著她,「也證明,我對你是真心的,而且沒有一心一意。」

    大概是天底下的女人都喜歡男人說些甜言蜜語。

    宋雲萱在笑過之後,居然眼睛認真的去看楚漠宸。

    其實楚漠宸長得很漂亮,但是不是那種秀氣的像是女子的漂亮,而是線條冷厲,沉穩英氣的漂亮。

    她以前喜歡邵天澤那種儒雅的男子。

    而楚漠宸這種深沉冷靜的感覺讓她很不感冒。

    現在越漸接觸,倒是覺得楚漠宸其實也不是時刻都那麼沉冷的。

    他也會很溫柔。

    會溫柔的哄她,會溫柔的吻她。

    她將手臂從被子里拿出來,往前輕輕傾身,然後將自己的唇瓣湊了過去。

    小鳥一樣,輕輕在他唇角親了一下。

    楚漠宸臉上的笑容微微收了一點,有些訝異的看著她。

    她卻眼神明亮的又往前湊了湊,然後在她唇瓣上又親了一下。

    楚漠宸的手伸過來。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跟他十指相扣:「這樣對你,能讓你覺得我喜歡你嗎?」

    楚漠宸低頭看了看她的手指:「如果繼續這樣引誘我,可能會做出讓你哭的事情。」

    「除非你故意想要傷害我。」她眼神純凈。

    楚漠宸卻往前一下,將她輕輕放倒在柔軟的大床上:「有時候,不是故意的,只是情不自禁,然後就做了讓你哭的事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