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三章:殺了宋雲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三章:殺了宋雲萱字體大小: A+
     

    邵天澤到達警署的時候宋雲佳已經臉色蒼白,唇瓣上也沒有什麼血色。

    邵天澤走過去,她看見邵天澤,眼中神色一亮,便激動的站了起來。

    只是一站,才發現自己一天沒有吃飯,又太擔心不安,腳下虛軟,差點歪倒。

    邵天澤一把扶住她:「你沒事吧?」

    宋雲佳蒼白著唇,搖了搖頭:「沒事……可是我爸他……」

    「口供做完了?」

    邵天澤問她。

    宋雲佳點點頭。

    邵天澤扶住他,轉頭看宋雲強:「宋總,我看你們這樣不吃不喝的等也不是辦法,宋董吉人自有天相,不如你跟雲佳先去吃點東西。」

    宋雲強看一眼邵天澤,站起身來:「多謝邵董關心,我父親現在下落不明,我吃不下東西,雲佳身體弱,麻煩你帶她去吃點東西吧。」

    這樣的說辭正合邵天澤的心意。

    邵天澤徵求宋雲佳的意見之後才帶著宋雲佳出去吃飯。

    宋雲佳擔心的厲害,在餐廳里落座之後還拽住邵天澤的衣袖無助的問他:「我爸究竟被誰綁走了?」

    「你爸被人綁走多長時間了?」

    邵天澤給她點了容易消化的食物,然後將菜單交給侍者。

    宋雲佳一雙眼睛里含著淚,仔細回想:「早上九點左右不見的。」

    「現在是五點鐘,也就是說,已經八個小時了。」

    「可是她們還沒有打勒索電話來,我如果不能交贖金把我爸贖回來,那他們就肯定是想要我爸的命。」

    宋雲佳如此肯定。

    邵天澤卻安撫她:「你前半句話說的還對,後半句話就不對了,要是有人跟你爸有仇,那也不該這個時候綁了你爸殺他報仇。」

    「可是……」

    「你爸病重的事情全城皆知,就算是不綁他,他也活不了幾個月,誰會費勁在這個時候害死他?」

    「如果不是有仇,那就只能是為了遺產。」

    「嗯。」邵天澤點點頭,「所以警署的人懷疑你們三個都有問題。」

    「可問題最大的應該是雲萱,雲萱她不見了!」

    宋雲佳的腦子很清晰,即便是在悲痛之中,她也能將事情理得清清楚楚。

    邵天澤不反對她這個說法:「既然現在宋雲萱綁架了你父親的嫌疑最大,那你就應該想想下一步該做什麼?」

    「天澤,你這是什麼意思?」

    邵天澤乾脆跟她直白的說話:「你父親的遺囑會在他渺無音信三天之後被公布出來,你現在就乾等著遺囑被公布出來?」

    宋雲佳目光一轉,似乎是明白了邵天澤的意思:「你是說,讓我改遺囑?」

    「你怎麼就知道你父親沒把大部分財產給你呢?」

    邵天澤笑了笑,然後將手機拿出來給她看:「看看這上面是寫的什麼。」

    邵天澤將手機遞過去,宋雲佳便接過來。

    在仔細看了手機上的內容之後,宋雲佳有些驚喜:「想不到,爸爸居然會這樣做。」

    邵天澤提醒她:「你小聲點。」

    宋雲佳點點頭,目光在一瞬的喜悅之後又變的悲傷起來,彷彿剛才不過是看了一個虛假的信息。

    侍者過來給宋雲佳將餐點端到面前。

    宋雲佳並沒有胃口,邵天澤勸她:「既然你已經知道自己獲得了大部分遺產,那麼,現在就好好吃東西,保重身體,等著三天以後宋氏改朝換代。」

    宋雲佳點點頭,用勺子舀了一口粥喝,還是有些憂心:「其實……我並不想要從商。」

    「你父親撐不了太久,沒有他護著你,你在宋家就算是擁有大部分的繼承權也會被你大哥一口口蠶食掉。」

    「既然你能看到我父親保密的遺產分割協議書,那麼我大哥也一定會想方設法看到,如果他知道雲萱那一份都給了我,一定會想法設法買通了律師更改遺囑。」

    「他可以隨便改。」

    宋雲佳皺眉看邵天澤。

    邵天澤卻涼涼一笑:「那個律師已經被我買通了,就算被宋雲強再買一次,宋雲強要改遺囑,也不過是改一份假的遺囑罷了。」

    宋雲強下手太慢。

    他早在宋岩重新分遺產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宋岩會把新改的遺產分割協議書保密起來,於是在他委託律師保密的第二天,他就先下手買通了宋岩的律師。

    當他看到遺囑的內容的時候,覺得遺囑內容都是對他有利的,便也沒有更改遺囑的想法。

    反而想到宋雲強會因為所佔比例不如雲佳多而惱羞成怒篡改遺囑。

    所以,他已經告訴律師,無論如何都要保住真正的遺囑。

    如果宋雲強要看,便給他看一份假的遺囑,讓他看到自己跟雲佳分的一樣多。

    這樣,就算是宋雲強改了遺囑,把自己的那份改的多了,也不會有用。

    等三天之後,真正的遺囑被公布出來,宋雲強就會知道自己做了多少自作聰明的蠢事。

    邵天澤欣賞宋雲佳的聰明跟冷靜。

    在宋雲佳吃完飯之後親自送她回警署。

    警署門口有記者抓住他們拍照,宋雲佳的臉上有悲傷擔憂的神情。

    回到警署之後,邵天澤沒有久留便離開。

    警署並沒有理由將三個人全部留在警署。

    宋雲佳跟宋雲強自願留在警署里,一定要等父親有了消息才離開回去休息。

    宋雲瑩懷著身孕,也哭的厲害,不肯離開。

    警署的人覺得這樣控制著也沒有辦法,便讓宋雲瑩這個孕婦先回去休息。

    薛濤負責將宋雲瑩送回去。

    回家的時候薛濤想要說話,宋雲瑩卻吸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爸爸下落不明,你也不要跟我說別的話。」

    她這話雖然說得沒好氣,卻還是隱約讓薛濤明白了什麼意思。

    薛濤到了薛家才開口:「事情出現的太突然,我爸媽已經開始從國外往回趕。」

    回了薛家,宋雲瑩稍稍放心一些,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才開口警告薛濤:「我讓人把雲萱一併綁走了,就是讓大家都認為雲萱是畏罪潛逃,你待會兒回到警署之後可不要亂說話,免的被人看出端倪。」

    薛濤眯了眯眼,提議:「既然你那個小妹妹已經被綁了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給……」

    說著,比劃了一個殺人的手勢。

    宋雲瑩雖然在這件事上心狠手辣,卻還是對殺人有些忌憚:「如果把雲萱殺了,楚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薛濤卻冷笑:「那種富家少爺那裡會忠心的愛著一個女人,宋雲萱也就是眼下受寵,你要是一下把她殺了,保准楚漠宸也就是傷心幾天就會另尋新歡。」

    宋雲瑩斟酌了一下,有幾分猶豫。

    宋雲萱的野心她一清二楚,將宋雲萱留在宋家也的確是一個禍害。

    薛濤說的沒錯,如果借這個時機殺掉宋雲萱,那麼以後就再也不會受到宋雲萱的威脅了。

    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薛家的骨血的事情也不會再有第二個人知道。

    這個想法一點點滋生蔓延,然後鬼使神差一樣,讓宋雲萱點了點頭:「你說的對,雲萱,的確該死。」

    只要宋雲萱死了,就沒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而她如果逼的宋岩改了遺囑,那麼宋家也對她無可奈何。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她的確該下了這個狠手。

    宋雲瑩如此決定之後便秘密給那邊的綁匪打了電話。

    薛濤聽著宋雲瑩吩咐那個叫做張強的綁匪殺人滅口,心裡有些微的膽寒。

    但是,宋雲萱不死,他也難解心頭只恨。

    雖然楚家一直是宋雲萱的靠山,但是宋雲萱死了,便就死無對證了,這件事做的利落一點,就算是楚家的楚漠宸有天大的本事也拿他薛家無可奈何。

    而且,如果事情真的被捅了出來,他還可以將宋雲瑩推出去做擋箭牌。

    殺宋雲萱的命令可是宋雲瑩親口跟綁匪說的。

    他淡定下來。

    那邊接聽了電話的綁匪張強卻臉色凝重。

    等他將電話掛斷,身邊那個一直跟他在一起的大漢才粗聲粗氣的開口:「張強,宋家二小姐怎麼吩咐的?」

    張強揉揉眉心,有些苦手的從煙盒裡扯出一根煙,叼在嘴上,啪嗒一聲用打火機點了煙。

    然後,才煩躁的吸了一口,跟他說話:「老六,不瞞你說,宋家二小姐讓我們……殺人滅口。」

    「殺那個老頭子?」

    張強搖搖頭:「當然不是,是殺那個小女兒。」

    「宋雲萱?」

    張強點點頭。

    老六臉上神色有些難堪:「我們有言在先,只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遺囑改了就沒我們的事情了,現在她居然要我們殺人。」

    「殺個把人倒是也不難辦,只是……」張強有疑慮。

    老六猜測:「你想加錢?」

    張強吐出口煙,搖搖頭:「不是,那女人認識顧長歌,你知道的,顧長歌雖然是死了,但是我坐牢的那十年,顧長歌資助我們家一敏念完了高中大學,說句實在話,其實顧長歌對我女兒是有恩情的。」

    「你想太多了,顧長歌已經死了。」

    張強也點點頭:「你說的也對,顧長歌既然死了,那我家小敏也就沒有什麼恩人了,宋雲萱該死是該死,不過咱們殺了她還是要擔風險的,你跟宋雲瑩打電話商量一下,干這事兒必須加錢,不加錢我們可不幹。」

    老六點點頭,起身出去:「我去給她打電話,你看看用繩子還是用刀。」

    張強將那根煙默默抽完了,才站起身從旁邊的抽屜里拿了條麻繩:「怎麼說她也認識小敏的恩人,有傷口不好,我勒死她給她留個全屍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