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五章:將宋雲萱逐出宋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五章:將宋雲萱逐出宋氏字體大小: A+
     

    宋雲強說讓她儘快上任的事情也許只是糊弄她的。

    但是不管是不是糊弄她的,只要他說了這句話,她就有辦法讓他做。

    他不做,她便逼他做。

    她有的是辦法讓他把宋氏的總裁位子先交出來。

    她之後的幾天並未去宋氏,倒是宋雲強殷勤的將她塞進了雲城的商學院,並且親自送她去聽了幾節課,還將一大推的書面資料帶回來給她看。

    她明白這些書面資料也不過就是拖住她的一種辦法罷了。

    她在家幾天只是無聊的時候才翻翻看,這些東西她早已經在十年前就已經全都知悉,如今根本不需要再學。

    從商場的實戰經驗要比這些書本知識有用太多。

    她閑著無聊,便將曾經將她攆出去的那個張媽給找借口解僱了。

    解僱了那個張媽之後,宋家的傭人一時之間都有些人心惶惶。

    宋雲萱卻在這之後沒有找茬。

    她在顧家的時候雖然是一家之主,但是並沒有找下人的茬的習慣,到了宋家她也沒有這個習慣。

    只不過眼皮子底下讓她不舒服的人,她不想留在身邊罷了。

    但是解僱張媽的事情卻傳到了宋雲佳的耳朵里。

    宋雲佳小時候便是那個張媽照顧大的,因為那張媽在宋家照顧大了她跟宋雲強兩個人,所以那傭人在宋家的傭人之中也是頗有地位的。

    如今宋雲萱卻隨便找了點雞毛蒜皮的事情就把人給解僱了,明顯就是看他們兩個不順眼。

    宋雲佳給宋雲強打電話問這件事:「聽說張媽被解僱了,這是怎麼回事?」

    宋雲強那時候剛把趙陽周建給叫到辦公室里,準備跟趙陽周建商量商量宋雲萱的事情,剛巧宋雲佳打電話來問這件事,宋雲強也就順便讓趙陽周建看看自己這個小妹妹到底是多麼的惡毒。

    他示意趙陽周建先坐一坐之後,便跟宋雲佳講這件事:「因為張媽打碎了一個水杯,所以雲萱就把她解僱了。」

    「只不過區區一個水杯而已,咱爸給她這麼多遺產,難道買不起一個水杯了?」

    宋雲強嘆口氣:「雲萱說那個水杯是爸爸的。」

    「撒謊,爸爸的水杯已經全部都扔了。」

    宋岩死後,餐具便都扔了,因為他身患癌症,就算是消過毒,傭人也覺得不放心,便按照之前宋家的規矩都把餐具扔了。

    宋雲強卻很無奈:「你也知道雲萱現在的脾氣嘛,說上來就上來了,她說是爸爸的,就是爸爸的。」

    「大哥你怎麼不管管她?張媽這麼大歲數了,你不留下她,你讓他去哪裡啊?」

    宋雲強藉機開口:「張媽走的時候我也覺得她可憐,便給她租了房子先讓她住著,等她聯繫到兒子之後再走。」

    這話恰到好處的表示了他的仁善,而且通過這件事還把宋雲萱吹毛求疵的印象間接的轉達給了趙陽周建。

    趙陽周建只是彼此對視了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

    宋雲強在電話最後祝福宋雲佳:「雖然雲萱不讓你在宋家大宅里住,你自己在外面住也要照顧好自己,有空大哥會去看你的。」

    這話說出來,趙陽周建的臉色都稍微變了變。

    他們也想不到宋雲萱會把宋雲佳從宋家的祖宅里攆出去。

    這個小女兒,也真是惡毒,父親才剛死,就把大姐攆出去。

    宋雲強知道名聲對一個企業的新任繼承人很重要,所以在這個時候見縫插針的損宋雲萱。

    趙陽周建等他將電話放下了,才看向他。

    宋雲強有些苦惱:「家裡不得安寧,讓兩位叔叔見笑了。」

    趙陽嘆口氣,扶了扶臉上戴著的眼鏡:「你這個小妹妹,好像不是個省油的燈啊。」

    宋雲強只是一副寬容的模樣:「她年紀還小,任性了一點。」

    「不過,從雲萱來公司會議上時說的那番話來看,倒也不是只任性。」趙陽又說。

    宋雲強也知道宋雲萱在會議上說的那番話言辭犀利,一針見血,不是一個沒見識的任性女孩能說出來的,一時有些無語。

    倒是周建介面:「老趙啊,雖然你看雲萱說話不像是沒見識的,但是我跟她一起吃了頓飯,多談了兩句話,覺得宋董這個小女兒啊,犀利是犀利,有見識是有見識,但是年青冒進。」

    貪功冒進這事兒就是很大的缺點。

    特別是在一個商業企業的發展中,你貪功冒進各項舉措都看起來雷厲風行犀利萬分,但是在取得相當快的一段時間來發展業績之後,後面冒進的弊端就會很快顯露出來。

    而且會讓整個企業都元氣大傷。

    你冒進十年,後面二十年來補。

    算起來,還是要比別的企業發展的慢。

    趙陽周建跟著宋岩幾十年,宋家的走向一直都是細水長流十分穩定的。

    所以趙陽周建老了,也決定輔佐一個性格敦厚,不那麼冒進的讓他們提心弔膽的繼承人。

    他們可一點都不想在宋氏平穩發展了幾十年之後,讓一個冒進的年輕繼承人給搞得毀於一旦。

    周建的意思趙陽很明白,宋雲強也明白。

    但他還是為難的出聲:「雖然雲萱有些做法不妥當,但是父親的遺囑是留給雲萱的,宋家也是留給雲萱的,她是宋氏的繼承人,我也沒法說什麼,這董事長的位子雖然暫時虛著,雲萱也沒能力坐,但是總裁的位子……」

    周建開口建議他:「雲強,董事長的位子可以等你父親的任期滿了再選,反正還有半年,宋氏這半年有我跟你趙叔叔穩著也不會出亂子,但是董事長的候選人要在這半年內迅速的確定。」

    宋雲強蹙眉:「這董事長的候選人自然是雲萱的,她前幾天晚上還跟我提起來說要儘快進入宋氏,而且要一個高位。」

    趙陽不悅:「她以為高位就是這麼容易坐的么?你父親打拚了這麼多年才當了董事長,就算是顧家的顧長歌年紀輕輕就當了董事長,但她也是十五歲先當的顧氏的總裁。」

    「那趙叔叔的意思是……」宋雲強看向趙陽。

    趙陽又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才開口:「你這個妹妹是合法繼承人,你父親雖然死了,就算是我們有心幫你也不能幫的太明顯。」

    「但云萱她這性格,不大合適吧?」宋雲強還是不想讓宋雲萱進來。

    想要依附趙陽周建出個主意將宋雲萱攔在宋氏大門外。

    周建卻語重心長的勸他:「雲強,雖然你這個妹妹是不合適接替你父親,但是遺囑寫的清楚明白,我們不讓她進來,這就變成篡權了,你懂嗎?」

    宋雲強點點頭:「那我明天就辭職,把位子還給雲萱。」

    「雲強你冷靜下,」趙陽看一眼周建,才開口,「你稍微退一點,將總裁的位子給雲萱,然後你做副總。」

    「這……」宋雲強要說話。

    周建卻解釋:「雲萱來公司的那天,我中午去食堂跟她一起吃飯已經試探過她了,她接了遺囑是不會輕易放棄宋氏的,你不讓她進來她一定會鬧得宋家滿城風雨,甚至讓整個雲城都看我們的笑話,所以你不能不讓她進來,你要讓她進來,而且還得讓她做總裁。」

    「我聽周叔叔的話。」宋雲強表現的很信任周建。

    周建點點頭,很欣慰的模樣,又給他解釋:「雲萱這個人沒有管理經驗,言辭又犀利,進來了之後必然想要做出點成績來給我們看,讓我們認同她。

    但是她一個全無經驗的人是做不出成績的,你讓她進來,之後她全權管理犯了大錯,你便讓她留職,再一點點將她從宋氏剝除出去便是了,那樣,就算是外面的人覺得宋氏正牌繼承人沒能繼承宋家,可也只能說她沒能力沒腦子不配掌控宋氏,你說是不是?」

    周建問他。

    宋雲強臉上露出謙遜的笑意來:「周叔叔說的是。」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要把宋雲萱從宋氏踢出去,也不是沒有辦法。

    只要是趙陽跟周建是站在自己這邊的,總有辦法將宋雲萱從宋氏攆出去,她想要繼承宋氏簡直是痴心妄想。

    宋雲強在聽了趙陽周建的話之後心情頓時就好了不少。

    趙陽周建跟他聊了幾句之後,宋雲強突然開口:「對了,趙叔叔周叔叔,之前霍家那邊來過電話了,聽說這次預先傳真過去的合同出了一點問題,要讓我們的代表過去改一下,您看這事兒是我去,還是兩位叔叔去?」

    趙陽想了想,道:「霍家跟跟宋家是十幾年的合作夥伴了,這合同以前都沒有出過問題,這次出問題肯定有蹊蹺,不管誰去都要小心一點,免得合同有陷阱。」

    宋雲強還是憂慮:「那我們就要派個職位比較高的代表過去看看,既顯得尊重霍家,又能找出合同的陷阱。」

    周建點頭:「你說的是,只是霍家每次跟我們簽合同都是總裁或者大股東親自簽,我們這邊也不能隨便派人過去,只能去我們三個中的一個,但是雲強,在這個節骨眼上你去又不大合適,我跟你周叔叔……」

    他有些猶豫,不知道往下的話該說不該說。

    趙陽卻替他開口:「你去稍微問一下這次簽合同的是霍家的總裁還是股東,如果是股東我跟你周叔叔有一個過去,如果是總裁……你便讓雲萱去。」

    宋雲強皺眉,明知道趙陽這一招狠毒,卻還是顧忌的開口:「就算我讓雲萱明天上任,她也不過是沒有任何經驗的職場菜鳥,如果合同有陷阱,我們宋氏豈不是要有大筆的損失,犯了這樣的錯……」

    趙陽截斷他,語氣有些陰險:「犯了這樣的錯,便有理由將她逐出宋氏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