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二章:新的遺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二章:新的遺囑字體大小: A+
     

    十歲的顧長歌在雲城上流社會的圈子裡開始被人看成一個小魔鬼。

    而那個生了她父親兒子的女人卻有恃無恐,甚至開始膽大妄為起來。

    那女人長得漂亮,可惜生的孩子也比較像她母親,所以帶回來給顧城看的時候。

    顧城笑了笑,淡淡道:「還是長歌跟我長得最像。」

    這句話就間接的說明了這孩子雖然是顧家的血脈,雖然是個兒子,但是……顧城不喜歡。

    其實顧城本來也沒有讓女人懷孕的意思,只不過總有些女人自作聰明。

    抓住一次機會就想博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卻不知道,有些東西不是你的你怎麼博到了最後也是一場空。

    但是這個叫做岳樂的女人除了長得漂亮,野心也很大,而且工於心計。

    她生了兒子三個月以後顧城就讓她去了國外,除了定期打過去的撫養費。

    顧城再也沒有見過她一次。

    她兒子三歲的那一年發高燒,她哭哭啼啼的把顧城叫去陪著那孩子住院,說是孩子就要燒死了,顧城投資的那家私人醫院卻不把她看在眼裡不給她好好治。

    顧城無奈乘著私人飛機過去。

    而在顧家的顧長歌卻在放學的時候失蹤了。

    照顧她的保姆跟保鏢都嚇得心膽俱裂,火速給顧城打電話。

    顧城放下那邊的兒子就要趕回來。

    岳樂卻跪在地上拉著他不讓他走,問他是女兒的命重要還是兒子的命重要?

    顧城想都沒想就甩開她離開。

    岳樂恨得咬牙切齒,馬上讓這邊的人撕票。

    但是卻很不巧的,顧城花大價錢買通了那幫綁架顧長歌的人。

    為了不給顧長歌留下被綁架的心理陰影,還讓對方假裝接錯了孩子。

    顧長歌被原封不動的送回去,看著自己的親生父親有些無言以對。

    卻不料,岳樂那邊一計不成,親自過來又補了一計。

    岳樂深信顧城這個女兒死了就一定會把心放在她們母子身上,還會把顧家整個交給他兒子。

    於是,岳樂在回來的時候藏了一把匕首,要一匕首捅死顧長歌。

    但是,卻被顧城一下擋住了。

    那一匕首捅在顧城的後背上,顧城為了不讓顧長歌看見血,把她緊緊抱在懷裡,不讓她睜眼看。

    但是,顧長歌還是記住了父親後背上為她擋了一刀的傷痕。

    雲城這種豪門裡像來都是很複雜的地方,水深,薄情,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而顧長歌在失去了母親以後,卻靠著父親的庇護,帶著繼承顧家大權的危險身份平平穩穩的活下來了。

    整個顧城都再沒有她這樣的幸運的商業千金。

    所以,她一直記得父親為他擋了這一刀的情形。

    沒有人能在她面前再傷害她的父親。

    她保證。

    ……

    宋雲萱清醒過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淡金色的華貴壁紙,還有造型優雅復古的中世紀風格吊燈。

    旁邊是加濕器噴出來的淡淡霧氣。

    隱約有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她睜開眼睛,想要去看看周圍的模樣。

    手指動了動,卻發現床邊趴著一個人。

    她歪頭,視線落在他的身上,才知道是楚漠宸。

    她悄悄的將手抽出來,看著他趴在床邊睡著的模樣,忍不住淡淡笑了一下,然後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頭髮。

    他的頭髮很乾凈,漆黑如墨,卻不是很硬,就像是他這個人一樣,看起來作風硬派,其實有時候會出奇的溫柔。

    比如說……他哭了的時候。

    只要想到那天他眼角掛著淚珠的模樣,她就會覺得有點好笑。

    那時候他是怎麼想的呢?

    他這個人一向是不哭的,從小到大,她都沒有看見他哭過。

    想不到那時候他以為自己死掉了,居然會流出淚水來。

    也真是奇怪,她看見他眼角那滴淚的時候,居然覺得整個心底都是軟軟的。

    窗外的陽光透進來,昭示著早晨已經到來。

    她將手指插入到他的發間,輕輕的摸他的頭髮,然後少有安靜的看外面照進來的陽光。

    如果當年嫁的人是楚漠宸就好了。

    如果當年顧長歌是嫁給楚漠宸的就好了。

    楚漠宸一定會好好對待她,會為了女人哭的男人都不會太壞的。

    她這樣想著,居然鬼使神差的起身,然後俯身過去輕輕吻了他的耳朵。

    她的唇瓣那樣柔軟。

    他的肌膚那樣溫潤。

    彷彿是一時之間穿越了時空一樣。

    她不是作為宋雲萱在吻他這一下,而是作為顧長歌。

    她吻了他這一下,他並沒有醒過來。

    她抽手離開,輕輕掀了被子下床。

    外面的陽光打在地面上,她穿著棉布拖鞋踩著著陽光背脊挺直而單薄的走出去。

    外面的時鐘上上時針已經指向八點半。

    有醫生忙忙碌碌的穿梭在走廊里。

    她一走出去,立刻有護士迎上來:「宋小姐,您醒了?」

    宋雲萱點點頭:「我父親呢?」

    護士忙抬手,引著她往前走:「宋小姐請往這邊來。」

    護士對她畢恭畢敬,這家醫院的裝修風格又於人醫裝修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她走了幾十米,就猜出這是哪家醫院。

    這是楚漠宸當年留學芝加哥三年後,回國建造的醫院,是中美合資的醫院。

    所以連裝修風格都跟國內的醫院大不相同,這是一家私人豪華醫院。

    而且十分安全,在這裡不會出現任何有損病人的意外。

    只不過,這家醫院很少出現在雜誌上,並不是所有雲城市民都知道。

    她當年生小孩的時候便是在這家醫院生的,這家醫院叫做南丁醫院。

    護士在前面引路,宋雲萱在後面跟著走。

    在到達一間ICU病房的時候,前面的護士停下來,輕聲告訴她:「病人在休息,不過,宋小姐可以進去看看。」

    宋雲萱看護士一眼,從她臉上的神情里差不多明白了宋岩現在的狀況。

    宋岩的情況很不好,而且搞不好隨時都有斷氣的可能。

    不然護士不會不讓她不等病人醒過來就進去看。

    她當年眼睜睜的看著顧城在ICU病房裡躺了幾十天,護士每次都說等病人醒過來才能進去看。

    但是結果顧城根本就沒有再醒過來。

    所以很多年之後她還一直非常的後悔。

    如果那個時候她每天都在去ICU病房裡跟昏迷不醒的顧城說話,是不是顧城就不會死了?

    也許,顧城聽見他最疼愛的女兒的聲音就會清醒過來呢?也許,他聽見女兒的聲音就不捨得死了呢?

    那麼多那麼多的也許,每次想起來就會讓顧長歌覺得很難受。

    她推開房門,進去病房裡。

    到了床前輕輕捧住宋岩的手,低聲叫他:「爸,我來看你了。」

    宋岩並沒有清醒過來。

    宋雲萱拖了椅子坐在病床邊,看著宋岩枯瘦的手在她的雙手裡握著,心裡有些難過。

    「對不起啊,爸。」

    雖然宋雲瑩要綁架你的事情她多少有些料到,但是她卻沒能順利的掌握最後的情況。

    張強那邊的突變讓她始料不及。

    本以為張強會一起做戲到她們逃出來也就算了,卻沒有想到張強最後會忽然改變態度。

    她覺得張強之所以忽然改變了態度一定有蹊蹺。

    但是現在卻不能繼續查,如今最重要的,不過是不讓宋家變得四分五裂。

    宋家的情況她還沒有去問。

    可是,看過宋岩之後,她就應該去看看才是。

    她垂下眼睫,打算離開:「爸,原諒我不能一直在這裡陪著你,馬上就要九點鐘了,我想去宋家看看大哥,大姐,還有二姐。」

    她站起身來,輕聲囑咐他:「爸,你好好睡,宋家不會倒,也不會散,我會把宋家撐起來。」

    只要宋岩沒死,遺囑就還有推倒的可能性。

    她起身,長長舒了一口氣,打算放開宋岩的手,離開這裡。

    可是,就在她要鬆手的時候,手指卻忽然被人稍微用力的抓住。

    他愣了一下。

    接著就飛快的轉身看病床上躺著的宋岩。

    宋岩的眼睛費力而疲憊的睜開,眼光混沌,但是卻一點點有了焦距。

    宋雲萱驚喜不已:「爸?」

    宋岩閉了閉眼,又睜開,算作是答應她。

    宋雲萱回身就要叫醫生。

    宋岩卻抓住她的手使勁攥了一下。

    宋雲萱要喊醫生的話梗在喉嚨里。

    轉頭望著宋岩,關切的問他:「爸,你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宋岩眼皮眨動了一下。

    宋雲萱湊近他,在徵得他的同意之後將呼吸機從宋岩的臉上挪了下來。

    宋岩的聲音蒼老而疲憊,在她耳邊吐出兩個字:「口袋……」

    宋雲萱有些奇怪。

    宋岩又說:「遺囑……」

    宋雲萱的心頭重重跳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有些渾身都動彈不得的感覺。

    宋岩費力的喘息了幾下。

    宋雲萱忙要幫他將呼吸機口罩再戴在臉上。

    宋岩卻抓住她的手,緊緊地抓住,微弱的開口囑咐:「宋家……交給,你了……」

    彷彿時空忽然錯亂。

    宋雲萱看著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宋岩望著她,好像忽然就看見宋岩的臉變成了顧城的臉。

    顧城當年也是這樣說,他說——

    「交給你了……長歌。」

    她吸了一口氣,眼睛里的淚水氤氳上來,鼻頭都開始發酸。

    宋岩望著她的模樣,眼皮半抬著,手指卻握著她的手,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衣服的胸口口袋上。

    在那個他心臟的位置,有個東西。

    鼓鼓的。

    叫宋雲萱覺得指尖的血都在凝滯了一下之後開始飛速的流動。

    那是……新的遺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