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三章:遺囑在我手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三章:遺囑在我手上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手指放在宋岩胸口的那個口袋上,心頭有點發涼。

    其實宋家這部分財產對顧家來說只是一點。

    但是憑著這一點,她可以讓顧長歌反敗為勝。

    空手套白狼是一種很傳奇的說法,沒有資本是無法讓事情發生改變的。

    比如她想要找邵天澤報仇,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來擊敗顧氏,就不能推倒邵天澤。

    邵天澤花了十幾年,依靠顧長歌跟顧長歌生下的兩個孩子而在顧氏站穩了腳跟。

    而她宋雲萱要將他扳倒,除了壯大自己別無他法。

    她的手指沒有動。

    宋岩握著她手腕的手卻一分分的失去了力氣。

    宋岩閉上眼睛的時候,宋雲萱平靜的看著他,就像是被無形的細針,猛地扎了心臟一下一樣。

    她去握宋岩的手:「爸?」

    宋岩的手已經沒有反應。

    她抓住宋岩的手指,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爸?爸你醒醒?你醒醒?」

    她想要喚醒宋岩。

    但是握住宋岩肩膀的手指卻被忽然伸過來的一隻手握住:「別晃他了,生死有命。」

    宋雲萱回過頭,大大的眼睛里含著淚水:「叫醫生,叫醫生過來看看啊,快叫醫生!!」

    她的情緒開始變得很激動。

    楚漠宸握住她的手指,看她想要撲過去,一把攬住她的腰:「你冷靜點,醫生馬上就過來了。」

    宋雲萱還想要去抓住宋岩的手。

    外面卻剛好有醫生進來。

    楚漠宸拉著宋雲萱往外走,在臨走的時候順便從宋岩胸口的口袋裡取走了那封遺囑。

    醫生給宋岩做搶救。

    宋雲萱想要在外面等著。

    楚漠宸卻提醒她:「馬上就要九點了。」

    「也許我父親只是昏迷過去了。」

    「不管怎樣,我建議你先聯繫你父親的律師,然後公布你手裡這份遺囑。」

    宋雲萱站在醫院的走廊里,閉了閉眼睛,眼前很多雜亂的場景飛速的閃過去。

    邵天澤跟她結婚的場景。

    她生下顧奕的場景。

    淼淼在襁褓里的時候。

    邵天澤抱著顧長樂。

    飛馳過來的卡車。

    她從醫院的病床上醒過來之後摸不到自己的雙腿。

    那一劑要命的麻醉針。

    那台無影手術燈。

    那些戴著口罩活生生將她心臟從胸腔里剜出來的醫生。

    「對不起了,爸。」

    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手指擦過眼睛的時候,眼眶了的氤氳的淚意也一分分隱沒下去。

    她不能哭,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她受過那麼多的疼,明明都已經被逼到了走投無路,邵天澤卻連讓她活著都不肯。

    她不去傷害別人。

    也永遠都會有人來傷害她。

    宋家她不拿走,也會有別人拿走。

    與其讓邵天澤這樣的人拿走宋家,倒是不如在她顧長歌的手裡。

    她會幫宋岩將宋家打理的好好的,比宋雲強,宋雲佳,宋雲瑩打理的都好。

    她看醫院的走廊上一片清冷的白光,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轉頭看楚漠宸:「把我父親的遺囑給我吧。」

    「我跟你一起去。」

    「這是宋家的家事,你不適合插手,我自己去。」

    她將楚漠宸手指上那封摺疊了幾下的遺囑拿過去。

    然後轉身,離開。

    拿下宋家是她早就計劃好了事情,雖然最後宋岩的態度有所改變,但是最難纏的還有宋雲強宋雲佳。

    要想回到宋家站穩了,往後的生活才更有挑戰性。

    ……

    宋家大宅內一片冷肅。

    宋雲佳跟宋雲強的眼睛都在有意無意的盯著鐘錶上九點的位置。

    只要九點鐘一到,宋家的遺囑就可以馬上被公布出來。

    到時候宋家究竟有誰做主那就會讓外界清清楚楚。

    宋雲強的手指已經摩挲幾下,手腕上的腕錶被遮擋在袖子下面。

    外面的的太陽光透過宋家的窗戶,射到光滑的地板上。

    宋雲佳抬頭看了看錶,突然出聲:「雲瑩都出去一晚上了,這會兒還不回來?」

    宋雲強本來是想說別管她的,但是既然宋雲佳說起來了,就不能不問問宋雲瑩的動向。

    他將手機拿起來,給薛家打電話:「我也問問薛家現在怎麼樣了,總不至於雲瑩過來聽個遺囑都忙的沒有時間吧?」

    他話語里有別的深意。

    宋雲佳能聽得出來。

    當初分遺產的時候第一個說不同意的就是宋雲瑩,宋雲瑩要是現在不過來看看父親分得遺產,說不定分完了的時候還會鬧亂子。

    要是薛濤跟她串通一下,對外說她們兩個改遺囑,這事兒就得深查了。

    萬一深查了,對誰都不好。

    宋雲佳知道真遺囑上寫的是什麼,也知道遺囑上是怎麼分的。

    如今聽宋雲強這明顯有弦外之意的話,瞬間就斷定宋雲強果然有想要吞併整個宋家,然後改遺囑的意思,不然不會急著讓雲瑩過來聽遺囑,好壓下雲瑩的不服。

    不過,她已經在之前就跟邵天澤知曉了他的心思。

    如今,他叫宋雲瑩過來聽遺囑,倒也不是壞事。

    反正,遺囑是真的。

    整個宋家都會給她宋雲佳。

    她好整以暇。

    那邊給宋雲瑩打電話的宋雲強卻打了幾次都打不通電話。

    宋雲佳一直看著他,他無奈,只好將屢次撥過去都是忙音的電話遞給大妹妹。

    宋雲佳眉毛微挑的接過去,放在耳朵邊聽,果然,裡面是無法接通的語音回復。

    宋雲佳皺起眉毛來,望著宋雲強,發表對宋雲瑩的不滿:「這個雲瑩也真是分不出輕重來,薛濤的媽媽是她媽媽,咱們的爸爸就不是她的爸爸了么?如今家裡出了這件事,她居然一門心思全都放到薛家的身上了。」

    宋雲佳將手機遞給宋雲強。

    宋雲強無奈的點點頭:「爸爸也說過,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家嫁了人,那心思可不就是全都用在夫家的身上了么。」

    宋雲佳也是宋家的女兒,總覺得聽了這話之後很不舒服。

    那邊宋雲強卻抬眼:「這都九點了,雲瑩再不來,律師就要來了。」

    宋雲佳站起來,去電話邊拿起話筒就按鍵:「我給薛家打個電話,就是薛濤媽死了,也要讓雲瑩回來一趟,省的她日後還要因為咱爸跟遺囑的事情鬧騰。」

    宋雲強也點頭表示贊同。

    但就在她按完號碼的時候,外面卻忽然傳進來一個聲音——「大姐不用給二姐打了,二姐回不來。」

    伴著這句話,接著就是邁進大門的一雙小羊皮鞋。

    鞋子精緻優雅,裹著少女漂亮的腳,腳踝往上,小腿的線條十分優美。

    而就在宋雲強跟宋雲佳將視線順著她的腳往上,看見她的臉的時候,卻是臉上表情紛紛一怔。

    「雲萱?」

    「雲萱?」

    兩人同時疑惑的出聲。

    宋雲萱邁進客廳,臉上掛著幾分鄙夷的冷笑。

    「大哥大姐,你們在等二姐的時候,也不說是等等我?」

    宋雲強跟宋雲佳根本弄不明白宋雲萱為什麼會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這裡。

    又怎麼會等著她來聽遺囑?

    宋雲強濃眉蹙起,再看大妹妹宋雲佳對視一眼之後,問宋雲萱:「雲萱,既然你回來了,爸爸也回來了吧?」

    如果宋岩在這個時候回來的話,那麼他要接手宋家就還需要一段時日了。

    而且老頭子的心思千思百轉的,今天說好給他的遺產說不定回頭仔細想想就不給他了。

    而且,明明交贖金就能把老頭子帶回來。

    可是他跟宋雲佳愣是沒有理會,更別說是給他湊贖金把他贖回來。

    宋雲佳臉上的神色微微一變,立馬就反應過來。

    她忙上前兩步,抓住宋雲萱的手,看她身後跟門外:「既然你回來了,為什麼爸爸還沒有回來?」

    「大姐擔心爸爸么?」

    宋雲萱垂眼,看著宋雲佳握住她手指的那雙手,若有所思的問她。

    宋雲佳抬起頭來:「我是爸爸的親生女兒,怎麼會不擔心爸爸?爸爸到底去哪兒了?」

    宋雲佳跟宋雲強都沒有在宋雲萱的身後看見跟著來的宋岩,心頭有些驚疑。

    如果老頭子是跟宋雲萱一起被綁去的話,八成宋雲萱被救回來,宋岩也會接著被救回來。

    為什麼宋雲萱回來了,老頭子卻遲遲沒有出現?

    難道說……老頭子已經斷氣了?

    宋雲強跟宋雲佳雖然都等著九點鐘,也都覺得老頭子八成是要斷氣了。

    可是,卻都沒有說出來。

    貿然說出來,就會被人家認為是等著老頭子死的這一刻。

    這傳去不好聽。

    宋雲強轉移話題:「雲萱,你失蹤這三天,究竟是去哪兒了?」

    宋雲萱看向宋雲強:「大哥,我被綁架了,綁匪勒索的那個錢,是兩張肉票的錢。」

    宋雲強跟宋雲佳被提起勒索數額的事情,臉上都有些掛不住。

    要是小妹妹追究其為什麼不交付贖金的事情來,那就會讓她們宋家不得安寧。

    宋雲佳想要壓住場子:「雲萱,爸爸在哪兒?當務之急是我們要見到爸爸,不然律師就該過來公布遺產內容了。」

    宋雲萱聲音淡淡的:「律師已經過來了。」

    「既然你回來了,爸爸也回來,那這遺囑就沒有念的必要了,讓律師回去吧。」宋雲佳覺得今天不適合念遺囑。

    宋雲萱卻開口:「大姐,今天律師不是來念遺囑的,是來作證的。」

    宋雲強跟宋雲佳聞言都是一愣。

    宋雲強更是覺得不妙:「你這話什麼意思?」

    宋雲萱翹起唇角,眸子里有閃亮的冷光游曳在眼底:「遺囑在我手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