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八章:放了宋雲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八章:放了宋雲萱字體大小: A+
     

    宋雲瑩坐在大哥大姐的對面,幾乎可以從大哥大姐細微的動作中猜出她們心裡的想法。

    眼看宋家的財產就要到了自己的手裡,她們一樣是忐忑又激動吧?

    她微微彎起眼角,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上卻發出了一條簡訊提示聲。

    宋雲佳跟宋雲強同時抬起頭。

    她臉上的笑容差一點就要來不及收斂的暴露在大哥跟大姐的面前。

    好在她反應略快一下,急忙低下頭找手機。

    手機被她從包包里取出來,上面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微微皺了皺眉,滑動按鍵,將簡訊息打開。

    只是看了一眼,就覺得心頭猛地一跳。

    然後,指尖僵住,遍體生寒。

    宋雲佳跟宋雲強似乎是看出她的表情不對,有些擔心的出聲叫她:「雲瑩,你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

    宋雲瑩臉上表情有些僵硬的站起來:「薛濤發來的,叫我馬上回去,她媽媽忽然休克了。」

    宋雲佳有幾分狐疑的望著宋雲瑩。

    宋雲強也不是十分相信。

    宋雲瑩卻馬上就拿著包包往外走,腳步比上一次離開倉促了很多。

    宋雲強跟宋雲佳望著她離去,互相對視了一眼,卻都沒有說話。

    ……

    宋雲瑩匆匆出了宋家的大門,才仔細有去看手機上那條簡訊息。

    那條簡訊息上沒有一個字,但是卻有一張照片。

    一張她腹中的孩子的親生父親的照片。

    「不可能……」她有些不可思議的搖頭,「除了宋雲萱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宋雲萱已經死了……」

    她有些心驚肉跳的陰森感。

    腳步有些虛浮的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

    她腦子裡卻是一片混亂。

    如今宋雲萱已經死了,怎麼會有人還知道自己這個秘密?

    心裡那種濃重的,很不好的預感讓她驚慌不已。

    她哆嗦著伸手擰動鑰匙發動車子,在車子離開宋家幾公里之後,她才哆嗦著手去看那個發來信息的號碼。

    並且猶豫著,是不是撥通電話去聽聽那邊的人到底是誰。

    窗外有過路的車子飛馳過去,對面行駛過來的車子開著的遠光燈照進到她的車廂里。

    但是她眼前卻彷彿除了這個發簡訊的人的手機號碼之外,別的什麼都看不見。

    「到底……是誰知道了……」

    她咬牙,將手指放在撥打電話的按鍵上。

    然而,就在她準備按下去的時候,手機鈴聲忽然突兀的響了起來。

    她遲疑了一下,才讓自己盡量鎮定的接通了那個電話。

    話筒里傳來那個人低冷的聲音:「雲萱在你手上吧?宋雲瑩。」

    那人的聲音一傳過來,宋雲瑩就渾身打了個哆嗦。

    她不可思議的低聲:「楚漠宸?」

    那邊楚漠宸聲音冰冷,說話卻利落而具有壓迫力:「你們宋家因為遺囑而內鬥我不想插手,但是你傷到雲萱我就不能坐視不理了,你把雲萱怎樣了?」

    宋雲瑩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把柄會一下子被楚漠宸捏到了手裡。

    而唯一能讓楚漠宸將這個把柄當做不知道的交換條件,只有宋雲萱。

    可是她卻已經自己動手把宋雲萱做掉了。

    「雲萱……」

    她低低重複了一下宋雲萱的名字,腦子裡一片空白。

    雲萱已經被她殺了!

    楚漠宸卻在這個時候來向她要人,她要怎麼說?

    裝傻?

    還是說雲萱現在很好,她只是綁了她沒有動她一根寒毛?

    怎麼說?

    到底該怎麼說?

    她的一顆心都像是被人攥在了手裡隨時都會被捏爆一樣驚恐害怕。

    她張開嘴巴,臉上的神情卻僵硬的讓她說不出半句話。

    如果她這個時候告訴楚漠宸宋雲萱已經死了。

    那麼,楚漠宸會是什麼反應?

    她緩緩的出聲:「楚先生……我妹妹她……」

    「她在哪?」

    「在東郊……」

    「東郊哪裡?」

    「在東郊荒……」

    在東郊荒野的地底下,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僵硬的屍體。

    可是,她不敢這樣說。

    於是,她開口告訴他:「在……東郊荒廢的煉油廠宿舍里。「

    楚漠宸似乎是觸覺到了什麼氣息,聲音低沉沉的問她:「她還活著吧?」

    「活著,」宋雲瑩不由自主的,就肯定的答道,「楚少您快去接她吧,我並沒有傷她一根寒毛。」

    楚漠宸陰驁的眯了眯眼,才掛斷電話。

    身後看他掛斷了電話的容六有些緊張:「怎麼樣?楚大哥?」

    「雲萱的確是被宋雲瑩跟薛濤綁了,就在東郊的廢棄煉油廠宿舍。」他臉色冰寒,帶著幾分煞氣。

    容六也不敢多說什麼話,只是跟他一起快步往外走:「那我們快點去找雲萱。」

    容六走了兩步,又頓了頓腳:「要不要先報警再說?」

    楚漠宸只管往前走,並沒有停下腳步:「暫時先不要報警。」

    雖然,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但是他還是覺得這個時候報警不太好。

    雲萱還沒有找到。

    等安全找了雲萱之後再報警也不遲。

    如果雲萱有個什麼閃失,她就親手剝了那兩個人的皮。

    ……

    宋雲瑩聽著對方掛斷電話,立馬就將車子提到最高檔,然後飛速的向著薛家的方向飛馳而去。

    到了薛家的時候,薛濤還在沙發上觀看最近舉行的雲城選美大賽,那些漂亮的女子穿著性感的泳裝從T台上體態嫵媚的走過,薛濤的眼睛愉悅的眯了眯,在她走近之後,看都不看她的臉,便開口:「這個九號不錯,聽說之前也是做雜誌社編輯的,你能不能幫我牽線搭橋讓我認識一下。」

    「阿濤,你快些收拾行李,我們馬上訂機票離開雲城。」

    宋雲瑩冷不丁的拋下這樣一句話,薛濤一愣,在她轉身匆匆離開兩步之後,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你瘋了,幹嘛要離開雲城?!」

    雲城選美小姐的前三甲就要出現了,她對那個九號很感興趣,剛才才打電話託人去打聽清楚了那個九號的底細資料。

    宋雲瑩臉色有些發白,聽見薛濤這樣激動的拒絕離開雲城,便緩緩轉過身來,堅定道:「阿濤,我們必須走。」

    薛濤看她神色認真,隱約覺察出有些不對勁。

    仔細深思了一下,立刻大驚:「你綁架老頭子的事情被警方抓到證據了?」

    宋雲瑩搖搖頭,快步往二樓上走。

    她必須快些將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楚漠宸驅車趕往東郊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如果被楚漠宸知道宋雲萱已死的消息,她就想走也走不了了。

    薛濤看她快步上樓的模樣,也一下慌了神,緊隨著上樓去追問她:「既然沒有被警方發現,那你慌慌張張的做什麼?」

    宋雲瑩吸了一口冷氣,眼睛眯了眯,有些不甘心:「雖然沒有被警方發現,但是被楚漠宸發現了。」

    薛濤被驚得一愣。

    之後才後知後覺的一把抓住宋雲瑩的手罵她:「你瘋了?被楚漠宸發現了你就跟他坦白承認了?」

    「她找我要宋雲萱。」

    薛濤更憤怒,抬手一巴掌就打在宋雲瑩的臉上,宋雲瑩被打的一個踉蹌,歪倒在柔軟的大床上。

    她捂著自己的臉,瞪著薛濤:「你打我做什麼?!」

    「你這樣沒有腦子的女人難道不該打么?」薛濤往前一步,面容猙獰的用手指指著她,「我看你最近腦子真是不正常,宋雲萱已經死了,楚漠宸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應該死不承認才對,現在你居然承認綁了宋雲萱,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

    宋雲瑩捂著自己的半張臉,臉頰被打的那一邊火辣辣的疼:「楚漠宸已經查到了我們頭上,你還想死不承認?」

    「你承認了我們就死定了!」

    宋雲瑩當然不會告訴薛濤楚漠宸的手裡有她的把柄,她是擔心自己的把柄被公諸於眾才一口承認下來的。

    「薛濤,楚漠宸說他並不想參於宋家的內鬥,他只是要宋雲萱。」

    「宋雲萱已經死了!」

    薛濤大聲提醒宋雲瑩。

    宋雲瑩點點頭,不卑不亢:「我知道,所以我才叫你趕緊收拾東西跟我一起離開雲城。」

    薛濤有片刻的茫然。

    宋雲瑩從床上起來,收拾自己出國的護照跟證件,還有存款跟銀行卡,衣服卻只是簡單的收拾了幾件。

    「我們現在必須快點離開,我騙楚漠宸說宋雲萱還好好的,等她趕到東郊也需要一個多小時,我們現在馬上去機場買最快起飛的那架飛機的機票,這樣,等她發現宋雲萱已經死了的時候,我們已經出國了。」

    「但是我薛家……」薛濤還有些猶豫。

    出了國,他薛濤一無是處,如果薛家被楚漠宸報復整的垮了台,他薛濤要怎麼在國外生存下去。

    宋雲瑩已經在說話的時候就收拾好了東西,她拎著行李箱飛快的下樓。

    薛濤卻還獃獃的站在卧室里不動。

    他不想離開雲城,但是宋雲萱的死卻會讓薛家陷入到危機之中,楚漠宸不會放過自己,更不會放過薛家。

    他跟宋雲瑩走了,就只能留下自己的父母來承受楚家的壓力。

    他猶豫不決。

    下樓之後發現薛濤沒有跟上來的宋雲瑩卻開口叫他:「如果不快點走,楚漠宸會讓你血債血償的。」

    薛濤一個激靈,渾身都有些不寒而慄。

    他咬了咬牙,立馬就轉身出了卧室。

    比起薛家,他更希望能保住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