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九章:我不是你的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九章:我不是你的東西字體大小: A+
     

    楚家大宅里一片沉默。

    容六略微弄出了一點聲音,是茶杯放在桌面上的時候磕碰出來的一點輕微響聲。

    楚漠宸英氣的長眉微微蹙起,很是不滿。

    容六還是出聲:「我去接雲萱的時候,宋雲強跟宋雲瑩已經把宋雲萱給攆出來了。」

    「人呢?」

    「楚大哥,雲萱會跑會跳,我把附近都找遍了,也沒有找到她。」

    「宋家人還說了什麼?」

    容六為難的瞅他一眼:「你最近的緋聞鬧得人盡皆知,而且宋雲萱也知道了,所有人都認為你不要宋雲萱了。」

    「我沒這樣說過。」

    「但是,宋雲萱自己都這樣認為了。」

    楚漠宸眼中神色一緊,抬頭盯著容六。

    容六有點責怪他:「不然宋雲萱被攆出來之後無人依靠,一定會來找你的。」

    楚漠宸的心裡陡然一沉。

    這麼說,宋雲萱是放棄他了嗎?

    容六看他沉默不言,才開口:「宋雲萱走的時候沒有帶走宋家的任何東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能這麼快消失不見,一定是被什麼人接走了。」

    容六家裡是祖傳的保密系統企業,對各種大家族的秘密知之甚詳,甚至知道某些人發跡的點點足跡。

    他並不刻意掩飾自己的看法跟猜測,而是托著下巴竭盡所能的幫楚漠宸分析每一個可能。

    「宋雲萱被宋家人攆出來之後一定會非常傷心,而她又想要回到宋家,一定需要有人幫她回去,她沒有來找你,一定……是去找另外的人來幫她了。」

    楚漠宸心口驀地一堵,眼神立刻變得危險起來。

    她去找別人幫她了?

    她被逼到絕境的時候不來找他楚漠宸,卻去找別的人幫她了。

    她會找誰?

    誰會無緣無故的幫她?

    他的眼神一分分的幽暗下去,有點點冰冷從眼底逸散。

    容六彷彿沒有察覺氣氛的冰冷,可惜的開口:「雲萱身上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能拿出來跟別人做交易了,除非把自己給賣了。」

    容六這句話剛說完,楚漠宸就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容六被嚇了一跳:「楚大哥,你怎麼了?」

    「我倒是想看看,她還能把自己賣給誰。」

    他嗓音冰冷,猶如繃緊了的弦,帶著要將人一擊致命射殺了的寒意。

    ……

    宋雲萱從浴室洗了澡出來,頭上披著大大的白色毛巾,精緻的鎖骨有一點點從領口露出來。

    蘇悠予恰好就一眼看見她那露出來的一點點鎖骨,狹長的桃花眼彎了彎:「你洗完澡看起來好多了。」

    宋雲萱不置可否:「你現在還不走?」

    「我想跟你談談。」

    「談什麼?」

    宋雲萱用毛巾擦了擦頭髮,然後去開電視。

    電視一打開,就發現上面在報道宋家財產分割的消息。

    蘇悠予接茬:「你父親好像一毛錢的家產也不打算留給你。」

    「他會改變主意的。」

    「你覺得他會把家產都給誰?」

    「你覺得幾個哥哥姐姐里有誰更適合經營壯大宋家?」

    宋雲萱將問題巧妙的拋回去。

    蘇悠予有那麼一點被難住了的模樣,想了想,無比自然的走近她的身邊,遞給她一杯洋酒:「我覺得你最合適。」

    宋雲萱彎起唇角笑了笑,優雅嫻熟,自然大方,沒有半分稚氣。

    蘇悠予看她揚起細嫩的脖頸將那洋酒一飲而盡,忍不住眯了眯眸子。

    宋雲萱很漂亮,漂亮的大方而鋒利,而且很矜貴。

    她接過宋雲萱手裡的酒杯,又給她到了一杯酒:「這酒很烈,女人喝會壓不住酒勁兒,可能會做出意料之外的事情。」

    宋雲萱看他話裡有話,輕輕笑了一下,接過去又喝了一杯:「沒關係,我是個理性的女人。」

    「再理性的女人也沒法抵抗意外的發生。」

    宋雲萱點點頭,將第三杯酒放在桌面上,坐在蘇悠予對面:「那我們,來說正事吧。」

    蘇悠予點點頭:「也好。」

    「我那七千萬應該已經可以翻十倍了吧?」

    「我幫你翻了十三倍。」

    宋雲萱眉眼中有晶亮的光滿含蓄的半掩半露:「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多翻的那三倍我就不要了。」

    「你也不缺錢。」

    「但我有一個要求。」

    宋雲萱抬眸:「請說。」

    「宋家將來若是涉足房地產,施工建築全部要用我蘇家的施工隊伍。」

    「那可是宋家的事情,我只不過是一個……」

    「我能幫你回到宋家。」

    「若是我回不去呢?」宋雲萱打趣他。

    蘇悠予斟酌了一下,才認真的抬起頭來,「如果你回不去,那就……」

    這話還沒有全說完。

    房門口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宋雲萱一愣,看向蘇悠予:「有人知道你開了這個房間?」

    「大概是酒店的服務員。」

    蘇悠予起身去開門。

    宋雲萱在房間里等著,有些無聊,便去倒酒喝。

    剛將香醇的酒液湊到唇瓣前,就聽見門口有腳步聲傳來,還有一個男人熟悉的聲音:「不介意我進來坐坐吧。」

    「稍等……」

    「不必等了。」

    宋雲萱握住就酒杯的手指一僵,轉頭看過去,可是才剛一動,就發現自己身上只穿了酒店提供的浴衣。

    她細眉緊皺,伸手捂了一下領口,放下酒杯就要往衛生間里躲。

    「你給我停下。」

    男人的聲音如雷貫耳,儘管音量並不大,也沒有多麼的嚴厲,可是宋雲萱還是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樣,果然站在原地不能再動。

    身後的男人似乎是冷靜的吸了口氣,然後才問蘇悠予:「怎麼回事?」

    「總之不是你想的那……」

    話還沒說完,蘇悠予就被重重打了一拳。

    宋雲萱心口一跳,驀地轉身去看蘇悠予。

    發現蘇悠予已經被打一個趔趄歪倒在了柜子邊。

    旁邊不遠處,楚漠宸眼神冷厲,薄唇輕啟:「不管是不是我想的那樣,這一拳都是警告你別動我的東西。」

    他說話的時候即便暴怒也壓抑著情緒,他做的一切都猶如流水一樣平靜,就算是動手打了人,都優雅的不帶一分莽撞。

    宋雲萱後退一步,聲音冷淡:「我不是你的東西。」

    「你也應該自覺一點。」

    他轉身看她,雙眼犀利而深沉:「你自己跟我走,還是讓我抓你走?」

    宋雲萱怒眼看他,有種破釜沉舟的意味:「你沒有資格威脅我。」

    「你這幾天也真是不聽話。」

    他上前一步。

    宋雲萱心頭一跳,警惕的後退了半步。

    她優美的薄唇揚起來,眼神鋒利:「你不是從不會退步的嗎?」

    宋雲萱一愣。

    下一秒,不等她反應,楚漠宸就快步上前一把將她拽到了懷裡。

    「你放開!」

    她被抓住雙腕,一把就被他拉到他懷裡抱起來。

    那邊蘇悠予彷彿被打到了痛處,唇瓣有些蒼白。

    楚漠宸看都沒看他,便將宋雲萱抱起來往外走。

    酒店的長廊里有幾個過往的人,看見宋雲萱在他懷裡掙扎都露出一點異樣的眼神。

    到了電梯里,楚漠宸才將她放下來。

    宋雲萱一下就把他推開,去電梯按鈕鍵那裡狂按按鈕。

    「整理一下衣服。」

    「不用你管!」

    她胡亂拉了一把肩頭的衣裳,只想要快點從楚漠宸身邊離開。

    楚漠宸卻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裹在她身上。

    「不用你假好心!」

    「你勾引別的男人我都沒收拾你,還這麼大脾氣?」

    宋雲萱轉頭,死死盯著他:「楚漠宸,你先對不起我的,現在卻還來壞我好事?!」

    「我壞了你的好事?」

    「沒錯!」宋雲萱直直對著他的眼睛,沒有半分認錯的模樣。

    楚漠宸點點頭:「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別礙手礙腳。」

    「你先找他的,還是他先找你的?」

    宋雲萱轉頭去按電梯按鈕,要重新返回去:「我找他的。」

    電梯在到達一層的時候叮的一聲打開。

    楚漠宸往外走。

    宋雲萱在電梯里一動不動,有些憤怒。

    他是真的不管她了嗎?

    認為她背叛了他?

    這樣一想,她眼睫就微微顫了一下,然後垂下了眼睛。

    楚漠宸走出去兩步之後,轉頭看她:「還不出來?」

    她猛地抬起頭,瞪著他,伸手要去按電梯按鈕。

    就在伸手的那一剎,外面忽然燈光一閃。

    接著就是十幾個閃光燈紛紛閃閃滅滅的燈光刺眼的打過來。

    她手下動作一頓,整個人就被楚漠宸從電梯里拽了出來。

    有拿著話筒的人想要擠過來追問什麼,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周圍過來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保安人員。

    宋雲萱只覺得腦子一亂,接著就抓緊了楚漠宸的手腕。

    她的手指很用力,指甲都深深的掐到了他的肌膚里。

    楚漠宸在她耳邊輕聲說話:「你抓疼我了。」

    「你究竟要做什麼?」

    她有些不明白他到底要幹什麼。

    他的聲音溫柔而魅惑,很是體貼:「你不是想要回到宋家么?」

    她抬眼,瞪著他,一時之間放棄了掙脫他的動作。

    沒錯,她想要回到宋家。

    雖然蘇悠予也能幫她回去,但是如果她拒絕楚漠宸而去投奔蘇悠予,楚漠宸就會變成她的敵人。

    她其實不想在這個時候跟楚漠宸徹底鬧僵。

    因為,楚漠宸絕對不是一個容易打敗的敵人。

    她乖順的安靜下來,收斂了身上那些無形的芒刺。

    楚漠宸看她順從,才微微一笑,護著她從酒店的正門出來,然後用自己的衣服將她裹得緊緊地。

    走出酒店之後,他的聲音也溫柔而清晰的傳入到她耳中:「你覺得,明天的頭條是我親自把你從酒店接回楚家好?還是我把你跟蘇悠予捉姦在床比較好?」

    宋雲萱心頭一跳,憤怒的辯白:「我跟蘇悠予一清二白。」

    「但是穿著浴衣,剛洗了澡。」

    「我被大雨淋得渾身濕透的時候你大概在跟姚小姐纏綿,我不敢給你打電話打擾你。」

    「所以蘇悠予去接你,你就跟著他走,還跟他開房洗了澡?」

    宋雲萱攥緊身上披著的衣服,抬眼看他:「我希望你誣陷我的時候,也別太過分。」

    楚漠宸看她是真的生氣了,才將他抱在懷裡,輕輕親了她額頭一下:「乖,我相信你不會隨便背叛我,不然我也不會只打他一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