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零七章:家裡的嫩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零七章:家裡的嫩模字體大小: A+
     

    宋雲瑩早上回家的時候,家裡的公婆都不在家,唯獨自己的老公已經一改往常外宿不歸的作風昨晚回家睡覺了。

    她踏進薛家大宅的那一刻,整個薛家都是一副低沉沉的氣壓。

    家裡的傭人連正眼都不敢看她,統統都是低著頭。

    她狐疑的望著他們,心裡很是不悅:「怎麼了?一個個的都低著頭?」

    傭人像是做錯了是一樣,低著頭不敢抬起來。

    她轉頭往前看,突然看見一個傭人飛快的想要往大宅的裡面走。

    她驀地出聲喊住那人:「劉媽,你這是要到哪裡去?!」

    那個飛快的想要從宋雲瑩眼皮子底下溜走的老傭人被一下子喊住,有些手足無措的回過神來。

    宋雲瑩一手扶著自己的肚子,一手領著手包,走過去打量他的神情:「慌慌張張的往裡跑什麼?」

    「少夫人,我……」

    宋雲瑩看她表情忐忑不安,說起話來也結結巴巴,有些不耐煩:「阿濤不是已經回來了么,他要是還在睡,你就不用叫他起來了,反正我回來也沒有別的什麼事。」

    劉媽是薛濤的老傭人,將薛濤從小看到大,對薛濤很是了解跟疼愛。

    如今這個少夫人這樣吩咐她,她理應就這樣點頭退下去的。

    可是,劉媽卻沒有老實的退下去,而是站在原地,小心的問宋雲瑩:「少夫人,您今天不是不會來了么?不是說……不是說今天會在醫院陪著宋老爺子么?」

    宋雲瑩將手包交給劉媽,抬步便要往裡走:「我爸已經醒過來了,昨晚大姐陪著她,我今天回來換件衣服再去醫院。」

    她往前走,打算進門之後上二樓房間里去換衣服。

    可是劉媽卻左右都擋著她的路,偏偏讓她在玄關處來回移步就是進不了門。

    宋雲瑩有些生氣,停下步子,抬頭看著劉媽:「劉媽,你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總是擋著我的路?」

    劉媽臉上難堪,為難的開口:「少夫人,其實……」

    「討厭啦!阿濤你怎麼能這樣!壞蛋!」

    劉媽的話還沒能完全從喉嚨里說出來,就有一個女子嬌嗲嗲的聲音從大宅的客廳里傳了出來。

    宋雲瑩愣了一下,接著就怒火中燒的瞪起眼來。

    劉媽看宋雲瑩臉上表情變得憤怒,忙要攔住宋雲瑩:「少夫人,您聽我說……」

    「滾開!」

    宋雲瑩一把就推開面前擋路的劉媽,氣沖沖的快步往客廳里走去。

    薛家的客廳金碧輝煌,象牙擺飾精緻而優雅。

    偌大的進口真皮沙發上,有個身材纖瘦的女子正穿著熱辣的短褲屈膝躺在大沙發上歪著頭,咬著手指頭笑。

    那笑容,嬌媚而風情萬種。

    明明是個年齡不大的女孩兒,但是卻能笑的這樣勾魂攝魄,可見,是一個什麼貨色。

    宋雲瑩狠狠盯了那個女孩一眼,順著女孩就去找薛濤。

    果然,在沙發的一側,是連上衣都沒有穿的薛濤。

    就算是薛濤勉強穿著長褲,那長褲也是鬆鬆垮垮,恨不得隨時從腰上滑下來一般危險暴露。

    「少爺……」

    劉媽的聲音即使響起。

    宋雲瑩卻是上前兩步就抓住那倒在沙發上的女孩的長發,拖著她就往地上扔:「你這個賤人!居然登堂入室的勾引我丈夫!!該死!!」

    宋雲瑩在宋家的時候就十分潑辣,性格也跋扈,在一眾千金小姐里除了艷名遠播,還是有名的難搞。

    如今薛濤看著她將那昨天剛認識的嫩模拖下沙發就打也不覺得奇怪。

    只是皺眉勸她:「別踢頭,踢死了可不好說。」

    宋雲瑩正在氣頭上,腳上又穿著尖頭皮鞋,一腳踢上去,讓那個漂亮的嫩模當場就青了一塊肉。

    劉媽在旁邊看不下去,上前拉宋雲瑩:「少夫人,少夫人您冷靜些,不要動氣,免的傷了胎氣啊!」

    「滾開!」

    宋雲瑩將她一把推開,用腳踢的那個嫩模慘叫了兩聲之後,一把揪住她的頭髮,沖著她那張嬌媚的臉就是左右開弓的四五巴掌。

    她下手很重,彷彿將所以憤怒換成力氣用在了這幾巴掌上。

    那個嫩模被宋雲瑩這樣上來就打的架勢嚇得愣住,被宋雲瑩踢了幾腳之後渾身鑽心的疼,現在又挨了這兩巴掌,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等宋雲瑩放開她的時候,那嫩模已經是站都站不起來,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薛濤看了稍微有點心疼,卻並不上前去扶那個跟他雲雨了一夜的美人兒,而是慢條斯理的點了一根煙,坐下抽煙:「阿瑩,你下手會不會太重了一點?」

    宋雲瑩冷笑:「怎麼,她肚子里懷著你的種?」

    薛濤搖搖頭:「你這公主脾氣什麼時候能改一改?」

    宋雲瑩看那年輕女人倒在地上起不來,走到沙發邊,伸手要劉媽把她的手包遞過來。

    劉媽有些發顫的將她的手包遞過去。

    宋雲瑩從手包里掏出支票簿,在上面簽名寫了金額,才一把扔到那個嫩模的臉上:「昨晚陪我老公一夜,辛苦你了。」

    那嫩模不過是二十齣頭的年齡,身材很好,穿的又暴露,身上被打的痕迹讓人看得很清楚。

    儘管已經丟盡了臉,那嫩模還是十分察言觀色。

    看薛濤沒有幫她說句話的意思,她立刻就撐著疼痛的身體,抓住那張支票,站起來腳步發虛的離開。

    劉媽引著她去拿她來時的衣服。

    宋雲瑩看那個女人走了,才將支票簿跟鋼筆收起來:「我還以為你終於知道早點回家了。」

    「我回來了你又不在家?」

    「所以你就把外面的賤人帶回來?」

    「只不過是玩玩而已嘛!你懷著身孕有又能滿足我……」

    薛濤還說的挺有理由。

    宋雲瑩心裡壓著火,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要跟薛濤翻臉吵架。

    薛濤那邊卻並不看宋雲瑩壓抑怒氣的臉色,而是直接開口問她:「你爸就要去德國治療了?」

    「沒錯,兩天之後出發,到時候我懷著身孕不能坐飛機一起去,你就陪著我爸去。」

    薛濤笑起來,弔兒郎當的:「你爸分給你多少錢,就想用我這個免費勞動力把他送去?」

    宋雲瑩眼皮一跳,沒好氣的看他:「之前不是已經看過遺囑了嗎?現在宋雲萱那百分之十被收回去了,理應是我的。」

    薛濤卻並不怎麼相信她說的話:「就你這腦子還能猜的清你爸的意思么?你之前也說要是勻給宋雲萱遺產必定會從宋雲強跟宋雲佳那裡勻,結果呢?結果還不是從你這裡勻出去了?!」

    薛濤若是說別的話,她宋雲瑩都能找到理由反駁。

    可是,遇到宋雲萱的事兒,她就偏偏找不出理由來反駁。

    薛濤說的沒錯,自己父親的心思現在已經不能猜透了。

    自從宋雲萱來了之後,宋岩的心思根本就沒有讓她猜准過。

    薛濤那邊又開始陰陽怪氣:「看在你是宋家的二小姐的份上,我讓你三分,可是你要從宋家什麼也得不到,就你這德行,也跟剛才走的那個表子沒有什麼兩樣!」

    「你!」宋雲瑩氣的手指哆嗦。

    她的手指狠狠指著薛濤。

    薛濤卻一把打開她的手,很不耐煩的起身離開:「不要老是待在薛家等著別人孝敬你,滾回宋家看看你家的老頭子到底分給你了點什麼,真是的,整天在薛家囂張成這樣,在宋家卻沒什麼地位,還有臉過來教訓別人!」

    薛濤話裡有話的罵她,貶低她。

    宋雲瑩心頭的火一陣陣的往上騰升。

    手指放在身側也一分分的收緊。

    如果不是因為肚子里的孩子,她為什麼要忍這個混蛋人渣?!

    她抬手去摸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眼睛兇狠的眯了幾下,才緩緩站起身來。

    後面劉媽看宋雲瑩臉色不好,忙勸她:「少夫人,您要不要在家休息一下再去醫院。」

    「不需要!」

    的確不需要,她要儘快回到醫院裡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才能安心。

    而且,最好能從父親那裡問出新的遺產分割書究竟是怎麼分的。

    她驅車前往醫院。

    醫院裡幾兄妹已經到齊,宋雲萱安穩的在病房裡,動作輕柔的喂宋岩吃水果。

    宋雲佳一言不發的盯著宋雲萱跟宋岩。

    宋雲強見宋雲瑩來了,點點頭便起身往外走。

    宋雲瑩在病房裡待了一會兒才轉身出去。

    宋雲強剛好從走廊上吸完一根煙要回去。

    宋雲瑩出聲叫住他:「大哥,爸爸再過兩天就要去德國了,你放心么?」

    宋雲強隨口回答:「有什麼不放心的,雲佳跟我都會跟著去。」

    宋雲瑩嘆口氣,有些警告意味:「可惜大哥跟著去之前還是宋氏的主人,等回來了,說不定宋氏就要易手他人了。」

    宋雲強察覺出妹妹的話是在諷刺什麼,卻當做是沒有聽出來一樣自然的回答:「宋家的高管都忠心耿耿兢兢業業,我不過是去德國幾天而已,有誰能吞得下宋氏。」

    宋雲瑩背對著他,語氣輕飄飄的:「外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奪不走宋氏的,可是,萬一大哥回來的時候,遺產分割書上被父親改個名字,大哥您還不就一下就變成宋氏的路人甲了么?」

    宋雲強的眼皮狠狠一跳,緩緩轉過頭來看著宋雲瑩:「你有話不防直說。」

    宋雲瑩見大哥說話痛快,便不再拐彎抹角,而是放低了聲音蠱惑一樣開口問宋雲強:「大哥,難道你就不想看看父親新寫的遺產分割協議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