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八章:無家可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八章:無家可歸字體大小: A+
     

    宋雲瑩說的開門見山,連帶著宋雲強也懶得說什麼冠冕堂皇的借口。

    兩兄妹在車中沉默以對。

    各自的心裡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盤。

    只要宋雲萱從宋家被攆出去,那麼,她們都能多分一點財產。

    反正也不是一個母親所生的,兄妹情誼遠遠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那樣親厚。

    宋雲強到家之前就給家裡的傭人打了電話。

    那傭人拿著宋雲萱房間里的鑰匙不顧尊卑禮儀的強行打開宋雲萱的房門,然後用宋雲強的行李箱,將宋雲萱衣櫥里的衣裳全部都裝進去。

    宋雲萱擰著眉頭,冷冷問她:「張媽,你這是幹什麼?」

    那個叫做張媽媽的中年女人是伺候了宋雲強很多年的老傭人,如今被宋雲萱問到,面上也波瀾不驚的,只是一副公事公辦的無情模樣。

    「雲強少爺吩咐我給小小姐收拾行李。」

    「我大哥的意思?」

    張媽點點頭:「小小姐如果有什麼話就等雲強少爺回來跟少爺說吧,我現在給您把行李都收拾好。」

    說完,就繞過宋雲萱開始麻利的收拾起她的衣服來。

    宋雲萱平日里都不準別人進入她的房間,如今這個普普通通的傭人竟然就這樣找了鑰匙隨便闖進來。

    可見,這個宋家的人的確是都不把她放在眼裡。

    她眯了眯眼:「張媽,你動的都是我的衣服。」

    「的確是小小姐的。」

    「我有說讓你動嗎?」

    「雲強少爺讓我……」

    她截斷她的話:「雲強少爺讓你死你就去死?」

    張媽從衣櫥里扯衣服的動作一愣。

    宋雲萱就站在她身後,聲音沒有任何急怒,只是清冷的有些過分,彷彿說出來的字都像是透骨寒刀一樣鋒利的割人。

    「張媽,我是我父親的女兒,我父親還沒死,現在這個家輪不到我大哥一手遮天,我大哥要讓我收拾行李必須他親自跟我說,你沒資格動我的東西,現在馬上從我房間里出去。」

    張媽一張老臉僵硬起來。

    宋雲萱往前一步:「如果張媽讓我把你請出去的話,我可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客氣了。」

    宋雲萱平日里在宋家都是乖順可人的。

    家裡的傭人對她也沒有更深入的了解,如今張媽按照宋雲強的吩咐過來清理宋雲萱出門。

    卻生生就被卡在了這裡。

    她進退不得,想要繼續按照宋雲強的吩咐做下去,就必須跟宋雲萱撕破臉。

    可是,不按照宋雲強的吩咐做,待會兒宋雲強回來就一定會怪她。

    她猶豫不決,手上卻也不再動作。

    宋雲萱就站在她的身後,看著她停了片刻之後想要繼續往下扯衣櫥里的衣服,驀地低吒:「滾!」

    張媽伸出的手指猛地哆嗦了一下,接著就轉頭看宋雲萱的表情。

    就在她看到宋雲萱的那一剎,忽然覺得宋雲萱臉上有一股駭人的煞氣。

    這種煞氣帶著強大的壓迫力,讓張媽忍不住心裡一跳:「小……小姐我……」

    「雲萱,一個傭人而已,你何必要用這樣嚴厲的語氣呢?」

    宋雲強的聲音及時雨一樣遠遠傳來。

    宋雲萱緩緩轉身,不過片刻,宋雲強跟宋雲瑩就一前一後來到房門前。

    宋雲強看見她臉上不苟言笑的模樣,過來按住她的肩膀:「好妹妹,你這是生的什麼氣?」

    「大哥,事到如今你何必還要這樣安慰她?」

    宋雲瑩往前一步,看著宋雲萱輕蔑的冷笑:「雲萱,我們也不知道爸爸究竟是怎麼想的,居然一毛錢的遺產也不分給你,而且還壓著我們一定要把你從宋家攆出去呢。」

    宋雲萱眼瞳中神色平靜:「爸爸病重時說的胡話你們就要當真嗎?」

    「你也看見了,爸爸之前的情況可是好得很,不然怎麼會給我們分財產?」宋雲瑩走過去,看了看宋雲萱的柜子跟裡面的衣服,「這些雖然是宋家花錢給你買的,可是二姐姐也不捨得你凈身出戶,這些衣服我讓張媽給你收拾起來帶走,你還不願意要麼?」

    宋雲萱看向宋雲強。

    宋雲強在她的灼灼目光下,也無奈的垂下了眼睛:「雲萱,你也知道……爸爸他說的話……我們都不敢違背……」

    宋雲萱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宋雲瑩親自伸手給宋雲萱收拾衣服:「二姐姐也給你說了好話了,可惜我說的口都幹了,咱爸也不肯改變主意,沒辦法,只能委屈你先離開宋家了,這衣服……」

    「這衣服就先留在這裡吧。」宋雲萱淡淡。

    宋雲瑩帶著三分嘲諷的斜眼勸她:「妹妹你可別傻了,這年頭骨氣不值錢,你把這些衣服帶走,回頭賣到東大門,也能換不少錢。」

    宋雲萱望著宋雲瑩,微微一笑,說出來的話如玉珠落盤一樣清晰:「不用了,我還會回來的。」

    宋雲強跟宋雲瑩瞬間一愣。

    她卻再沒說別的話,就轉身走了出去。

    宋雲瑩跟宋雲強在後面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呵……」宋雲瑩笑出來,轉頭問宋雲強,「怎麼這個小傻瓜還覺得她能再回來?」

    宋雲強雙眼神色幽暗:「除非爸爸改變心意。」

    「但是爸爸活不了幾天了吧?」

    宋雲強沒說話,卻已經在心裡開始暗暗盤算什麼。

    宋雲萱只穿了一見棗紅色羊絨外套就出來了。

    天邊有厚重的黑雲,在天光漸暗夜幕降臨的時候,海風終於吹來了寂寥的清雨。

    天氣變得濕冷。

    宋雲萱裹了裹身上穿著的棗紅色羊絨外套,接著就看見前面有男人撐著傘將一個纖瘦的女孩子拉到懷裡往旁邊的超市跑。

    地上的雨水被踩的濺起來,她的鞋子上被雨水濺的一溜水痕。

    遠處有一輛黑色的賓士轎車開過來,刺眼的燈光直直照在宋雲萱的身上。

    她稍微眯了眯眼。

    那輛車子咔的一聲就停在了她面前。

    車門打開,有人連傘都不撐就從駕駛席上走下來,然後繞過來抓住她的胳膊:「怎麼不回家?」

    她聽了這聲音,才抬起頭來,疑惑的看他:「蘇悠予?」

    男人穿著淺灰色的外套,筆直的休閑褲跟加絨白襯衣,這穿著讓他顯得乾淨又秀氣。

    蘇悠予把她往懷裡拉了一下,然後打開副駕駛席的車門,將她塞進去:「先上車再說。」

    宋雲萱眼中微起波瀾,在被塞上車之後,手指抓住了上衣的邊緣。

    然後,將無名指上帶著的,那枚看起來普通卻無比昂貴的戒指給摘了下來。

    不會有人明白她此刻的心情。

    就算是她自己,都有些不明白。

    只是她很清楚,她沒有什麼不該做的,只有必須要做的。

    她抬頭去看賓士越野車裡的後視鏡,從裡面看見自己的面容,年輕而蒼白,冷靜卻無助。

    她收回視線,垂下眼睫,安靜的宛如避世的空谷幽蘭。

    但是,她心裡千頭萬緒。

    其實,剛才有那麼一剎……她認為,最先找到她的一定是楚漠宸。

    可惜……居然是蘇悠予。

    看來,楚漠宸想要食言了。

    他不想幫她得到宋家。

    蘇悠予從車前繞過去,打開車門進入駕駛室。

    窗外的細雨被隔絕,驅車往前的時候,外面的雨勢卻有越來越大的感覺。

    宋雲萱一直都垂著眼睫。

    蘇悠予在行駛了一段路之後才開口:「要我把你送回去嗎?」

    「你消息那麼靈通,應該知道我已經無家可歸了。」

    蘇悠予側目看她一眼,無聲的笑了:「你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一些。」

    她只是了解他而已,畢竟她顧長歌跟蘇悠予認識了二十年。

    蘇悠予無利不圖,如今既然能這樣快的找到她,一定已經聽說了醫院裡宋岩見鬼的事情,更對宋家的波濤暗涌已經關注多時。

    蘇悠予視線從她右手上狀似無意的掃過去,然後自然的問她:「要去我家嗎?」

    「你這時候應該不方便收留我吧。」

    如果蘇悠予這時候收留她,一定會被認為蘇悠予對宋家不滿,也會因此而影響了蘇宋兩家的關係。

    蘇悠予想了想,才開口:「我在雲城商務會館有一套長年租住的總統套房,要不然你先去那裡洗個澡,換件衣服?」

    宋雲萱轉頭看外面的雨勢:「麻煩另外開一間吧,我不想住到你取樂的小香巢里去。」

    蘇悠予被一語戳破了那套總統套房的用處,微微一怔,接著莞爾答應:「那套房我會儘快退了,你不喜歡就另外開一套好了,要不然……我幫你換一家酒店?」

    宋雲萱無所謂的回答他:「隨便。」

    蘇悠予大概是真的很忌諱將宋雲萱放在他取樂的總統套房裡,所以不止是換了一套房子,還刻意換了一家酒店。

    宋雲萱在上樓的時候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蘇悠予殷勤的將外套脫下來給她披在身上。

    她本想拒絕,但是在接觸到那外套的時候卻眼神一轉,默默垂下濃密的眼睫,無聲的將那件外套攏了攏。

    如今雖然不是生死攸關的時刻,卻也是一個重大的轉折,成敗就在此一舉。

    她必須拿下宋家。

    即便現在已經被整個宋家都掃地出門的趕了出來,但她也一定要想方設法的回去。

    而且,還要回去站在宋家的巔峰位置上。

    一切都在以意料不到的順序被打亂,但是,她總能將被打亂的這一切全都撥回來。

    只要她是顧長歌,只要她還活著。

    沒有什麼,是她做不到的。

    楚漠宸退出局,她還可以跟別人合作。

    比如說……蘇悠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