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七章:倒打一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七章:倒打一耙字體大小: A+
     

    大概是宋雲強這通電話的內容太驚人,讓靈堂之內的人都紛紛猜測個不停。

    交頭接耳的議論聲不斷傳進耳朵。

    宋雲強表情凝重嚴肅,滿臉憤怒。

    人群里的容六卻走到楚漠宸的身邊小聲道:「楚大哥,你看宋家這浪頭,真是一浪更比一浪高啊。」

    楚漠宸眉眼沉靜,轉頭看了跟他站在一排的邵天澤一眼。

    邵天澤的視線也剛好看過來。

    兩人視線交接,邵天澤淡淡笑了一下。

    宋家只是一個棋子,而這個棋子的走向只能有兩個。

    一個是依附著顧家,一個是依附著楚家。

    而宋家的繼承人是誰,直接決定了這顆棋子的走向是什麼。

    宋家內部的交鋒,其實也就是顧氏跟楚氏的爭鋒。

    宋雲強對著電話那邊的人憤怒的罵了一通,最後的時候卻是開口:「既然你這樣確定是我們家雲萱綁架我爸,逼著我爸改遺囑,那你就拿出證據來啊!」

    在場的人一陣唏噓。

    只要是對方帶著證據過來了,多半宋雲萱被證明之後就會直接進監獄蹲著,還繼承什麼宋家啊。

    眾人紛紛想要找到宋雲萱的所在位置,卻發現宋雲萱根本就不在靈堂之內。

    很多人開始猜測是不是宋雲萱知道事情暴露已經提前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靈堂的門口卻傳來一聲淡漠而有力的話語,不高,卻足以叫靈堂之內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大哥,既然他這樣信誓旦旦的說我綁架了父親,不如你叫他帶著證據過來當面跟我對質吧。」

    宋雲萱這個辦法無疑是最好的,只要對方肯過來跟她當面對質,那就能證明到底是誰在撒謊。

    眾人的視線都聚焦在宋雲萱的臉上,宋雲萱走進靈堂,直直衝著宋雲強過去:「大哥,我是父親的女兒,父親在臨終前將宋氏交給我,我接手宋氏也是要清清白白的接手,我可不想讓外面的人猜測紛紛,對我指手畫腳。

    再說,她們壞我的名聲也就是壞了宋氏的名聲,你讓他來,今天若是他能證明是我綁架了父親逼父親改遺囑,那我就把下半輩子全都扔在監獄里,如果他不能這樣證明,我也請他為自己的嘴負些責任。」

    宋雲萱這話說的鏗鏘有力。

    宋雲強臉上有些微為難的神色:「但是雲萱,你這樣做……」

    宋雲萱看宋雲強那副寬厚的想要庇護他的神情,心裡冷笑了一下,開口對著眾人道:「大哥,我宋雲萱身正不怕影子斜。」

    眾人一怔,宋雲萱轉頭看著宋雲強:「大哥,你儘管把他叫來,我繼承宋家也要光明正大,你不讓她來,別人只會猜測我真的綁了咱爸,弄得我沒法做人。」

    宋雲強就等著她自投羅網。

    如今她說了這句話讓宋雲強心裡高興的很。

    宋雲強臉色雖然為難,卻是豁出去一樣點了點頭:「我這就逼他來,如果他誣陷你,大哥一定饒不了他。」

    宋雲強這個大哥的身份扮演的那樣好,外面的人都認為這是一個疼愛妹妹的好大哥。

    卻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宋雲強這場戲已經謀劃了一天一夜。宋雲萱跟滿靈堂的人都在等著那個打電話過來指證宋雲萱綁架親父逼立遺囑的人。

    而那個人卻果然沒有食言,在眾人滿懷猜測的等了半個小時之後。

    那人從靈堂的門口走了進來,一張臉上有淤青痕迹,走起路來緩慢的厲害,而且看向宋雲萱的眼神兇惡的幾乎要吃了宋雲萱。

    宋雲萱看見他的面容,眸光定住:「張強?」

    張強立刻笑起來,在跟宋雲強對視了一眼之後,安奈住眼神中的兇惡,問宋雲萱:「宋小姐沒有想到吧,你那一匕首捅在我身上,沒能成功的殺人滅口呢!」

    在場的人一片嘩然。

    邵天澤跟顧長樂臉上露出笑意來。

    顧長樂詳裝驚訝:「真想不到,這個宋家的小小姐年紀這樣小,膽量卻不小嘛!殺人滅口,真虧她能做的出來啊!」

    旁邊的人也附和:「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長了這麼漂亮的一張好皮囊。」

    「聽說她才十八歲,殺人怎麼能下得去手啊!」

    眾人彷彿是斷定宋雲萱果然是想要殺人滅口,紛紛開始譴責她。

    宋雲萱卻站直了身體,冷冷問張強:「我的確是捅了你一刀,但是,你難道忘了我是為什麼捅了你一刀么?」

    張強臉上一片憤怒,指著她就喊:「宋小姐,我雖然綁架宋老先生是犯罪,但是今天我就算是坐牢,也不能讓你這樣惡毒的人逍遙法外,你指示我綁架宋老先生,我覺得罪過想要放了送老先生,你卻要殺我滅口!」

    宋雲萱吸了口氣,臉上露出一個鄙夷的笑容來:「做錯事的人向來習慣先聲奪人,你綁架別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現在殺我不成倒是又被別人收買了,我還正在想警察怎麼沒有抓你去坐牢,原來你在進監獄之前還想把我一併拖下水。」

    張強眼中目光猙獰,但是卻很快就收斂起來。

    宋雲萱看他這樣,嘆了口氣:「既然這樣,我就讓在場的人好好看看你是怎麼誣陷我顛倒黑白的。」

    張強跟宋雲強都是眼神一愣。

    宋雲萱轉頭,叫家裡的僕人:「王媽,我房間里有一個父親受傷的文件袋,你去幫我取來。」

    「唉,好。」

    王媽聽從宋雲萱的吩咐,趕緊從靈堂里離開。

    邵天澤卻給身邊的顧長樂使了個顏色。

    顧長樂馬上悄悄離開,去找自己的保鏢。

    於此同時,蘇悠予跟容六也同時離開人群。

    宋雲萱等了三分鐘左右,從旁邊一個年輕女傭的手裡接過一個文件夾。

    在拿到文件夾的時候還若有似無的從邵天澤臉上掃了一下。

    邵天澤馬上覺得心頭一跳。

    宋雲萱卻將文件夾打開,將裡面放大了的十六開的照片拿出來:「這是我父親被綁架后受的傷,他從被關押的地點逃脫出來的時候,後腦受了一道傷痕,這道傷疤十五厘米,是從背後被人用匕首橫刀划傷的,而動手的人是張強。」

    張強眼中視線變得可怕,唇角卻是冷笑的勾起:「宋小姐血口噴人,這刀傷明明是你自己划的。」

    宋雲萱笑笑,看向張強:「張強,一道十五厘米的傷痕,如果不是常用刀誰能划的這樣利落,而且法醫親自鑒定過,這是服過越南兵役的人才會掌握的橫划技巧,我才十八歲,不至於大老遠的跑到越南去服兵役吧?」

    宋雲強臉上神色一白。

    宋雲萱卻將宋岩後腦疤痕的照片遞給身後的年輕女傭,又拿起一張照片:「這是我父親頸部的於痕,從這道於痕看出來,有人想要單手掐死他,大家來看看我的手,能不能一把將我父親的脖子掐的這樣嚴重?」

    宋雲萱將自己的小手舉起來,讓人家看她的手。

    她的手指細膩白皙,纖細而荏弱,怎麼看都不像是能有這種力氣的手。

    宋雲萱轉頭看張強:「張強,不如你把手舉起來讓在座的諸位看看。」

    張強的手指攥緊,一張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陰沉可怖。

    而在這個時候,容六蘇悠予,還有顧長樂剛好悄悄回到靈堂。

    邵天澤看向身邊的顧長樂:「怎麼回事?」

    顧長樂眼神有種被耍了的憤怒:「他說是讓王媽去拿資料,我派保鏢去攔著,但是王媽拿的卻是時尚八卦雜誌,我們被耍了。」

    邵天澤眼神用力的瞪向宋雲萱。

    宋雲萱裝作沒有看見。

    而回到楚漠宸身邊的容六卻開口小聲道:「雲萱很聰明,知道有人會截住王媽搶東西,所以讓王媽拿了一份假的,顧家的保鏢還沒等我們動手揍,就發現發現自己被耍了,一個個被顧長樂打了好幾巴掌。」

    「看不出來,顧長歌的妹妹也是一個狠毒的角色嘛!」楚漠宸嗤笑。

    容六又小聲說:「我去的時候,蘇悠予也去了。」

    楚漠宸的視線一下子就陰沉起來。

    容六卻是幸災樂禍了一點:「看不出來,雲萱還是蠻招人喜歡的嘛!除了楚大哥,蘇悠予對她也很有意思啊。」

    容六在那邊笑,楚漠宸冷冷督了他一眼。

    他這才閉上嘴。

    宋雲萱將兩樣證據都拿出來,問張強:「張強,如果手舉不起來,那你還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綁架我父親的?」

    張強臉色鐵青:「雖然你顛倒黑白的本事一流,但是你能騙的了在場的所有人,卻不能買通我們。」

    宋雲萱聽他這句話,約摸是他還找了別的證人過來。

    果然,張強接著開口:「我一直都在老老實實的打工,哪裡去越南當過什麼雇傭兵,你血口噴人。」

    「那你就把能證明你一直在國內,沒有過犯罪記錄,也沒有去過越南的證人找出來證明一下。」

    張強冷哼一聲:「我當然有證人,我有個一個老朋友,叫做劉偉,他是我家鄉的人,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我有沒有當過雇傭兵,他最清楚!」

    「那就請他來吧。」

    張強哽了一下:「他現在在外地,不能過來。」

    宋雲萱冷笑:「那你怎麼證明自己?」

    「我可以撥通電話讓他證明。」

    宋雲萱點點頭,附和:「的確,這也是一個好辦法。」

    張強要撥電話。

    宋雲萱卻忽然出聲:「其實,在你撥電話之前,我還可以給你提個意見,除了你的朋友了解你的經歷,其實你的孩子應該也了解你的經歷,不如我們把你孩子叫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