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五章:多活一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五章:多活一輩子字體大小: A+
     

    宋家的糟老頭子之所以受到各方的關注無疑也就是因為遺產分割的問題。

    如今,宋家一次失蹤了兩個人,更是鬧得滿城風雨。

    宋雲瑩一直哭哭啼啼,但是心裡卻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安心。

    宋岩失蹤了十七個小時之後,宋雲瑩接到了綁匪反饋回來的消息。

    宋雲萱已經被殺了。

    那時候,是凌晨兩點鐘。

    她興奮激動的無以復加。

    只要宋雲萱死了,她就什麼把柄都沒有了。

    除掉一個宋雲萱,剩下的就只有自己那個偏頗大女兒的老父親。

    她一宿沒能安穩入眠,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兩眼已經腫的厲害,而且都有了濃重的黑眼圈。

    外人看了都以為是宋家的二女兒因為擔心父親夜不能寐而熬出了黑眼圈,但其實真相與外人的猜測恰恰相反。

    警署在宋岩失蹤整整二十四個小時之後開始緊鑼密鼓的調查。

    宋雲佳跟宋雲強也終於撐不住返回宋家大宅里等候消息。

    薛家這邊比較安靜,薛濤的父母在中午才能回到國內。

    只是薛濤整個上午都不消停,捂著被打掉的兩顆牙,在卧室里轉悠了幾圈之後終於惱羞成怒,轉過身來罵宋雲瑩。

    宋雲瑩有些失笑:「怎麼,那人打你的力道沒有控制好能怨我嗎?綁她們的人可是你找的啊,你被你自己找的人打傷了,怎麼能怨到我的頭上來?」

    薛濤捂著嘴,死死瞪著她:「但是具體的細節是你安排的,難道你就不能讓他們不打我么?」

    宋雲瑩悠然冷笑:「阿濤,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你要是不受傷,別人還以為是你把我爸爸送到劫匪手上去的呢,你不被人打兩拳,誰知道我爸是被人家搶走的啊。」

    宋雲瑩說的話很有道理。

    薛濤就算是惱怒都無從反駁,只是憤憤看她:「那你怎麼渾身上下就一點傷也沒有?」

    「我是女人,輕輕一巴掌就暈了,再說,他要是太用力,害我流產了怎麼辦?」

    宋雲瑩坐直了身子,一隻手扶著自己的肚子:「你在外面鶯鶯燕燕花天酒地,我可是只有這個孩子了,就算是挺而走險的綁了我爸,對我爸不孝順,我也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想。」

    薛濤嗤之以鼻:「我看,你不過是只為了自己著想而已。」

    宋雲瑩不反駁,薛濤說的沒錯,她的確是為了自己著想。

    有一個好母親,她的兒子才能在薛家站穩了腳跟。

    有了這個孩子,她才能在薛家風光的做正房。

    這都是互利互惠緊緊聯繫著的。

    就算是被揭穿了,那也無妨。

    她不覺得有什麼,薛濤卻有些沉不住氣:「老頭子的遺產分割協議書還在保密,你應該找人儘快看看上面的內容才是。」

    宋雲瑩不急不躁:「就算是看了也沒有什麼用,我爸肯定會將大部分遺產都給我大哥或者大姐,我們不需要看遺產,只要讓我父親重新寫一個就好了。」

    薛濤點頭:「那就快去辦。」

    宋雲瑩搖搖頭:「現在不能去,說不定我大哥大姐都彼此懷疑,甚至還派人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現在正是敏感時期,我們兩個不能輕舉妄動,還是等明天風聲稍微松一點,我再想辦法出去一趟,反正,我是孕婦,有的是理由出去。」

    一個孕婦總是要為了胎兒著想而去一些特別的地方,而那些地方不是男人跟不懷孕的女人能輕易進去的。

    她只要出門,就有的是辦法金蟬脫殼去看看自己的父親。

    ……

    顧家按兵不動。

    顧長樂按照邵天澤說的那樣,仗著自己是顧長歌的妹妹而去跟馬來西亞的代表續簽合同。

    那邊的代表打量她半晌,才笑著對翻譯說了一句話。

    她轉頭問自己的翻譯,那馬來西亞方的代表說的是什麼。

    翻譯臉上神色有些尷尬,之後才迅速作答:「對方說長樂小姐頗有長歌小姐的風韻。」

    顧長歌沒有太當成一回事。

    可是後來邵天澤問那個翻譯的全場流程的時候,恰好就問到了對方對我方代表有什麼看法。

    翻譯這才開口,轉告邵天澤:「馬來西亞那邊的代表見到長樂小姐之後……評論長樂小姐雖然漂亮,卻像極了我們派過去的花瓶。」

    邵天澤的眼皮微微一跳,伸手跟她要合同:「把簽了的合同給我看看。」

    翻譯將合同轉交給邵天澤,邵天澤看了上面的內容,才緩緩垂下眼睫。

    「邵董,有什麼問題嗎?」

    邵天澤微微搖頭:「不,沒有。」

    「那邵董您……」

    「馬來西亞那邊的合同是兩年一續簽,每年對方都會派同一個代表過來,那個代表有個習慣,每次會在合同簽字之後寫一句祝福語,還是特別寫給我方代表的。」

    翻譯這才明白過來:「對方大概是不知道長樂小姐的全名吧。」

    「不,不是,因為我方代表常常換人,但那句話都是寫給顧長歌的,只要顧長歌看了這句祝福語就明白對方在兩年後還會續簽合同。」

    「那麼這次……」

    邵天澤將合同合上,沉默下去。

    這一次,對方沒有寫任何祝福語。

    那就表示,對方很不看好現在顧氏的掌權人,很不看好他邵天澤。

    兩年一續的合同到期之後,下一次,這家公司就不一定會繼續跟顧氏維持貿易往來。

    也真是叫人生氣。

    為什麼顧氏的顧長歌一死,就有那那麼多人不再看好顧氏。

    他邵天澤並不比顧長歌差。

    雙手的手指放在辦公桌上虛合著,眉眼之中有一層對顧長歌濃重的憎恨。

    ……

    楚漠宸剛剛開完會議出來,容六就打了電話給他。

    助理將他手中的文件接過去。

    楚漠宸才轉身去往辦公室里。

    容六已經等候了幾分鐘,看見楚漠宸一進來,立刻就站起身來:「楚大哥你總算是來了。」

    楚漠宸微微挑眉:「怎麼?有雲萱的消息了?」

    在他的印象里,宋雲萱應該能主導這一切。

    所以他無需太過擔心。

    可是,容六在他問這句話的時候卻微妙的變了一個表情,甚至有些膽怯。楚漠宸的心因為容六表情的忽變,突然一下子提起來:「是不是雲萱出了什麼事?」

    容六面露難色:「楚大哥你不要太擔心,其實這件事情不止是我們在查,還有人在查,而且,查的不比我們松。」

    「你還沒有雲萱的消息?」

    容六點點頭:「現在的線索都是共享的,警方在查已經先一步調取了機場的視頻證據,剩下的各大街道的視頻證據也必須從警方手裡獲取,雖然這些我都得到了,可是並沒有什麼線索,而且,我們雖然能斷定是宋家內部的人做的,但是具體是誰還不能完全確定。」

    楚漠宸回到辦公桌後面,手指撐著桌面,眼中神色驟然深了一些:「宋雲佳有邵天澤推波助瀾,宋雲強有宋氏內部的趙陽周建,而宋雲瑩,只有個不成器的薛濤,你去查薛濤,趙陽還有周建。」

    「邵天澤的可能性也很大。」

    「宋岩偏頗大女兒,你去找宋岩的遺囑來看,只要大部分遺產給了宋雲佳,邵天澤就沒有必要幫著宋雲佳綁架宋岩,這是多此一舉的事情,他不會蠢得惹禍上身。」

    雖然跟邵天澤已經相識很多年,但是彼此之間的關係卻是疏遠而敵對的。

    既不會時常見面,也不會多家攀談。

    但是他卻奇怪的,熟悉那人的作風。

    只因為,他是顧長歌的丈夫。

    ……

    宋雲瑩金蟬脫殼的伎倆要比很多人用的都更熟練。

    以至於就算是警方跟著她都沒有發現任何蹊蹺。

    假的宋雲瑩回到薛家,而真的宋雲瑩卻已經去了關著宋岩跟宋雲萱的地方。

    室內的燈光有些昏暗。

    宋雲萱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宋岩披上,問他:「爸,你冷嗎?」

    「還好。」

    宋岩淡淡說一句話,吐出口的氣體卻是白色的。

    宋雲萱覺得溫度又降低了一些。

    在鐵門打開的那一剎,將視線轉過去,提醒:「你們要是再不保證室內溫度,我爸的身體就撐不住了。」

    老六從外面走進來,過來一把拉住宋雲萱的手臂:「我跟張強騙主家說你已經被殺了,如今主家要過來看,你千萬不能留在這裡礙事。」

    那人拉著宋雲萱往外走,無非就是想要讓宋雲萱暫時先出去躲一躲。

    哪料,宋岩卻誤會了對方的意思,忙出聲叫他:「不要殺我女兒!不要殺雲萱!!」

    宋雲萱一怔,萬萬沒有想到宋岩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老六也一愣,卻沒有解釋,一把就將宋雲萱給拉了出去。

    宋雲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老六:「我二姐要過來?」

    老六點點頭:「宋小姐你能活多長時間我們也無法決定,不過既然我們答應給你三天時間,你就好好在這裡待著,裝作是自己已經死了,然後多活三天,否則我們也保不住你的命。」

    宋雲萱點點頭:「你放心,我不止能夠多活三天,而且,還能多活一輩子。」

    她顧長歌既然已經借屍還魂的回來,就絕對不會一下又死回去。

    只要宋雲瑩一露面,那麼,宋家基本上就不會有宋雲瑩什麼事兒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