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八章:父女對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八章:父女對質字體大小: A+
     

    張強聽到宋雲萱這句話,整個人就像是被重鎚敲擊了一下一樣,雙眼的神色驀地就變了。

    宋雲萱卻並不給他反應的機會,便開口對在場的人揚聲道:「張小姐,你父親現在在這裡指證我綁架自己的父親,逼著父親立遺囑,你比我要了解他,不如你來說說你父親說的這些是不是真的?」

    張強伴著宋雲萱的聲音,猛地轉頭,驚恐的看向在場的人。

    連帶著策劃這一切的宋雲強都惶恐的看向在場的人。

    人群之中開始寂靜下來,就在這樣寂靜的氛圍里,有個纖瘦的,二十三四歲的女孩子從人群里走出來。

    女孩子梳著長長大頭髮,那長發紮成一個馬尾,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裝套裙,大眼睛里有隱隱的淚意。

    在看見張強的時候,她吸了吸鼻子,叫了一聲:「爸……」

    張強的心臟都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驟然縮了一下,整個人獃滯的不能開口。

    旁邊的宋雲強卻出聲問他:「這是你的女兒嗎?」

    張強整個人都有種悚然的恐懼感,看向宋雲萱跟那個女孩的眼神也變得十分古怪。

    他喉嚨里有話,卻覺得怎麼也說不出來。

    宋雲強又問他:「張強,這是你女兒嗎?」

    那女兒開口:「爸,我是一敏。」

    張強身體搖晃了一下,馬上就出聲否認:「不……不是,她不是我女兒。」

    張一敏的眼淚嘩的一下從眼中流出來,然後將手裡的戶口本打開,讓周圍的人看:「這是我家的戶口本。」

    張強整個人都僵硬起來,只是搖頭:「不不不,一敏不是我的女兒。」

    「一敏是你的女兒啊,阿強。」

    一聲沉重的嘆息從門口傳來。

    眾人順著這嘆息的聲音看到門口,接著就發現在門口站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

    男人兩眼地下有濃重的黑眼圈。

    張強望著那個人,眼皮重重一跳,忍不住叫出聲:「劉偉!」

    這話一說出來,眾人瞬間就確定了面前這個女孩的確是張強的女兒。

    之前張強就說過他有一個好朋友叫劉偉,如今劉偉出現了,還證明這個女孩的確是他的女兒,自然,這個女孩就是張強的女兒了。

    劉偉有些難過的勸張強:「張強,我么都說好收手了,你怎麼能被人買通又來誣陷宋雲萱呢?難道你還想殺她?」

    張強臉色蒼白,聽見劉偉這樣說,搖頭問他:「劉偉,你之前不是跟我說好了么?你不應該這樣說的啊?!」

    劉偉勸她:「張強,我們是綁架了宋岩想要勒索宋家,但是現在宋岩都死了,你卻還來摻和宋家的渾水,現在倒好,我們都要去監獄過下半輩子了。」

    張強沒想到事情會突然扭轉,轉頭看那個年輕女孩:「你這丫頭不要信口雌黃!」

    張一敏卻擦了臉上眼淚道:「爸,媽都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來我都不肯用你的錢,就是因為你的錢不幹凈,你做的壞事也夠多了,你現在收手,去警察局自首吧?」

    張強聽見張一敏這樣說,整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你這丫頭怎麼能這樣說?」

    「爸,你去自首吧!」

    張一敏苦勸。

    張強卻忽然看向宋雲萱,罵她:「你這個小婊子!你這個小賤人!是你設計我!是你讓她們背叛我!是不是?!」

    宋雲萱向著他走過去:「張強,這件事不是我的錯,我也沒有橫加干預,公道自在人心,你的朋友跟你的女兒總不會撒謊的!」

    「賤人!我殺了你!!」

    張強突然發狂,蹭的一下就抽出了腰上的匕首。

    那二十厘米長的匕首閃亮刺眼,在空中一道利落的弧線,猛地就隔斷了宋雲萱的頭髮。

    身後,卻是砰的一聲槍響!

    那利落的揮刀手法跟嫻熟的橫划技巧讓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

    而那嘭的一聲槍響,卻徹底結束了張強想要殺了宋雲萱的執念。

    有警察從遠處依舊保持著手槍射擊后的姿勢。

    張強嘭的一下就撲倒在了宋雲萱的腳下。

    宋雲強看著這一幕,已經被驚得不能動彈。

    顧長樂跟前來的女賓客更是呆若木雞。

    只有少數的男賓在看著宋雲萱冷冷垂眼看地上趴著不動的張強的時候,在心底里覺得一寒。

    她才十八歲啊。

    居然能如此完美的從這樣毒辣的陷害里安全脫身。

    還能請罪犯的女兒跟好友協助她。

    真不簡單。

    腳下張強的身體隨著槍傷在流血,張一敏跟劉偉都有些被嚇到的模樣。

    然而宋雲萱卻只是站著,冷冷眯了眯眼。

    他阻攔她的時候只不過是挨了一槍而已。

    這一槍比起她的深仇雪恨來又能算得了什麼?

    她上輩子流的血可比他多得多了。

    楚漠宸從人群中快步走出來。

    她知道自己不能表現的如此冷靜,便腳步虛軟的往後一退,打算表示自己也被嚇到了。

    可是,一雙有力的手臂立刻就將她接到了懷裡。

    楚漠宸的聲音從她頭上響起,他修長的五指捂住她的眼睛:「你暈血,不要看了。」

    很穩很關切的一句話。

    讓宋雲萱卻一下就安靜下來,她雙手抱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了他的胸膛上。

    當年,她父親顧城也是曾經為她遮住眼睛,為了不讓她看見血。

    他們都認為她害怕看見血,所以遮住她眼睛的時候還為她找了暈血的借口。

    但其實,她並不暈血,也不怕血。

    早在顧長歌的雙腿被截了去的時候她就已經不怕了,她那時候摸著床上空蕩蕩的地方,摸著那個本該是自己的雙腿,可是卻什麼都沒有了的地方的時候,她就已經什麼都不怕了。

    她怕的,只是沒有命報仇而已。

    她默默伏在楚漠宸的胸口。

    只用眼角冷淡的望著一場鬧劇結束。

    這一場葬禮結束的驚心動魄,也在整個雲城都獨一無二。

    宋雲強臉色煞白。

    宋雲佳的心彷彿都要在這樣的場面里停止跳動。

    而宋雲萱只是乖巧而安靜的被楚漠宸攙扶著結束葬禮,回家休息。

    劉偉跟張一敏被帶回去做筆錄,所有的後續都會由宋雲強一個人料理完成。

    整個鬧劇是他製造的,當然收尾的也只能是他。

    宋雲萱在高級賓利車上扶著額頭,無心欣賞窗外的風景。

    楚漠宸同她一起坐在賓利車的後面座位上。

    看她一直扶著額頭,一把將她攬到懷裡,然後抬手輕輕的幫她揉額頭:「頭疼?」「疼的厲害。」

    她低聲。

    楚漠宸將略涼的薄唇印在她的額頭上:「既然疼的厲害,為什麼不做點輕鬆的事情?」

    宋雲萱笑了一下,有些無力的惆悵:「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在宋家活的太輕鬆的話,搞不好最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有我。」楚漠宸的嗓音穩重而有磁力,就像顧長歌少女時代聽過最好聽的歌。

    他這句話悄無聲息的撞進她的胸腔,擊打著她的心臟。

    而宋雲萱卻只是依偎在他懷裡,輕輕揚了揚唇角:「我相信你能給我撐腰。」

    不過,她總不相信有邵天澤的生活會讓她覺得安寧。

    他跟邵天澤之間只有生死成敗四個字。

    她活著,她要贏。

    而邵天澤,要死,要敗。

    她已經不能罷手,給楚漠宸做個賢妻是一條好路,但是這條好路偏偏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

    「宋家已經到了你的手上。」

    宋雲萱閉上眼睛,似乎開始順從他:「你放心,我會安穩一段時間的。」

    她會過一段讓人看起來安穩的生活的。

    宋家此後的波濤可不會這樣輕鬆的就全部消解了,他這個大哥總是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老實下來。

    她依偎在楚漠宸的懷裡。

    楚漠宸卻看她疲倦,輕輕親了她的頭髮一下:「今晚,回我們家吧。」

    「我能拒絕嗎?」

    「不能。」他說的不留餘地。

    宋雲萱有些無奈,只能任他的車子將自己載到楚家的宅子里。

    楚家老宅在午後的陽光下一片寂靜。

    她下車的時候覺得有點暈眩,後面楚漠宸一把扶住她:「今天我爸在家,你見見他。」

    宋雲萱有些不滿:「你該早些說,我都沒來得及準備禮物。」

    「我們家不缺你送的那些東西。」楚漠宸攬著她的肩膀,視線落在她精緻的五官上,卻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如果你非要送的話,不如就送一個比較有意義的禮物。」

    「什麼?」她疑惑。

    楚漠宸的俯身,將唇瓣湊在她的耳朵邊,輕輕道:「孩子,我的孩子。」

    宋雲萱覺得耳朵有些痒痒的的感覺,也覺得今天住在楚家可能會不大合適。

    立刻就轉身:「忽然想起有些事情還沒處理完,我先回去處理一下。」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都到了家門口,我怎麼能放你走?」

    他一把將她打橫抱起來,霸道的將她抱著往楚家大宅里走。

    宋雲萱被忽然抱起來,身體不穩,只好雙手抱住他的脖子:「我是真的有事。」

    「見了我爸之後,我陪你回去處理。」

    宋雲萱覺得有些苦手,皺起兩條細細的眉毛來氣惱的看著他:「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

    他抱她進了房門,家裡的傭人看見楚漠宸抱著個女孩子回來,都是一愣。

    有個認出宋雲萱的臉,忙笑著開口:「楚少跟少夫人回來了。」

    傭人這話剛說完,便有一個溫柔嫵媚的女聲傳過來:「陳媽你又想騙我,漠宸還沒結婚,哪來的少夫人嘛!」

    宋雲萱聽見這個女聲,眼中柔和的神色一收,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冷淡:「這好像……不是楚伯母的聲音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