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三章:新的合作夥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三章:新的合作夥伴字體大小: A+
     

    楚漠宸從從小到大沒有太難得到手的東西。

    他是楚家的獨生子,幾乎是想要什麼都有人拱手送上來。

    就算是沒有人送給他,他也可以自己伸手去奪過來。

    而現在,居然有一樣東西讓他開始覺得進退兩難。

    讓她乖乖送上門,她不肯低頭臣服。

    動用太強的手段搶她來,卻又唯恐嚇到她。

    他只能寬鬆的,一點點的侵入到她的生活里,直到她完全適應,不再抗拒。

    休息時間。

    宋雲萱去椅子上坐下喝溫牛奶。

    容六跟楚漠宸去換衣服。

    宋雲萱把手機找出來,搜到一首甲殼蟲樂隊的搖滾音樂,在播放的時候稍微把聲音調的大了一點。

    接著,忽然響起的音樂猛地就驚擾到了一同在休息室休息的人。

    宋雲萱有些驚慌懊惱的迅速將聲音調的低一點,然後去翻書包找耳機。

    但是翻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找到耳機。

    就在她要把包包里的東西全部倒在桌子上的時候,忽然有個手骨細長的男人伸手敲擊了一下桌面。

    她一怔,那隻手馬上就遞過來一副白色的耳機。

    宋雲萱順著那副白色的索尼耳機去看那隻手,然後一點點將目光落在那個人的臉上。

    接著,就一點都不意外的發現這個男人是蘇悠予。

    「找耳機嗎?這個借給你用。」

    宋雲萱很敏感的注意到蘇悠予說的這句話,「借」給你用。

    有借就有還。

    看起來,這個男人還是很懂交際手腕的,知道藉助這個機會來聯絡感情。

    她彎起眼睛笑了笑,然後放好包包,伸手過去將那副白色耳機接了過來:「真是謝謝你了。」

    「不謝。」

    蘇悠予坐在她對面的座位上,看她將耳機插在手機上,然後問她:「你是漠宸的女朋友?」

    「嗯。」

    她應一聲。

    蘇悠予笑起來:「很難得,漠宸這幾年都清心寡欲的,難得身邊出現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他是準備娶你的吧?」

    宋雲萱聞言,馬上,將手收回去,默默將一直待在無名指上的那枚戒指被摘了下來,然後偷偷放在口袋裡。

    蘇悠予的目光果然若有若無的放在她的手指上。

    宋雲萱微笑的得體而甜美。

    蘇悠予的視線在放在她無名指上的時候卻是稍微愣了一下。

    宋雲萱一隻耳朵戴上耳機,另一隻手拿著另一個耳塞,看他:「甲殼蟲樂隊發行的經典老歌,你要聽嗎?」

    說著,就將有著長長耳機線的耳塞遞過去。

    蘇悠予看著她的動作,頓了頓,才微笑:「雖然我是很喜歡這首歌,但是跟你聊天的時候聽音樂好像不是很禮貌吧。」

    宋雲萱覺得這個傢伙果然是這麼多年也沒有變,外表一副美貌如婦人的可人面相,心裡卻清明如鏡。

    她只好將耳塞摘下來,將歌曲停止:「我叫宋雲萱。」

    「宋家那個么女么?」

    宋雲萱點點頭。

    蘇悠予伸出手來:「久仰大名。」

    「我只是個小小的私生女,可當不起蘇大少爺的恭維。」

    說完,伸手跟他輕輕握了握手。

    蘇悠予對她落落大方的表現覺得很有興趣:「我們都知道漠宸可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呢,你這樣背著他結交我真的好嗎?」

    「你我光明正大的相識,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需要隱瞞么?」

    蘇悠予被她這樣的回答說的一怔,接著笑出聲來:「你真是比我見過的那些女人有趣的多,不過我很好奇,你剛才打球的時候為什麼要對我笑呢?」

    「覺得你很面善,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這是很俗的搭訕台詞了。」

    「不,你想多了。」宋雲萱說完就去包包里抽出一本書,接著將書的封面人物指給他看,「尤里斯·蘇,股市頂尖操盤手,被譽為華爾街的喬治·索羅斯。」

    其實那本書的封面只是一個四分之三側面像,那個男人被陰影遮蓋住一部分容顏,即使作為封面人物,他的面容也不是十分容易辨認。

    但是宋雲萱卻辨認出來了:「是你沒錯吧?」

    蘇悠予挑了挑眉:「很棒的眼光。」

    宋雲萱將書放在桌面上,由衷的接受下這誇獎:「謝謝讚譽。」

    「宋小姐,不知道你挑我最喜歡的音樂來吸引我的注意力是因為什麼?」

    「我有一筆錢跟一個目標,請你幫我實現一個願望。」

    宋雲萱將那本雜誌推過去,手指翻到其中一頁,輕輕掀開。

    在那本書的頁面中,夾著一張支票,七千萬。

    蘇悠予的眉頭挑了一下:「作為一個不是很受寵的小女兒,能有這數額的存款真是不容小覷。」

    「我知道,這在你們的眼中只是一個零頭而已。」

    「的確。」蘇悠予直言不諱。

    宋雲萱啪的一下將雜誌合上,然後微笑望他:「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用蘇家大少爺之外的另一個身份接下我這個委託。」

    「翻幾倍?」

    宋雲萱伸出一根手指。

    「翻一倍的話,未免有些小看我,可是……」

    「十倍。」

    宋雲萱的話輕輕的,卻及時的截斷了蘇悠予後面的話。

    七千萬翻十倍,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夢。

    從股市行情來說,包賺不賠已經不容易,翻一倍更是叫人欣喜若狂。

    而翻十倍……

    蘇悠予勾起半邊唇角,一張好像被知名整形醫院整過了一樣的瓜子臉上勾勒起一個邪氣的笑容:「宋小姐,貪心不足蛇吞象啊。」

    宋雲萱不以為意:「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財富是不需要有大能力卻一定要夠膽識的。」

    「宋小姐膽子太肥,我怕我不能幫宋小姐得償所願。」蘇悠予將雜誌推回到宋雲萱的手邊。

    宋雲萱卻帶著令人無法反駁的力道將雜誌重新推回去:「你這可不單單是否定我,還是否定你自己。」

    蘇悠予臉上的笑容一僵。

    宋雲萱繼續開口:「我希望跟宋先生建立長期互惠的合作關係,這個數額翻十倍,你七我三,權當是給蘇先生的見面禮了。」

    「宋小姐未免客氣,我現在已經要放棄做操盤手的業餘愛好了。」

    宋雲萱點點頭:「我知道,但是,你不覺得薛家跟旭日集團蚌鶴相爭,你漁翁得利后該問問我他們為什麼斗嗎?」

    蘇悠予臉上的神色一下變了,他眼神一暗,盯著宋雲萱:「是你從中挑撥?」

    宋雲萱笑著擺擺手:「蘇先生你說的太嚴重了,什麼叫做挑撥,同行之間本來就是競爭關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說對不對?」

    蘇悠予無法否認。

    宋雲萱說的很對。

    這些年以來,旭日集團在雲城建築業獨霸一方,而薛家緊隨其後,雖然蘇家也不差,但是每逢有大項目的競標都會出現意想不到的突發事故。

    建築圖被盜,競標之前工地突發事故,被爆齣子虛烏有的裙帶關係網。

    只要有了負,面,信息,多半就被否定了。

    更別說中標。

    蘇家在他出國期間一直受到這些負,面,消,息的纏鬥中傷。

    而如今,薛家跟旭日集團互斗的這次競標中,蘇家卻難得的一點負,面,消,息跟突發事故都沒有。

    宋雲萱望著她,將他的耳機跟自己的手機一併裝到自己的包包里,起身前聲音平穩的微笑:「蘇先生,商場如戰場,你不打敗別人,別人未必不會打敗你,這個道理你小時候就明白,怎麼現在反而畏首畏尾的糊塗起來了呢?」

    聽見宋雲萱這句話,蘇悠予的眼睛猛地抬了起來,視線筆直的望著宋雲萱:「你說什麼?」

    「顧長歌雖然死了,但這不表示她的商業模式跟手段也被淘汰掉了,你懂嗎?」

    蘇悠予雙眉皺起:「你是顧長歌的什麼人?」

    「我有幸見過顧小姐的一本日記,不幸剛好裡面有你的名字。」

    蘇悠予盯著她,眼神陰驁卻一言不發。

    宋雲萱轉身離開:「耳機我會給你送回來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她輕鬆離去,只留下身後的蘇悠予將視線冷冷落在面前的那本雜誌上。

    國小一年級,他將在講台上講話的校長的兩隻鞋的鞋帶拴在一起,校長摔掉了門牙。

    他誣陷顧長歌,讓顧長歌背了黑鍋。

    國小一年級,她偷偷將紅色墨水吐在女老師的裙子上,女老師羞憤離職。

    他誣陷顧長歌,讓顧長歌背了黑鍋。

    國小一年級,他將顧長歌鎖在班級教室里,然後砸爛了所有玻璃,顧長歌跳窗的時候,他把老師叫來。

    他設計顧長歌,顧長歌又背了黑鍋。

    而他一直這樣欺負她的原因是——顧家在商業競爭上一直勝過蘇家。

    他想,他將來繼承蘇家,顧長歌繼承顧家。

    他一定要打敗她,從小就要打敗她。

    因為他不打敗她,她必然就會打敗他。

    可是,顧長歌在一年級畢業的時候用全雲城第一名的成績把他踩成了渣。

    顧長歌冷淡的從他身邊走過去,背了多少次黑鍋都那樣孑然而高傲,聲音卻是帶著九成九的笑意:「只要我次次穩拿第一名,誰會在乎我做了多少壞事呢。」

    的確,顧長歌說的沒錯。

    只要最後結果是好的,誰會在乎當中經歷了什麼,發生了什麼呢?

    過程一直都是過程,從來不會比得過結果來的光芒萬丈。

    顧長歌一直是雲城的神話,從來都是。

    不管是她活著,還是她死了。

    都是一樣的。

    他蘇悠予拼的一身剮也最終沒能贏過她。



    上一頁    下一頁