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章:一步險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章:一步險棋字體大小: A+
     

    薛濤怒氣沖沖,面容猙獰。

    宋雲瑩歪倒在床上,被報紙的頭條轟的半分睡意都不再有。

    旁邊薛濤更是滔滔不絕的逼問她:「你不是說你很了解你家那個死老頭子么?」

    「那是我爸,阿濤。」

    薛濤整天說起宋岩來都是你家那個死老頭子,你家那個死老頭子!

    薛濤一天都沒有尊重過她。

    宋岩就算是個老頭,可也終究是他宋雲瑩的親生父親。

    薛濤整天都這樣罵,真是刺耳。

    「你爸?」薛濤嗤笑一聲,過來一步,盯著宋雲瑩,「既然是你爸,怎麼捨得把全部財產都給你那個野雜種小妹妹?」

    宋雲瑩仔細看了報紙上的報道,抬頭向他解釋:「阿濤,你看清楚……這只是猜測,是謠傳!」

    「謠傳?」

    薛濤將手機拿出來,從手機上划拉了幾下,便將手機扔到宋雲瑩的懷裡讓她看:「我爸媽出國不在家,你看看你在薛家就知道擺譜,也不看看現在網路上的信息跟每天的新聞頭條,外面的人都說你爸的財產大部分給了宋雲萱這個賤人!」

    薛濤從宋雲萱那裡吃了虧才不得不娶宋雲瑩,這個虧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如今娶了宋雲瑩,死活都要爭一口氣。

    且不說怎麼收拾宋雲萱,起碼在分財產這件事上,絕對不能讓宋雲萱比宋雲瑩更多。

    「人爭一口氣佛受一柱香,你看看你,在宋家待了這麼多年,整天擺譜,居然到頭來在你爸的眼裡還不如你那個小妹妹更受重視。」

    宋雲瑩解釋:「在我們宋家,最受重視的是我大姐。」

    「呸!」薛濤吐了一口口水,逼近她,「你也知道在薛家最受重視的是你大姐,你一點好處都得不得,爭遺產的時候都爭不過人家,我娶了你是做什麼的?」

    宋雲瑩抬起頭來,看著薛濤:「你的意思是說,我爭不到財產你就不要我了嗎?」

    薛濤點點頭:「沒錯。」

    「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宋雲瑩傷心的盯著薛濤。

    薛濤卻不以為意:「願意給我生孩子的多得是,不差你一個。」

    「薛濤!」

    「你如果分不到宋家的半點好處,就不配到我薛家來,我可以馬上跟你離婚!」

    「你敢!」

    宋雲瑩立馬就要撲上去抓住薛濤的衣領。

    薛濤卻比她動作快許多,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臉上,將她打的歪倒在了床面上。

    那啪的一聲巴掌聲在整個房間里都格外響亮。

    薛濤單膝跪在床上,一把揪住宋雲瑩的頭髮,將她的頭提起來,拽的她頭皮生疼。

    「薛家少夫人這個位子,張曉坐著比你合適多了,你別這麼自以為是,要不是因為你是宋家的女兒,我還真是沒有理由要你,我告訴你,要想在我家站穩腳跟,只給我生兒子是不夠的!最起碼,也讓我看看你宋家能給我薛家什麼好處!」

    說完,便狠狠將宋雲瑩的頭往床面上一按。

    宋雲瑩被打的淚流滿面。

    十指都一下子彎曲起來,她牢牢攥著床面上的床單,幾乎要用手指將床單給撕爛。

    薛濤這話說的一點感情也沒有,而且認為她們之所以結了婚在一起,純粹就是因為宋家跟薛家可以互相利用。如果宋家對薛家來說無利可圖,那麼她宋雲瑩在薛家也就沒有半分用處。

    都是爸爸,都是爸爸只想著大姐跟雲萱,也不想想她的處境!

    這都怪爸爸!

    如果爸爸能夠重新分割遺產,如果爸爸能把宋家的大部分遺產都給她!

    那她就能在薛家揚眉吐氣,肚子里的孩子也能有個好前途好出身!

    她抬起頭來。

    薛濤往外走:「我去讓律師準備離婚協議書,等你爸的財產分割協議書一公布,我們就離婚!」

    「如果我佔了大部分的股份呢?你還跟我離婚嗎?」

    宋雲瑩從床上側頭看他。

    薛濤弔兒郎當的笑了一聲:「還在做夢呢?」

    「不是做夢。」宋雲瑩咬牙。

    薛濤站住腳步:「不是做夢你怎麼能得到宋家呢?綁架你爸逼你爸改遺囑?」

    薛濤覺得宋雲瑩聽了這句話一定會從床上蹦下來罵他不孝。

    可是,這一次薛濤說完之後,宋雲瑩卻是挑釁一樣反問他:「你不敢?」

    薛濤一下子怔住,不可思議的轉頭看宋雲瑩。

    宋雲瑩臉上還掛著淚痕,卻是咬著牙,眼神惡毒的望著他。

    薛濤似乎被她這幅模樣震懾刺激了一樣,半晌,才開口:「你可別後悔!」

    ……

    雲城早報。

    今日財經。

    雲城一周。

    全城要聞。

    還有各大雜誌社跟網路財經論壇,紛紛在宋岩出國前兩天開始瘋狂的謠傳宋家遺囑的內容。

    並且還把宋家大部分財產都要分給宋雲萱的消息謠傳的有鼻子有眼的。

    宋雲強看過早報之後拿給父親看:「爸,你看外面這些猜測謠傳也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宋岩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是遺傳遺囑內容的事情,沒有拿過去細看,而是問他:「怎麼,你相信?」

    宋岩說話懶懶的。

    宋雲強不敢跟老頭子說的太明白,便拐彎抹角的開口:「爸,這事情謠傳的厲害,要是沒有真正的消息出來,謠言還真是破不了。」

    宋岩點點頭:「嗯,等真的遺囑出來,這謠言就不攻自破了。」

    宋雲強試探著問宋岩:「您的意思是說,這謠言還要再傳兩天?」

    宋岩躺在病床上,說話都有氣無力的:「我還沒死,需要給你看遺囑么?」

    這話說的這樣明白,自然就是不給看遺囑的意思。

    而且,還是死活不給看遺囑。

    宋雲強臉上神色不是很好看。

    往後的兩天,宋雲佳跟宋雲強都忙著處理手頭上的事情。

    宋雲瑩也不是常常過來。

    只有宋雲萱一直陪在宋雲強的身邊,出國前一天,宋雲萱從醫院出去買東西。

    在下樓的時候剛好看見開著寶馬車的蘇悠予,酒紅色的寶馬車,車漆如同寶石一樣微微反光。

    她降下半扇玻璃,沖宋雲萱笑了笑。

    宋雲萱沒有看左右是否有人,便走到了他的車窗邊。

    「真高興你還能過來。」蘇悠予保持著一貫有禮的紳士風度,「上來坐坐吧。」

    宋雲萱仔細看了他的臉,然後開口:「上次的傷好了么?」

    蘇悠予彎唇一笑:「你也知道,那是楚少給我的一個警告。」

    「不好意思連累了你。」

    「我只不過是想要幫助你。」

    宋雲萱笑笑:「你說的這樣冠冕堂皇,我幾乎就快要相信你了。」

    「不過,我這次來沒有太重要的事情,只不過是想要提醒你一件事。」

    蘇悠予這次說話沒有拖泥帶水,非常利落。

    宋雲萱微微側頭,微笑問他:「什麼事?」

    「外面現在都在謠傳你會繼承整個宋家,你很危險。」

    宋雲萱點點頭:「謝謝你的提醒,我會小心的。」

    蘇悠予說了這句話之後,便沖她點點頭,然後驅車離開了醫院。

    她望著車子離開,眼神淡淡的,宛若深水,波瀾不驚。

    也許讓肖虹傳播她要繼承宋家的謠言會讓她置身於非常危險的境地,但是,這臨門一腳若是不夠狠便無法起作用。

    她從商多年,自然知道做什麼事情都要付出代價的,如今要包攬整個宋家那也是一樣。

    這兩天,肖虹已經按照她的意思,用繁星雜誌社可以動用的全部力量為她傳播她受宋岩重視,而且極有可能繼承宋家的謠言。

    大眾也都在驚愕跟猜測里慢慢開始深思這其中的緣由。

    膚淺一些的人會認為這只是謠傳,並不是真實的。

    但是有一部分看的稍微深一些的人就會寧肯信其有不肯信其無。

    這類人,當屬薛濤。

    而還有一類人,是在商場上馳騁多年,對一些商業手段都已經爛熟於心,看事情總是能撥開表象看本質的。

    比如說,宋岩。

    宋岩不急不躁的看著事情發展,即便是外界的人都謠傳說他不肯將遺產分割協議書公布是因為將大部分的財產給了宋雲萱,他也不出來澄清,就任外界的人這樣猜測。

    所有人都會認為宋雲萱真的會成為宋家的繼承人。

    但是,宋雲萱卻知道。

    這只是一個幌子。

    因為這個幌子,外界的人肆意猜測,開始相信她真的會一步登天。

    也因此,她宋雲萱會在宋岩的默認之下變成一個倒霉的擋箭牌,會被置身到最危險的境地。

    她的大哥大姐二姐,都會嫉恨她得到父親的寵愛。

    但是,等到真正的遺產分割協議書被公布出來的時候。

    大家就會發現,分的最少的才是她宋雲萱。

    宋岩會為了保護真正的宋家繼承人而讓她去當擋箭牌。

    就如同為了保護皇太子而找了一個假的皇太子一樣。

    那些想要陷害宋家繼承人的人都會去害她宋雲萱。

    而宋雲佳,宋雲強,還有宋雲瑩都會安然無恙。

    宋雲萱這樣想著,忍不住笑了一下。

    宋岩是他們三個的父親,也是宋雲萱的父親。

    可是,終歸還是有些狠毒。

    為了成就一個孩子,而毀了另一個孩子。

    她做擋箭牌的時候,宋岩覺得他真正看重的那幾個孩子都被這個擋箭牌擋在了後面,而且一點傷害也不會受到。

    可是,宋岩算計的這樣周到,卻萬萬不會想到,因為宋雲萱走了這一步險棋。

    就會逼著宋岩的其他三個孩子分別暴露本性。

    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切,都讓她宋雲萱拭目以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