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零九章:薛濤獻殷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零九章:薛濤獻殷勤字體大小: A+
     

    宋雲瑩晚上回家的時候車子不小心拋錨,還是打電話讓宋雲強把她送回去的。

    宋雲強驅車往前,眉頭擰的厲害,似乎是有什麼煩心事怎麼也解不開。

    宋雲瑩看他幾眼,才開口:「大哥你何必把眉心擰的這麼緊,事情也許沒有你想的那樣糟糕。」

    宋雲強不想跟她說話。

    事情有多糟糕他心裡有數的很。

    宋雲瑩嘆口氣:「大哥,其實你好歹也是爸爸名正言順的大兒子,爸爸再過分也不可能把你弄得像是雲萱那麼慘的,雲萱,可是一毛錢都得不到。」

    說這句話的時候,宋雲瑩還有些幸災樂禍。

    宋雲強眼睛看著前方的道路,冷笑了一聲:「你以為爸爸說雲萱一分錢也得不到,就真的讓雲萱一分錢也得不到?」

    「那還怎麼?」宋雲瑩有些不屑。

    宋雲強卻微微側頭看她,聲音幽幽的:「你不知道,前天晚上我值夜的時候,因為肚子餓所以出去吃宵夜,回來的時候,雲萱趴在爸爸的病床邊睡著了,爸半夜醒了還給她披了一件衣裳。」

    宋雲瑩一怔:「就算是批件衣服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憑這點就能說明爸爸還會分給雲萱財產?」

    「你要知道,咱爸現在病成這樣,晚上起床就算是拿件衣裳披到雲萱身上也要廢不少力氣,他能撐著這點力氣給雲萱披衣裳,難道還不足以說明他其實很疼愛這個小女兒?」

    宋雲瑩神色發暗:「大哥你別說了,我不相信爸爸會重新接納雲萱。」

    宋雲強眼光冷冷的,說話有些諷刺:「只怕到時候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宋雲瑩的手指攥緊,眼睛也用力盯著窗外。

    她本以為讓宋雲強對付宋雲佳就行了。

    卻忘記了,其實宋雲萱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宋雲萱既然能錄下她發布宋雲佳照片的談話,就表示她不會輕而易舉放棄宋家。

    看起來,不止要讓宋雲強牽制住宋雲佳。

    她,還要對付宋雲萱這個小賤人。

    到了薛家的時候,薛家大宅里燈光很明亮。

    宋雲瑩看了夜色,還是開口請宋雲強:「大哥,反正你也來了,不如到我家裡來坐坐。」

    宋雲強沒有下車,車窗降下一半,看著薛家的噴泉,眸光冷淡:「不用了,我回去還有些事。」

    說完,也不顧宋雲瑩的挽留就拐彎離開。

    宋雲瑩能理解宋雲強,他這會兒肯定是忙著回去找趙陽跟周建。

    畢竟,就算是宋家要換個接班人,把這兩個元老級別的下屬籠絡好了也是有利無害。

    宋雲瑩看著大哥驅車離開,眸子眯了眯。

    其實她萬萬想不到宋雲萱還能得到爸爸那樣的關心。

    她從小就被接到宋家大宅里來養,但是在宋家這個宅子里她始終都是私生女,就算是被冠上了宋家的姓氏進了族譜,宋岩也未曾親手給她披上過衣裳。

    但宋雲萱這樣的私生女一進宋家的大門就能得到這樣的待遇,真是不公平。

    憤憤轉身離開。

    等她進了宋家大門口,劉媽趕緊迎上來:「少夫人。」

    宋雲瑩刻意在門廳那裡停了停才往裡走:「怎麼,今天阿濤回來的早?」

    劉媽點點頭,有些討好的意味:「少夫人您快進來吧,少爺叫法國大廚做了好菜在等你。」

    宋雲瑩有些奇怪,若是往常薛濤怎麼會這樣大獻殷勤?

    她有些狐疑的換了鞋往前走。

    一進薛家大宅的客廳就看見薛濤穿著西服正裝在客廳里開紅酒。

    宋雲瑩眉毛一跳,先是將客廳里看了個遍之後才走過去問他:「怎麼,今晚有什麼客人要過來嗎?」

    宋雲瑩進門的時候放輕了腳步,薛濤被她一叫,頓時嚇了一跳,手上一哆嗦,手裡的開瓶器就掉在了地上。

    薛濤罵了句娘,才彎腰去撿那紅酒開瓶器:「進來的時候怎麼不說一聲,嚇我一跳。」

    宋雲瑩心裡冷笑——就你這個膽子還能經營的好薛家這麼大的產業?

    她現在有些厭煩薛濤,明目張胆的往家裡帶女人也就算了,還沒有腦子,連薛家的企業也拿捏不到手裡,到現在還是薛家的那兩個老傢伙對薛氏說了算。

    薛濤將紅酒瓶子拿起來,引著她往餐廳里走:「阿瑩你快來,今晚我新招了一個法國大廚,做的菜很不錯,你來陪我吃。」

    宋雲瑩本來就已經很累,現在看看薛濤還是只知道吃,心裡很是不悅:「我爸馬上就要去德國了,我先去休息一會兒。」

    「我準備了燭光晚餐,我們邊吃邊說。」

    薛濤非要拉著宋雲瑩過去,宋雲瑩也很無奈。

    兩人到了餐廳以後簡單吃了幾口黑胡椒小牛排,薛濤就示意宋雲瑩喝酒。

    宋雲瑩卻是笑了笑,將高腳杯往旁邊一挪,開口:「我還懷著身孕,不能飲酒。」

    薛濤極力慫恿:「親愛的,就稍微喝一點點而已。」

    宋雲瑩站起身來:「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宋雲瑩的架子很大,推開椅子就走。

    等離開客廳了,才聽見身後有薛濤摔杯子的怒罵聲傳過來——

    「臭表子,給臉不要臉!」

    劉媽趕緊勸他:「大少爺,您怎麼能這樣罵少夫人?」

    薛濤將潔白的餐布往桌子上一甩,手掌撐著桌面,臉部表情有些猙獰:「要不是她肚子里懷著我薛家的種,她還敢在薛家擺譜?!」

    劉媽還是勸:「大少爺,少夫人的肚子里可是小少爺,您不能讓她飲酒,那也是為了小少爺好。」

    薛濤眼芒陰暗,聲音壓得低了一些:「誰稀罕他生的!」

    宋雲瑩走出餐廳之後並沒有馬上回到房間里,而是在餐廳的門口聽裡面的聲音。

    此刻聽見了,真是覺得火冒三丈。

    但是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她又把肚子里的火全都壓了回去。

    她抬起頭來,咬著牙低聲:「只要我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你們薛家就要跟我姓!」

    她轉身離開。

    而在醫院的宋雲萱卻在看宋岩睡下之後去了寧原的辦公室。

    寧原看見她稍微有點意外,不過卻破天荒的笑了一下:「宋小姐。」

    「寧醫生,我想問一下,我父親的病情去德國能不能治好。」

    寧原將手上的診斷書放在桌面上,然後拉開椅子坐下:「這樣說可能有些不近人情,不過,我還是得告訴你實話。」

    「請說。」

    寧原點點頭,將臉上帶著的無邊眼睛摘下來:「你父親的病情去哪裡治也是一樣的。」

    宋雲萱心裡有點發涼:「你的意思是說……我父親的病,已經好不了了嗎?」

    寧原雙手放在桌面上,抬頭望著他:「去德國的話,德國醫院的醫療技術比較發達,你父親或許還能撐一個月。」

    「那在國內呢?」

    「兩周左右。」

    「謝謝。」

    宋雲萱轉身離開,在出門的時候,寧原忽然叫住她:「宋小姐。」

    宋雲萱停下步子,轉身看他。

    寧原斟酌了一下,才出聲:「聽說,你父親看見顧長歌的亡魂了。」

    宋雲萱笑笑:「可能眼花了,所以產生幻覺了。」

    其實病危的病人是不是能出現幻覺醫生會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寧原卻沒有幫著她找理由。

    而是點點頭:「大概是幻覺,我聽說,顧長歌已經死了。」

    宋雲萱嗯了一聲,然後想了想,告訴他:「死了大概半年左右了。」

    寧原垂下眼睛,又問:「聽說她最後還是截肢了。」

    「嗯。」

    寧原這次沒有再說話。

    宋雲萱卻看見他的手指緩緩攥了起來。

    宋雲萱跟他道別之後離開。

    她覺得寧原能記得顧長歌這個病人也真是難得。

    當年,顧長歌出車禍的時候並非一定要截肢,但是寧原阻止不了邵天澤跟宋雲佳的決定。

    如今,寧原問起顧長歌,或許,心裡是稍微有點愧疚的吧。

    她這樣想,竟然覺得心裡有一點點欣慰。

    畢竟那麼多給她動手術毀了她的醫生里,居然還有一個是心懷愧疚的,的確是難得。

    這一夜。

    醫院裡風平浪靜,然而在醫院之外的各大雲城報社裡卻是連夜印刷的報紙跟瘋狂上傳的網路新聞。

    第二天一早,腥風血雨便就鋪遍了整個雲城。

    宋雲瑩因為懷孕而顯得格外嗜睡。

    早上睡到吃早點的時間還沒有清醒過來。

    一樓餐廳里的薛濤看了報紙之後卻是眼神一愣,立刻就從餐廳里踢開椅子去二樓的卧室里。

    宋雲瑩被他從床上抓住頭髮一把拽起來。

    「啊!」

    她痛叫著從睡夢裡清醒過來。

    薛濤那張猙獰的臉立刻就出現在她的面前。

    宋雲瑩擰眉,大聲罵他:「大清早的你到底是在發什麼瘋?」

    「發什麼瘋?」薛濤冷笑一聲,將她粗暴的往床上一扔,然後將報紙一把扔在他臉上,「昨晚還想問問你父親那個老糊塗怎麼寫的遺產分割協議書,現在倒是好了,問都不用問了,整個薛家都要被你那個雜種小妹妹給獨吞了!」

    薛濤氣急敗壞,整張臉上都是憤怒猙獰的表情。

    宋雲瑩一聽薛濤的話也愣了一下,之後才迅速伸手將他扔過來的報紙展開來看。

    只不過才看了報紙的頭條,她就覺得腦袋裡轟的一聲響。

    「這是……怎麼回事?」

    宋雲瑩看著報紙上的字跡,唇瓣上的血色都刷的一下退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